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起尸
大家口中的瘋子,自然就是林麒了,當日他隨著獨眼石像一飛沖天脫了桎梏,浮在水面上,恍恍惚惚的被沖到岸邊,睜開眼,天上群星閃爍,不由得失聲痛哭,他哭不是因為自己的經曆,而是因為星空壯麗.沒經曆過那沉悶孤寂的歲月的人,永遠也體會不到他的心境,也永遠不會覺得這個世界是那麼美麗.

當一個人在那沉寂的世界呆的時間太長,對這個處處鮮活的世界,就會顯得不適應,林麒就是如此,他對一切好奇,對一切都新鮮,看著黃河水滔滔向東,他能看上一整天,樹下的螞蟻打架,他能看三天不動,不管是什麼,他都像是頭一次看到,不管是什麼在他的眼中都那麼的生動,他會看著母雞下蛋哈哈大笑,也會因為樹葉從樹上枯黃落下流淚.

他需要適應,重新適應這個世界,于是他瘋瘋癲癲的東奔西走,什麼都看,什麼都去感受,他不知道寒冷,也沒有饑餓的感覺,累了就睡,睡醒了就看著日升日落,他不太敢接近人群,因為這些人的身上味道令他無法適應.

以前林麒從來不知道人的身上竟然有那麼多種味道,有些人具有荷花,奶香,糯米或某種花卉的幽香,有的卻平淡,或甚至帶有刺鼻的異味.這些都令他感到難受,但他也知道不可能一輩子都這樣,他還有太多的事要去做,于是他慢慢的靠近人群,走進村子,走進鎮子,很快他發現孩子身上的味道是最好的,最純真,最香甜,于是他跟著一群孩子瘋玩,教他們那首歌謠: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動黃河天下反.

三個月過去,林麒漸漸恢複了正常,他跳進黃河洗了個澡,偷了一身衣衫,束起了長發.現在是元至正十一年,他在黃河地下的神殿中整整呆了七年,他不再是個半大的孩子,而變成了一個英俊的男子.

林麒暗中見到了韓山童,他還記得這個人,就是這個人請他師傅趕尸,就是這個人,心中懷著莫大的野心,林麒看得出來他眼中炙熱的**,他相信,挑動黃河天下反的人,一定是他,于是他引著民夫挖到了陷在淤泥中的獨眼鬼巫石像.

至少他完成了鬼巫的願望,反正這天下也不是大夏的了,而是蒙古人的天下,反了,舜帝子孫重掌天下,也不算是違背了誓.至于誰是舜帝的子孫,林麒想得明白,這天下所有的漢人,又有那個不是舜帝的子孫?

做完這一切,林麒朝著獨眼鬼巫石像拜了三拜,雖然當初是鬼巫引他進的那鬼地方,但沒有鬼巫,他也出不來.鬼巫交待的事,種子已經種下,就等著生根發芽了,他林麒恩怨分明,也就不在欠鬼巫什麼,如今也是該辦自己的事了.

幾天後,林麒偷了一艘船,月光映照下,緩緩飄在河面上,他身邊是一草編的袋子,里面裝了一袋子的干土,林麒抓了把干土,輕輕撒上河面,輕聲道:"土反其宅,水歸其壑.昆蟲毋作,草木歸其澤,水之精,水之靈,喚爾聽令……"

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這幾句正是鬼巫教他召喚水鬼的咒語,隨著林麒輕聲念誦,河面上冒起了泡泡,一串串的飄到水面上,散發出一股難聞的羊騷氣.隨著一串串泡泡冒起湮滅,五個陰沉的淹死鬼浮出水面,露出頭來.月光,河面,漂浮著幾個鬼頭,一艘船,一個悠哉的男子,這畫面當真是詭異冷清到了極點.

林麒眯著眼睛,對幾個水鬼道:"你們替我做件事,事做好了,我超度你等脫離苦海,願意的點點頭,不願意的就退去了吧."

水鬼當中,一個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壯年男子,陰氣更重過其他幾位,耳聽得林麒開口,沉下河去伸手抓住林麒所乘船,船劇烈的搖晃,一雙**的手突然伸長,向著林麒抓來,就想抓他入水.

林麒也不害怕,喃喃自語道:"也不知道鬼巫教的是真是假,且看看吧."想想也是,從那漆黑無盡頭的神殿出來,這世界上委實沒有什麼能令林麒感到害怕的了,他抽出腰間的量天尺,畫了個圈,朝那水鬼頭頂拍下.

