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合作
女人身邊的女孩聽了舒逸的話,生氣地道:"放肆,在七姐面前竟敢這般無禮."鎮南方道:"七姐?她是你的七姐,不是我的."女孩還想什麼,那女人抬手止住了她,女人望著舒逸,那目光很是飄逸:"我叫沐七兒,云都省麗江沐家的人."

舒逸道:"沐姐,我不知道我們之間有什麼可以合作的."沐七兒很淡雅地品了口茶,輕輕地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舒先生,其實我知道你們是什麼身份,也知道你們到云都云的目的,當然,你們是國家的人,而我沐家則是一介平民,不過有一點我們是一致的,就是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舒逸"哦"了一聲,未置可否.

女人道:"你們盯上了'新月會’對吧?"她竟然也知道"新月會",看來自己等人一進云都她就已經注意到了.舒逸微笑著道:"吧,關于新月會你知道多少.我要看看是不是值得和你們合作."

沐七兒知道如果再不透露一點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她和舒逸的談判就會告吹,費了那麼多的心思才把舒逸誑到這里,就是想借舒逸的手對付"新月會",她自然不會再矯,她道:"'新月會’的曆史可以追溯到六七十年前,那時候華夏國正處于抗戰時期.'新月會’是當時日本軍方組織的民間幫派勢力,主要是由一些日本浪人組成."

舒逸點了點頭,沐七兒的與盛打聽到的基本一致.

沐七兒繼續道:"這個看似黑幫的組織其實是日本軍方的外圍,他們替軍方搜集報,實施暗殺,更重要的,他們四處搜刮華夏的古董文物,強取豪奪,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鎮南方道:"等等,抗戰的時候好象日本人沒打到云都吧?"

沐七兒淡淡地道:"日本人當時從中甸邊境打進來了,在騰沖他們欠下了累累的血債.'新月會’也正是這個時候滲透進來的,只是他們的身份都做了偽裝,不易被察覺而已.而且當時以'新月會’的武力和財力,又有誰願意和他們作對?包括當時的舊軍隊與官府都也是睜只眼閉只眼,有些得了他們好處的人更是與他們沆瀣一氣,充當了他們的走狗和急先鋒."

沐七兒重新滿上茶:"于是'新月會’漸漸壯大,已經不局限于一些日本浪人了,當時的一些為了錢財與權勢忘記了祖宗的家伙也都加入了進去.當然,日本人並不會看重這些烏合之眾,頂多是讓他們打打雜,跑跑腿,而'新月會’核心的事業他們根本就無法觸及.畢竟那時候云都還是國統區,有華夏人願意幫他們做事他們求之不得."

沐七兒喝了口茶:"短短幾年的時間,他們便搞到了大量的國寶文物,藏了起來,准備等日本人實現占領整個華夏的宏偉目標時,獻給他們的天皇陛下.可他們沒有想到,最後日本竟然會戰敗了,也就是在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那天,'新月會’的日本成員全都消失了,而參與'新月會’的華夏人則一個不剩的全都被人殺害了."

舒逸道:"那這與沐家又有什麼關系?"沐七兒道:"有關系,很大的關系.沐家曾經是麗江的土司,一直到解放以後才廢除了土司制度的.而就在'新月會’崛起四處盜取,搶奪國寶的時候,沐家當時的土司沐贊便現了這個秘密."

沐七兒道:"雖然我們是納西人,可一樣是華夏子孫,豈能夠讓華夏的國寶落入強盜的手里?所以當時我的祖先沐贊便開始了針對'新月會’的行動,那時的沐府是很強大的,甚至擁有自己的軍隊.沐贊便從沐家的親兵里抽調了一百人,專門負責對付'新月會’,為了防止'新月會’對沐府不利,這一百人在沐贊的弟弟沐頌的帶領下,脫離了沐府."

"當然,這只是一個表象,實際上他們的供給還是由沐府來負責,他們也以幫會的形式存在,這個幫會叫'炎陽’.沐頌是這一伙人的頭領,他們的任務就是挽救國寶.而這批國寶之中最為珍貴的就是當時唐代帝王李世民送給古南詔國的一張琉璃琴,據這張琴是當時玄奘大師西天取經時,佛祖親手所贈,它已經不僅僅是一件文物,還是古南詔國曆史與宗教的化身."沐七兒的語氣很是平淡,但舒逸看得出來,她的心卻有些激動.

琉璃琴,果真有琉璃琴.

舒逸輕輕問道:"後來呢?"

