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假面
舒逸見那人逃走的狼狽樣,苦笑著搖了搖頭.電話響了,是肖長天打來的.

"舒處,聽你遇到襲擊了?"肖長天第一句話開門見山地問道.舒逸淡淡地道:"肖局的消息還真是靈通."肖長天笑道:"哪里,是舒處的身手太驚世駭俗,警方都驚動了,我也是正好趕去醫院,才聽了這事,調出監控一看,現竟然就是舒處."

舒逸道:"肖局現在在醫院?"肖長天道:"嗯,蔣鄭他們已經盯了兩天了,我讓他們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早再來."舒逸道:"那就麻煩肖局了."肖長天道:"哦,對了,警方已經從監控中查到了襲擊舒處的人,不知道舒處有什麼交代嗎?"舒逸道:"這點事讓警察去處理吧,我懶得和他們打交道."

肖長天道:"那好吧,時間不早了,舒處,你也早點休息吧."舒逸打了個哈欠,然後道:"嗯,那先這樣吧,再見."掛了電話,舒逸的臉上卻毫無睡意,他的一雙眼睛露出凌厲的光芒.

肖長天又去了醫院,他真是體恤下屬還是其他什麼原因?秦雪到昆彌的第一天,是由他陪護的,今天自己剛出事他又去了醫院,這難道真的只是個巧合?二百萬買自己的命,還真是大手筆,會是誰呢?自己是上午從西明出來昆彌的,除了自己團隊的人以外,知道自己來的就只有肖長天了,因為來之前他曾經給他去過電話.

肖長天想要除掉自己?為什麼?

肖長天陪護秦雪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他和秦雪之間有什麼秘密需要溝通,那也得秦雪蘇醒過來才有可能,除非……除非秦雪根本就沒有昏迷.

舒逸站了起來,點了支煙,在房間里走來走去.他突然現自己忽略了一個問題,秦雪出事肖長天是怎麼得知的?自己手下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主動向肖長天告知這件事.只有一個解釋,秦雪事先就和肖長天達成了默契.而自己前腳回到西明,肖長天第二天就派人來接走秦雪,那是因為秦雪太了解自己,想要長時間在自己面前裝昏迷而不被現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而之所以要等到自己回來肖長天才派人來接,就是想麻痹自己,讓自己覺得這件事是順理成章的.雖然自己也覺得不對勁,可當時並沒有想得這麼透,舒逸狠狠的打了一下自己的頭,早想到這一點他絕對不會讓椰海來冒險.

舒逸換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戴了一頂鴨舌帽,又出門了.

舒逸這次沒有再開車,而是在賓館門口攔了一輛出租,又向軍區醫院去了.

舒逸輕輕地來到秦雪的病房門口,靜靜地聽著,什麼都沒有聽見,他干脆敲了敲門,沒有任何反應,他直接擰開了門鎖,走了進去.病房里竟然沒有人,肖長天不在,就連應該躺在病床上的秦雪也不在了.

舒逸迅地退出了病床,躲進了安全通道.從這里正好能夠看到秦雪的病房.舒逸就在黑暗中靜靜地呆著,夜晚醫院的燈光本來就幽暗,好在舒逸的視力並不差.

大約半個時的時間,舒逸看到肖長天和一個穿得嚴實,還戴著口罩的人走進了病房.舒逸忙跑了出去,沖動了秦雪的病房,肖長天和那人都楞住了,那人的口罩已經取了下來,不是秦雪是誰.

舒逸的出現讓二人大吃一驚,舒逸微笑著望著他們.肖長天尷尬地笑了笑:"舒處,你怎麼來了?"舒逸道:"睡不著,出來走走."他望向秦雪,溫柔地道:"你既然醒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呢?"秦雪張了張嘴,卻不知道什麼.

肖長天道:"哦,秦主任也是剛剛醒過來的,我原來打算先打電話給舒處報個信,可秦主任想出去走走,我便陪她出去走了一圈,把打電話的事給忘記了,這事都怨我."舒逸在沙上坐了下來:"原來是這樣,昏迷了這許多天,突然醒來,最好還是多臥床休息吧,別累著."

肖長天笑道:"舒處得對,秦主任,你還是上床躺著吧,對了,你才醒來,一定餓了吧,我卻給你買些粥吧,舒處,你們先聊."著便走到了門邊,舒逸突然淡淡地道:"那謝謝你了,彭局長."

肖長天的身形頓住了,背對著舒逸,大約過了一分鍾,他才慢慢地轉過身來,望著舒逸,目光中充滿了殺意.秦雪也驚呆了,她有些不知所措.肖長天突然長長地出了口氣:"你是怎麼知道的?"舒逸微笑著道:"猜的!"肖升天眯起了眼睛:"你剛才是在詐我?"舒逸搖了搖頭:"不完全是,其實如果你不是對秦雪這麼上心,我或許還得需要些時間才能夠查到."

