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入甕
夕陽散在院落,那余暉將花的綠葉映得閃耀.

舒逸坐在院子里品著茶,一邊聽邵海鵬閑聊著軍中的一些趣事.沐七兒靠在窗邊,靜靜地望著舒逸,她喜歡這樣望著他,悄悄地,安靜地望著他,她喜歡看他臉上的那種自信,倔強和淡淡地微笑.

鎮南方回來了.

他來到舒逸的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舒逸的茶水就喝了起來,杯子太,不太解渴,他又倒了一杯.喝完以後他才道:"老舒,你猜我現什麼?"舒逸搖了搖頭.鎮南方道:"公冶孤木是去了'淑玉行’,不過並沒有呆多久就走了,他在'淑玉行’還真的只是查對了訂貨的事,前後大概就十分鍾不到的時間."

舒逸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

他道:"公冶孤木去了芥川雄一的家."舒逸原本是靠在椅背上的,聽到這話他突然坐直了身體:"什麼?你他去見了芥川雄一?"鎮南方道:"是的,可惜我進不去,不知道他們到底都了些什麼.不過他在芥川家呆的時間蠻長的,大約一個時左右."舒逸道:"為什麼?他為什麼要去芥川雄一的家?"

鎮南方道:"而且他走的時候芥川雄一還親自把他送到了門口.看樣子他們並不是十分的熟絡,芥川雄一的那客套勁,仿佛對公冶孤木的到來感覺很是意外,好象天上掉餡餅一般,對,就這副表."舒逸道:"看來公冶孤木應該是才開始和芥川雄一接觸,南方,你這現太重要了."

鎮南方道:"你們吃飯了吧?"舒逸道:"還沒有呢,你不來我們哪里敢先吃?"鎮南方白了舒逸一眼:"你就裝吧."邵海鵬也跟著大笑起來.

鎮南方問道:"西門大哥他們來了嗎?"舒逸道:"快了,剛才西門來電話已經進入昆彌了,估計還有一刻鍾就能到吧."鎮南方道:"那等等他們吧."

十分鍾後,一輛綠色的軍用獵豹車停在了別墅門口,西門無望先跳下車來,接著羅勇也跟著下了車,後邊是邵海鵬的兩個士兵.

羅勇看來是意識到了什麼,臉色並不好看,西門走在前面,見舒逸和邵海鵬迎了上來,忙兩步走上前去:"舒處!"舒逸點了點頭,望向羅勇:"羅隊,又見面了."羅勇擠出一個生硬的笑容.舒逸向西門無望和羅勇道:"這位是黔州省武裝警察部隊省直中隊的中隊長邵海鵬.邵隊,他是我們的隊員西門無望,這位是西明縣刑警隊的羅勇."

邵海鵬和二人都握了握手,舒逸道:"來,一定餓了吧?就等著你們來了開飯呢!"大家進了屋子,飯菜已經擺好了.

這頓飯羅勇吃得很不自在,他看不透舒逸到底想要做什麼.舒逸的臉上永遠是那副永遠與人無傷的微笑,那微笑在羅勇的眼里更象是一種冷嘲.

羅勇胡亂地吃了一點就放下了碗筷,他這樣的表現舒逸很是滿意,因為這讓舒逸證實了自己的想法,羅勇慌了.舒逸也放下了碗,在客廳的沙上坐下,羅勇跟了過去.舒逸掏出一支煙,遞給羅勇一支,自己也點上美美地吸了起來.他並沒有和羅勇話,他是故意的,他要把羅勇晾著,讓羅勇感覺到自己態度上的變化,但這變化又不是太大,這樣羅勇會有很大的想像的空間.

沐七兒也走了過來,很難得地給舒逸他們泡茶.

羅勇輕輕道:"舒處,你把我帶到昆彌來是不是有什麼事?"舒逸望著沐七兒那優美的動作,象在呆,羅勇見舒逸沒有回答,扭頭望了他一眼,現舒逸竟然在走神,他稍微提高了一點聲音:"舒處!"舒逸這才"哦"了一聲,回過神來:"什麼問題?"羅勇又問了一遍,舒逸道:"一會再這個問題,來,嘗嘗沐姑娘泡的茶."

舒逸端起一杯輕輕地呷了一口:"香,真香."沐七兒道:"知道是什麼茶嗎?"舒逸道:"峨嵋山毛峰."羅勇端著杯子,內心就更為忐忑了,舒逸就這樣把他架在火上烤,讓他如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大家都吃好了,舒逸對西門道:"西門,你跟我到書房來一趟."西門無望跟著舒逸去了書房,舒逸把門關上了.西門無望道:"舒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舒逸問道:"羅勇這一路上是什麼反應?"西門無望笑了:"先別這一路上了,他一聽你讓他到昆彌來他就開始不自在了,一路上總是在問我,你找他到底是什麼事."

