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狐笑
李家婆娘滿臉是血,咯咯咯……陰笑著,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時候,她雙手拽住身上褻衣,使勁往兩邊一扯,就聽刺啦一聲響,褻衣被撕開,露出白花花的胸脯.

見這景,林老實急忙扭頭,這時老王猛地抬起頭來,雙目圓睜,眼中似有光芒閃動,急速向前一竄,右手成鷹抓的模樣,抓住李家婆娘脖子上的一塊肉.老王抓住的是瘤子一樣的肉球,那肉球還在活物般的不停蠕動.

老王冷哼了一聲:"這就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了."舉起銀針朝肉球使勁往下一戳,李家婆娘"嗷~~~"一聲慘叫.整個人猛的打了幾個哆嗦"噗通"一聲摔倒在炕上,人事不醒.

事發生之快,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形容.

所有人都在發呆,愣愣看著,老王不滿的扭頭對老李頭喊:"還發什麼楞,快把你家婆娘用被蓋起來."

老李頭回過神,急忙上炕拉過一床棉被,蓋在了自家婆娘身上,他婆娘也不再鬧,安靜了下來.身子卷曲著縮在棉被里.

大家見沒事了,都松了口氣,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女人的驚叫聲,林老實忙朝外面看去,只見老李家那高高的干草垛里猛地竄出一只黃色狐狸來,這黃狐狸雙眼亂轉,鼻頭漆黑.全身的毛皮金黃金黃的.

老李家的干草垛很大,象座山一樣.村里每家每戶都有這樣的干草垛.一是冬天用來引火用,再一個也是用來喂養牲口,所以到了每年秋天家家都會囤積大量的干草,枯樹葉,用不了的就堆放在那里,也不去管它,第二年接著往上面堆積,到了最後下面的干草已經很有年頭了,最底層的干草由于年深日久漸漸的變得越來越陰暗發黴,這里經常聚集著一些喜歡陰暗潮濕的生物.那黃狐狸就是從干草堆的最下面竄出來的.

一般的狐狸也就跟個笨狗般大,這一只的體型卻遠遠超過了一般的狐狸,它的毛皮更是油光發亮,在陽光照耀下遍體金黃.通雙眼中發出妖異的光芒.那喊叫的婆娘本是抱著孩子看熱鬧的,這狐狸猛地竄出,金黃的毛發在陽光的照耀下把她的眼睛晃了一晃.嚇了一跳.

那婆娘的一嗓子又尖又利.所有人心里都打了個哆嗦,那黃狐狸本想逃走,聽到這一聲驚呼也是被嚇了一跳,看著那婆娘呆了一呆.

這會李家大兒子舉著鋤頭出來就要打死這狐狸,他也是怕這狐狸不除,以後還來禍害他家,

老王卻一步搶出來擋住老李家大兒子,沖狐狸大喊:"還不快走!"

那狐狸也是個警醒的,立刻朝村外竄了出去,閃了幾閃不見了影子,事到這也就算了解了,從那以後那黃狐狸再也沒來過村里,也沒禍害老李家.

這件事林老實親身經曆,至今印象深刻,聽李氏這麼一,心里也是打了一個突突,想起那母狐狸全身雪白,沒有一絲雜毛,更是覺得害怕.這世道人分三六九等,蒙古人是第一等人,色目人第二等,漢人第三等,這里的漢人指的原來金朝境內的漢,契丹,女真等族以及較早被蒙古征服的云南人,東北的高麗人也是漢人.第四等是南人,也叫蠻人,新附民,指最後被大元朝征服的原南宋境內,淮河以南的人.

人是這樣,狐狸也是如此,自古狐狸就有黃為輕,次之,白為貴的法,也就是黃色的狐狸為下品,色的為中品,白色的才是上品,純白色的狐狸修煉的成就遠大于黃色的狐狸,林老實一想到自己招惹到一只白色的狐狸,心里就覺得很是不安,但事已經做了,想要後悔也是來不及,他也上了倔脾氣,聲嘀咕了一句:"它不偷咱家雞我去尋它做甚?,王德才家那麼多雞不去偷,偏偏偷咱窮人家的,理在我這,我不怕."

李氏見他倔強,無奈苦笑,道:"要真是一只修仙的狐狸,那東西跟你講道理嗎?"

林老實這話的很沒底氣,又聽婆娘這麼,想了想,有心想要安慰李氏幾句,奈何嘴笨,也不知道該什麼,到最後還是跺跺腳出去了,心中卻打定了主意,不管如何都要保護自家婆娘孩子平安.

出了屋子,林老實愣了會,他本想做幾個套狐狸的套子,但這會寒冬臘月的,也沒有就手的材料,想了半天就在自家院子里設陷阱,是陷阱其實就是挖了一溜長溝,下面插上些削尖了的木棍,上面鋪上枯草,再蓋上雪.

其實做這個完全沒有什麼用處,狐狸又不是人,一步一個腳印的朝你家走,狐狸蹦跳甚遠,一個縱身,怕是就越過了這陷阱,但林老實也沒別的辦法,起碼要做點事,這麼做無非就是找個心安,可他還是覺得不放心,又開始磨他那把很鈍的短斧.

