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定魂火
水猴子,民間俗稱"水鬼",通常出現在大江大河和邊遠的山塘湖泊,也有出沒于沿海的.它在水中力大無窮有法術,但到岸上時卻連一個家禽也打不過,水猴子會害人,喜歡吸食孩的精血.水猴子在水中有著巨大的力量,能在水底掘地穿梭于不同的湖泊和江河,逮著落水的人將其拖入水底,用淤泥敷滿被害人的七竅,致其窒息死亡.

相傳,盤古開天辟地地之後有九條天龍秉承天地的氣運化為巨大的山脈,西起昆侖其中有八條在陸地一條進入南海,這就是中國的九大祖龍之脈,並由此衍生出許許多多的子脈和孫脈,龍有龍脈,龍脈有穴.龍穴,凡人得之可成就王侯將相巨富財閥,動物花草得之可成精怪.黃河有龍脈,龍脈潛于河底,龍脈的龍穴凡人不能輕易占據,于是就便宜了河中的動物精怪,水猴子也是其中之一.

這些是周興告訴林麒的,林麒聽得稀奇,卻發現師傅興致不高,看得出來,自打發現了水猴子,他的心就更加的不好起來,林麒是個乖巧的,也就扯開這段不,問周興:"師傅,你晚上作法,如今連塊平地都沒有,是不是就等幾天?"

周興歎了口氣,無奈道:"等不下去了,再等下去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也不跟林麒解釋,找馮提司要了條船,帶著林麒朝江面上劃,林麒見他心不好也不敢多問,師徒兩個順水東流,在黃河上轉了一圈,周興心里有了底帶著林麒回來找馮提司.

這會正個濟陰縣里官最大的就是馮提司,話自然有人聽,撒出去人手,一個時辰後就找到間地勢最高的民房,幾個衙役將這一家人趕了出去,周興帶著林麒搬了進來,馮提司事多,派了兩個衙役任由驅策.

折騰著搬進來,天可也就黑了,周興開壇,這次擺上了張天師的神位,神肅穆,點燃三根祭神香,將三根從古墓帶出來的銅簪擺在法壇上面,接著從包袱里拿出了一些紙剪的兵將甲馬之類的,按照特定的方位擺好.

周興腳踏禹步,踩的是北斗七星的方位,又取出七枚銅錢擺在踏過的方位上,大聲對林麒道:"徒兒聽好了,所謂北斗者,第一天樞星,則陽明星之魂神也;第二天璿星,則**星之魂神也;第三天機星,則真人星之魄精也;第四天權星,則玄冥星之魄精也;第五玉衡星,則丹元星之魄靈也;第六闿陽星,則北極星之魄靈也;第七搖光星,則天關星之魂大明也."

我等凡人生命被分屬于七個星君所掌管:貪狼太星君,子生人屬之;巨門元星君,丑亥生人屬之;祿存真星君,寅戌生人屬之;文曲紐星君,卯酉生人屬之;廉貞綱星君,辰申生人屬之,武曲紀星君,巳未生人屬之,破軍關星君,午生人屬之.你命屬貪狼,遇水必稱英雄,指日邊庭立大功.更得福元臨廟旺,長嘯千萬虎貴門……

林麒聽得懵懵懂懂,不曉得是個什麼意思,也不敢打斷周興做法,但見他念念叨叨完,凝神聚氣,深吸了一口氣兒,取過案邊狼毫,沾上朱砂,猛然落筆,一口氣含而不吐,一直到符箓完成,才慢慢講胸腔那口氣吐出來.

寫符箓要念心咒,一口氣含而不吐,要的就是一氣呵成,天人合一,落筆的一瞬間,念力由符筆傳于符紙上,才能請來天師庇佑.黃符畫好,周興放在天師神像下面,又去畫另一張,畫了三張後才擱下狼毫,額頭已經見汗.

待三張黃符風干後,周興雙指夾起第一張黃符,念起咒語:"泰山之陽,恒山之陰.盜賊不起,虎狼不侵.天帝有令,司命先行.城郭不完,閉以金關.千凶萬惡,莫之敢于……"咒語聲中,周興抖動黃符,砰然一聲自燃起來,周興掐訣將燃燒的黃符火焰塗抹在第一根銅簪上面,隨著火光消失,林麒感覺那根施了法的銅簪竟然散發出淡淡冷厲綠色光芒.

三根銅簪都施完法,周興臉色有些蒼白,額頭汗珠一滴滴向下滴落,他擦了一下額頭汗水,拉著林麒在床邊坐下,沉聲道:"徒兒啊,為師年邁,精氣神都不如你,原本這等危險的事,師傅要親自去做,奈何真要連著三天如此,你師傅這條老命就交代了,所以這頭兩天,你得替為師去除蛟."