舒逸笑了.

西門無望道:"你沒見,他那神失魂落魄的.對了舒處,到底是怎麼回事?"舒逸把自己的懷疑了一遍,西門驚訝地道:"這,這怎麼可能?舒處,你不會弄錯吧?"舒逸淡淡地道:"凡事皆有可能!再了,錯沒錯羅勇來了不就清楚了嗎?"西門無望道:"厲害!舒處,你是我西門入行以來最佩服的人了."

舒逸瞪了他一眼,搖了搖頭:"少拍我的馬屁,走,出去吧."西門道:"你不和他談談?"舒逸道:"先不忙,還沒到時候."西門道:"這羅勇夠可憐的,這樣的心理折磨會讓他瘋的."舒逸道:"這才剛剛開始呢."

兩人重新回到客廳,客廳里只有沐七兒,邵海鵬和羅勇.西門問道:"咦?鎮呢?"沐七兒笑道:"跑盛那去學監聽去了."監聽?羅勇的心里"咯噔"一下,從黔州省調來了武裝警察,現在又開始監視監聽,看來他們已經查到了什麼.羅勇故作鎮定:"監聽?監聽什麼啊?"

舒逸道:"羅隊也不是外人,我就告訴你吧,我們內部有*細,所以我們就對云都省國安部門的一些人進行了初步的監督排查."

羅勇楞住了,他沒想到舒逸還真膽這樣做,他慶幸自己沒有貿然給袁浩他們打電話,不然一定就暴露了.舒逸輕輕叫道:"羅隊,怎麼了?"羅勇道:"沒什麼,對了,有目標了嗎?"舒逸面帶自信地點了點頭:"當然,現在只等他們有什麼動靜,我們就可以收網了."

舒逸給羅勇的感覺就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這東風是什麼?不對,這東風不就是自己嗎?知道自己被帶到昆彌來,他們還能夠坐得住嗎?他抬頭望著舒逸,舒逸的這一招太狠了,這分明是拿自己做餌,他們或許會營救自己,但如果救不了會不會滅口?甚至根本就不救,直接滅口?羅勇頭是滲出了汗水.

舒逸正微笑地看著他.

羅勇的心跳加,他現自己看了舒逸,最初他設計這個計劃的時候自己覺得是天衣無縫的,現在看來,舒逸這個對手太過于強大.

舒逸道:"羅隊,樓上我們的技術組和武裝警察已經住滿了,我,你和西門,我們三人就在一樓的客房里湊合一下,我和西門一屋,你自己一個屋."羅勇道:"我聽舒處的安排."

羅勇的心里暗暗有些驚喜,住一樓,只要逮住機會就能夠逃脫.但馬上他又警惕起來,舒逸這樣的安排不可能是無心的,他這是想看自己會不會跑,又或者,方便他們來滅口?羅勇突然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望向舒逸的眼神也更加的迷惘.

躺在床上,羅勇翻來覆去的根本就無法入睡,窗外傳來的風聲都能夠讓他的心里悸動.他已經無數次的因為一些細微地響動睜開眼睛,有幾次他還緊張得坐了起來.羅勇在進入房間之後是仔細觀察過地形的,他的窗外便是馬路,只要從這里跳下去,他就可能獲得自*,他甚至沒有現一絲的埋伏.

可越是這樣他越是不敢亂動,打死他也不相信舒逸會這麼大意,讓他能夠這麼輕易地逃走.窗外仿佛不是通向自*,而是通往地獄.雖然他打定了主意不逃走,但他的心里仍然滿是恐懼,他知道恐懼是因為未知,他不知道夜里會生什麼事,袁浩他們會不會來救他,或者直接派人來把自己干掉!

他不想死,他越想這樣的恐懼感便越強烈!

隔壁房間,西門問道:"舒處,你確定他不會跑?"舒逸淡淡地笑道:"他肯定不會跑."西門道:"可我們一點防備都沒有,萬一他真的賭這一把,我們怎麼辦?"舒逸道:"他不敢賭,越是這樣他越是覺得是個陷阱."西門笑道:"諸葛亮的空城計!"舒逸道:"他只要心里有鬼,便會疑心,只要有疑心就不敢輕舉妄動,而且,他還會因為害怕被滅口而恐懼."

如果羅勇聽到二人的對話一定會氣死,自己完全落入了舒逸的算計當中.

西門問道:"舒處,他們今晚會動手嗎?"舒逸淡淡地道:"我倒希望他們能來."西門道:"可我們沒有做任何的准備,萬一他們真來了,羅勇不就危險了?"舒逸道:"放心吧,羅勇最多半個時,一定會來找我."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推薦,金磚,各種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