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陰神
這是一條平坦的土路,看不到人,看不到人家,朦朦朧朧,只有身後的燭火閃爍,林麒打起精神只顧向前走,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黃河邊上,此時的黃河與白天決然不同,河面平靜,鋪著一層銀光,靈動無比,波濤滾滾向前,不似發水時的暴虐,在水中央,有一個漩渦,跟個磨盤一樣大,轉動的挺有規律,一圈圈的旋轉向下.四周有淡淡紫色氣息倒灌進漩渦中去.

林麒想起師父的話,讓他見到有漩渦的地方就把銅簪扔進去,可師父怎麼知道河面有這麼一處漩渦?他想了想,就覺得師父本事還真是不,也不敢多耽擱,掂了掂手中細長尖利,帶著幽綠光芒的銅簪,瞄准了朝那漩渦里一扔,轉身就走.

他轉過身來,還沒走出去幾部,猛聽得後面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嗷!"這叫聲猶如野獸嘶吼,充滿了憤怒暴戾,林麒被這聲音震得頭腦恍惚,腳下就變得輕飄飄起來,恍恍然不知身在何處.

遠處色的光芒閃閃爍爍,耳邊傳來一陣清亮誦經的聲音:"斗要妙兮如浮云,承光明兮威武陳.氣仿佛兮如浮云,七變動兮上應天.知變化兮有吉凶,入斗宿兮過天關.合律呂兮治甲榮,履天英兮度天任.清冷淵兮可陵沉,枝天柱兮擄天心.從此度兮登天禽,倚天輔兮望天沖.入天芮兮出天蓬,斗道誦兮剛柔際.天福祿兮流後世,出冥明兮千萬歲……"

聲音飄飄渺渺卻又清晰無比,林麒認得出這是師傅的聲音,搖晃了幾下,知覺又回到了身上,見自己還在原地,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只記得那一聲震動天地的吼叫,他驚駭無比,急忙邁步朝遠處那幽暗昏的燈光處快走.

走了百十來步,林麒突然覺得不對,先前走的還算順利,可越向前走,就感覺越費力,走到一半的時候,腳下已經沉重的不行,兩條腿像是灌了鉛一樣,照這樣下去,那是無論如何也走不回去,林麒猛然想起師父曾告訴他,來去的路上,一定要靜心凝神,實在靜不下心來,就念誦延內真咒.

林麒定了定神,心中默念咒語,來也怪,默念了一遍就感覺輕松了不少,腳下也快了起來,林麒心中一松,一邊默念咒語,一邊瞧著色昏暗光芒前行,走了一會眼見就要走到光芒旁邊,身後突然傳來嗚嗚……哭泣聲音.

林麒好奇就想回頭看看,想起師父的囑咐,強忍住繼續向前,耳聽得身後傳來啪啪啪啪……像是許多人腳步的聲響,又像是什麼有什麼東西在怕打,噪雜的聲音讓他有些分神,幾次咒語就默念岔了,一念岔,腳步就沉.

林麒跟著周興就一個多月的時間,也沒學到多少東西,又是三十四的年紀,心性並不堅定,內心有了干擾就心浮氣躁起來,但他聰明,知道後面絕不是什麼好東西,這個時候更慌亂不得,凝神聚氣,咒語默念的又順暢起來.

此時林麒只有一個念頭,快走,快走,回去了就好了……

可真要回去,又那是那麼容易的.又走了一段,就感覺有陰冷到了極點的一道道氣息從後面向自己撲來,這些個氣息怕不是有幾百個之多,陰冷,血腥的味道立刻就彌漫了開來,林麒不敢回頭,只是艱難前行,心里卻顫抖不已,幾句咒語又念得差了.

時遲那時快,就在林麒感覺身後陰冷氣息到了後背的時候,他胸前的諦聽猛然顯出原形來,但見一只好大的怪獸朦朧的盤旋在林麒頭頂,朝他身後嗚嗷……一聲嘶吼,那些陰冷的氣息頓時消散無蹤.

諦聽嘶吼的聲音也大,震得林麒腳下停了一停,身後卻再也沒有了那種令人窒息的陰冷危險,他急忙默念咒語向前邁步,剛一動,卻見兩側有東西從灰蒙蒙虛空中走了出來.

"天地同生,掃穢除愆,煉化九道,還形太真.百官納靈,節節受新,清虛掩映,內外敷陰.度命延生,吉日良辰,金童玉女,為我執巾,玄台紫蓋,冠帶其身,使我長生,天地同根……"

林麒咒語念得更勤,雙眼卻忍不住滴溜溜的向兩側看,心中暗道:師傅直不許回頭,撇撇眼珠子,應該沒事吧?

