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翻供
車子快回到燕子磯的時候舒逸接到了椰海打來的電話,她告訴舒逸,那個叫鎮南方的男孩要見他,有重要的事要當面和他.舒逸笑了笑:"看來我們已經找到突破口了,我馬上就到了,你們心看著."完掛了電話,他對沈放道:"沈警官,鎮南方要見我,可能是要翻供,一會你和我一起去會會他吧."

沈放道:"好的,舒處,你還真厲害,三下兩下就把他的心理防線給擊穿了."舒逸輕輕地道:"我只不過是賭一把,一個上帝的信徒,有著自己的道德底線,雖然他已經放低了,但他的上帝會把他拉回來的."

舒逸望向韓榮:"你是不是?"韓榮笑道:"舒處不愧是心理專家."

易新梅的臉上還帶著淡淡的悲傷,她望著窗外,或許是在回憶與范元彬一起走過的日子吧.舒逸對沈放道:"一會讓你的同事先陪易女士去看看范先生吧,對了,應該可以讓家屬接走了吧?"沈放道:"尸檢結束就可以領走了,易女士,我會讓我的同事陪同你辦理相關手續的."

易新梅道:"沈警官,你一定要盡快抓住凶手,為元彬報仇."沈警官道:"易女士請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快破案的."舒逸問道:"易女士,你是把范先生的遺體送回金陵呢,還是就在燕子磯安葬?"易新梅道:"回金陵."舒逸點了點頭:"也好."

回到了燕子磯警察分局,沈放交待一個女警領著易新梅去了.舒逸和沈放急忙奔向了羈押室,韓榮緊緊跟在後面:"舒處,我怎麼辦?"舒逸想了一下道:"一起來吧."

椰海見到舒逸很上開心,她上來拉住了舒逸的胳膊:"舒哥,你總算回來了."釋在一旁輕輕地咳了一聲,椰海白了他一眼:"咳什麼?我就喜歡舒哥,怎麼了?"舒逸沒想到這個佤家女孩這樣的直白,他尷尬地拉開椰海挽住自己的手:"別鬧了,先做事."

鎮南方看到舒逸身後的韓榮時露出了疑惑的表,舒逸道:"這是金陵著名的大偵探韓榮."鎮南方聽了也不再管他,輕輕地道:"我聽你的同事你們是國家安全機關的人?"舒逸點了點頭:"我是國家安全部第五局九處的處長舒逸."鎮南方望著舒逸道:"如果我現在坦白,你們會放了我嗎?"

沈放道:"如果你的認罪態度誠懇,並且有將功贖罪的表現,我們可以替你向法官求."沈放的話對鎮南方好象並沒有什麼作用,他的一雙眼睛只是望著舒逸,舒逸點上支煙,走到了鎮南方的面前:"我答應你,只要你把你知道的一切出來,我可以放了你."鎮南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還有個要求."

舒逸道:"來聽聽."鎮南方道:"我要等你們在把案件完全調查清楚,把凶手繩之以法以後才離開這里,同時要有警察在外面保護我的安全."舒逸笑了,這子看來蠻聰明的,他知道就這樣出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安全感.

舒逸道:"沒問題,而且我會讓他們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沈放有些不滿地看了舒逸一眼,舒逸哪會理會他的眼神,舒逸坐了回來:"可以開始了."

鎮南方道:"我的況你們大抵都知道了,我是金陵十二中的高中生,來自農村.從母親就去世了,和父親相依為命,我父親是個地道的農民,靠種地為生,不過父親好象從就對周易感興趣,慢慢也有些心得,四鄉八里的有個白喜事的就會請他幫著挑選黃道吉日,有時候也給人看看風水,所以生活雖然不富余,卻也算是殷實."

舒逸原本眯著的眼睛睜開了:"等待,上一次你怎麼不你父親會看風水?"鎮南方苦笑道:"因為我覺得這一點和案件應該有一定的關系,所以我為了不讓你們疑心,故意隱瞞了."舒逸望著這個十五,六歲的孩子,心里竟然有一些憐惜,這個男孩的智商很高,如果能夠加以磨礪前途不可限量.

舒逸微笑著道:"你怎麼能肯定這件事會和你父親懂得風水有關系?"鎮南方道:"舒處長,你能讓我慢慢嗎?"舒逸點了點頭:"對不起,你繼續."鎮南方道:"我之所以為別人頂罪就是為了救我的父親."舒逸嘴唇動了動,正想什麼,沈放就站了起來:"胡,據我們調查,你父親早在半個月前進城看你的時候出車禍死了."

鎮南方道:"他沒有死,他是被人給綁架了."沈放道:"胡扯,我們多方查證,死者確實是你父親."鎮南方道:"你們是怎麼查的?就是問問這個,問問那個嗎?你們有什麼確鑿的證據嗎?"

