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土地廟
林麒明白師傅的意思,裝著愁眉苦臉對周興道:"師傅啊,你跟陳大哥這事管定了,話得可有點滿了,聽馮提司了經過,想那妖婆子就不是個好對付的,指不定還要用掉多少符紙,朱砂……咱們這一路上斬妖除魔,剩下的可不多,況且法袍也破爛的沒了樣子,做法事可少不了花錢."

周興一臉正氣斥責林麒:"孽徒,你這的是什麼話,咱們正一教門下行走江湖,那個不是斬妖除魔,行善積德,扶危解困?若我不知道這事還好,知道了就不能不管,馮提司好心才收留了那婆子,卻落得這個下場,若不教訓一下她,長此以往這天下還有好人嗎?你倒好,不曉得替人解難,卻盡些個困難,為師雖然落魄,卻也不能不管,莫要在跟我那些個銀錢事,汙了我的耳朵."

完周興還冷哼了幾聲,一臉的不高興,頗有高人的風范,林麒羞愧低頭,連連稱是.師徒倆這戲演的並不十分精彩,傻子都能看出來林麒是托,更何況馮提司,陳友諒這等官場上的老油子,兩人相視一眼都暗暗搖頭.

馮提司開口道:"只要道長有真本事,幫我除了那妖婆子,些許銀錢那里用得著道長自掏腰包,我這就叫下人取一百兩銀子來,道長先添置些個用品,待事成之後,另有厚報."

話是這麼,馮提司卻沒有動彈的意思,周興也明白他對自己不是那麼信任,心道:道爺要是不露兩手,你也不會甘心出這銀子.沉吟了下道:"提司夫人回娘家卻怎麼也走不出濟陰縣去,這里面有些古怪,這樣吧,咱們先解決了這事,也試探一下那婆子的深淺,你看如何?"

馮提司自然是滿口答應,一百兩銀子對他不算個事,可也不能白白出了啊,誰知道這驢臉老道是不是個騙子.別像前幾個和尚老道一樣,給了錢,卻是個生死不知,也不知道是被關婆子害死了,還是跑了.大家都是精明的,這種事也不用明,怎麼著周興也得露兩手,馮提司驗驗貨,才能把銀子安心給了.

周興道:"夫人想必是中了妖術,這才走不出去濟陰縣去,我這麼想,要是夫人走不出去,想必提司也走不出去,不如這樣,咱們這就出去看看提司是不是也被動了手腳."

馮提司嚇了一跳,琢磨了一下還真有這種可能,立時就有些坐立不安,周興忙安慰他,又叫陳友諒去雇一輛馬車.陳友諒當真是個熱心的,沒有二話,抬腳就走,不大會的功夫回來,雇了輛兩匹馬拉的車.

馬車不,卻也不大,勉強能擠進去三個人,卻怎麼也裝不下周顛,周興就叫周顛在酒店等著,陳友諒是個昂藏大漢,更擠不進馬車里去,就在酒店陪著周顛.林麒趕著馬車出了城,一出城就撒開了馬足朝招義縣疾馳.

倒也不是真個要去招義縣,就是看看能不能出了濟陰縣范疇,來也奇怪,縣城里面豔陽高照,可到了城外,天氣就變得陰沉沉的,像是馮提司的心.上了官道,馬車飛快,筆直向前,跑了半個多時辰,林麒就看見不遠處有座城邑,還以為到了招義縣,回頭道:"師傅,提司,前面有個城,想必是招義縣到了."

"不能!"馮提司撩開簾子:"濟陰縣與招義縣怎麼也有百十里的路程,怎能這麼快就到了?"抬頭就朝城門看去,這一看,臉色變得蒼白,眼神黯淡,無奈道:"那里是什麼招義縣,這還是濟陰縣啊,不過就是換到了南門而已."

林麒哦了一聲,也沒停,趕著馬車繼續向前,待走得近了才看清楚城門上的字,果然是濟陰縣,林麒很是不解,他趕著馬車走的可是官道,半道上連個彎都沒拐,怎麼就兜了個圈子又回來了?

林麒勒停了馬車有些不知所措,馮提司下了馬車,愣愣看了看城門幾眼,突然暴躁大怒起來,跺腳大罵道:"我就知道這婆子不是個好人,連我也算計了……"

林麒聽得直愣,心道那關婆子算計的就是你,你家夫人和孩子都走不出,還能跑了你了?就有點看不起馮提司,覺得這男人當得著實有些窩囊,這事若是攤在自己身上,早就拽過刀子去找那婆子拼命去了,還用得著在這沒人的地方跺腳大罵,又管得什麼用了?

