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統帥凱撒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就在萬尼烏斯在和奧丁商量著如何通過文化侵略來挖羅馬諸神的牆腳時,有人也正在商談著萬尼烏斯的事情.

在標准的羅馬式的禦帳里,身著戎裝的拉比努斯正畢恭畢敬的站著,一臉羞愧的低垂著頭,以自責的語氣換換的訴說著--而整個禦帳中,除了拉比努斯之外,只有一個人.

這名穿著精致皮甲披著大紅戰袍的羅馬人有著俊美的容貌和鷹隼般的銳利目光--在拉比努斯羞愧卻又老實的陳述著自己失敗經曆的時候,他只是專注的看著對方,一言不發的聽著對方的講述.

最後,講到自己付出了一大筆金錢,贖回了鷹旗,並平息了和特里爾人間的戰爭之後,拉比努斯閉上嘴,垂著頭,靜靜地等待著自己統帥的裁決.

"所以說,你以日耳曼騎兵傭金的事情為緣由,挑起和特里爾人的戰爭.之後以大軍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派遣精銳部隊去襲擊他們的定居點並控制他們的貴族,以此達到征服特里爾地區的目的."說著,正值壯年的統帥舔了舔嘴唇,"但是這一切都被一個叫萬尼烏斯的美因茨日耳曼人打亂了."

"他的援軍協助特里爾人消滅了你的部隊,奪取了鷹旗.而他自己則以鷹旗為脅迫,迫使你繳納贖金,平息戰爭--而至今他手里仍舊握有你的把柄.對嗎?"

拉比努斯點了點頭:"是這樣的.這一切都是由于我的自作主張,我願意為此接受您的任何懲罰……"

"不!"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拉比努斯的自責,統帥搖了搖頭,"找到合理借口開戰,用大軍吸引敵人注意力,用精銳部隊突襲敵人的要害,徹底征服特里爾地區--雖然對特里爾地區日耳曼人的征服暫時並不在我的計劃之內,但整個作戰計劃並沒有任何問題."

拉比努斯抬起頭,驚訝的看著自己的統帥.

凱撒離開時,給自己的任務是"防備日耳曼人"而不是"攻擊日耳曼人"--他原本希望通過自主的戰爭來為自己贏得更大的威望和功勳,卻落得一敗塗地,現在卻還有把柄落在日耳曼人手里,本來對自己的未來已經不抱希望了,但此時凱撒卻似乎並沒有處置他的意思?

"如果能夠征服特里爾地區,又不必損失太多人手,這將是一份大功."似乎是為了向拉比努斯解釋自己的用心,凱撒笑了一下,"而你是我的副將,你立下了功勳,也是我的榮譽--雖然目前征服日耳曼尼亞並不在我的計劃之內."

"是我自作主張……"

凱撒抬起右手食指,輕輕擺了擺:"拉比努斯,既然我任命你為副將,命令你獨自率軍防備日耳曼人,那麼我就會相信你的判斷--既然你認為有必要征服特里爾地區,那麼就一定有必要征服特里爾地區."

副將驚訝的瞪大了眼,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說出來--毫無疑問,能夠被凱撒任命為獨當一面的副將,無論如何都說明了凱撒對自己的信任--但是他沒有想到凱撒對他的新人竟到達了這種程度.

"至于對特里爾人戰爭的失敗,這也怪不得你.萬尼烏斯的援軍的出現完全是個意外--或許安坐後方的政客們會指責你過于冒進,不夠穩妥,但作為軍人,我們都很清楚如何能夠更有效的獲勝--換了是我在你的位置上,我也會做同樣的決定."對于拉比努斯的震驚,凱撒全沒看見似的接著說了下去.

好,完全不追究拉比努斯的擅自行動,而且對拉比努斯那已經失敗的行動計劃予以完全的肯定--如果萬尼烏斯在這里,估計也只能說"不愧是凱撒大大"了.

而凱撒這一策略最成功的結果就是,原本是一臉羞愧的拉比努斯此時已經是虎目含淚--如果拉比努斯是個軟妹,恐怕此刻就要以身相許了.

"但是我有一點不明白."說著,凱撒將身體微微前傾,看著自己的副將,"你本來有一個機會反敗為勝--而我很清楚,無論是看到這個機會所需要的智慧;還是抓住這個機會的勇氣,你都布缺乏--但是你卻放棄了它.為什麼?".

驚訝的眨了眨眼,拉比努斯疑惑的看著凱撒:"凱撒,我不明白?"

