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答案
易新梅道:"我知道你起初曾經懷疑過,我會是那把鑰匙的主人."舒逸點了點頭:"是的,所以你一直深居簡出,以此來打消我對你的懷疑."易新梅道:"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在等一個人."舒逸一下子坐直了身體:"等誰?"易新梅苦笑道:"可惜,我的處住一直處于你們的人的監控之下,那人怕是不敢來了."

舒逸想了想問道:"你到底在等誰?"易新梅道:"我不知道,他沒有告訴我他是誰,只是叫我最近都不要出門,等監視的人撤了他會和我聯系的."舒逸問道:"他是怎麼把消息傳遞給你的?"易新梅道:"qq,一個陌生人的留,但我知道一定和鑰匙的事有關系."舒逸點了點頭:"你沒問他找你什麼事嗎?"

易新梅道:"了,想和我做筆交易,至于交易內容他到時候我就知道了."

舒逸道:"這件事一會我會跟沈放協調一下,讓他想辦法讓監視的人撤了."易新梅道:"嗯,有什麼消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舒逸問道:"你為什麼要殺范元彬?"易新梅道:"我並不想殺他,當我現他在為'新月會’做事的時候我勸阻過他,可是他聽不進去,最後竟然還綁架了易停和易平,並以此來威脅叔爺."

舒逸道:"怪不得他堅持要和我們到云都去,他的目標就是易平!不過他的膽量倒是不,竟然在我們的眼皮底下耍花招."易新梅道:"他甚至還威脅我,如果我再干涉他的事,他讓我也一塊消失,沒辦法,我只能先下了手."

舒逸道:"易停和易平的失蹤都與范元彬有關,而且都是在云都出的事,那麼兩個人應該都在芥川的手中吧?"易新梅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當初易停去云都談業務就是范元彬牽的線,易停接著便失蹤了.而此次易平也是在云都失蹤的,是范元彬慫恿易平去找他父親的,他的嫌疑也是最大."

舒逸道:"你是怎麼知道鑰匙的事的?"易新梅道:"如果你出差回來現房子竟然重新裝修了,而原來的裝修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時間也不算太長,你會怎麼想?"舒逸道:"我想他一定給過你合理的解釋吧?"易新梅道:"是的,他是一家裝修公司在送裝修的樣板房,免費裝修."

舒逸道:"成立一家裝修公司,掩飾他的謊並不難."易新梅道:"你對了,我確實去打聽過,果然有這麼一回事,當時一共是五個家庭獲得了樣板房的機會,事雖然不可思議,但卻真實,我竟然被他瞞過去了.不過有一點我很奇怪,元彬並沒有佛教的信仰,家里怎麼會多了一座佛龕?"

"我曾經仔細研究過那尊佛像,沒有現什麼異常.直到有一天,我准備出門的時候現東西忘記拿了,就懶得換鞋,穿著高跟鞋跑進臥室,我聽到有一塊木地板被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音有些空洞,我來回走了幾步,確定那塊地板一定有問題,而這時我還現了一個秘密,就是佛像的手正是指向這個位置."易新梅道.

舒逸笑了:"于是你就想辦法打開了?"易新梅搖了搖頭:"我沒有,我怕打開以後無法恢複,或者恢複得不到位被他現."舒逸道:"沒想到你的心思蠻細的,讓我想想你是用什麼辦法來解惑的."舒逸閉上了眼睛,兩秒鍾後他道:"監控,你一定在某個隱蔽的地方安裝了高清的針孔攝像機."

易新梅苦笑道:"什麼都瞞不過你."舒逸道:"因為是我我也會這麼做."

易新梅道:"後來當我監控以現他藏的竟然是一把鑰匙的時候,我便開始產生的懷疑.但我沒有問他,他既然決心要瞞著我,就算我問也聽不到他的真話.同時我開始懷疑那個所謂的裝修公司送樣板房的事,果然,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那間公司便關閉了.這樣一來我就更加懷疑了,花這麼多的時間,精力,金錢布這樣的一個局,其後的秘密一定不會."

舒逸道:"我很佩服你的心思,很縝密."易新梅道:"舒處,你就別挖苦我了,在你面前我這點心眼上不得台面的."

舒逸淡淡地笑了笑,這話他是不能接的,怎麼接都不謙虛.

