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五鬼迷魂
第二天,靈官廟內,野豬精怪眼瞧著林麒,一對豬牙潔白鋒利對著林麒,似在戒備.野豬精答應了林麒的要求,剩下的就要看林麒如何幫它,是不是個有本事的,也不用太久,一會就能知道.

林麒不會畫符,但有他自己的一套,當初被困在黃河底下神殿之中,太過無聊的日子讓他不斷回憶曾經發生過的事,周興給他折疊的那把符刀上畫的符,都被他一點點記了起來,照葫蘆畫瓢,在泥板上面刻下了符箓花紋,嘴中念誦咒語:天地威神,誅滅鬼賊.六乙相扶,天道贊德.吾信所行,無攻不克.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抽出量天尺在泥牌上拍了三下.

林麒不是受箓的道士,畫符沒有威力,只是一張黃紙,但他手中的量天尺乃是人祖女媧娘娘當年所用之物,卻是比受箓威力更大,這也是鬼巫告訴他的,林麒試過幾次,也真是管用,道家善使符箓,鬼巫善使泥土,那也是因為遠古沒有紙張的遠古,威力卻是沒有什麼分別,只是不如黃符來的簡單容易.

林麒也覺得日後應該到龍虎山上學習些日子,畢竟千年的門派,這麼多年積攢下來的經驗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如果能兩相印證一下,驅鬼役神的本事必定能更上一層.

量天尺拍下,泥牌立刻就變得不一樣起來,原本黃土捏成的泥牌在陽光下竟然閃耀出金屬的光澤,林麒微朝野豬招手,示意讓他靠過來,野豬精哼哼著靠近,林麒將手中泥牌捏碎,將泥土塗抹在野豬兩顆尖牙上.

隨著林麒的動作,野豬兩顆尖牙竟然也散發出金色光澤,野豬精也是個知道厲害的,他一身最厲害的本事都在兩顆豬牙上面,林麒給他施了法,豬牙更加鋒利,還帶著驅邪庇煞的法力,相當于多添了五十年的道行.

野豬精與黑狐積怨頗深,多了這本事,就有些忍耐不住,一對豬眼放出精光,哼哼……幾聲,轉身要去找那黑狐拼命,林麒看在眼中,眉頭一皺,道:"你現在與那黑狐也有一拼之力了,但他若是逃走,你能攔得住嗎?我告訴你,莫要壞了我的好事,否則我就拾掇不了你嗎?"

林麒語氣冰冷,野豬精哼哼……幾聲,對林麒頗為忌憚,他腰間的尺子散發出恢宏氣息,令野豬精生不起半點反抗念頭,旁邊老鬼也一個勁的勸解,只能低下頭等著林麒發話.

林麒也不理他,盤坐在廟里,沉思不語,這一盤坐就是半天,野豬精煩躁不安,就覺得奇怪這人年紀不大,怎麼就如此好的耐性?可也不敢得罪了他,就在廟里來回轉圈,苦熬時間,時間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有時候你會覺得它過得很快,但有時候你也會覺得它慢的讓人無法忍耐.

終于熬到了月亮出來,林麒才睜開眼站起來,帶著野豬老鬼朝與周德興約好的地方而去,到了韭菜山腳下,林麒施法將五個鬼召喚回來,夜風清涼,一個人,幾個鬼,還有個野豬精就這麼靜靜等待.


今天是十五,月亮最圓,眼見著天邊那輪銀盤緩緩生到半空之中,林麒等的有些著急,剛想吩咐鬼去瞧瞧,就見前方樹林中鑽出兩個人來,其中一個正是周德興抱著個銅盆,在他身邊一個低頭彎腰的漢子背上扛著一尊神像,緩慢而來.

等兩人離的近了,林麒才看清楚朱重八的模樣,頓時愣了一下,朱重八的尊榮丑陋無比,背著個神像,如同惡鬼背了尊神像一樣,形不出的怪異,若不是他見過太過的鬼怪,真要被嚇上一跳.

幾個鬼同樣驚訝,那老鬼嘟囔道:"我怎麼瞧著他比我還像鬼?"野豬也朝著朱重八哼哼兩聲,離得遠些,林麒苦笑不得,覺得這些個鬼怪也都是以貌取人的.

離的沒多遠了,周德興拎著銅盆朝林麒揮手,林麒迎上去,朱重八也將神像放下,累得滿身大汗,周德興嘿嘿一笑,對朱重八道:"這就是林兄弟."朱重八朝林麒拱拱手,周德興又指著林麒道:"這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塊長大的,也沒個大號,叫朱重八."

林麒也拱拱手,兩人算是見了禮,林麒笑問道:"還算順利吧."

