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花磚
周顛被關進水道衙門的牢房,馮家也不敢再讓周興住了,生怕他惱怒使些個法術對家人不利,馮提司帶著周興林麒也去了水道衙門,在後院收拾了一間屋,安排兩人住下,如今大家已經撕破了臉皮,也沒有了什麼顧忌,什麼話也都照直了,馮提司擺出官威對周興道:"事已至此,再那些個虛的假的已然沒有味道了,你只要盡心辦事就好,事辦好了,你兒子自然無事."

周興一臉愁苦,道:"兒子在你手上,貧道怎麼敢不盡心?提司,你家中那些開壇用的東西,也不用再買了,直接搬來就是,句老實話,貧道沒有半分把握對付得了凶蛟,若是有個不幸,還望大人開恩,放了我兒子."

"那是自然,只要道長盡心辦事,事不管辦的如何,總會放了你兒子的."馮提司本想在些場面話掩飾一下,想了想,都這樣了,再什麼周興也不會相信,何必自討沒趣.

馮提司走了,帶著衙役去家里搬那些個開壇用的東西,當然這些都會算在水道衙門的開銷里,這也是幾日來,馮提司唯一感覺高興的事了.

林麒見馮提司走得遠了,湊到周興身邊聲道:"師傅,馮提司是個刻薄寡恩的人,不如晚上你我劫了師兄,搶出門去,想必他也攔不住咱們."

周興搖搖頭:"徒兒啊,為師也想帶著你倆離開這地方,實話,別看十幾個人看著你師兄,真要劫牢對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不能如此啊.咱們趕的尸是白蓮教的反賊,有這個把柄,馮提司有心刁難,就逃不出他手心,若師傅是個無牽無掛的,那也沒什麼,這天下之大,找個深山老林的藏起來,就算朝廷下了海捕文書又能如何了?"

"可咱們都是正一教的弟子,若是朝廷追問下來,怕是難免連累了師門,如今也只能跟那水中惡蛟斗上一斗了."

林麒暗里歎息一聲,就覺得師傅活的累,這個時候了還想什麼師門,龍虎山真要對你們好,也不會趕你們下山,都趕下山了,怎麼還惦記著?他又那里知道,周興雖然是個道士,卻並沒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遵循的仍然是人世間的禮法,天地君親師的牌位也在龍虎山上擺著,從到大接受的就是這麼個教育,早就習慣了這些,已是深深烙印在心里,又如何能夠違逆?何況龍虎山對他有恩,他是個老舊的人,也做不出讓師門蒙羞的事來.

人一旦有了顧忌,有了牽掛,也就身不由己了.

師徒兩個沉默了會,林麒開口問道:"師傅,你有何打算?"周興沉吟道:"蛟屬水,對付它,就要土性的法器,你先去歇一下,為師想想."

林麒應了聲,就到床邊躺下,雙手掂在腦後去看師傅,周興愁眉苦臉,像是又老了幾歲,林麒看得心酸,對馮提司更加痛恨,又想不知周顛在牢里如何,會不會吃苦頭?想來應該不會,馮提司還要師傅去斗那惡蛟,不敢得罪的太狠了,可這些日子,每天都跟周顛在一起,有他在鬧鬧哄哄的,如今少了這麼個一個人,反倒是有些不習慣.

如今這世上也只有師傅和這個不著調的師兄是唯一的親人了,真恨不得替他們擔了此事,奈何自己人力弱,是個沒本事的,只能跟著瞎著急,胡思亂想了會,困意上頭,也就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得沉,直到天黑下來,才被師傅拍醒,迷迷瞪瞪張開眼就見周興沒穿道袍,反而穿了一身粗布短打的衣衫,看上去與治河的民夫差不多,背著他那個幾乎什麼時候都不離身的布包,手里還拎著一把鐵钎,林麒問道:"師傅,你這是打算劫獄?"

"劫什麼牢,為師想出辦法了,你快起來,跟我出去辦事."

林麒聽到師傅有了辦法,精神一振,翻滾著下來床,問道:"師傅,去哪?"

"跟我來."周興顯得有些神秘,帶著林麒出了後院,遞給他一把鐵鍬出了衙門,林麒扛著鐵鍬這叫一個納悶,不由得想:師傅莫非被逼不過,這就帶著我下河跟那惡蛟拼命?

想到這,就問了出來:"師傅,咱們兩個去找那惡蛟拼命,怎麼帶的是鐵钎,鐵鍬?好歹給把鋼刀."

