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水猴子
回到衙門,天都快亮了,師徒兩個收拾了一下,蒙頭大睡,正睡得香甜,耳聽得兩聲驚雷震耳欲聾,嚇得兩人直愣愣坐了起來,相互對視了一眼都朝門外看去,但見天陰沉的如同夜晚,外面狂風呼嘯,嘩啦啦……吹動頭頂瓦片.一道道銀蛇從九天之上劈落,形成一道道光幕,在陰沉漆黑的天色中耀眼生輝.

門砰的一聲被大風刮開,咣當!咣當!……來回撞擊,狂風倒灌進屋里,把個周興和林麒吹得失魂落魄,林麒跳下床來,急忙去關門,一著急腳步邁得大了些,就感覺踩到了一個不大卻軟綿綿的東西,低頭一看,就見地面上無數的老鼠嘰嘰喳喳排著隊向外面跑.自己腳下的就是一只灰色大老鼠.

老鼠林麒見得多了,但還從未見過今天這樣的,這些個老鼠也不避人,有兩個老鼠甚是有趣,後面那個倒著躺下懷里抱個雞蛋,前面個大的老鼠拽著尾巴的朝外面拖,還有的老鼠口里叼著老鼠,更有的肩上還扛著布袋,人一樣的直立起來,總之是五花八門,千奇百怪.

林麒看得驚奇,對周興喊道:"師傅快看,這些個老鼠都成精了."

林麒不知道厲害,周興卻是個懂的,眼見老鼠搬家一樣的向著外面跑,臉色變了一變,暗叫一聲不好,拉著林麒跟著老鼠朝外面跑,到了院子里,就見老鼠順著牆壁七扭八拐的上了房頂,周顛四下打量了下,院子右側有一顆古樹,枝杈粗大,推了一把林麒道:"快,順著那樹上房!"

林麒被狂風吹得腮幫子疼,眼睛都睜不開,聽到師傅喊,還沒回過勁來,大聲問:"什麼?"平時從未打過他,罵過他,連句狠話都沒過的周興,照他屁股就是一腳,大聲道:"快順著那樹爬房頂上去,晚了就來不及了."

林麒被踹了個踉蹌,這下聽清楚了師傅的話,急忙就朝樹上爬,他打在山村長大,爬個樹當真是快,三下兩下的就上了房頂,低頭一看,師傅也爬了上來,可這一到了房頂,狂風更加劇烈,吹得兩人搖搖欲墜,林麒伸出胳膊擋風,卻見身邊四周盡是些個動物,老鼠,兔子,黃鼠狼……各個眼露驚恐,渾身顫抖.

林麒不明白上房干啥,好奇朝周興大喊:"師傅,咱們上房干什麼?"

周興伸手超前一指:"你看!"

林麒朝前看去,就見天際一道白線帶著轟鳴聲音由遠至近,轉瞬間就到了眼前,水浪滔天中,遠方那些個屋子就如泥沙堆成的一般,被這巨浪碾壓沖走……接著天地發威,大雨傾盆而至,烏黑的云層中,林麒恍惚見到一個長蟲樣的怪獸翻騰舞動.

這浪眼瞧著就越來越近,周興掀開幾片瓦,抓住房頂一根橫柱,嘶聲對林麒喊道:"抓住我的手,千萬別放開."林麒急忙伸手抓住師傅的右手,卻感覺這雙蒼老的手,此時變得濕冷滑膩.

天陰如晦,濁浪翻滾,滔天巨浪翻滾而來,里面夾雜著不少被洪水沖垮的房梁,碎磚,死人,甚至牛馬驢羊一類的大牲口也在其中,伴隨著轟隆一聲巨響鋪天蓋地的砸了下來,林麒臉色蒼白,只覺得整個天都塌了.

接著一股巨力拍在他後背上面,拍的林麒五髒六腑沸騰不已,就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巨浪之中他弱的身軀就如一片樹葉,隨著浪濤沉浮,幸好周興抓的他緊,愣是沒放手,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洪水悄然退去,林麒趴在屋簷邊緣,全身發抖.

"沒事了,沒事了,師傅這胳膊都快被你拽折了."周興趴過來拍了拍林麒後背,將他吞進去的渾濁河水拍了出來,林麒吐了個昏天黑地,雙眼發黑,眼前師傅那張驢臉,卻變得無比親切,劫後余生,林麒當真有些後怕.

林麒掙紮著向上爬了爬,覺得安全了,平躺下來,喘著粗氣問:""師傅,你沒事吧."

周興愁眉苦臉道:"沒事,沒事,昨天被水淹了一次,今天又淹了一次,老子這是做的什麼孽哦……"

周興發牢騷林麒聽得多了,也不在意,四處看了看,就見這洪水來的快,去的也快,可這濟陰縣城,地勢高低不同,有些地方屋頂都沒淹沒了,有些地方水卻只到膝蓋,縣里百姓能跑出來的都逃到了高處,也有許多人被困在屋頂樹梢上下不來.

