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伏擊
昆彌,云都省軍區醫院門口.

晚上九點一刻,一輛黑色的捷達車停在路旁,舒逸下了車,向住院部走去.早在白天盛就已經打聽到了秦雪的病房,舒逸很容易便找到了.舒逸推門走了進去,除了躺在床上的秦雪,床邊還坐著兩個身著警服的人,一男一女.臂章上是"國安"兩個字.

兩人見舒逸推門進來,男人問道:"你是誰?到這來干什麼?"他的臉上充滿了警惕,手也慢慢伸到了背後.舒逸微笑著抬起雙手:"別緊張,病床上的是我的朋友,我姓舒,叫舒逸."女人臉上露出笑容:"是舒處啊?我們常聽肖局提起你."男人這才把手放了下來,臉色也緩和多了.

男人道:"對不起,舒處,我還以為有人想對秦主任不利."舒逸點了點頭:"有警惕是好事,我就是太大意了,所以椰海姑娘才會出事."女人也歎了口氣:"椰海妹子到現在還沒有醒."舒逸坐到了床前,仔細地望著秦雪:"秦主任一直都沒有醒來嗎?"女人道:"嗯,我們在這都守了三天了,醫生也會診過,就是沒找到原因."

舒逸問道:"這三天你們都在這兒?一步都沒有離開?"女人搖了搖頭:"不,第一天晚上是肖局親自在這守著的,他讓我們回去休息,他我們會在這呆上一段時間,讓我們回去處理一下家里的事."舒逸道:"兩位怎麼稱呼?"女人回答道:"我叫蔣月婷,他叫鄭漢."舒逸道:"這幾天辛苦你們了."舒逸這才伸出手去,一一和他們握手.

二人連忙道:"舒處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舒逸很隨意地道:"蔣,你和椰海應該早就認識的吧?"蔣月婷驚訝地道:"你怎麼知道?"舒逸道:"剛才聽你叫椰海妹子,而且目光中充滿了關切與悲傷,這樣的感應該不是短短兩天能夠建立起來的."蔣月婷道:"舒處真是厲害,不錯,我和椰海是警察學校的同學,同期不同班.只不過後來她分到了緝毒大隊,而我進了國安局."

舒逸道:"椰海當時是想去哪里?"蔣月婷想了想,搖了搖頭道:"不知道,當時她好象接了一個什麼電話,有急事要出去一會,慌慌張張便走了."舒逸道:"哦?她接電話的時候都有誰在?"鄭漢道:"我也在場."舒逸微笑著道:"就你們倆?"二人點了點頭:"是的."

蔣月婷道:"當時我還叫住她,要不要我幫忙,她不用,沒什麼大事,只是去見一個朋友."舒逸問道:"她她是去見朋友?"蔣月婷道:"她是這樣的,不過我覺得她在謊,她在昆彌的朋友我大多都認識,而且去見朋友不應該這樣緊張."

舒逸道:"你是她很緊張?"蔣月婷道:"至少我覺得是的,因為我現她在洗手間的時候還悄悄地檢查了一下槍械,不然我也不會問她要不要幫忙了."到這里蔣月婷尷尬地笑了笑:"舒處,你也知道,她原本就是緝毒大隊的人,當時我還以為她是臨時接到了什麼任務,也不便多問."

舒逸問道:"椰海最後的通話記錄你們查過了嗎?"鄭漢道:"肖局已經查過了,那是從市里的一個公用電話亭打來的,通話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目擊者."

舒逸道:"嗯,謝謝你們,秦雪就拜托給你們了."二人忙站起身來送舒逸.

舒逸離開醫院的時候,一雙眼睛緊緊地眼住了他,眼神中充滿了憎恨與怨毒.舒逸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冷顫,他四下里看了看,舒逸感覺到一股凌厲的殺機.

舒逸打開國門,上了車.

一邊開車舒逸一邊想著剛才和蔣月婷的對答,椰海是接了一個奇怪的電話才離開的,而這個電話讓她感覺到了危險與恐慌,但她又必須去赴這個約,她認真檢查槍械就足以證明了這一點,而約他的人又是誰呢?還有一種可能,她接到的電話是什麼人給她提供了信息,她想要做些什麼,但她意識到這樣做的危險性.可真象到底是什麼呢?

突然,一輛摩托車迎面而來,差點撞上了舒逸的車,好在舒逸想事的時候車並不快,舒逸一腳刹車,摩托車只是被掛了一下,駕駛摩托車的人栽在地上,滾了兩圈.舒逸忙下車去,扶起了那人.

