第三篇 第七章 怪事疊起
"啊!"就在張陳三人悠閑自得地躺在躺椅上,聊著天,感受這大自然的時候,一聲女孩子尖叫聲從一樓傳來.

"走!"張陳一下站起身,把譚肥和二娃叫上,向一樓而去.在二樓中間撞上了也是尋著尖叫源頭去的一中的人.

尋著聲音的源頭,大家找到了位于餐廳對面的舞蹈房,張陳首當其沖,第一個推開門.

房間很大,牆上都放滿了舞蹈專用鏡子,讓原本就很大的房間看上去更為寬敞了.房間用淡木色的木地板鋪著,除了鏡子和把杆就沒有其它東西了,顯得極為空曠.

此時,在大家沖進房間後,便發現了一名頭發齊腰的女生坐在地上,右手伸直指著鏡子里的自己.

這名女生是一中的,長相雖然不是很好,但是身材十分火辣.一中的人看到女生如此,立忙上去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秋田,怎麼回事啊?"另一名短發女生問道.

"我,我剛才,聽說這里有一個舞蹈房就想來看看,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舞蹈房,比我去培訓的地方都大上不少.所以……"長發女生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繼續說吧."站在一旁的賈心說道.

似乎賈心的話對她很有幫助,慢慢的停止了哭泣.

"所以我就想在這里跳舞,我慢慢重複著以前學習的舞蹈動作,房間這麼大又只有我一個人,慢慢的就跳得很忘神.突然不小心,一下摔倒在了地上,然後我低頭看了看只是小傷無礙,但是……"女生說道這里眼睛里充滿了害怕.

"但是什麼?"賈心皺著眉頭問道.

"但是我抬起頭看向面前鏡子的時候,里面的自己還是在跳舞,而且沒有絲毫停頓.而且,鏡子里的我,居然……居然對著我笑."

這一句毛骨悚然的話一出,身邊扶著她的兩名女子也捂著嘴巴,十分害怕地看了看鏡子.

"你們先扶著秋田上去休息吧,應該坐車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賈心說.

秋田身邊的女生點了點頭扶著秋田出去了.這時候王藝芷和代緒也洗好了澡下來了,看著神情恍惚的長發女生被同學扶著走出去,連忙問

"張陳,這里怎麼回事啊?"

"沒什麼,那個中間的女生,是學跳舞的,洗完澡來這里跳舞,不小心給摔了一跤沒事的."張陳自然不會把恐怖的事情給兩個女孩子講,倒是一邊的譚肥很是激動的樣子,想要講出來下一下代緒,好給自己創造機會,不過被張陳給制止了.

慢慢的大家都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舞蹈室內就只留下了張陳和賈心.

"你有辦法引出來嗎?"

張陳關上門問道.其實在張陳進門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房間的異樣,鏡子里明顯有一股微弱且正要消失的氣息,而且那個被叫做秋田的女生身上也有一股類似的氣息.但是賈心走過去之後,做了一個用右手拉扯的小動作,那女生身上的氣息就消失了.

"現在時間不對,晚上來的話,會容易許多.總之,我試試吧."

說完,賈心將腰間的一個小羅盤拿在手上,張陳看到,羅盤上的木質指針,不停地逆時針旋轉,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賈心看了半天,搖了搖頭.

"指靈針似乎都不能感應到啊,還是等到晚上再來吧."賈心沒有猶豫直接收起了小羅盤.

張陳也點了點頭,說道

"再等半個小時,我們兩個一樓的在大廳集合吧,互相介紹認識一下,也好."

"沒問題."

說完兩個人也都回到了二樓自己的房間.

…………

半個小時過後,大家都來到了大廳的環形沙發旁,坐了下來.之前的長發女生看來情緒也穩定了很多,和朋友在一起聊得很開心

"這樣吧,我們人多先從我們班開始介紹好了,秋田,你先說吧"賈心指了指坐在最邊上的一個精?c男子說道.

"我叫弘毅,15歲,喜歡看書,看電影和打籃球."

"我叫鞏元武,16歲,喜歡摔跤,健身,玩游戲."說話的正是之前在車上找茬的健壯男生.

"我叫賈心,15歲,喜歡逛街,沒了"

這話一出,不止是張陳他們,就連一中的人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叫蕭藍,15歲,喜歡看書,聽音樂,看動漫"這次說話的是那個短頭發的女生

"我叫沈秋田,15歲,喜歡跳舞,音樂,和逛街"這個長頭發的女生將逛街兩個字說得很重,都可以聽出她話中有話.

"我叫苗雙雙,15歲,喜歡打拳."這個卷頭發的女生居然是個暴力狂.

"我叫代緒,15歲,喜歡看韓劇,喜歡打牌,喜歡不讀書"大嘴巴的代緒總是這樣.

"我叫王藝芷,15歲,喜歡看書,喜歡爬山"

"我叫譚耀光,15歲,喜歡看書,喜歡聽音樂,喜歡運動"這話一出,惹得包括張陳在內所有人的鄙視,而譚肥居然還是一副很無辜的樣子,不知道有多無恥.

"我叫胡大志,16歲,喜歡冒險,喜歡解密,喜歡打游戲"二娃倒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

"我叫張陳,15歲,喜歡騎車,跑步,喜歡恐怖的東西"

"好了既然介紹好了,那我們還是先將吃飯的問題分配好吧,會做飯的人先站出來看看"賈心說著.