沐七兒道:"後來'炎陽’果然不辱使命,從'新月會’的手中奪回了一些珍寶,但可惜他們奪回來的卻只是冰山一角,琉璃琴也沒有找到.就在這時,日本投降了,那群'新月會’的日本浪人連同那些國寶一同消失得無影無蹤."

沐七兒的身體向後靠了靠,蹺起腿,雙手抱在腹上:"再後來解放了,沐府沒了,'炎陽’也沒了,可沐家一直沒有放棄對'新月會’的追蹤,因為沐家相信他們一定沒有機會把這樣多的國寶運出云都,運出華夏.還有這一幫子人也不可能憑空消失.雖然'炎陽’沒了,沐府沒了,可沐家還在,'炎陽’的勇士也還在,早在成立'炎陽’的時候他們就過誓,一定要把國寶全部找回來,讓琉璃琴重歸棉寺."

棉寺!舒逸和鎮南方都驚訝起來.沐七兒道:"是的,棉寺.棉寺便是在琉璃琴被盜的那天被'新月會’的人一把火燒掉的,直到前幾年才重建.或許你們還不知道,棉寺以前便是古南詔國的皇家寺廟,當時能夠在棉寺出家的大多都是皇親國戚."

舒逸苦笑道:"你這哪是跟我合作,分別就是在幫助我們."

沐七兒終于露出了一個微笑,一閃即逝,可舒逸卻看得呆了,太美了.

沐七兒道:"是合作,因為這是沐家幾代人的使命與願望,他們希望能夠在我的手里完成這個心願,為了沐家的老人們,為了'炎陽’還活著的勇士們,我必須和你合作,給他們一個完美的結果."

舒逸道:"你們奪回的寶物還在沐家嗎?"沐七兒道:"沒有,解放後當做沐家的資產充公了."舒逸點了點頭:"對于現在的'新月會’你們又了解多少?"沐七兒道:"我們在里面有臥底,不過他只是外圍,接觸不到太多的秘密.所以他也不知道寶物和日本人藏在什麼地方,不過那些日本人應該都已經是垂暮之年了吧?"

舒逸輕輕道:"據我所知,現在的'新月會’依然很有戰斗力,而且還有一些死士."

沐七兒道:"好了,該的我已經了不少了,舒先生,不知道我表現出的誠意夠不夠?"舒逸笑道:"好象不太夠,沒有你們我們一樣能夠破案,你至少要讓我知道在合作的過程中你們能夠起到的作用吧?"

沐七兒道:"我們在新月會有眼線,可以提供一些有用的報,我相信能夠撕開一個口子,我們就能夠把它撕得更大,況且沐家是云都本地人,而且現在也擁有自己的商業帝國,最重要的,'炎陽’的老人還在,也展了一些新人,在辦案過程中,要錢我們有錢,要人我們也有人,很多事上不得台面的時候可以由我們出面."

舒逸道:"聽起來確實誘人,好吧,我答應你的合作請求,不過我有幾個條件,第一,你們的一切行動必須要和我商量,意見不統一的時候不許輕舉妄動,第二,不許干擾我們的正常行動,第三,對于合作的事要嚴格保密,和我們合作不能夠成為沐家去做違法的事的盾牌."

沐七兒想了一下,點了點頭:"我答應你,不過也希望你能夠答應我一個要求."舒逸道:"來聽聽."鎮南方懶洋洋地道:"這還用她嗎?我來吧,她肯定是想要跟在你的身邊,七姐,我得對吧?"

沐七兒望著舒逸這個徒弟,臉上的表很複雜,這子還真不簡單,看來他狂得有些資本.沐七兒點頭道:"是的,我必須跟著你們,做為你們與沐家聯系的橋梁.另外,看著你們做事,我們也才會放心,畢竟這是我們沐家幾輩人的心願,七兒不敢怠慢."

舒逸看了看鎮南方,鎮南方聳了聳肩膀:"這是你們的事,別看我,我可管不了."舒逸遲疑了一會,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

沐七兒道:"好,那我們的合作就開始了."舒逸道:"嗯,不過我有個問題想問你,椰海和你們是什麼關系?"沐七兒身子一震:"怎麼想到問她?"舒逸笑了:"我想通一件事,留下紙條的是你安插在'新月會’的臥底,但椰海的離開卻是自願的,她這是為了配合你們的計謀,誘導我看到那張紙條,而岩領和椰海一定是你們把他們給藏起來了."

沐七兒也笑了:"厲害,看來椰海得沒錯,在你面前如果不心一點,根本就藏不住任何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