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豬胎
李氏剛要轉頭,猛然想起老王囑咐她的話,不管誰喊她都不要答應.轉念又想,父親去世多年,又怎麼會在這個地方?立時就拿定了主意,無論後面叫聲多麼熱切,終究是沒有轉過身去,就這麼堅持了會,後面喊她的聲音突然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氏松了口氣,這也不怪她,任誰在這詭異的地方老是聽到後面有個熟悉的聲音不斷呼喚,心里都絕對輕松不了,可這麼一放松.又開始著急,這老王怎麼就還不回來?

又等了會,李氏急得已經有些抓心撓肝了,就在這時,前方煙塵彌漫,李氏以為又有陰差巡路,准備好了紙錢等著,卻見煙塵之中出現一輛白色牛車,慢慢悠悠的對面而來.拉車的白牛高大健壯,離的近了才看清楚,竟然就是個白紙紮成的,車廂也是白色的,垂著個門簾子,不知道里面坐著什麼人,趕車的卻是一個頭戴綠帽的人,一邊揮著鞭子一邊嚷嚷:"還差一個,還差一個……"

來往過路的看見這牛車都是遠遠躲開,不管看上去多疲憊,愣是沒一個人上車,牛車慢悠悠迎面而來,李氏不敢招惹是非,只是心看著,誰知那牛車到了她身邊竟然停了下來,那戴綠帽的人朝她笑道:"還剩一位,你上不上來?"

李氏見他跟自己話,嚇了一跳,也不敢回話,低下頭看地,那人嘿嘿一笑,就要趕車再走,這時車簾子被掀開,有人對李氏道:"孩他娘,娃找到了快上車."

這聲音如此熟悉,李氏忍不住抬下頭一看,正是自己丈夫林老實,她愣了一下,忍不住問道:"你咋來了呢?"

"老王大哥帶我來的,娃找到了,快跟我回去!"林老實一臉著急,車廂里隱約還傳來孩子的哭聲,李氏有些拿不定主意,林老實著急道:"快點吧,老王大哥還有事,一時半會的回不來."

孩子哭聲擾亂了李氏心神,又被林老實這一催,也就不在多想,雙手並用爬上了牛車,可到了車廂里一看,那里有什麼孩子,連林老實都不見了影子,對面是一個面孔黝黑的男人看著他冷笑,還有六個不認識的面對面坐著,這六個人男女老少都有,見她上了車都笑嘻嘻的看著她.

李氏這才知道被人誑上了車,急忙掙紮著要下車,可突然間卻怎麼也動彈不了,任憑她使出多大力氣,就如同被定在了車廂一般,而那慢悠悠的牛車速度突然就快了起來,幾乎就是在眨眼之間鑽進了濃霧之中.

李氏腦中一陣迷糊,漸漸的什麼也不知道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氏全身一涼,有了意識,她睜開眼,就見天空群星燦爛,四周風輕云淡,再也不是那花非花霧非霧的感覺,同時她突然聞到一股異香.這香氣是如此的強烈,使得她覺得饑餓非常,這種饑餓的感覺讓她發瘋,像是不馬上吃點什麼東西就要立刻死掉,忍不住就朝那香氣慢慢靠近……

且家中,林老實愣愣守著靠在牆角如同睡著了的兩個人,時不時的還看看木桶里的孩兒,那木桶里的水一直沸騰不休,孩子泡在水中,非但沒事身上的黑毛還退去了不少,心里也頗覺得安慰,只是這般等待的確煎熬了些,也不知道老王和自家婆娘什麼時候回來.

過了有一個時辰,牆角的老王突然全身抽搐起來,天靈上冒出一股白氣將貼著的紙符沖掉,接著就見老王醒轉過來,一臉焦急的問他:"你媳婦回來沒有?"

林老實被他問得愣住,道:"不是跟你在一起嗎,怎麼問我?"

老王也不理他,快步走到李氏身邊,但見她雙眼無神仍是直愣愣的看著地上的那碗水,頭頂的紙符還在,大喊了聲:"糟了."冷汗刹時就流了下來.原來老王辦完事回來,到了槐樹下面,卻沒看見李氏,心里頓時咯噔一下知道壞了,也顧不上別的,急忙順著來時的路回趕.等醒轉過來,見李氏頭頂紙符還在,就知道她魂魄還沒回來.

林老實還從未見過老王這般慌張模樣,急忙道:"老王大哥出了啥事?你可別嚇我啊."