肖升天,不,應該是彭剛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沒有死的?"舒逸笑了:"了你或許不相信,我們是通過你的生辰八字推算出來的.原先我們只是懷疑你沒有死,卻沒有任何的證據,如果秦雪不巴巴地從燕京趕來,如果你和秦雪並沒有太多的交集,我也不會懷疑肖長天就是彭剛."

秦雪站到彭剛的面前:"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你想怎麼樣?"舒逸道:"今晚的伏擊也是你們策劃的吧?"彭剛點了點頭:"可惜,我一直錯看了你,以為你不過就是一個文弱的書生,沒想到你的身手竟然會那麼了得."他又看了秦雪一眼:"更可笑的是秦雪居然也不知道你會有一身好功夫."

舒逸擺了擺手:"不用誇我,還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吧,或許看在秦雪的面上,我會在嚴部長面前為你們求,不過我想你是回不了頭了,詐死倒沒什麼,可殺害肖長天,冒名頂替,這是死罪!"

秦雪尖叫道:"舒逸,你不能這樣."舒逸把玩著手上的火機,冷冷地望著秦雪:"我直到剛才才明白,你到西明來並不是因為想幫助我查案,而是害怕我現彭剛並沒有死的秘密,想給我制造障礙.可惜你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你的到來非但沒有達到你的目的,反而加了彭剛的暴露.秦雪,你知道自己做這些事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

秦雪道:"我不管什麼後果,我只知道彭剛是我的男人,我不會讓他出事."秦雪完,手上多了一支手槍.舒逸抬頭冷冷地望著這個用槍對著他的女人,這個他曾經愛過的女人:"你最好把槍放下,否則你們根本等不到軍事法庭的審判."

秦雪的手微微顫抖,彭剛歎了口氣,對秦雪道:"放下槍吧,你殺不了他."秦雪的嘴唇咬得白,最後她還是把槍放下了:"舒逸,算我求你了,放過我們,好嗎?只要你放過我們,讓我們做什麼都行."舒逸搖了搖頭:"秦雪,你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舒逸是什麼人你應該很清楚,我過,如果你們把實出來,我或許會為你們求,其他的免談."

完,舒逸望向彭剛:"把你的假面具取下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廬山真面目."彭剛慢慢地撕掉著耳後的肉皮,半分鍾後,一張人皮面具被撕了下來,露出了彭剛的本來面目.舒逸道:"這面具能夠讓我看看嗎?"彭剛把面具遞給舒逸,舒逸仔細地看了看道:"這就是諸葛鳳雛的那家玩具廠生產的面具吧?很精致."

彭剛沒有話.

舒逸道:"彭剛,你自己給云都國安局局長打電話自吧,這是你唯一的出路."舒逸掏出支煙,點上.就在舒逸點煙的刹那,彭剛突然掏出了槍,對著自己的腦門,舒逸手中的火機飛了出去,打在他的手腕上,彭剛摳動了扳機,但子彈卻打偏了.舒逸整個人象是從沙上彈出一樣,眨眼就到了彭剛的面前,一只手扣住了彭剛握槍的手腕,另一只手下掉了彭剛手中的槍.

舒逸的動作一氣呵成,彭剛呆立在那里,秦雪對彭剛大聲喊道:"你想干什麼!你死了我怎麼辦?"彭剛苦澀地笑道:"你以為自了我們還能活嗎?我死了,至少你還可以活下去."秦雪的槍再次對准了舒逸:"放了我們,不然我和你同歸于盡!"這一次秦雪的槍直接指在了舒逸的腦門,舒逸感覺到了槍口傳來的冰冷.

秦雪對彭剛道:"你快走."彭剛沒有動,他道:"我走了你怎麼辦?"秦雪叫道:"走啊,快,快走啊!"舒逸道:"秦雪,你不能夠一錯再錯."秦雪叫道:"閉嘴!"彭剛望著秦雪,最後擠出一句:"那你自己保重!"然後便沖出了門去.

秦雪的槍一直指著舒逸的頭,她的手甚至已經不再顫抖,舒逸沒有動,他知道如果自己稍微動一動,秦雪或許會果斷地開槍,面對感的時候,大多的女人都是喪失理智的,秦雪能夠為彭剛做這麼多事,肯定也不在乎為他殺了自己.

半個時以後,秦雪覺得彭剛應該安全了,她握槍的手終于放了下來,整個人象是虛脫了一般,跌坐在床上.舒逸輕輕問道:"為什麼不一槍打死我?那樣不就一勞永逸?"秦雪帶著哭腔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並不是真的想要傷害你."舒逸淡淡地道:"自吧."

給讀者的話:

喜歡該書的朋友,請多支持,收藏,推薦,金磚,評分,評論,讓青苔知道你們都在關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