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朱重八
周德興很了解朱重八,自光著屁股長大的,脾氣秉性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起來朱重八真不是個氣的人,打就是個豪爽之輩,兄弟有難向來爭先,是他們幾個的頭,但造化弄人,如今混得最不濟的怕也就是重八了,為了口飯吃竟然隱忍到現在.

再看朱重八的模樣,破衣爛衫,面黃肌瘦.又想起那迎客僧的刻薄,可知他如今處境壞到了什麼地步,若非如此也絕對不會跟自己張這個口,可一百兩銀子也不是個數目,周德興跟了林麒大半年時間,知道他不是個有錢人,每日里也是偷雞摸狗的混日子,又想了想,畢竟林麒不是普通人,或許真能辦到也不定,再者了,他有驅策鬼的本事,大不了問問鬼那里有富貴人家的墳墓,撈上一票,那也不得了.

周德興也想去投軍,卻沒想到里面竟然還有這許多的道,沒了銀子當真是寸步難行,不如就去問問林麒,能不能幫著想個辦法.

周德興道:"兄弟,不如你跟我一起去見見林兄弟,他可是個有大本事的,有驅策鬼的本事,神仙一樣的人,咱們覺得一百兩銀子是大事,對人家來,興許就不是個事."

朱重八撇撇嘴,卻不信周德興的,他在廟里這麼多年,什麼沒見過?神佛保佑?那些個百姓大把錢送進廟里,也沒見廟里的菩薩真的保佑了誰,倒是和尚們各個吃的油光嘴滑,周德興是個實在的,他卻不甚相信.

想是這麼想,話卻不能這麼,沉吟道:"就不去了,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那有剛見面就要銀子的?面子上也下不來,你且去問問林兄弟,我就在這等你消息就是."周德興沒有那麼多心眼,覺著朱重八的話也有道理,就道:"那你在這等我,我去去就回."也不等朱重八答應,拔腿就跑.

周德興粗壯漢子,腳程也快,不一會的功夫回到靈官廟,見林麒坐在廟外的石頭上看著天上星星發呆,好像看的是美貌娘,看得那麼癡迷入神,神專注,真是個耐性好的.他咳嗽一聲走過去,林麒扭過頭來,問道:"怎麼樣了?"

周德興不好意思道:"我那兄弟答應了,不過要一百兩銀子,林兄弟,我那兄弟不是個愛財之人,只是他幫咱們做事,廟里可就待不下去了,他想要去濠州城投奔巾軍,沒有路費,也沒錢打點,這才讓我來問問,能不能給他一百兩銀子?"

林麒也是個窮鬼,身上除了尺子,也就沒什麼了,就算把量天尺當出去也沒人收,會的也就是驅策鬼,若是讓鬼取些別的物件還行,要是讓鬼去廟里偷神像,豈不就是找死?

林麒上下模了摸,從懷里摸出一兩銀子來,無奈道:"本來是帶著銀子的,都給了你們幫主,就剩下這點."

"哎!我也知道林兄弟不富裕,不如這樣,咱們是不是找個沒主的富貴墓地,然後……"

盜墓?林麒嚇了一跳,就覺得這周德興膽子太大了,突然就想起師傅曾經對他過的話:挖人墳墓,這是天怒人怨的事,輕者不得好死,重者斷子絕孫.


林麒搖了搖頭,周德興急道:"就這一次,不這麼干,那來的銀子,難道還讓那五個鬼偷去不成?"

周德興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林麒,眼睛一亮,笑道:"我有辦法了,你去回話,就事成之後,一百兩銀子奉上,絕對不少一錢,不過亥時之前,一定要將神像送到韭菜山腳下."

"咦,真有辦法?不盜墓也有錢?林兄弟快是個什麼法子?"

林麒笑道:"天機不可泄露,對了,將神像帶出來的時候,記得帶一個銅盆來,有了銅盆才有銀子,沒有銅盆可就沒有銀子,切記,切記."

周德興聽得迷迷糊糊的,本想再問幾句,又覺得林麒是個有大本事的,自打認識他,不管什麼事,能做就是能做,不能做,也從不逞能,既然他了能辦到,自己操那麼多心干什麼?只等著拿銀子就是.

周德興興高采烈回去傳話,將林麒對他的話對朱重八複述了一遍,他是相信林麒,朱重八還是有些猶豫,一百兩銀子是關系到自己身家性命的大事,那人的太過玄奇,拿個銅盆就真能變出銀子來不成?