周興也下了車,看了看城門,沉思了一會,對馮提司道:"我有些眉頭了."完拉著馮提司轉身回了車廂,吩咐林麒再跑一圈,林麒答應了一聲,問清楚了馮提司該向那跑,掄起鞭子抽馬.轉頭又背對著城門朝南去了.

這般又跑了半個時辰,又到了東門,馮提司已經認命了,唉聲歎氣的後悔不該收留那關婆子,還自家媳婦是個不懂事的,女人就會壞事之類的廢話.

周興倒是不慌不忙,讓林麒專挑道跑,林麒又駕著馬車專挑偏僻的地方疾馳,可不管走的是大道還是路,最後還是會繞回到濟陰縣城門下.這其中也有不同,南北兩個城門調著個的換來換去,但怎麼跑最後看到的都是這兩個城門.

"這……這可怎生是好,躲都躲不過去了,這妖婆子欺人太甚!"馮提司坐在車里,一個勁的怒罵,卻是再也不下車了,周興呵呵一笑道:"提司莫要煩惱,看我破了這婆子的妖法."

也沒見他怎麼動作,手指一動,拇指和食指間就夾了一張黃符,這符看上去是用上好的山南紙做成,隨手一抖嘩啦啦只響.林麒知道周興這是要做法了,頓時就興奮起來,瞪著眼睛看著.

"天罡揚威,玄武後隨.玉彩搖弋,熒惑流輝.神光照耀,太白成瑞.六丙來迎,百福攸歸……"咒語出口,周興雙手開始捏訣,只是他手勢變化太快,而且繁複無比,看的林麒是眼花繚亂,一點也沒學到.周興咒語念到最後一句,將手中黃符朝車廂外面一甩,叱了聲:"去吧."

隨著去吧兩字出口,那道黃符撲棱棱的變成一只黃色鳥,唧唧……叫著向前飛去,林麒看的目瞪口呆,覺得神奇無比,耳聽得周興對他大喊:"發什麼呆呢?快跟上."

林麒回過神來,急忙催動馬車去追那黃色鳥,黃色鳥宛如一個精靈,叫聲清脆,煽動著兩個翅膀,在這陰沉的天色中,多了那麼一抹亮色.

周興亮了這一手,馮提司頓時雙眼一亮,恭維道:"道長果然是位高人."

周興笑笑,故作高人姿態,心中卻呸的一口暗罵,心道:要掙你些銀子也真是個難的,師門的尋路符都用出來了,要是不能在你身上多掙些,可就虧大發了.

這尋路符還真不是周顛自己畫的,乃是從龍虎山上帶出來的,也就那麼幾張,要不是為了接下馮提司這個活,怎麼也不會用,這符制作甚難,用一張少一張,卻沒想今日用了出來,周興也是覺得肉疼.

林麒倒是興奮無比,感覺天地間有些事當真神奇,誰能想到一張紙符,竟然就能化作一只鳥出來?眼睛就看著天上的黃鳥,揚鞭追趕.這次跑了沒多大一會,天空中的鳥嘹亮啼叫了一聲,這一聲叫真個響亮清脆,隱約的黃鳥身軀身上散發出淡淡如金色的光芒,像是一枚鋒利的寶劍,硬是從陰沉的天地間劈開一道縫隙.

林麒追趕上去,感覺馬車擠進了一道厚厚的牆,四周的壓迫感海濤般擠壓過來,但馬車在黃鳥散發的光芒中卻是安然無事,接著眼前猛地就是一花,林麒忍不住眨了眨眼,再一睜開,眼前就是碧藍天空,夕陽斜垂.那里還是剛才陰沉模樣.

脫了桎梏,天上的黃鳥像是使盡了力氣,空中晃了幾晃,一頭栽向前面樹林前一間低矮屋子.林麒不敢怠慢,急忙驅車趕了過去,到了近處一瞧,原來是間的土地廟.

這廟的就剩下一間屋子,破爛不堪,處處漏風,看不到半點香火,奇怪的是這廟破成了這副模樣,廟門竟然是新的,還塗著上好的漆,感覺十分怪異.而且廟門兩側還有副對聯,上聯是,莫笑我老朽無能,許個願試試.下聯:哪怕你多財善賈,不燒香瞧瞧.也沒個橫批,顏色也淺,與那廟門十分的不搭配.

黃鳥消失不見,廟門上卻多了張黃符,仔細一看正是師傅甩出去的那道符.這事怪異,林麒很想推開廟門看看里面是個什麼樣子,可想了下,還是耐住性子,掀開車簾請下周興和馮提司.

馮提司下了車見到了這麼個破廟,很是納悶,扭頭去看周興,周興呵呵一笑,摸了摸下巴上的稀疏山羊胡子,故作高深道:"你們一家走不出濟陰縣境,根由就在這廟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