"談判."凱撒認真的看著拉比努斯,"顯而易見,那個萬尼烏斯是日耳曼人里舉足輕重的人物--只要你抓住他,那麼你就還有獲得勝利的機會.而當時你全副武裝,身邊還有上百名羅馬騎士;他卻赤手空拳,而且只有二十四名粗鄙的野蠻人護衛--但你卻放過了他,還和他達成了協議.為什麼?"

"我……"聽到這個問題,拉比努斯的聲音頓時提高了--面紅耳赤的羅馬人急切的想要為自己辯解,卻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然後,凱撒微笑著安撫了他:"拉比努斯,對于我而言,你不止是我的副將,更是我值得信賴的幫手和最親密的朋友.你對羅馬的忠誠,沒有任何人可以指責--我希望你能了解,我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懷疑你--我想知道的是你當時那麼做的理由.你一定有你的理由,而且是我現在還不知道的--我希望你能告訴我."

為自己如此輕易的懷疑凱撒而感到羞愧,拉比努斯喘著粗氣漸漸的平複了情緒.

抬手擦掉了自己額頭上的汗水,羅馬人羞愧的看著自己的統帥:"確實,就像您所說的那樣,我有我的理由--但是這個理由實在是難以啟齒."

說出了這句話之後,似乎拉比努斯拋掉了沉重的負擔,淒慘的笑著開了口:"啊,我敬愛的統帥,對我寄予厚望的凱撒,您就只管嘲笑我--您曾毫無保留的信任我的勇氣,但我卻注定要讓您失望--您問我是什麼理由讓我放棄了那個難得的機會;您相信我一定有我的理由……"

"是的,我有我的理由--我害怕了."說著,拉比努斯萬念俱灰的點頭,"面對那個野蠻人--盡管他赤手空拳而我全副武裝,但我害怕了."

說完這些話,拉比努斯就頹喪的後退,坐到一邊的凳子上,垂著頭,等待著凱撒的審判和唾棄.

"如果有什麼人能夠讓勇猛無畏的拉比努斯也感到害怕,那他一定不是個平凡的人."看著眼前信心全失的拉比努斯,凱撒仍舊保持著溫和和鼓勵的腔調,"你曾不止一次第一個躍馬沖進敵陣--沒有任何人可以在看過你作戰後質疑你的勇氣.告訴我,那個萬尼烏斯,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再次驚訝的抬起頭看向凱撒,拉比努斯看到的是一個親切的朋友和一個值得信賴的師長,正帶著鼓勵的微笑看著自己.

帶著種想要立即為眼前這個人去死的感覺,拉比努斯眨著眼猶豫著開口:"很難形容,凱撒……他很高,很壯--但真正使我猶豫的是他的氣勢."

說著,盡管覺得模仿一個野蠻人是一種屈辱,但為了使凱撒能夠更好的理解當時的情境,拉比努斯站起來,學著萬尼烏斯的模樣張開雙臂:"盡管之前談判時的表現如同一個市儈而狡詐的迦太基人,但當他張開雙臂,告訴我我不可能留下他的時候,他給我一種感覺."

"就好像他所說的事就一定會實現,他所要做的事就一定能達成,沒有人可以拒絕他,沒有人可以阻止他.我感覺……"說著,咬了下嘴唇,拉比努斯搖了搖頭,"當然這根本不可能,但是我感覺就如同面對您一樣."

皺著眉,低下頭,凱撒連連點頭:"我明白.我理解了--這不是你的錯,拉比努斯.這個世上是有些人,天生就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勢--當初蘇拉要求我和我親愛的科涅莉亞離婚時,我也幾乎忍不住就答應了他--全憑著我對羅馬人民和共和國制度的信念,以及我對科涅莉亞的愛,我才有勇氣拒絕他."

說著,凱撒歎了口氣,斬釘截鐵的宣布:"既然這個日耳曼人是這樣一個人,那麼他就必須死.在他只有兩千人的時候,他就能夠阻止我們征服一個地區--如果等到他年齡增長,威望卓著,能夠聚集起數萬甚至數十萬部眾的時候,他就會對羅馬構成威脅."

聽到這話,拉比努斯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我們要再次對特里爾地區開戰嗎?"

"不."凱撒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了這個可以讓拉比努斯一雪前恥的提議,"當下共和國的要務仍舊是維持高盧地區的穩定.上一年對不列顛的作戰並不順利,沒有能夠徹底的征服那個島嶼--這使得高盧地區的一些人也開始有了心思.所以當務之急是徹底征服不列顛,切斷高盧人贏得外來援助的希望."

說著,凱撒抬起眼看著拉比努斯:"當我征集軍隊北上不列顛的時候,你仍舊要為我防范日耳曼人.之前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我會處理的--沒有人會回到羅馬去向元老院控訴你丟失鷹旗的事情--你就放心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