李氏坐在屋里歎氣,看著地上林老實扔下的兩只狐狸,一只早就死透了,另一只嗚嗚……叫著,可憐巴巴的樣子,她有心放了還活著的狐狸,但林老實沉悶著在外面磨斧頭,又怕傷了他那顆心,想想林老實這麼做,無非也是為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兩口子沉默著,這一天也就過去了,林老實那也不敢去,懷里揣著斧頭陪著李氏,可到了深夜,也沒發生什麼事,兩人也就慢慢放下心來,林老實還琢磨著明天去趟鎮上,把兩只狐狸崽子賣了,在買兩只下蛋的雞,剩下的買點白面給婆娘補補.

夜漸漸深沉,兩口子都熬不住,不大會也就睡下,睡到後半夜,李氏迷迷糊糊的聽到門外有人哭,這哭聲悲悲切切,不絕于耳,李氏激靈一下醒了,這大半夜的是誰在哭?她急忙去推林老實,林老實睡得正香,被婆娘一推,卜楞一下坐起來,還有些魔怔著問:"咋了?"

"你聽,門外面有人哭!"

林老實豎起耳朵聽了聽,摸摸腦袋:"咱家屋子漏風,會不會是風吹的動靜啊?"

"不會,你再聽,風不是這個動靜."

李氏完林老實仔細一聽,果然,外面那哭聲雖然弱,卻飄飄悠悠的傳進屋子里來,聲音很淅淅瀝瀝的,像是夏天下雨的聲音.

林老實也驚了一下,但家中就他一個男人,壯著膽子朝門外吼了一嗓子:"誰?大晚上的不睡覺,嚎啥喪?"

他這一喊,外面哭聲更大,嗚嗚……的如泣如訴,這下林老實坐不住了,本有些懷疑是不是那白狐狸來尋自己晦氣,但這外面明顯是人的哭聲,那狐狸難不成還能幻化人形?若真是有這能耐,也不至于偷自己家兩只雞吃,還被他砍斷了尾巴.

李氏心中也是又疑又惑,但還是對林老實道:"老實啊,你去看看,別不是誰家老爺子過世了,平日里村里人對咱都挺照顧,碰著事上了,咱能搭把手就搭把手."

李氏識文斷字的,見識比林老實多,平日他就聽婆娘的,聽李氏一,琢磨著也是這麼個事,就披上棉衣,穿上鞋,兩步走到門口,將房門吱……的一聲拉開.

房門打開,外面正是月明星稀,斗大的月亮照在雪地上慘白慘白的,映照得四周一片光亮,院子里那顆老槐樹下面,一只白狐斷了半截尾巴,正是白天被他砍了一斧頭的那只,另一只黑狐,全身漆黑油亮,腰間有一圈紫色的毛發,比身邊的白狐狸差不多大了一半,雙眼閃爍著火焰般的妖異色,就站在那里,眼見林老實出了門,像人一樣朝他作揖.

林老實只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沖到頭頂,瞬間就把剛出被窩里出來的那點熱乎氣頂了個干乾淨淨,張著大嘴不知該如何是好,一股股熱氣從他嘴里噴出,形成一道道白柱,這景不出的妖異.

這會李氏也起身披衣捧著肚子走到門邊,還沒等出門就咦的一聲道:"這是誰放在咱家門口的?"

林老實低頭一看,門前雪地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只青花大瓷碗,碗里還有幾塊散碎銀子,差不多有七八兩左右,這年頭七八兩銀子夠普通人家一年花銷的,林老實愣神這工夫,李氏已經看到槐樹下面的那兩只作揖的狐狸,頓時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這明顯是狐狸要孩子來了,黑狐像是很懂得人間的規矩,做的很是得體,那意思就是,白狐狸偷你的雞,是它不對,斷了尾巴,也算是個教訓,門口瓷碗里的銀子,就是賠你家雞錢的,作揖,是在請求林老實把那兩只狐狸還給它.

李氏急忙對林老實喊:"快,快把那兩只狐狸還給它們."

林老實也被嚇著了,聽到婆娘喊,急忙回屋將那兩只狐狸拎了出來,放在門邊,嘟囔著:"死了一個,不是有意的,路上滑,跌了一跤,手松給摔出去了……"

還沒等林老實嘟囔完,那斷尾的白狐,猛地竄了過來,這一下來勢甚快,嚇得林老實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就見白狐黑色的眼珠中不停有淚水滴落,嗚嗚……低聲鳴叫,叼起綁著兩只狐狸崽子的樹藤,轉身竄出了院子.

黑狐沒走,只是用冷靜的看看林老實,又看看李氏,林老實嚇壞了,嘴里反複著:"俺不是有意的,真不是有意的……"

那黑狐突然笑了,尖嘴猴腮的狐狸臉上,那笑容不出的陰深詭異,隨即也轉身竄出了院子.

起點中文網*/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