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天命
林麒抽出量天尺攥在手中,手心微微出汗,覺得興奮,是因為就要了結這段恩怨,又覺得有些忐忑,生怕那個地方出現漏洞前功盡棄.心很複雜,步伐邁的很大,沒有半點猶豫,朱重八跟在他身後,竟然就跟得上,一路上沉默不語,遠沒有周德興話多識趣.

朱重八也是個狠人,為了偷尊神像就敢將迎客僧殺了,不給自己留一點退路,林麒回頭看了他一眼,但見他神淡然,眼神卻是堅定無比,是個堅毅不拔的性子,認定了的事,就會一往無前,絕對不會瞻前顧後,倒也是個人物.

野豬精趕在兩人前面,頗為有些不耐煩,想要自己先跑,又怕林麒,沒奈何只能前頭帶路.這夜是個好天氣,風輕云淡,天上好大一輪圓月,映照的天地間白晃晃,百十丈的距離什麼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這麼好的月夜,本該是才子佳人,吟詩作對,你儂我儂.但這兩個人一頭豬卻都是各懷心思,悶聲趕路,林麒教程快,朱重八也跟得上,很快就到了梧桐樹下面,林麒長出了口氣,對野豬精道:"你去攪擾,定不能讓那狐狸吞了蛟嘴里面的靈液,否則咱們都得死在這."

野豬精晃了晃碩大的豬頭……叫了兩聲算是答應下來,林麒扒開樹洞,野豬精猛然向前一竄,急不可耐的鑽了進去,林麒沒料到野豬精的性子竟是如此粗莽,這個時候想要叫回來已是不太可能,只好拉扯了朱元璋也跟著鑽進了洞里.

進了洞,林麒就發覺失算了,上次來他是陰神出游,山洞雖黑但什麼地方都能看的清楚,而且陰神出游,沒有肉身,前行的也快,如今他可是真身來了,洞內漆黑,並且崎嶇難行,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了.

林麒取出竹笛,映照前面的路,心里焦急萬分,希望那野豬精能抵擋得住,不管後面的朱重八,只是一個勁的向前快走,朱重八覺得前面林麒走路快的不可思議,但他心性堅韌,咬牙向前急追,勉強跟上.

這一陣快走,約有半柱香的時間,就聽前面野豬狂怒嘶吼聲音傳來,其中還夾雜著吱吱……狐狸叫聲,林麒生怕野豬壞了事,急忙朝事先觀察好的地方而去,等到了地方一看,就見月亮正到洞頂窟窿,月光照徹整個蛟龍骨架,蛟嘴正中一顆***的水珠散發著如月光般的光芒,垂垂欲滴.

骨架下面,野豬精與黑狐正斗得不分上下,黑狐顯出了真身,竟是只大的嚇人的狐狸,比那野豬也不了多少,如此大的狐狸世間罕見,林麒也看得呆了呆,黑狐凶惡,卻又靈活無比,身體四周纏繞著陣陣黑氣,獠牙露出,四個爪子不斷朝著野豬身上抓撓,每抓撓一下,黑氣就濃重上一分,想要鑽進野豬體內,但野豬精皮糙肉厚,一股股的黑氣竟然無法刺透野豬皮.

眼見著就僵持住了,蛟嘴里那顆水珠再也承受不住重量,悄然下滑.也就是刹那的事,黑狐忽地一個轉身,舍棄了野豬精猛然躍起,張開大嘴朝那滴靈液撲了過去,但也就在黑狐作勢躍起的時候,林麒知道不好,真要讓黑狐吞了靈液,平添了五百年道行,那也再也無法制住它,此時他離那滴靈液還有三十幾丈的距離,想要過去已是不可能.

也就在這時,身後朱重八跟了上來,林麒聞聽他喘氣聲音,也來不及多想,猛然拽過他來,雙臂使出全身力道,朝那黑狐砸了過去.

朱重八剛跟上林麒,一口氣還沒喘勻,就被林麒抓到手中向前猛然拋出,他頭昏腦漲的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人已經如飛般向前,眼見著一只黑色的巨大狐狸眼中凶光閃耀,忍不住張牙舞爪,大聲驚呼:"我的個娘哎……"

黑狐已然躍起到了蛟嘴下面,張嘴去接靈液,卻不曾想一個巨大的東西呼天喊地的猛砸了過來,下意識的扭了下頭,就見一個不出來的丑陋到極點的東西,張牙舞爪,四肢騰空而來,月光下,這東西額骨隆起,臉上坑坑窪窪,眉毛又濃又粗,眉根都向上吊豎著,鼻子很大,鼻孔向上翹起,耳朵很長,幾乎垂到肩膀,嘴又大又寬,下巴比上額突出許多,這尊榮簡直是丑絕人寰,甚是嚇人.黑狐被嚇了一跳,不由得冒出個念頭:"什麼玩意?怎麼丑成了這個樣子?"

到了這會了,那里還有功夫容得他愣神,也怪這黑狐倒黴,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之輩,卻從未見過這般丑的人,心神就這麼失了一下,但也就是這麼一下,朱重八砰的砸在它身上,黑狐被砸飛,朱重八卻是跌倒在地,那滴靈液滑落,啪一聲輕響,落到朱重八天靈蓋之上.