大雨下個不停,澆得人失魂落魄,水道衙門四周民房也是不少,發覺鬧水的百姓,背著老少上了房頂的不在少數,但被洪水隔開,誰都下不去,誰也離不開,雖然互相話都能聽見,卻怎麼都湊不到一起.

林麒這邊水齊了屋簷,眼見著一具具被水泡的臉色青紫的尸體順著水流飄過,抬頭看了看天,就覺得這賊老天當真是個心狠的,怎地就忍心害死這麼多人?

這會已經是深秋,雨又下個沒完,林麒凍得臉色也變得青紫,上下兩排牙抓了對的厮殺,就這麼苦挨著等待洪水退下去,等了差不多有一個多時辰,水勢才漸漸平緩下來,但這雨卻是越下越大,所有人都濕透了,漫天大雨中又沒個躲處,忍饑挨餓,叫苦連天.

支撐到下午未時,才見馮提司帶著兩個衙役,劃著船來救人,身後還帶著十幾條漁船,那些漁船四下救人,馮提司徑直劃著船接上了林麒和周興,周興上了船急忙問道:"提司,我兒子沒事吧."

"放心吧,今天一大早我將他送到縣衙大牢里了,那里地勢高,水淹不到那里."

聽到馮提司如此,周興這才放下心來,馮提司苦著一張臉對他道:"道長,除蛟的事可不能再拖了,濟陰縣在遭洪水沖刷,可就真正了澤國了,還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周興眼見四周百姓哭天喊地的淒慘模樣,心中也是不忍,點點頭道:"今天晚上就動手,不過除蛟可不是一時半會的事,得三天才能功成,這三天里,吃喝得管足,我還需要一處安靜的地方做法,這里可是不行."

"一切都依道長的,只要能除了那惡蛟,你什麼,便是什麼."

兩個人嘀嘀咕咕的正商量,這時,忽然聽見有人高聲喊了一嗓子:"不好了,水又來了!"眾人心頭一震,都朝那人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前方一道白線,帶著轟鳴聲音,壓著水面鋪天蓋地而來,看方向,應該是第二波的浪濤.

洪波流速湍急,還沒等看清楚,比房頂都高的大浪頭已卷至近前,立時打翻了幾艘載滿了人的漁船.馮提司幾人的船,被浪頭簇擁著忽地一下就飛了起來,馮提司嚇得哇哇大叫,手舞足蹈,接著砰一聲跌落下來,摔在甲板上,船底砸出巨大的水花,但這船是水道衙門治河用的官船,甚是結實,如此劇烈的碰撞,竟然就沒散了架子.

即使如此,船身隨著波濤起伏,被沖出去好遠,直到撞上本地城牆才算是停了下來,可這一撞也是撞得大家東扭西歪,狼狽不堪,叫苦連天.林麒更是被甩了出去,噗通摔在水里,他摔的並不很疼,也會水,雙手雙腳撥動水面,靠近官船,身子向上一竄,抓住了船幫,就要爬上來.

這時候林麒就覺得腳癢癢,他也沒在意,以為是水邊的螞蟥搭上了腳,就朝腳根那一望,原來是二片樹葉子和一團泥粘在了腳根上,他翻身上了船,伸腳到水里想著將那爛葉子河泥巴洗乾淨了,剛踢了兩下水,就看到水面上漂過來一團黑霧,准確的不是什麼黑霧到像是水里的一團黑影迅速地往這邊疾過來.卻是看不到什麼東西,沒有水聲和水的波動.林麒也沒在意,眼見黑影移到了他的面前,他還把粘了樹葉與黑泥的腳伸到水里去擺兩下,想這樣把腳根的樹葉和泥土洗掉.正擺著,就覺得有一雙毛茸茸的手抓住了他的腳頸,正用力往水底拉,

這一拉就將林麒拉得差一點掉下水去,頓時嚇了一跳,急忙扭身順勢抓住了船幫,抓得緊緊的.可水里那雙手也拉得緊緊,林麒驚出汗來,急忙大喊:"師傅,快來救我!"

船裝上了城牆,把周興這一把老骨頭幾乎就顛散了架子,昏頭昏腦的坐起來,還有些迷糊,卻聽得林麒一聲大喊,扭頭看去,就見他呲牙咧嘴的用勁向上蹬腿,頓時也駭然問道:"徒兒,你在干什麼?"

"師傅,救我,水里有東西拉我的腳."林麒掙紮的猛,幾個衙役也看出了不對,急忙上來拉扯他,但水里的那東西似乎力量奇大,大家一起用力居然還拉不動.

周興大步過來,從懷里掏出從古墓取出來的一根銅簪,低下頭去狠命的朝河水里那黑影紮去,就聽得吱哇!一聲怪叫,水里的黑東西松了手,不見了影子,林麒被大家拽上船來,坐著喘粗氣,問周興:"師傅,河里那玩意的力氣好大,是個什麼東西?"

周興歎了口氣,道:"那是水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