老王冷靜了一下,知道這個時候慌張不得,沉聲對林老實道:"沒事,你等我回來."完白眼一翻,咕咚一聲栽倒在地上,再次魂魄出竅,林老實嚇了一跳,也不敢動彈,隱隱的也覺得事不對.

老王走陰,又回到槐樹底下,正巧碰見騎公雞的那個陰差,急忙上去打問消息,更是將剩下的紙錢全都塞給了陰差,那陰差收了紙錢,咦的一聲道:"那娘子不是在槐樹下等你嗎?沒等到?"

老王急忙將事了,那陰差見老王著急,騎著公雞幫他去打問消息,沒多大的工夫回來,是有人看見林家娘子跟著一輛牛車走了,時間並不長,跟老王回來也就是前後腳的事,

老王頓時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也顧不得跟那陰差多話,只日後必定有報,急忙還陽,老王身體本就虛弱,連著兩次走陰,身體更是到了一個極限,勉強站起來,對林老實道:"好好守著娃,我去去就回來."

林老實見他臉色難看無比,想要問,卻見老王已經心急火燎的走出了家門.

這會已經是後半夜了,老王挨家挨戶的踹門,四處打聽誰家的豬狗之類的畜生生崽子了,村子里本來就折騰了一回,老王這麼一鬧,全村人都醒了,有心腸熱的就幫忙一起打聽,過了會才打聽到村西頭一家母豬剛聲了一窩崽子.

老王急忙跑到那家豬圈,就見一只肥大的母豬斜躺在草堆上,剛生了七個豬崽,有四個叼著**吃奶,其余的三個正在往里擠,有一只豬,腰上有一圈白毛,像系一條白腰帶,這會擠到了母豬身邊,正伸嘴要吃.

老王見了急忙從地上撿起塊石頭使勁砸向那母豬,母豬被砸的嗷一聲慘叫,蹦跳起來,那豬才被閃了一下,沒吃到奶,老王也不管那家什麼反應,翻身進了豬圈,拎起腰上有一圈白毛的豬狠命的摔在地上.

豬剛生出來本就弱,那里禁得住他如此狠摔,立時就被摔死,那戶人家見老王摔死了自家豬,拽住他吵嚷不休,老王也不多,從懷里掏出一錠銀子塞給那家男人,道:"這夠陪你家豬的了."

完也不管那家人樂意不樂意,急忙回了林老實家,林老實懵懵懂懂的見老王又回來了,還沒等他問些什麼,老王白眼一翻又走陰去了.

這一回老王來到那顆槐樹下,李氏正愣愣的站在那里,見老王前來,急忙道:"老王大哥,剛才我餓的厲害,眼見前面有一大斗,正在向下漏食,剛要吃就見你跳了過來,舉起我把我摔死了,我就又回到這了,老王大哥,這……這是怎麼回事?"

老王帶著她回走,歎息道:"你就不記得咋去的那里了?"

李氏心中羞愧,知道這都是沒聽老王的話,聲音低低道:"我等你不回來,見老實在車上,他讓我跟他走,又聽到孩子哭,稀里糊塗的就上了車……"

老王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出,轉念一想,知道李氏是被迷惑了,想必就是那黑狐心有不甘做出來的,但這會不宜旁生枝節,沉聲道:"那牛車拉著的人都是去投胎的,不過是豬胎.車上那些都是個前世犯偷盜罪,負債不還,喜歡殺生,不喜聽聞經法飄蕩多年的孤魂野鬼,,你怎地就不聽我的話上了那車呢?多虧我打探得及時,你看到的那漏斗,流出來的那里是什麼美食,那是豬奶,你若是喝了,豬身上的渾濁之氣汙濁了你的命魂,那就真成了一只豬了,任誰也救不回來你,幸虧還來得及."

李氏暗暗羞愧,卻覺得當時肚中饑餓的實在難以忍耐,那種要命的感覺,沒辦法的清楚.羞愧之中想起孩子的事,急忙問:"老王大哥,娃的命魂找到了沒有."

"知道在那了,不遠."

老王帶著李氏來到一處水潭,猛然站住,回頭使勁拽了把李氏然後向前一推,李氏跌進水潭,只感覺全身一冷,猛然打了個激靈,再一睜眼已經是在家中了.林老實正愣愣的看著自己,她全身寒冷,扭頭朝老王看去,就見老王身體猛地一抽,上半身直愣愣的立了起來,蒼白的臉上有著一絲潮,猛然張嘴,哇的吐出一口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