也奇怪,這靈液竟恍如實質一般,並不是四濺開來,而是順著朱重八的頭皮一點點沁了進去,朱重八全身猛然火熱,身上散發出白色淡然的光芒,動彈不得,恍然間就有龍鳳圍繞著他身體旋轉舞動,不出的奇幻好看.

這當口那野豬也沖了上來,眼見靈液落到了朱重八身上,憤怒大叫,上前用頭一頂,將個朱重八頂倒,此時那滴靈液還沒有完全融入朱重八身軀,剩下半滴被野豬一頂,蹦了一下落到野豬身上,野豬猛然就定身不動,龍鳳虛影圍繞著野豬轉動,但是影子已經虛了不少.

黑狐被撞飛,有些昏頭,等爬起來見到靈液已經沒了,幾年的心血化為烏有,憤怒竄起,張開狐嘴狠狠朝動彈不得的野豬脖子咬去,就在這時,耳聽得一聲冷哼,接著一個冰冷聲音從他身邊響起:"賊狐,你可還認得我?"

聲音不熟,但這人身上的氣息卻是死都忘不了的,那就是他悄然跟了十三年的林麒,這人的氣息他又怎麼能忘記?心中忍不住驚駭,不知道這子怎麼就沒死了?當初可是明明看到他被沉到河里,被青蛟吞下.

怎麼就還活著?黑狐憤恨,一雙血的眼睛朝著林麒看去,還沒等看清楚人影,就見一道五彩光華帶著凜然的浩然之氣劈落下來,這氣息堂皇正氣,帶著不可抗拒的天地之威,竟然就驚得黑狐動彈不得,全身縮成一團任由宰割.

林麒量天尺落下,帶起好大一顆狐頭,黑狐無頭身軀抽搐了兩下寂然不動,狐頭砰然落地,一道橫疤的臉上滿是怨毒,狠狠的盯著林麒眨了兩下眼睛,再無聲息,林麒冷哼一聲,上前一腳踢開黑狐頭顱,冷聲道:"量天尺殺你,不粘因果,不墮輪迴,魂魄都散了,你再怨毒又有什麼用了?"

林麒大仇得報,就覺得全身一松,愣愣想起父親,義父,師父,心中酸楚難耐,這時朱重八像是回魂了一樣,猛然發出一聲如龍吟般的長嘯,這一聲長嘯綿延不絕,竟是震動這山洞搖晃不已,林麒被驚醒,看了看朱重八,此時他已然變了副樣子,竟是不在那麼丑了,全身上下有龍鳳氣息護體,那半滴靈液,落到朱重八身上,已是令他脫胎換骨,逆天改命,貴不可.

林麒暗自歎息一聲,怎麼都沒想到,他來報仇,得益最大的竟然是朱重八和那野豬精,要知道天地間龍脈靈穴最是難尋,精怪居此處,吸取靈氣,增長道行,普通人長輩葬在這里,福延子孫.但這一滴靈液又有不同,乃是黑狐用秘術聚集鳳穴的靈氣,快要華龍的蛟骨吸納天地陰陽,七年才聚集成這麼一滴靈液,精怪吞如口中,添五百年的道行,若是落到普通人身上,吸納了靈液,那就是改天換地,成就帝王之業,由此可見這機遇多麼的難求.

鳳穴,天下或許也就這麼一處,快要華龍的蛟,也算的是半條龍了,起碼千年的道行,又那里是那麼好找的?這天命也真是難,竟然就機緣巧合落到了朱重八的頭上,本來林麒還懷著希望能取了這滴靈液,但命里沒這個福分,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鳳穴是野豬精的老巢,再此修煉快活,被黑狐趕了出去,如今鳳穴已破,所有的靈氣都聚集在了那滴靈液上面,再也沒有半絲的靈氣了,又怎能不讓它憤怒,眼見靈液竟然便宜了朱重八更是惱怒無比,這才上前用頭將他頂開,他有心要殺了朱重八,卻又忌憚林麒就在身邊,本想吞下剩下的半滴靈液,卻不曾想落到了身上.

野豬精畢竟是有道行的精怪,很快就恢複如初,眼見這鳳穴已經靈氣全無,又怕林麒掰下它一顆豬牙來,趁著林麒發愣的時候轉身跑了.

林麒也不在意,本來也沒想要它一顆牙,不過就是權宜之計,見它悄然溜走,也沒管他,只是盯著朱重八看,見他身上龍鳳氣息縈繞,不由得歎息一聲,走過去拍醒還在發蒙的朱重八道:"回頭將你父母骨骸葬在這里,可保你朱家二百五十年的天下."

完拍了拍他肩膀,有些悶氣的朝外走去.

………………………………………………………………………………………………

二百多年後,建州左衛蘇克素護部赫圖阿拉城.喜塔喇氏晚上做了個夢,做了一個夢,夢到有一位漢子用野豬皮包了一位孩送到她面前,次日喜塔喇氏生了個男孩.其父親塔卡士聽了之後,就給孩子起名為**哈赤.

"**哈赤,滿語野豬皮."

感謝秋&云再次打賞100起點幣,感謝我愛多多狗再次打賞100起點幣,多謝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