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惹狐
死了一只狐狸崽子,林老實也沒在意,反正早晚也得剝皮賣給大戶人家,早死,晚死,也沒什麼區別,倒省下挨那一刀.他抬頭看了看天,昨夜剛下完雪,今天還沒有放晴,陰沉沉的,大有繼續下的意思,林老實不敢多耽擱,拎著兩只狐狸崽子往家走.

話李氏自從有了身孕,身子就開始犯懶,林老實也疼她,家里大事的都一個人忙活,往常一大早,林老實一准先去掏雞窩給自己煮個雞蛋吃,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早上出了門,這會快到中午還沒回來,莫不是有了事?

李氏擔了心思,就想去找林老實,可一推開門,門口積雪甚深,她身子不便怕滑倒傷了胎氣,就沒敢出門,回到屋里坐立不安的等著,直到中午時候院子里傳來踏雪的聲音,正是林老實回來了,李氏的一顆心才算是放回到肚里.

李氏放下了心,卻起了惱怒,心想你就算有事出門也該跟自己打個招呼,就這麼一聲不吭的沒了人影,也太不拿自己當個事了.眉頭一豎,就等林老實推門進來他兩句,可等門一開,林老實一身的血,手上還拎著個血肉模糊的東西,不由得就是駭了一跳,急忙問道:"老實,這是出什麼事了?"

林老實歎了口氣,就將整個事了,李氏聽完跺腳道:"山里人家最怕招惹胡柳黃白之物,咱們這村子,本就地方偏僻人煙不旺,陰氣重,陽氣少,比不上那些大城大邑,就算它吃了咱家雞,你也不必追上去,莫非你忘了去年村東頭老李家著狐仙迷的事了?"

起來這事也是邪性,村東頭老李家也是窮苦人家,去年夏天幫王德才家看瓜地,一連幾天晚上都丟瓜,王德才要扣老李頭工錢,惹惱了老李頭,就在瓜地下了幾個夾老鼠的套子,晚上也不睡,拎著根棍子守在瓜地,到了後半夜聽到吱吱……叫聲,順著聲音尋去,就見其中一個老鼠套子上面夾著大黃狐狸的一條後腿.

老李頭著惱,上去就是一棒子,打得那狐狸吱吱直叫,掙脫了鼠套子瘸了條腿跑了,第二天老李頭的婆娘就被狐狸被迷了,這事驚動了全村,全村的精壯漢子都去幫忙,林老實也去了,到了老李頭家,就見他家大門敞開著,李家婆娘披頭散發坐在正屋炕上,一動不動,臉被一綹一綹的長發遮擋住看不清模樣.四肢被麻繩緊緊綁住,老李頭焦急的圍在炕邊.

林老實還琢磨老李家出了這麼大事,咋沒看見他家大子?就這麼大的工夫,他家大兒子帶著一個四十多歲的陰沉男子回來,這人個不高,臉色慘白,陰沉,看上去就讓人覺得心里很不舒服.大家見老頭過來閃開一條道,林老實就聽幾個歲數大點的婆娘嘀咕,這個老頭是拐子河村走陰差的,鰥夫一個,懂這些個東西.

所謂的走陰差,民間相傳就是活人到陰間做事.人間和陰間是兩個世界,一般的陰間和人間,是不相通的,走陰差的就是世間的大活人和陰間相通,到陰間做事.走陰差的人,是閻王派到人間來的,所以有些神通.

一般的來,誰家有人久病不屈,病異常,有病藥效無效,家中禍不單行,經常有野物進宅,屋內時有怪聲,都會請這樣的人給看看,當然看也不是白看,總要供奉點什麼東西,還要看人家樂意不樂意接你這個活.

不過林老實左看右看都沒看出這個老頭有什麼稀奇的地方,誰知老頭剛一進老李家院子,炕上原本安靜的李家婆娘就蹦了起來,她的動作非常快,雙手被綁著,突然就蹦了起來,嚇了林老實一跳,忍不住就打了個冷戰.

林老實活了三十多年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恐怖的活人.李家婆娘臉色蒼白,雙眼閃爍著妖異的色,張著大嘴嘿嘿陰笑,門牙已經全部脫落,張著的大嘴已經變成了一個黑窟窿.嘴兩旁的腮幫子滿是鮮血,幾塊碎碗茬子穿過她的臉,還在不停的滴血.

那走陰差的老王突然話:"快去將你媳婦扶好."

老李頭聽了,忙走到炕前將自己婆娘扶正坐好,還心翼翼給她頭上蒙了一塊布.布剛蒙到她頭上,變故突生,原本傻樂的婆娘,猛地從坑上跳了起來,嘴里發出尖利聲音:"你們想抓我,那有那麼容易."著就從坑上跳了下來,老李頭去抓卻撲了個空.

老王急忙喊:"快把她抓住了,不能讓她跑了."