沈放啞口無,他們確實只是找到人證和一具燒焦的尸體,由于當時認為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只是對事故進行了簡單的排查,確定了死者身份後,便也沒有再進一步地核實.

舒逸拉了拉沈放的衣,沈放坐了下來.

舒逸道:"那你又怎麼能夠肯定你父親還活著?"鎮南方道:"就在聽到父親死訊的當天就為他卜了一卦,是個天水訟.食舊德,貞厲,終吉.這明父親雖然遇到了凶險,可他卻可以逢凶化吉,所以我不相信父親已經死了."

舒逸聽到這里吃了一驚:"你竟然會六爻占卜?"鎮南方不屑地道:"很難嗎?"舒逸苦笑道:"至少以你的年齡來,真的很難得."沈放道:"你這也不是證據啊?沒想到你的年紀,也學會了迷信這一套."舒逸忙制止住了沈放:"沈警官,六爻占卜嚴格地不算是迷信,是易學的一部分."

舒逸突然望向鎮南方:"你應該也熟知易理,但為什麼會信奉上帝呢?"鎮南方象看怪物一般地看著舒逸:"誰規定知易理的人不能夠信上帝了?"舒逸被問住了,他輕輕地道:"確實沒有這個規定,你繼續!"

韓榮望向鎮南方的眼神也迷惘起來.鎮南方道:"直到一周前我的卦象得到了證實,我記得那天是星期三,下午放學的時候我便回了出租屋,當我打開門的時候,看到一個人坐在我的床上,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臉上戴著一個面具,手里握著一把槍.當時我嚇了一跳,但馬上我便反應過來了,這個不之客的到來一定和父親的失蹤有關."

鎮南方咽了咽口水,繼續道:"我當時很害怕,但我知道他一定不會傷害我,他來找我一定是想讓我做些什麼,于是我讓自己平靜了下來,走到了他的面前."

舒逸已經倒了一杯水,遞到了他的手里,他接過來了聲謝謝,然後喝了一大口:"從他的嘴里我知道我的父親還沒有死,正在為他們辦一件大事,我的心終于放了下來.那人對我,只要我答應他們一件事,等我父親幫他們做完了事便把他送回來,還會給他一大筆錢,讓我們以後能夠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

韓榮一直沒有開口話,他靜靜地看著鎮南方,臉上也沒有任何的表.

舒逸幾次眼神瞟過他的臉,他仿佛就象是雕像一般.

舒逸道:"他要你做的事就是替人頂罪?你有沒有想過,一旦罪名成立你會面對什麼樣的刑罰?"鎮南方道:"我知道,不過我今年才十五歲零四個月,未成年,就算獲罪,也會從輕落,況且他們了,會想辦法把我撈出來."舒逸道:"你沒有實話."鎮南方臉上露出驚愕:"什麼?"

舒逸笑了:"其實你在替人頂罪之前已經為自己算了一卦,你算出了自己根本沒有刑訟之災."鎮南方楞住了:"你怎麼知道?"舒逸道:"你是個聰明人,你怎麼會輕易相信他們?一旦你進來頂罪,獲刑,那就不是三五七年能夠出去的,自己身陷囹圄,又如何能夠救得了你的父親?吧,你自己這一卦又是什麼?"

鎮南方道:"介于石,不終日,貞吉."舒逸淡淡地道:"第十六卦,雷地豫."鎮南方驚訝地問道:"舒處長竟然也懂易理."舒逸道:"這卦雖然是中中之卦,倒也適合你的處境."韓榮突然問道:"你又怎麼知道他們抓你父親是為了風水的事?"鎮南方道:"因為父親那是父親唯一能夠拿出手的東西."

舒逸歎了口氣:"他們真是有眼無珠,如果他們抓的是你,而不是你父親,或許一切都不一樣了."鎮南方沒有話,沈放卻不解地問道:"舒處,為什麼這麼?"舒逸指了指鎮南方:"這子在易學上的造詣遠遠過了他的父親,如果他們抓的是這子,我想應該比抓他父親有用得多."

鎮南方臉上微:"舒處,你太抬舉我了.我該的我已經了,如果你們想問我那個人是誰,那我真的不知道,從頭到尾我都沒看到他的真面目,我最多能夠告訴你們他大概一米八左右的個頭,聲音聽起來大概四十來歲的樣子,南方口音,其他的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舒逸伸了個懶腰:"既然人不是你殺的,你可以走了."

鎮南方楞了一下:"可我們好了,你們的案子結了才讓我出去的."舒逸道:"你真以為可以找個免費吃住的地方啊?走吧,別妨礙我們查找真凶."完他站了起來,對沈放道:"打他走,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完他便率先走出了羈押室,在門口輕聲對和尚了兩句話,韓榮和沈放也出來了,沈放拖著鎮南方,鎮南方經過舒逸的身邊時,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給讀者的話:

喜歡該書的朋友,請多支持,收藏,推薦,評分,評論,讓青苔知道你們都在關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