當他撇著眼珠子看清楚了來的是什麼東西,頓時就心神亂顫,還不如不看,就見兩側各有幾百個稀奇古怪的東西靠了過來,這玩意也不清楚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高不過三尺,細干枯,像三四歲的孩模樣,長得像人也像猿猴.身上發出臭味,腥氣撲鼻,全身上下長滿了黑毛,上面帶著粘液.及其惡心.

並且四肢著地,佝僂個腰,後背上長著個龜殼一樣的東西,手腳長得跟人一樣,不過特別的長,只有四根指頭.披頭散發,頭部中央有一個圓盤狀的凹陷處,里面還盛著水,膚色深藍.眼睛渾圓,發出陰冷陰冷的光芒,鼻子長得像狗鼻子,嘴卻是個鳥嘴,上下各有四根尖牙.真是丑陋怪異到了極點.

"天地同生,掃穢除愆……"林麒看得心驚膽戰,不知不覺的咒語就念出了聲,來也怪,這些個東西到了近處,卻=並沒有猙獰凶狠的撲上來,反倒是排列在土路兩旁,就那麼陰森森看著他.

林麒見這些怪東西並無威脅,緊繃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松了一松,可沒過多久,就見這些東西忽然伸出雙手朝他身上抓過來,卻是一個也不靠近土路,仿佛有什麼東西阻礙住了它們的腳步,但那一雙雙只有四個手指頭,扁平枯干的手伸出來,前路立刻就是荊棘一片,仿佛無數怪樹的樹杈長滿了整條土路.

林麒膽氣再壯這時候也有點驚到了,一邊躲著怪手抓撓,一邊七扭八拐的超前走,這個時候那些怪物突然開口話,聲音尖利刺耳,難聽非常:"子,去哪里啊?來陪我好不好?……下來吧,我帶你去水里玩,可好玩了……當人有什麼好的,吃不飽,穿不暖,不如做鬼……"

林麒怎麼也想不到這些玩意竟然能夠發出人,並且嗓門不一,雖然都是那麼的難聽刺耳,陰冷,刻板,可還是能分辨的出來這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林麒心驚膽戰,咒語聲被這些雜亂的吵嚷聲遮掩住,頓時腳步就沉了下來,眼見著就要走到門口,但那扇門,卻仿佛離得有天邊那般遙遠,床頭昏暗的燭火漸漸的微弱下來,林麒想起師父的話,要在燭火完全熄滅之前回去,否則就是萬劫不複.

可這些怪物吵嚷聲音之大,形成一道道聲浪,將他搖晃的七扭八歪,有幾次差點就拐到土路外面,每當這個時候,就有無數雙手伸過來想要將他拽過去.

林麒心中苦澀,暗道:這次怕是真的在劫難逃了,仍然倔強的向前一步步的邁動,可每一步腳下都似乎有萬斤的力道拖拽著他,眼看前方燭火忽忽悠悠的就要滅了,林麒也再難堅持不下去,這時,師傅清亮的聲音響起:"天帝弟子,部領天兵.賞善罰惡,出幽入冥.來護我者,六丁玉女.有犯我者,自滅其形."

一道黃符帶著神光激射而至,到了林麒面前,在空中翻了個翻,引導著林麒朝門里走動,一瞬間林麒全身被金光籠罩,所有的不適,腳下的沉重,統統消失,就連那些不知道什麼玩意的呼喊聲音都被在咒語聲中變得微起來,林麒知道這是師傅接他來了,精神一振,大步朝門里跑了過去.

越過了門,林麒眼前一黑,霍然而起,再一看師傅就在身邊,床頭的蠟燭掙紮了兩下悄然熄滅,冒出一道白煙.

周興見林麒醒來,吐出一口長氣,整個人才放松下來,看上去卻像是更加蒼老了幾歲.

"師傅,好險,回來的路上,碰上一群不知道是什麼玩意的怪東西,對著我大喊大叫,還伸手抓我,我被他們搞的神魂顛倒,差點就沒回來."

幾句話完林麒就感覺眼前發黑,全身虛弱的動彈不得,此時想要動一下手指都不可能,只能瞪著眼睛看著師傅,周興見他這個模樣,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一雙蒼老的手,溫暖干燥,令林麒感到十分的心安.

周興柔聲道:"徒兒啊,莫要亂動亂,好好休息一下."

林麒朝他艱難的點點頭,微弱問道:"師傅我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不會以後都動不了了吧?"

周興笑了下,對他道:"傻徒兒,不會的,不過陰神出竅,的確損耗過大,人是有精氣神的,陰神出游,本就是耗精氣,你本身沒有修為,只是一介常人,陰神出游,自然會拿你的元氣來補,次數多了,便會元氣不足,你沒有修為,陰魂就弱,一不心,便會驚神,神傷了是最難恢複的,所以千萬不要隨意嘗試.不過你沒什麼大礙,好好睡一覺,養養精神,有什麼話,明天再."

幾句話的功夫,林麒就已經疲倦難耐,迷迷糊糊的聽完就沉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