村里幾個精壯漢子急忙上前去攔,誰知道她突然變得力氣十分的大,嘴里嘿嘿笑著,一使勁竟把綁在她身上的繩子給掙斷.林老實一看這景,也伸了把手,上去拽住了李家婆娘,這時老李頭幾個人也使勁將她摁在地上.誰知道她忽然又不不反抗了,她被摁住蹲在了地上,一只手被老李頭抓住,另一支如枯材般的手伸出來,緊緊抓起地上的破碗碎片.

這一幕實在是太過駭人,林老實看的有些發呆.抓住李家婆娘的手忍不住松了一松,就這一松,李家婆娘騰出手來,猛然張開口,將手中瓷碗碎片全部倒進嘴里,咯吱~~咯吱~~用力嚼起來.血不停從她嘴角流下,她卻一直嘿嘿傻樂.

李家婆娘的笑猶如夜梟一般,發出"桀桀"怪聲.這陣勢把村里所有人都嚇住了,這時老王突然向前一步,他手中多了一根寸許長的銀針,走過去用左手使勁掐住李家婆娘的人中穴,大聲朝她喊:"你是誰?干什麼來了?"

李家婆娘翻著白眼,嘴里發出已經不是人類的嚎叫,但老王就是死死摁住她的人中穴不放手.這樣僵持了大約有兩分鍾,李家婆娘以一種怪異的語調道:"你問我是誰?我是你家胡爺爺,這家老雜種是個不曉事的,不就是吃了幾個破瓜嗎,給爺爺下套不,還夾瘸了爺爺一條腿,這事不能算完……"

李家婆娘一話,周圍的人立刻跟炸了鍋一樣,紛紛吵吵,啥的都有,但看的出來每個人都很害怕,老王沒有動,大聲朝他喊:"我是吃陰間飯的,跟本地城隍也有些交,他家漢子不懂事,我替他跟你陪個禮,你給我個面子,這就走吧,行不行?"

"不行,不行,不能白來一趟,我要喝哈喇氣,我要喝哈喇氣……喝了哈喇氣我才走,喝了哈喇氣我才走……"

老李頭摁住自家婆娘,著急的問:"不管是啥都答應他,啥是哈喇氣啊?"

老王冷哼一聲:"他這是要喝酒,快去拿些酒來."

老李頭家貧那里有酒,還是村里的趙大娘心眼好,過年存了點酒讓自己兒子給拿了過來,老李頭心翼翼接過酒壇子放到炕上.老王也松開了掐住李家婆娘人中穴的手.李家婆娘見了酒,嘴里立刻流出哈喇子.急不可耐的一把抓過來,很麻利的拍開泥封.抬起來一昂頭"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酒是米酒,沒什麼勁,但那一壇子酒少也有十斤,普通人這麼個喝法,還不把肚子撐破了?眼看著她的肚子慢慢的鼓脹氣來,老王急忙喊:"不能在讓她喝了,把酒壇子搶下來."

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害怕黃狐狸報複,誰也不敢上前幫忙,老李頭心疼婆娘,一步槍上前雙手抓住酒壇子,一使勁愣是把酒壇子給奪了下來.

酒壇子一被奪下,老王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疲倦,冷冷的問:"酒你也喝了,現在也該走了吧?"

李家婆娘臉色潮,手舞足蹈,"咯咯咯"笑著:"死老頭,我那一條腿怎麼算?"

這聲音尖利刺耳不是女人的聲音,也不像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別扭,就像是用刀在刮鍋底一樣.

老王眉頭一豎,有些不耐煩道:"酒你也喝了,她家男人也知道得罪你不對.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這就走吧,別在人家身上賴著了."

李家婆娘也不答應"咯咯咯"笑著道:"哈喇氣喝了,還沒吃槽子糕呢,快去在給胡爺爺我整點槽子糕來."

老李頭聽得暈暈乎乎的,不知道什麼玩意是槽子糕,就問老王:"什麼是槽子糕啊."

"就是糕點."

老李頭啊的一聲呆在那,動彈不得,他一個窮苦人家,能吃頓白面饅頭都跟過年一樣,糕點也聽過,那都是富貴人家吃的,他不要吃過,就是看都沒有看過,頓時就為難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老王也沒空理他那個呆樣,沉聲對李家婆娘道:"現在那有槽子糕給你吃?就算要去買也得去鎮上,一來一回也得一天.這樣吧,你先回去,我讓她家老爺們明天給你買去,買了就給你放在村頭的大槐樹底下,你看怎麼樣?"

老王這幾句話完,李家婆娘突然惱怒得大跳,邊跳邊喊:"少糊弄你家胡爺爺,今天要是不給我吃槽子糕,我就禍活他家的婆娘."

李家婆娘在炕上蹦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急,一邊蹦一邊朝老李喊:"不給我吃槽子糕,我就禍活你媳婦,不給我吃槽子糕我就禍活你媳婦…………"大喊大跳中,猛地把身上的褂子使勁拽了下來甩到一邊.這褂子一脫,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褻衣.

起點中文網*/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