周德興嘿嘿一笑:"為了偷出這神像,重八將那迎客僧殺了.這才趕到."

"哦!"林麒沒想到偷尊神像竟然惹出了人命,轉頭去看朱重八,就見他臉色平靜,語氣平緩,道:"迎客僧對我看管最嚴,不殺了他,也無法偷這珈藍神像偷出來,林兄弟,你瞧著這尊神像可能用?"林麒看了看這尊珈藍神像,神威凜然,受了香火供奉的就是不一樣,身上就多了那麼一絲靈氣.林麒點點頭:"夠用."

朱重八仍是平靜道:"夠用就好."再也不多話,林麒明白他的心思,笑道:"重八兄弟放心,待我完事了,那一百兩銀子定然一錢不少."朱重八沉默抱拳,也無半點客氣,這顆心卻是沒有放下,他殺了迎客僧,皇覺寺絕不會放過他,更不要官府了,事做到了這個地步,只有造反投軍一條路,他也實在不願意當一個兵,兵凶戰危,兵往往的死的最快的,他朱重八惜命,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天下又有那個不惜命的?

林麒也顧不得別人想些什麼,讓周德興將珈藍神像搬到山下,神肅穆,將五個鬼召喚到身前,從地上抓了把土,念誦咒語:"諾諾嶧曄,行無擇日.隨斗所指,與神俱出.天翻地覆,九道皆塞.中心所欲,令我卓得.有人追我,使汝迷惑.以東為西,以南為東……"

一把土撒在五個鬼身上,五個鬼化作陣陣陰風而去,守住整座山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林麒又拿出三支香火,在珈藍神像面前點燃,口中默念鬼巫教他的密咒,所謂密咒,就是唯神與佛才知道,其他的眾生都不知道,所以咒就不翻譯,也就是一音演咒,眾生隨類各遵守,某一類的眾生聽到這個咒都明白,好像我們人雖然不明白,可是鬼明白,神明白,阿修羅,畜生都明白.


林麒這麼做有個名堂,叫做五鬼**陣,鬼的種類很多,有一種叫做攔路鬼,善于迷惑人,很多人遇到鬼打牆,在一個地方出不來,其實都是這種鬼在作祟,真正厲害的攔路鬼,都是馴養出來的,往往用血食祭養,用來替一些帝王陵墓看門,這種鬼厲害至極,一旦被迷上,往往東南西北分不清楚,許多盜墓賊困死在墓里,原因也就在此.

五個鬼並沒有攔路的本事,林麒一把土撒出去,賦予他們暫時能夠攔路**的能力,這麼做也是將這座山整個封了起來,以免黑狐逃掉,黑狐狡猾,真是讓他跑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找到,何況黑狐和林麒仇深似海,黑狐不死總要盯著林麒,這也讓他無法忍受,才想出了這麼個辦法.

之所以要偷一尊神像出來,那是因為五個鬼法力不足,也不似真正的攔路鬼被血祭了那麼多年,黑狐是個有道行的,不一定能攔得住,找一尊受香火的神像,就可以鎮壓住五個鬼,以神像為中心,牽動五個鬼的氣機,任那黑狐道行再高,一時半刻的也走不出去這韭菜山去.

一切都做完,林麒看了看月光,已經快到中天,轉過身來吩咐周德興和朱重八道:"你們而人守著珈藍神像,等我辦完事就回來找你們,記住,一定要看好神像,千萬不能讓鳥獸之類的沖撞了神像.

周德興大大咧咧道:"林兄弟只管去,這里有俺老周在,保准沒事."林麒笑笑轉身剛要帶著野豬精走,朱重八卻是上前一步道:"林兄弟獨身一人,身邊也沒個幫手,不如我隨你去,若是有什麼事,起碼多個幫手,我朱重八別的干不了,要是有個緊要之處,起碼林兄弟身邊有個能使喚的人."

林麒皺眉道:"我這是去與妖狐拼命,凶險的緊,你真的要去?"

朱重八點點頭,臉上神卻是不變,心中卻暗道:辦完了事你若是走了,一百兩銀子我該找誰要去?這世道人心都壞了,雖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無.跟著你,你可就跑不掉,若是實在沒有銀子,那也欠我個大人,投奔丐幫,你與幫主相熟,寫封信去,想必今後日子也不會太難過.

林麒也看出了他的心思,就覺得好笑,轉念一想,自己與他並不相熟,朱重八為了珈藍神像冒了這麼大險,還殺了個和尚,也著實難為了他,付出如此大的代價,也不怪他如此想,若是換了自己,想必也是如此.

林麒笑笑,道:"既然如此,你就隨我來吧."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