量天尺在他手中散發出淡淡五色光芒,只是這光芒太過弱,幾乎看不見,但就是這弱到幾乎可以不計的五色光芒落下,那水鬼竟然再也動彈不得,一雙鬼眼,驚駭莫名,眼睜睜的看著尺子拍到頭頂,然後魂飛魄散.

林麒見了,驚喜萬分,咦的一聲道:"鬼巫那老不死的果然沒有騙我,這尺子還真是個寶貝!"

量天尺當然是這天下一等一的神器,算得上的開天神器,但這神器自有神妙的地方,執掌它的人有多大的本事,尺子就能發揮出多大的威力,在女媧手中能夠丈量天漏,在大禹手中能夠丈量天下江河湖海,能夠定九州,若是在仙家手里,也能翻江倒海,將天捅個窟窿,但在林麒手里,也就能欺負欺負溺死的水鬼了.

林麒不知道其實他的本事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大,鬼巫的確是一代大巫,溝通陰陽,驅神役鬼,手段非凡,林麒學的都是真本事,可這真本事,也是需要慢慢揣摩,一點點提升,絕不是學了就能縱橫天下,何況他學的都是一些口頭傳授,這就好比一個孩子學了易筋經,背了七年的口訣,看似厲害,但真要動手,怕是連一個學太祖長拳的人都打不過.

鬼巫傳授給他的鬼道,絕對不是一朝一夕能夠領悟貫通的,更不要使用的意隨心動了.起林麒現在的本事,也就跟當年周興差不多少,真要多厲害,那也談不上.不過鬼巫傳授的也真是好東西,憑借著林麒的聰明勁,待日後經曆的多了,成就可就遠遠不是周興能比的了的了.

饒是這樣,林麒也是欣喜莫名,覺得自己當真與往昔不同了,竟然真能殺鬼,驅使鬼,跟師傅比也不差什麼了,這麼一想,難免有些得意,坐直了身軀,對河面上那幾個水鬼道:"我讓你們做事,又不是白做的,你們也看到我的手段了,不願意的,就此離去,願意的幫我去找此段的河眼,那里有一個鎮河的鐵坨子,上面綁了一對母子,我知道你們無法撼動鎮河神器,只要將那母子帶出來就好,願意還是不願意?"

林麒淡然坐在船上,當真有幾分高人的風范,他手中的量天尺神光雖然不顯,但那散發出來的氣息,仍是震驚得這些水鬼顫栗不已,無奈各個點頭.

林麒也不多話,從腰間抽出一把偷來的牛耳尖刀,扔到水里,喝道:"去吧!"

幾個水鬼沉入水中,消失不見,林麒望著平靜河面,想的卻是鬼巫對他起的淹死鬼.

淹死鬼乃橫死之人,死時怨氣甚重,三魂離體七魄存一,性主凶.因為尸體沉在了水底,等于是被禁錮在了一個地方,怨念會越來越盛.若想超升,需得有替死之人,所以到了一定的時候,淹死鬼會把不甚掉入水中的人拖往水底任其淹死,以換得自己往生輪回.所以水鬼害人,屬于魔類.

既然是魔類本事就不了,從河眼取出關婆子母子應該不是太難的事.林麒心中也是沒底,只能耐心等待,好在他耐心足夠,在黃河水底神殿待了七年,要耐心,他認天下第二,沒人敢認天下第一.

就這般靜靜等待,林麒又沉浸在黃河水浪無法喻的美麗當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水面沸騰,出現一個漩渦,林麒看去,就見四條淹死鬼圍著圍著兩具尸體在水中旋轉不停,帶起一股向上力道,漩渦中心,就是被綁得結結實實的關婆子母子.

關婆子母子並沒有林麒想象的那般被水泡的腫脹臃腫,除了臉色慘白,面目猙獰,死不瞑目,與剛死的時候差不多少,林麒看到這曾經的對頭,想起以前發生的事,仍是曆曆在目,仿佛就是昨天發生的事.

他歎息了一聲,伸手從河里撈起兩具尸體,平放在船上面,雙手捏了個決,口中念念有詞:"陰數九,陽數九,九九八十一數,數通乎道,道合天地,一誠有感……"隨著念誦,他右手在兩人七竅上各拍了一下,關婆子母子七竅被拍動,尸體竟然就詭異的動了一動,更是從七竅之中流出鮮如血的水來.

然後平白就起了一陣風圍繞著船旋轉不停,隨著陰風吹動,一團團的黑氣從關婆子母子尸體七竅中鑽出,黑氣彌漫將個船籠罩住,兩個淡淡陰森的鬼影一點點成形,林麒望著兩個仍在凝聚的冤鬼,笑道:"關婆子,六子,好久不見,你們可還認得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