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9章 慕容來了
"老大!"墨跡聽見聲音便已站了起來,朝旁邊走了兩步,恭敬的施禮.

"吃飯了嗎?"韓雨擺了擺手,示意他別客氣.

墨跡咧嘴一笑,點頭道:"吃過了."

韓雨笑了笑,雖然墨跡幾個都跟了他,可畢竟接觸的時間並不長,遠不如谷子文在他面前時那麼的肆意,隨便.當然,這和幾人的出身也有關系.

他們都是特戰軍人出身,而軍人首要的便是遵守紀律,嚴守上下關系.

這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相信等到墨跡等人真正了解他以後,他們自己會慢慢改過來的.

所以,韓雨朝著旁邊的房間看了一眼,直奔主題道:"人怎麼樣了?"

"還在里面,不過什麼都沒說!"墨跡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輕聲道.

韓雨揚了揚下巴,墨跡忙過去將門推開,率先走了進去,見沒什麼危險之後,才轉過頭.韓雨此時已經站在了他的身邊.

房間內,有一道鐵欄杆和鐵門將房間切成了兩半,就好像是電視中做成的牢房一般.而此時,在那不比豬圈大多少的牢房中,正坐著一個面目平庸的中年人.他的相貌恍若一耕地的老農,坐姿也像.

盤腿,靠牆,一臉的平靜.

聽到聲音,他的身體微不可查的繃緊了一下,又放松下來.微微一翻眼皮,便又如老僧入定般垂了下去,仿佛韓雨這個新面孔並沒有引起他的興趣.

"你就是鐵面?"韓雨也有些意外對方的形象,廢柴手底下最能打的戰將,竟然生就這副模樣,難怪他要靠一個鐵制的面具來讓自己增加威嚴.

昨天谷子文和墨跡將鐵面活捉之後,便直接送到了這里.韓雨故意晾了他一晚上,就是想等他摸不著頭腦,讓他心慌,只要心一慌,人便會變的脆弱,這樣他能輕松的取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只不過,他好像小瞧了對方,或者是晾的還不夠.

不過,韓雨並沒有耐心在等下去了,所以他也不管鐵面近乎冷漠的冷靜是真的還是故意裝出來的,自顧自的輕聲道:"昨天,我聽說鐵面帶了一群人,干掉了楚興社老大的愛將葛文哲,殺了他的侄子.那個人不會是你吧?"

鐵面的臉色騰的一下變了,他的目光一下彈了起來,恍若利劍一般落在韓雨的身上,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是你?"

"是我!"韓雨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一點心理負擔的承認了下來.

鐵面騰的一下撲了上來,兩手使勁抓著兒臂粗細的鐵柱子,惡狠狠的盯著韓雨道:"有本事的放你家爺爺出來,咱們真刀真槍的干一場!用陰謀詭計,算什麼漢子?"

韓雨輕笑著搖搖頭道:"勝者為王敗者賊,作為失敗的一方,永遠都沒有說話的權利!"

鐵面眼中幾乎噴出火來,可他畢竟也是在道上一路生死趟過來的,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他的目光中閃動著冰冷的意味,輕聲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很簡單,我想統一城北,統一天水市!"韓雨淡淡的道.

"我可以投靠你!"鐵面並沒有不屑,也沒有表示欽佩,只是皺眉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做出了決斷:"不過,你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韓雨稍微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抹贊賞的神色,輕輕點了點頭道:"說說看!"

"廢柴,對我有提攜之恩,我希望你能留他一命!"鐵面沉聲道.

"不可能!"韓雨很痛快的回了三個字,目光平靜的望著他.

鐵面目光微微一亮,隨即又無所謂的道:"那就算了.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

韓雨身後的墨跡兩眼一眯,細長的眼縫內閃過一抹殺機和鄙夷.他扭過頭,望向韓雨.雖然他什麼話都沒有說,可那眼神卻分明表達出,此時韓雨一刀將這個鐵面給斬了,那才更加符合他的心意.

可惜,韓雨根本就沒有回頭.他掃了一眼鐵面,雖然臉上並沒有什麼變化,可是心中卻是微微一緊.鐵面的眼中,除了冷漠還是冷漠.

顯然,他是一個自私的人,這是一個無情的人.所謂的恩情,友誼,甚至是生命,在他的眼中根本就和外面任人踐踏的花花草草差不多.或許,就連剛剛他所表現出來的焦急,憤怒,都是故意假裝出來的.

韓雨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卻還是答應了鐵面話中的潛在要求:"等廢柴死後,我便放你出來做事!"

鐵面掃了他一眼,重新坐了回去:"我需要紙和筆!"

韓雨點了點頭,然後和墨跡一起退了出去.

"老大!"一出了房門,墨跡便忍不住開口了:"難道你真要收他?這樣的人,要我說一刀殺了算了,連自己的老大都能隨手出賣,曰後,那保不齊他也會為了自己的小命而出賣我們!"

韓雨有些頭疼的擰了擰眉心,輕聲道:"像這樣的人,其實他自己就是最大的罩門,只要我們能夠點住這個死穴,他知道該怎麼做!去,給他紙筆,除了定時讓人給他送吃的之外,不允許任何人接近這里.尤其是那個蕭炎."

微微頓了一下,韓雨又道:"你和我一起上去吧,我還有事兒讓你去做!"

墨跡欲言又止,可見到韓雨已經做出了決定,他一時間還真不好反駁,只是想著暗中將這個消息告訴谷子文,讓他勸勸韓雨,便點了點頭.

兩人一來到上面,出了包間,便有遮天的小弟看見了,立即過來輕聲道:"老大,慕容姑娘來了!"

韓雨眉頭略微向上一挑,輕聲道:"在哪兒里?"

"嗯,剛剛見你不在,她便直接上了辦公室!"那小弟忙道.

韓雨聞言立即朝辦公室走去,墨跡則轉身出了浪漫煙灰.韓雨一邊走一邊道:"她什麼時候來的?和誰一起?"

"和暗蛇哥一起!"那小弟忙恭敬的道.

韓雨的眉頭頓時擰了起來,暗蛇?谷子文這個時候不在北海縣坐鎮,跑到這里來干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