周興伸手拍了一下他腦袋:"就咱師徒倆這身板都不夠那惡蛟塞牙縫的,別瞎琢磨了,師傅帶你不是去找那惡蛟拼命,咱們這是去找找看附近有沒有古墳."

林麒不明白師傅找古墳做什麼?但也知道其中必有緣由,師傅不是個莽撞的人,又不像周顛似的有癲病,可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來,這大晚上的為何要去找什麼古墳.

周興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歎息道:"挖人墳墓,這是天怒人怨的事,輕者不得好死,重者斷子絕孫,我這也是沒辦法了,虺五百年為蛟,蛟千年為龍,既然不是龍,那就還不到千年的道行,蛟屬水,土克水,想想看,什麼玩意埋在土里?又什麼玩意陰氣最重,自然是老墳下面的物件,師傅也不拿別的,能找到三根棺材釘就好,最好是千年以上的,為師才算有些把握對付得了凶蛟……"

林麒聽得似懂非懂,點點頭,暗道:師傅懂得真多,但見他悶悶不樂,有心開解他,就道:"師傅莫要憂心,想那周處一介莽夫都能殺虎除蛟,名流千古,師傅也姓周,與他一家,而且道法高深,比他又差什麼了?想必除那惡蛟也不費什麼事."

周興聽林麒拿周處與自己相比,笑道:"我怎麼敢與周處相比,那是天上星君轉世,何況他斗的那蛟乃是一條河蛟,凡是隱棲在池塘與河川的蛟龍,都是"潛蛟".並沒有多深的道行."

"咱們斗的蛟也是河蛟啊,難道黃河不是河?"

"你子懂個什麼,黃河是河不假,可天下又有幾條河能比得上黃河的了?那些個所謂的大江都沒有黃河壯麗,藏匿在黃河的蛟修煉到年頭是能化龍的,這就不是別處的那些個潛蛟比得了的,今日上午發水,我可是親眼見到了,這條蛟,沒有一千年的道行,也差不多少,想必就要華龍了,否則也掀不起那麼大的浪來,是個不好對付的,能不能成,還得看咱們有沒有這個命……"

師徒兩個聲著話,心中的愁悶也散去不少,不知不覺的走出了濟陰縣城,那馮提司倒也沒派人看著他倆,周顛在他手上,也不怕周興帶著林麒跑了.

周興會些個尋龍點穴的門道,出了城辨認一下天上星斗,再看地脈走勢,帶著林麒朝北而去,今早的一場水也波及了各地,走在路上很是泥濘,師徒兩個磕磕絆絆忍受夜風寒冷,都是四下仔細看過去,一路之上倒也看到些個孤墳野墓,可沒有一個超過百年的,更不要千年的了,有些墳墓被水一沖,棺材都露了出來,還有些個骸骨散落在各處,鬼火飄飄忽忽,時隱時現,一片淒涼.

跟周興這些日子遇到的事倒也不少,這景林麒也不害怕,只是心尋找,希望能找到個師傅所的千年古墓,可這千年的古墓,又那是那麼好找的,兩人找了兩個時辰,古墓還是一點影子也沒有.

周興也有些焦急,拿出羅盤,嘴里念念叨叨,帶著林麒一直朝北,又找了半個時辰,林麒有些累了,但還是強撐著跟在師傅身後,就這樣來到一處山腳下,突然腳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林麒一個不注意跌倒在地.

這一下正好跌在一個水泡子里,等爬起來已是全身被水侵透,不由得惱怒起來,就找那個絆他的東西看看是什麼玩意?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大塊土喀拉,豎起個角來,林麒惱怒,就朝土喀拉狠踢了一腳,一腳下去泥土整塊掉落下來,星光下這東西竟然還反射出光芒來了.

"師傅,快來看,這是什麼東西?"

林麒一聲驚呼,周興急忙過來,低頭一看,就見是塊雕刻極為精美的花磚,這種磚,達官顯貴和富商大賈們,經常用來裝飾自己家的牆壁和地面,普通的老百姓,能夠摸一摸,看一看,就很不錯了.

如此大的花磚,大半截埋在地下,要在平常的日子里,也是看不到的.不過,正是今天的一場大水沖刷過後,泥土被帶走不少,這才露出了地面.

周興四周看了看,此地甚是荒涼,方圓幾里之內,沒有人煙,也沒有人家,這些雕鏤精美的磚頭,從花紋式樣來看,也不像是元朝常用的花磚,倒像是很古舊的樣式.周興是個識貨的,啊呀一聲大叫,對林麒道:"你可真是為師的福星,這下面應該就有一座古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