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皇覺寺
皇覺寺位于鳳陽山日精峰下,周圍三山相連,一水縈繞,氣象萬千.老話的好,再窮不窮和尚,在苦不苦禿驢.大元朝的和尚無疑是最幸福的和尚,他們有田產,能吃肉喝酒,能結婚,有錢了還能開當鋪,這幾年兩淮又是水災,又是旱災的,但寺里依舊是吃穿不愁,和尚們常年如一日的念經,吃飯,睡覺……

臨近黃昏,倦鳥歸巢,遠方家家戶戶炊煙嫋嫋,路上已經沒人,只有一個二十五六的和尚挑著兩桶水步履艱難朝著皇覺寺而行.這和尚穿著破爛如乞丐般的僧衣,身形也不粗壯,有些瘦弱,一張臉特別的長,額骨隆起,臉上布滿大大的土斑,留有稀疏的胡須,雙眼炯炯發光,眉毛又濃又粗,眉根都向上吊豎著,鼻子很大,鼻孔向上翹起,耳朵很長,幾乎垂到肩膀,嘴又大又寬,下巴比上額突出許多,竟然就是個丑到極致的和尚.

眼見著到了皇覺寺,兩個油光水滑的和尚穿著袈裟,剔著牙,悠哉迎面而來,碰見丑和尚,上前打趣道:"重八,你今天可偷懶了,大殿銅缸里的水到現在還沒打滿,飯可是沒得吃了."

重八低頭前行,並未搭話,另一個和尚朝他呸的一口道:"窮要飯的,要不是方丈可憐你,早就餓死你個丑八怪了,整天陰沉著臉,就不知道自己那張臉丑絕人寰了嗎?真跟個鬼似的,還裝的什麼深沉?"

重八依舊是沒有話,反而加快了腳步擔著水到了大殿,將水倒進巨大的銅缸中,也沒歇上口氣,急忙就朝齋堂跑去,到了那里,就剩下個掃地的老和尚,半點飯菜也沒有留下,老僧見他愣在原地,歎息一聲對他道:"重八啊,監院了,你最近有些疲懶,一缸水要打上半天,伽藍殿里的蠟燭被老鼠偷吃了,也是因為你偷懶,罰你不許吃晚飯.還讓你去伽藍殿守著,若是蠟燭再被老鼠偷吃了,明天也沒有飯吃."

重八愣了愣,干了一天的活,從早上到現在腳都沒著地,正餓的狠了,卻沒有飯吃?他沉默了下,點點頭,嗯了一聲,也不爭辯,轉身離開,到了伽藍殿,大殿里面一片漆黑,他先是拿起掃把將殿內殿外掃得干乾淨淨,又擰濕了抹布擦拭神像,擦了一半就覺得眼前發黑,抬頭看了看外面,一輪圓月早就掛在了半空.

他餓的有些發暈,心走出殿外,望著天上的明月出神,他本是一農家子弟,至正四年淮北大旱,父,母,兄先後去世,不得已而入皇覺寺當行童.入寺不到二個月,因荒年寺租難收,寺主封倉遣散眾僧,只得離鄉為游方僧.要了幾年的飯,又回到皇覺寺為僧,卻是受盡了白眼冷遇,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吃的最少,穿的最破,可如今這個年月,能有口飯吃就不錯了,那里還能挑三揀四的,但他朱重八好歹也是條漢子,就真心甘願累死在這寺廟里嗎?

朱重八伸手摸了摸懷里的信,歎了口氣,這封信是他一個村的同伴湯和托人送來的,湯和參加了巾軍,混了個千戶,勸自己也去參加義軍,但是……

朱重八歎了口氣,到院子里水缸喝了個水飽,感覺有些精神了,返回伽藍殿里繼續擦拭神像,珈藍神就是關羽,相傳隋代天台宗的創始者智者大師,有一次曾在荊州的玉泉山入定,于定中聽見空中傳來:"還我頭來!還我頭來!"的叫聲,原來是關羽的頭被敵人砍下來,其憤恨不平,到處尋找自己的頭.智者大師反問:"您過去砍去他人的頭無數,您今日怎麼不去還別人的頭?"並為其講佛法.關羽當下心生慚愧,而向智者大師求授三皈五戒,成為正式的佛弟子,並且誓願作為佛教的護法.從此以後,就與韋馱菩薩並稱佛教寺院的兩大護法神.

皇覺寺不是一個大寺,主殿修建的富麗堂皇,其他的就都能簡就簡了,這間伽藍殿也不大,跟大戶人家的正堂差不多少,殿,神像也不會大,塑造的跟個常人差不多大,但有供台,還是得要仰視.這尊珈藍神像雖,卻是栩栩如生,身穿圓領寬大之深綠袍,胸前加掛一盔甲,展現出華麗富麗之氣.除了腹前和膝部有飛龍紋外,還有散布袍身的云紋,及邊,衣擺的花瓣紋,以和橙色裝飾.加有一層外袍.腳穿用簡單線條點綴黑鞋,腳尖略向上點.手持青龍偃月刀.