一中的只有沈秋田,苗雙雙和賈心,而張陳這邊倒是有王藝芷,代緒,張陳自己也站了出來,然後譚肥猶豫了半天還是站了出來.

"好吧,包括我在內,會做飯的有七個人,以後做飯的事就交給我們了,不過剩下的4個人也不是就沒事了,你們需要負責洗菜,切菜和洗碗"

賈心的話一出,大家都沒有什麼異議後,做飯的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張陳看得出,不只是那個沈秋田很聽賈心的話,他們一個班都是把這個賈心當成了老大,對他的話基本上是絕對服從,不過張陳這邊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關系,沒有什麼誰大誰小.相比而言張陳更喜歡現在自己班的情況.

"既然定好了,那我們下午5點准時到廚房集合,准備晚餐."

譚肥和二娃靠了過來,對張陳說

"陳哥,剛在一樓的游泳館里面,發現了給我們准備的游泳褲還有游泳衣,你去把我們班兩個兩個女生叫著,我們去後面的湖里游泳吧."

張陳還在擔心沒有游泳褲事,聽這麼一說,一下就拉著王藝芷去一樓游泳館里面找到了泳衣泳褲.

這游泳館里面的水應該是才放滿的,十分清澈,陽光射在水邊上,隨著水波的反射,讓整個室內游泳館看上去十分美.

"我們還是就在這里面游泳吧?外面會不會太危險啊."張陳還是有些擔心在湖里游泳的危險問題.

"陳哥,你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你看一中的家伙都已經下水了.女生要是不會游泳的話,這里不是有游泳圈嗎?"譚肥拿起角落里的游泳圈,指著窗外說道.

"好吧好吧,走吧,先看看湖里面水深不深.咦?二娃呢?"張陳突然發現二娃不見了

"二哥,早知道要去湖里,現在回去換裝備咯,專業的很."

于是張陳他們四人,先到了湖邊.

這湖畔走近看才真正看清楚有多大,而且水也十分清澈,這在現在的國家里,真的太少見了.如此大的湖泊,甚至在遠處都有一絲絲白霧,像是水里有水怪一樣.

"藝芷,你不是很會游泳,還是先帶著游泳圈吧?"張陳看著換好泳衣的王藝芷,心里也撲通撲通地跳得很快.

王藝芷點點頭,把手里的游泳圈抱得緊緊的.

大家都下水了,連二娃也是換上了專業裝備,直接從岸上的小木橋上一躍而下.

張陳站在岸上,做著准備運動,想起以前自己去救那個黑衣男子,居然一下水就抽筋了,還差點淹死去,現在可要准備好才行.

譚肥那個家伙又小又胖,不過在水里倒是像個敏捷的圓球一樣,十分靈活,一直圍著帶著游泳圈的代緒轉來轉去.二娃呢,一個人潛水潛到了很遠的地方,似乎還要深入一樣.

"怎麼不下去游泳啊?"張陳走到坐在木橋上的賈心身邊說道.

"人在水里,很不安全,萬一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你不下去,我先下去了,你可要看好我哦"張陳開了個玩下,一下就跳入水中.

一行人都在湖里玩的很開心,一中的那個弘毅還在離他們沒多遠的地方發現了釣魚竿,這樣眾人的葷食問題也解決了.

…………

時間很快,到了下午五點,還沒盡興的大家也只好都上了岸,而且二娃也從很遠的地方游回來了.

"二哥,快點啊,就等你了"大家都慢慢走進了別墅,連譚肥也不管他的好基友了,跟著代緒屁顛屁顛地走了.

就在二娃要到達岸邊的時候,整個人一下子沉了下去,看那個動作根本不像是潛水,而是被硬生生拽下去的.而且二娃也不是喜歡開這種玩笑的人.

張陳知道出事了,直接一下躍入湖中,朝著二娃的方向游了過去,幸好兩人位置不遠.張陳游了不到5秒就看到了正在水中掙紮的二娃了.

似乎腳被什麼纏住了,張陳先是以為是水草,游近一看,一大團黑色的細絲將二娃的左腳拽得死死的,不是頭發還能是什麼.

而頭發下面,是一個像是女子一樣的生物,頭部還是一個女人臉,不過身體上長了不少魚鱗片,閃閃發亮.

這東西似乎也注意到了張陳,另外一股頭發朝著張陳齊射過來,想要將張陳也給纏住.

意念一動,直接沖散了朝著自己射來的頭發,另外,二娃似乎已經喝了不少水,快要不行了.張陳不能在二娃面前動用指甲.

"沒辦法了,試一試吧"張陳把意念集中起來,把水體壓縮成刀刃狀,朝著纏著二娃腳跟的頭發射出.

"嚓!"成功了,頭發被切斷,二娃一下如釋負重,使勁朝著水面游去.但是水下那個東西似乎很不甘心,朝著張陳游了過來.

張陳自己的氣也不多了,于是反方向朝著岸上游去.但是,身後那個長著鱗片的女人在水中速度奇快,眼看就要追到張陳的時候,一根銀針從外界射入水中,直接洞穿了女魚怪的眉心.

"啊!"那家伙似乎沒有斃命,但是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直接放棄了張陳,朝著看不清的黑暗水底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