周德興了半天,口干舌燥的,卻見朱重八沉吟不語,知道他不太相信自己,也不高興起來,粗聲道:"重八,我跟你,林兄弟是個有真本事的,我跟了他大半年,從未見過他大話,你相信我這一回,真要是林兄弟話不算話,咱倆就去投奔丐幫,幫主是他兄弟,他又虧欠了咱們,總能對你我不錯,也好過在廟里看人冷眼的強."

朱重八暗暗苦笑,乞丐他又不是沒做過,又那是那麼好當的?當年那般困窘之下也沒入了丐幫,難道現在要走回頭路,繼續去做乞丐討飯?

可不相信又能如何?如今他想在廟里繼續苦熬下去都成了一種奢望,今天中午擔水回來,一個與他相好的和尚告訴他,湯和給他來信的事,已經被廟里迎客僧派人去通知當地官府,也就這兩日就該有信回來,憑他與反賊通信,就能死個十回八回的.

真的是沒有路了啊.

"好,就相信你,德興,你去回林兄弟,這活我干了,不過廟里神像可是不,我一個人難以搬動,明天天黑,你來幫我."


"好,好,好兄弟,我這就回去給林兄弟知道."周德興高興的拍了拍朱重八肩膀,也不廢話轉身就走.剩下朱重八一個人呆在原地,他獨自愣了愣神,想起父母,想起這些年的心酸,突然歎息了一聲:"夜涼了啊."

夜色下他的影子被拖的很長,還年輕的背竟然有些彎.

回到皇覺寺,廟門緊閉,朱重八上前拍門,也沒人應他,他心中焦急,拍的更加使勁,過了好大一會,那個肥胖的迎客僧才披著衣服懶洋洋出來,見是他回來,橫在門檻上,也不放他進去,尖聲尖氣道:"催死的嗎?拍的這使勁,不知道方丈有令,僧人不得夜游,我放你出去,還道你很快回來,竟然就回來的這般晚,擾人清夢,真是個不懂事的……"

朱重八的雙眼猛然瞪圓,一雙拳頭突然就攥緊,指甲幾乎陷到肉里,緩了一緩,面帶笑容,陪著笑臉道:"打擾師兄睡覺,是我不對,我那朋友家里出了點事,讓我幫著拿個主意,這才回來的晚,師弟知道不對,待來日上山打了野雞野兔的,定給師兄送來賠罪."

迎客僧聞聽他這麼,臉上才露出笑容:"算了,你我師兄弟一場,若不放你進去,顯得我不近人,好了,好了,趕緊回去睡覺吧."著話讓開肥胖身軀.

朱重八急忙行禮,低頭進了廟門,還沒走出去幾步,就聽那迎客僧道:"山雞,野兔的要肥嫩些的,太瘦了可不好裹嚼."朱重八的臉立刻就陰沉了下來,卻是頭也不回道:"師兄放心,定給你抓些又肥又大的."

回到珈藍殿,朱重八坐在門檻上,沉思了許久,取出湯懷給他的信到殿內燒了,心走到齋堂,偷了把切菜的刀,貼身藏好,繞著各個大殿轉悠,天王殿,大雄寶殿,禪堂,伽藍殿,轉悠了個遍,發現就只有珈藍神一些,剩下的無不是巨大,不是兩個人能抬得走的.

繞回了珈藍殿,朱重八心搖晃神像卻是動也不動,他心中暗暗著急,今夜若是不將這神像搞得松動了,明日又怎麼抬得走?掏出菜刀去切神像底座,這珈藍神像雖是泥塑,卻也是用料厚實,他又不敢弄出太大聲音來,切了半天就切掉了點泥渣,卻是累了一身的臭汗.當下也惱怒起來,站到神像後面,看見自己寫的那五個字,凶狠對神像道:"真想讓我將你發配三千里嗎?"

著上前猛然一推,不知道是這神像原本底座就不牢靠,是他力氣使到了,還是他這句話起作用了,珈藍神像竟然被他推得,嘎吱……一聲響,扭動了一下,竟然就離開了底座,晃動了幾下.

感謝,不讓看就算了588起點幣打賞,感謝我愛多多狗100起點幣打賞,感謝書友131025225915789,100起點幣打賞,多謝大家的厚愛,七必定好好碼字,多謝,多謝.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