易新梅繼續道:"之後我便開始跟蹤他,你也知道我的職業是老師,我的課表他是知道的,我什麼時候上課,什麼時候休息他都一清二楚,也正是這樣,為了跟蹤和監視他提供了便利,我找了個借口,把自己的課給調開了,我知道他如果有什麼動作,必然是在我上課的時候.最後我終于知道了他的秘密."

易新梅道:"那天我看到他在樓下見了一個男人,男人開了一部尼桑轎車,男人從車里取出一只皮箱交給元彬,元彬放到了自己的車上,是放在副駕駛位,而不是後備箱,那東西應該很貴重.兩人象是連話都沒,男人便開著車走了,元彬也開著車子離開了,我攔了部出租跟著,他去的是銀行,出來的時候手中的箱子卻沒了."

舒逸道:"你知道那箱子里的是什麼嗎?"易新梅點了點頭:"知道."舒逸道:"你又是怎麼知道的?"易新梅道:"因為他要銷贓,把那些東西換成錢,然後交給中人.多跟蹤幾次自然就知道了."

舒逸道:"跟蹤這麼長時間他竟然沒有現你,真是難得."易新梅淡淡地道:"他根本就不會想到我現了他的秘密,自然警惕性沒那麼高了."舒逸點了點頭:"鎮南方的事呢?"

易新梅道:"我必須要綁架他,那天你們決定放他的時候我接到一個電話,告訴我殺范元彬的凶手讓你們給放了,你想想,當時我必須表現得悲傷,表現出對凶手的深惡痛絕,而且能夠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的人應該是警方的人,或許這是一個試探,我不做點什麼,我怕被警方懷疑."

舒逸道:"你就不怕弄巧成拙,惹火燒身?"易新梅道:"如果我能夠冷靜地想想,或許我就不會這樣做了,只是當時來不及判斷,被你們抓住以後我才現一個問題,被人利用了,我只是想不通,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直到回到家里現被翻得亂七八糟我才明白,扣住我,為他們尋找鑰匙爭取時間."

舒逸道:"之前我曾經想過他們之間一定有個中間人,同時擁有兩把鑰匙,看來我錯了,中間人只是負責傳遞,運輸,不然他們也不會急于尋找鑰匙了."

易新梅道:"舒處,你的三個問題我都回答完了,還滿意吧?"舒逸道:"雖然范元彬是你殺的,但你卻沒有親自動手,動手的那個人是誰?"易新梅道:"你見過."舒逸想了半天,最後只得搖了搖頭:"我猜不到是誰."易新梅道:"沐遠方."舒逸問道:"誰是沐遠方?"

沐七兒道:"是我的叔叔,也就燕子磯易家的管家."舒逸想起來了,就是那個中年人,看上去溫溫吞吞的中年人.舒逸突然笑了:"我明白了,易老在這件事里也是出了力的,對吧?"易新梅點了點頭:"是的,是叔爺策劃的."

舒逸扭頭望向沐七兒:"其實昨天我就知道范元彬的死你是知的,只不過沒想到其中會有這樣複雜的內."沐七兒不解地問道:"為什麼?"舒逸道:"我混淆了你的思想,在你提到易揚名的案子時我故意拋出了威脅鎮南方頂罪的事,因為兩個案子都生在燕子磯,都與易家和沐家有關,我突然的一句問話會讓你下意識的給出一個答案."

沐七兒呆住了,是的,自己昨天只是承認易揚名是沐家的人殺的,而舒逸卻問她為什麼要綁架鎮南方的父親,讓鎮南方頂罪,自己否認了威逼鎮南方的事,不是變相地承認了自己知道范元彬的死因了嗎?

沐七兒瞪著舒逸道:"你一天不玩心機會死啊?"

舒逸冷冷地看著他,淡淡地道:"走吧,沈放應該等急了."完他站了起來,易新梅看了看沐七兒,沐七兒道:"放心吧,梅姨,他既然答應會幫我們,一定不會有事的,你這邊有什麼消息記得給我們電話."

兩人下了樓,沈放果然就等在車邊,地上已經是一堆煙頭了.

見二人下來,沈放迎了上去:"舒處,怎麼樣?她了吧?"舒逸笑道:"這里監視的人是市局的?"沈放點了點頭,舒逸道:"想辦法讓他們都撤了吧."沈放吃驚地問道:"為什麼?"舒逸道:"她沒什麼問題."沈放道:"怎麼可能?"舒逸道:"撤了吧,出事我負責."

給讀者的話:

喜歡該書的朋友,請多支持,收藏,推薦,金磚,評分,評論,讓青苔知道你們都在關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