當真是威風凜凜,不可逼視,但朱重八餓的頭昏腦漲,越擦心緒越是煩亂,這會又是夜深,和尚們也都睡了,就再也忍耐不住,啪!一聲將抹布摔倒地上,指著珈藍菩薩罵道:"你是廟里護殿的菩薩,受的是廟里的香火,既然是你看家,老鼠咬壞了蠟燭為什麼讓我受責?別人尊你為菩薩,我可不怕你."

一通罵並未心好些,反而更加煩悶,從牆邊抄起掃帚照著珈藍神像的屁股上打了起來.打了十幾下覺得還不出氣,從香爐里掏出香灰來,沾著在珈藍神像後背寫下五個大字,發配三千里!

做完這一切才覺得胸懷順暢了些,嘿嘿笑了笑,瞧著自己的字跡暗自得意,正得意著,一個胖大和尚晃晃悠悠的踱步進來,朱重八認得這個迎客僧,怕他看見神像背後自己劃的字,急忙迎上去道:"師兄,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迎客僧斜著眼瞧了瞧朱重八,懶洋洋道:"外面來了個臭要飯的找你,叫周德興,是與你一起長大的,重八,我可你跟你,廟里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有什麼事,你們在廟外面去,可不許帶了進來,你那朋友賊頭賊腦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朱重八聞聽周德興來找他,心頭一喜,可聽到後面幾句,心頭起了惱怒,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急忙連聲答應,朝那迎客僧告了個罪,出了廟門,就見外面周德興探頭探腦的向里面瞧.

周德興瞧見朱重八從里面出來,驚呼道:"丑八怪!"朱重八笑笑,喊道:"臭德行!"大步上前照著周德興肩膀上就是一拳,周德興回了一拳,兩人哈哈大笑,這笑聲還沒落下,迎客僧走到門口呵斥道:"佛門清淨地,大呼叫的像個什麼樣子,去遠些!"

周德興跟著佘鈴鐺混丐幫,那是窮橫慣了,那里受得了這個,臉色一變,指著那迎客僧,瞪著眼睛道:"賊王……"八字還沒出口,朱重八急忙拽了一下他,將他拉的遠遠的,周德興猶自不干,嚷嚷道:"你拽著我干什麼,瞧那賊王八肥頭肥腦的鳥樣子老子就來氣,重八,這事你別管,我去揍他一頓再……"

朱重八急忙拽著他走,道:"行了,行了,幾年沒見,怎地還是這火爆脾氣?你打了他,可不是給我找麻煩,對了,你來找我做什麼,也想進寺當和尚?"

周德興這才想起林麒交待的事,反過來拽著朱重八走到一處無人地方,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你怎地成了這個鳥樣,連我都不如,難道寺里還不管飽?"


朱重八苦笑,卻不願意在兄弟門前失了面子,道:"你別管我,,來找我做什麼?"

"這麼回事,我前幾年要飯加入了丐幫,我們幫主有位兄弟到這邊辦事,我就跟著來了……"周德興也不隱瞞,前前後後的將所有的事了一遍,朱重八靜靜聽著,當聽到要偷出一尊廟里神像的時候,皺眉猶豫.

也不怪他猶豫,周德興是他打的兄弟,能幫忙的,他絕對沒有二話,但偷了廟里的神像,就絕了退路,連口安穩的飯都沒有了,人這一輩子什麼事最大,當然是吃飯最大.可周德興既然找來了,又怎能個不字?

朱重八思忖半響,突然開口道:"要神像也行,但你得讓那位林兄弟給我一百兩銀子!"

周德興蹦了起來,指著朱重八鼻子罵道:"好你個丑八怪,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貪財了?真有一百兩銀子,我們直接向廟里買就是了,還用得著來找你?"

朱重八沉聲道:"天下這麼大,你可曾聽過寺廟里有賣佛像的?實話跟你,幫了你,皇覺寺我可就待不下去了,只能去找湯和投軍,也不瞞你,前兩日湯和來信,讓我去濠州投奔郭子興的巾軍,可你知道他信上是怎麼寫的嗎?"

"哦,湯和那子投軍了?"

"沒錯,還混到了千戶的職位,是咱們這些兄弟中最有出息的,但你知道他是怎麼當上千戶的嗎?我告訴你,那是他帶著幾個兄弟冒死劫掠了兩個大戶人家的銀子,孝敬了郭子興的公子郭天敘,這才當上的千戶,湯和了,讓我無論如何要搞到一百兩銀子,除了路上的費用,剩下的錢替我活動活動,在他手下當個百戶,沖鋒才不會最前面,死的才不會那麼快,或許就能拼搏出一場事業來,老周啊,我也是沒辦法了,你跟那林兄弟,只要一百兩,這事我就給他辦了."

求收藏,求推薦票,各種求,七多謝大家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