林麒嚇了一跳,心問道:"師傅,我跟你日子不長,還沒學到多少東西,我能行嗎?"

周興道:"行不行的也只能如此了,若是你師兄在,也不會讓你去,為師也知道此行甚是凶險,但真要起來,也不是你想象那般去跟惡蛟真正的拼個你死我活,為師是要讓你陰神出竅,用三根銅簪去對付惡蛟."

周興眼神之中頗有些愧疚,林麒看在眼里,心頭忽地一暖,知道師傅覺得心里對他不住,可師傅真要有心騙自己,就不會的這麼明白,的這麼明白,也實在是沒辦法了.想到這里,林麒道:"師傅,你就是什麼法子吧,我是你的徒弟,為師傅排憂解難,那也是徒弟該做的事."

"這辦法簡單也簡單,難也是極難.明著,咱們是斗不過那惡蛟的,咱們這麼做就是來陰的,那惡蛟道行很深,只能夜里趁他虛弱之時,陰神出竅,到了黃河邊,見到有漩渦流轉的地方,將銅簪扔進去,一連三天,惡蛟必死!"

聽到師傅不用跟惡蛟面對面相斗,不過是陰神出竅扔根銅簪,林麒心里也是一松,覺得這事也並不難辦,當下信心十足道:"師傅,你就瞧好吧,我一准給你辦穩妥了."

周興歎氣:"你這傻孩子,陰神出竅,那是像你想的那麼簡單的?這其中艱險太多,稍有不慎,可就是萬劫不複."

林麒不以為然,道:"師傅安心,你只教我如何做就好."

周顛見他這個樣子,臉色一沉,道:"這般浮躁的性子,我如何敢讓你去?"

林麒見周興動了真怒,急忙賠禮,周興這才道:"你躺倒床上去."

林麒依到木床上躺下,周興取出一張質地上好的黃符貼在床頭,又點燃了一根蠟燭對林麒道:"陰神出竅,本該是修為到一定地步才行,為師也沒有別的辦法,剛才腳踏禹步那是請你本命星君,借他神力,才能讓你陰神出竅,這枝蠟燭點燃叫做定魂火,燭火就是你的依靠,有燭火在,八風吹不動."

"現在你捏住這根銅簪睡覺,你要記住,出竅之後,燭火會為你帶路,你背對燭火向前,會出現一條路,那是火照之路,徑直朝前去就會到河邊,你會看見水面有漩渦,一定要將銅簪投到漩渦里面,去的路上,回的路上,不管看見什麼,聽見什麼,切記勿驚勿怕,投完銅簪扭頭就往回走,無論誰在你身後話,千萬記住了不要理會,也不能回頭,蠟燭滅掉之前必須趕回來,千萬不能大意,稍有閃失就是萬劫不複,切記切記……"

周興生怕林麒不聽話,來來回回了好幾遍,林麒見他的鄭重,也是暗自凜然,躺在床上默念周興教他的咒語:"天地同生,掃穢除愆,煉化九道,還形太真.百官納靈,節節受新,清虛掩映,內外敷陰.度命延生,吉日良辰,金童玉女,為我執巾,玄台紫蓋,冠帶其身,使我長生,天地同根……"

延內真咒默念起來,比起催眠咒還要管用,只是念了兩三遍,林麒就感覺困意席卷,迷迷糊糊的像是打了個盹,猛然就醒了過來,心道壞了,師傅光讓我躺著念咒,也沒教我怎麼陰神出竅啊,要是誤事了可大大不妙,就轉身去問師傅.

可眼前那里有師傅的影子,更是覺得全身輕的像是沒有重量,竟然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屋子里亮晃晃的,外面更是灰蒙蒙的天空,全然不是深夜的漆黑.再看向床,就見自己雙眼靜閉,頭歪在一邊,一動不動,睡得正沉.

原來這就是陰神出竅啊,林麒暗想,也不敢耽擱了,邁腿朝門外走去,但他只是一想,就走了門外,這種感覺,非常玄妙.令人不敢相信.出了門,呼呼!呼呼!幾道微風吹了過來,被風吹到身上,林麒就感覺仿佛赤身站在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得發抖,隨時都要凍斃!同時又像無根的浮萍,被風吹動,噶沉.

這感覺,無助,無力.非常難受恐怖.就在他心思飄渺,無依無靠之際,身後一團光籠罩住他身體,形成一個淡淡輪廓的殼,瞬間,所有的難過不適,統統消失.

林麒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銅簪,散發著碧綠的光芒,如同個活物一般.他定了定心神,回頭看了一眼幽靜漆黑世界中那帶有靈性的暗色燭火,大步朝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