這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男子,手臂擦破了一大塊皮,臉上也有擦傷,不過並不嚴重.舒逸輕輕問道:"怎麼樣?能站起來嗎?"男人掙紮著想要站起來,可試了幾次都沒能成功.舒逸道:"我還是送你去醫院吧,我扶你起來."

舒逸並沒有現,就在離他們四五米遠的地方,三條黑影慢慢掩了過來.

三人離舒逸只有兩步之遙的時候,受傷的男子望著舒逸的身後驚叫一聲:"心!"舒逸這才急忙回頭,三人舉起刀,便向舒逸劈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受傷的男子手中也多了一把匕,他趁舒逸扭過頭去的刹那,用力向舒逸的腰際刺去.

誰知道舒逸的後背竟然象是長了眼睛一般,他右手反轉,直直扣住了受傷者握住匕的手腕,用力一帶,受傷者被他提了起來,攔在了他的面前,三人的短刀全都砍在了受傷者的背部.舒逸的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他突然放開受傷者的手腕,抬腿就是一腳踢向他的腹,就一腳舒逸用了很大的勁,受傷者撞向了兩個殺手,將二人撞得後退了四五步.

另一個殺手在錯愕間被舒逸奪下了手中的鋼刀,舒逸用刀背狠狠地砸在那人的頸部,那人昏死了過去.

慢慢地開始有人圍觀了.舒逸可不願意這樣驚世駭俗,他提起那人便扔進了捷達車里,動車子離開了.剩下那三人爬起來時,哪里還有舒逸的影子.三人苦澀地互相對望了一下,也迅地消失了.

舒逸直接把那人帶到了自己住的春城賓館.

等舒逸喝完一壺茶,那人才悠悠地蘇醒過來.當他看到舒逸的時候下意識地往後縮了一下,眼中充滿了恐懼:"你把我的同伴怎麼了?"舒逸道:"他們要找死,我自然只得成全他們了."那人的額頭冒出了大粒的冷汗,他顫聲道:"你想把我怎麼樣?"

舒逸道:"你希望我把你怎麼樣?"那人搖了搖頭:"你不會放過我的,對吧?"舒逸笑道:"其實我放不放過你在于你自己,如果你能夠乖乖的回答我幾個問題,或許我還真會把你給放了."那人抬起頭來望向舒逸,目光中露出一絲希望:"什麼問題?"

舒逸道:"告訴我,是誰讓你們伏擊我的?"那人苦笑著又搖了搖道:"我了你也不會相信."舒逸道:"吧,相不相信由我來決定,而不是你."那人道:"我們也不認識那個人,我們幾個都是昆彌當地道上混的,下午兩點多鍾的時候我接到一個電話,是個男人打來的,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男人到這,咽了一下口水,舒逸拿起杯子給他倒了杯水,他喝了一大口,然後繼續道:"那男人想和我們做筆交易,讓我們幫他殺一個人.你也知道,我們雖然是混混,但手上並沒有人命,而且我也以為是有人惡作劇,所以便掛斷了電話,誰知道他又打了過來,他他知道我們的底,我們曾經販賣過搖頭丸,老大,我們道上混的,誰會沒有多少沾點?"

舒逸點了點頭,那人又道:"他並沒有給我拒絕的機會,他如果我幫他做成了這件事,他願意付給我二百萬,同時他讓我告訴他一個銀行賬號,先把一半的錢打到我的賬上,事成後他再給另外一百萬,如果失敗他也不會讓我們退款.二百萬,老大,對于我們混混來這簡直是天文數字.我動心了,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我便報出了銀行的賬號,果然,不到一個時,賬上就多出來一百萬元."

舒逸道:"他就不怕你們拿了錢不做事?"那人道:"剛開始我確實是這樣想過,但我又轉念一想,能夠這樣大手筆的人是惹不起的,特別他好象對我們很是熟悉,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看得出來你很厲害,也很金貴,他既然能夠花二百萬買你的命,想要弄死我那就更加簡單了.恐怕還要不了二十萬,象我們這樣的人,賤命一條."

男人歇了口氣又繼續道:"所以我們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了,反正一百萬已經到手了就算失手,那也不怪我們.那人就告訴我們,這兩天就在醫院附近找個地方住下,行動之前他會提前給我們電話,就連撞車,伏擊都是他事先給我們策劃好的."

到這里,男人怯怯地望向舒逸:"該的我都完了."舒逸淡淡地道:"滾吧!"那人有些不太相信舒逸的話,楞楞地望著舒逸,沒敢動,舒逸又了一句:"快滾蛋,我要睡覺了!"

那人如獲大赦,逃得屁滾尿流.

給讀者的話:

喜歡該書的朋友,請多支持,收藏,推薦,金磚,評分,評論,讓青苔知道你們都在關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