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價值連城的小loli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轉過身的時候,萬尼烏斯已經恢複了一副淡定的表情:"還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呵呵."胖子局促不安的搓著手,露出一副討好的笑臉,"其實,我只是羅馬城里的一個小商人,本來沒這麼大膽子過來這邊冒險.是拉比努斯將軍閣下跟我說,這邊有巨大的商機,讓我過來看看……"

拉比努斯?萬尼烏斯皺了下眉--這支商隊是拉比努斯拉過來的?這貨想干嘛,覺得之前買鷹旗花的錢太多了,想要靠貿易賺回去?

然而,萬尼烏斯並沒有特別的表示,只是淡淡的點了下頭:"哦,拉比努斯,我知道他."

這樣淡定的情緒讓胖子愣了一下.隨即,胖子再次搓著手笑了起來:"是這樣的,拉比努斯將軍對我說,您是他所見過和聽說過的日耳曼人統帥里,最傑出的一個,他願意和你建立一種長期和可靠的友誼."

擦……這是啥意思?

這群原始人真心叫人琢磨不明白啊.日耳曼人剛健樸實也就算了,羅馬人難道都是受虐狂嗎?

這個拉比努斯在自己手里被挫敗了全盤計劃,還丟了一面鷹旗,更被自己當眾羞辱,還花了一大筆錢贖回鷹旗--如果換了自己在某個敵人手里遭受這種挫敗,早恨不得把對方挫骨揚灰食肉寢皮了,這個拉比努斯居然說"願意和自己建立一種長期和可靠的友誼"?

不過……話說這難道是拉比努斯的離間計--如果不是自己"大日耳曼帝國神選君王"的身份已經傳開,聽到這種誇贊的海爾曼會怎麼想,萬尼烏斯還真不好說--如果死胖子對更多的日耳曼首領說出這種話呢?

拉比努斯想把自己"放在火上烤"?這到也不是不可能--可惜卻注定不能實現.

輕輕撓了撓鼻翼,萬尼烏斯點點頭:"哈,他是這麼說的?"

胖子點了點頭,仍舊滿臉堆笑:"我不過是個小商人,怎麼敢隨便替別人說話呢?拉比努斯將軍就是這麼說的.而且,為了表示他的誠意,他還專門為您准備了一份禮物,讓我帶來給您."

禮物?會是啥?一大車金子?要是拉比努斯送給自己一千套精良的盔甲武器,自己就真把他當哥們,以後有自己一口肉吃,就有他一口刷鍋水喝--這麼想著,萬尼烏斯露出一個笑容:"禮物?我喜歡禮物,是什麼?"

胖子吞了口口水,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您請稍等,我這就給您請出來--說實在的,本來我也給您准備了禮物,但是看到拉比努斯將軍的禮物之後,我的就拿不出手了."

聽到這話,萬尼烏斯挑起眉,笑著點點頭:"我很期待."

于是,胖子轉身走向旁邊那架被蓬子遮蔽著的馬車,而另外的一個羅馬人和一個色雷斯人則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站在一邊.

看到胖子走向蓬子覆蓋的馬車,萬尼烏斯突然緊張起來.

要知道,這個年代里,羅馬人的機弩在世界范圍內也是排前列的,僅次于傳說中我大天朝射程四公里自帶超視距瞄准鏡和gps末端地形匹配自動制導的秦弩.雖然不能象秦弩一樣自動鎖定目標超視距打擊自動制導百發百中,但是在五六百米內誤差不超過十米還是跟玩一樣的.

而且,更操蛋的是,羅馬人有把他們的變態機弩裝到戰車上用來做機動--甚至,羅馬全面戰爭的資料片蠻族入侵里,東羅馬帝國和西羅馬帝國都有專門的車弩.

所以說,如果死胖子沒安好心,在這輛破車里裝了台機弩,現在直接朝著自己這邊擼上一發,那自己的穿越之旅可就到此為止了!至于神馬青年公社,神馬萬尼烏斯戰球聯賽,神馬奧維尼亞妹子,可就都沒啥"以後"了……

按理說,按照萬尼烏斯那種死宅心態,自己都死了,還操心什麼別人的事情?

但是啊,奧維尼亞妹子雖然脾氣不大好,雖然一直不肯讓自己在上面,雖然一直想要勝過自己,但那始終是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給了自己的,按照日耳曼人的習俗合法的媳婦.要是自己死了,她只是做寡婦還好,可是如果接下來日耳曼地區被羅馬人征服,可以想象,以她的容貌,羅馬人絕對不會放過她..

這完全不能忍啊!除非自己即便死了,日耳曼人也有足夠的力量對付羅馬人,繼續保持自己的自由!

而這里面的問題就是,日耳曼青年公社里,除了自己之外,並沒有別人具有足夠的戰略眼光和軍事素養!

所以說,如果自己之前將那些有名字有資料的家伙都委任為軍政官員,命令他們各自負責一部分事務,是對他們的能力的鍛煉,那麼接下來,對所有青年公社里的高級和低級管理人員的培訓也必須要提上日程了!

在萬尼烏斯突然生出這種明悟的時候,胖子已經走到了車邊.

在車邊站好,胖子笑著朝車里喊了一聲:"到地方了,您出來."

緊接著,一只小腳輕輕挑開了蓬子前面的棉布簾子,輕輕的落到了馬車旁邊的木梯上.

看到這只腳,即便是萬尼烏斯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在深藍色的布簾的映襯下,這只纖細秀氣的小腳顯得格外的白皙細致,幾乎有種耀眼的感覺.

在落到木梯上之後,似乎是擔心鞋底太厚而站不穩,那只纖細秀氣的小腳輕輕轉了轉,停頓了片刻.

所謂的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說的應該就是這種情況了--因為那只白嫩的小腳,幾乎所有人都在迫不及待的等著想要看看這只腳的主人,然而對方卻故意的拖延時間,顯而易見是在吊胃口.

接著,一條筆直蔥白的小腿慢慢的從簾子里面擠了出來--頓時,周圍吞口水的聲音更大了.

之後,另一只腳也落到了木梯上.

一雙"完全配得上她的雙腳"的雙手從簾子後面伸出來,扯著淡粉色的絲綢長袍,蓋住了引人遐想的小腿--然而,這一欲蓋彌彰的舉動反而使得這雙小腿更加誘人了.

在一群日耳曼人粗重的喘息聲中,一個穿著淡粉色絲綢長袍的女孩大睜著一對如同夜空般深邃烏黑的眼睛,好奇的站在木梯上,看著外面的世界.

看著女孩,萬尼烏斯就皺起了眉頭--這個穿了高跟鞋也不過一米五左右的女孩難道就是拉比努斯送給自己的"禮物"--這是神馬意思?越王勾踐美人計?老貨王允連環計?還是昭君出塞和親?

皺著眉頭思索的時候,胖子就低聲對女孩說了幾句,之後虛引著女孩朝著萬尼烏斯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女孩走了過來,萬尼烏斯可以清楚的聽到,身邊的一群畜生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作為萬尼烏斯的衛隊成員,熊孩子們的媳婦姿色和身材都是上乘的,但眼前這個纖細柔弱的女孩卻有著一種別樣的柔弱和青澀,讓人忍不住的興起一種"狠狠愛護"的沖動--而對方身上那件完全不能起到任何遮蔽效果的長袍,更對這種沖動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

然而,將目光落到女孩胸前的青澀果實時,萬尼烏斯卻猛的警惕起來--在對方那誘人的幽密之處,赫然是造型別致的紫色棉布內衣!

萬尼烏斯穿越前曾在某書里看到過,在羅馬人的社會里,紫色是一種極尊貴的顏色.這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紫色的染料極其難得,需要從貝殼還是什麼東西里提煉出來,是一種非常昂貴的染料.

不管怎麼樣,眼前這個妹子本身都是價格不菲的,再加上絲綢的外袍和紫色的內衣--這份禮物的價值,顯而易見要比胖子商人送的一車葡萄酒昂貴無數倍!

盡管拉比努斯在凱撒麾下也算得上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盡管通過對高盧的征服凱撒及其手下都發了大財,但是萬尼烏斯也不認為拉比努斯有必要在自己身上下這麼大的價錢--如果自己是羅馬城里的大貴族和元老,也許可能--但自己不過是日耳曼地區的一個野蠻人首領而已!

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個拉比努斯怕是沒安好心!

就在萬尼烏斯這麼胡思亂想的時候,胖子已經帶著女孩走到了萬尼烏斯面前:"首領大人,這就是拉比努斯將軍為您准備的禮物,波培婭.她是一位羅馬騎士的後代,經過完善的教育--而從今往後,她就是您的了."

聽到這話,萬尼烏斯突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麼說,她是一名羅馬人,而且以後就是我的奴隸了?"

胖子楞了一下,之後連連點頭:"對的,對的,就是這樣--您想怎麼樣都可以."

萬尼烏斯也點了點頭,大笑起來:"拉比努斯是個真正的好朋友,我非常喜歡這份禮物--等你回去的時候,也一定要替我帶份禮物給他."

"誒,誒,好的,好的."胖子笑著連連點頭,而身後的羅馬人也露出了笑容,似乎是為拉比努斯和萬尼烏斯之間的友誼感到由衷的高興.

----------------------------------

今天的最後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