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7章 他是誰?
"……你怎麼來了?"

"小聲點,和你住在一起的那幾個,可不是什麼普通人!"低沉而富有磁姓的聲音響了起來,還帶著一絲無法形容的張狂,是個男人,而且是個年輕的男人.

將腦袋貼在了門上的韓雨眉頭禁不住微微皺了一下,卻沒有出聲.而是眯著眼,通過門縫細微的光線朝里望去.隱約中,只看見房間內原本應該酒醉熟睡的蕭炎正摟著一個全身都蒙在黑色里的男人的脖子,滿臉盛開的微笑.

"我聽說你被黃連鑫給綁架了?怎麼樣,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黑色的身影伸出一只手,在蕭炎的鼻尖上輕輕的刮了一下.

蕭炎有些不滿的朝後躲了躲,輕笑道:"你不都看見了嗎?我好好的在你面前呢.不過,這一次倒是多虧了狂熊他們,為了我,他們傷的傷,亡的亡,不然,這才把我救了出來!"

"什麼?"黑衣人也是蕭炎讓人傳信給她,才知道她被綁架的事兒,可並不知道詳情,此時聞言不由的露出一絲震驚,聲音也禁不住變的冰冷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蕭炎忙將事情的經過給他說了一遍,黑衣年輕人默默的坐在旁邊聽了半天,目光中寒芒閃動,冷冷的道:"哼,楚云風真是好大的野心,和魄力,竟然也想將爪子伸到這城北來?看起來,他是以為自己翅膀真的硬了?"

頓了一下,他又恍然道:"難怪廢柴他們原本想要對付我的,卻又突然放棄了,感情是受到了來自楚興社的壓力.也好,我就趁機給他們加把火,讓這鍋水好好的沸騰一下."

說著,他瞪了蕭炎一眼,聲音中充滿了溺愛道:"你也是,我說給你派幾個保鏢吧,你偏不讓.結果呢?你這個堂堂的紅顏老大,不還是被人給綁了?"

"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蕭炎忙吐了一下舌頭,嬌笑道.

"真沒想到,狂熊他們竟然會有如此義氣,以前倒是我小瞧他們了!放心吧,他們的仇,我會替你報的."年輕人輕聲道.

"救我的可不止他們,還有……"蕭炎本想說韓雨,可是話到嘴邊了才突然發現,自己竟然還不知道韓雨的名字!

"是和你一起的那幾個人吧?你這丫頭,膽子可真是可以的!你知道和你住一起的都是什麼人嗎?"

"什麼人?難道你還認識他們?"蕭炎有些驚訝的瞪圓了眼睛.

"領頭的那個,就是前些曰子讓你都吃了一驚的那個黑衣!"

"黑衣,你說是那個遮天的老大?"蕭炎小嘴兒微張,目光一動朝房間門口瞟了過去.

"呵呵,敢和楚興社為敵的,又能有幾個黑衣?這人倒是有趣,先是得罪了狂風幫,如今又得罪了楚興社,看著像是做事沖動,不顧及後果的莽夫,可他卻又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收服狂熊和黑狼,並且能想到假扮鐵面,挑起廢柴和楚興社之間的爭斗,手段之老辣,簡直就是令人發指!"

黑衣人搖了搖頭,輕歎道:"可笑現在廢柴還滿世界的去找鐵面."

"你說了這半天,該不會是打算袖手旁觀吧?"蕭炎眉頭微微向上一彎,輕聲道.

"那怎麼會呢?不說我和廢柴之間的恩怨,單單是楚興社的人敢動你這一點,便足以讓我和他們勢不兩立!放心吧,他竟然能夠想到裝作鐵面嫁禍廢柴,我當然不會讓他這一番辛苦白費!行了,時候也不早了,你就早點睡吧,記得以後可不許再喝那麼多酒,讓人笑話不說,還會被人占了便宜!"

"你說什麼呢?"蕭炎不滿的瞪眼……

韓雨聽到他們的談話快結束了,忙身子一動,悄無聲息的又退回了自己的房間.

過了不一會兒,蕭炎的房門悄無聲息的打開了,一個全身都裹挾著讓人壓抑的黑色的身影從里面走了出來.他對著蕭炎點了點頭,轉身就要走,可是馬上他就站住了身子,仿佛發現了什麼似地,扭頭望向韓雨的房間.

正准備向外退出的身子,方向一轉,直直的對著韓雨的房間走了過去.


蕭炎一見,眼中不由得露出一抹驚訝的神色,張著小嘴,高抬腿,輕落腳,快步的追了過來.她拿眼狠狠的瞪了黑衣人一眼,示意他快走.

卻不想對方根本不為所動,只是很突然的抬手,在她的臀部拍了一記.

一時不察的蕭炎禁不住發出一聲低呼:"啊……"

聲音很短,可是房間內還是很快就做出了反應:"誰?"

"啊,我."蕭炎狠狠的瞪了黑衣人一眼,忙道.

"噢,蕭炎啊,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韓雨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帶著一絲朦朧的睡意.

"有點口渴,起來喝點水,卻不小心將水灑了一點,卻不想吵到了你,那個,我先回房了哈!"蕭炎忙輕聲道.

"噢,你早點睡!"韓雨睜著大眼,目光緊緊的盯著房頂.今晚的黑衣人來的突然,讓這個小丫頭,在十二中占據了一席之地,能夠面不改色的對著一個喝醉的混混掄酒瓶的紅顏大姐大的身份,也變得神秘了起來……

不過,好在她並沒有針對自己的意思,這讓韓雨心中稍安.閉上眼睛,他很是從容的進入了夢鄉,有那個黑衣人的暗中相助,北城這一池水將會更順利的變渾,這對他來說,是很樂于看到的!

就當韓雨睡覺的時候,廢柴卻失眠了.他剛剛得到一個消息:"遮天的老大,黑衣,前幾天曾在北城出現過!"

這本來是個很平常的消息,可在此時卻顯得是那麼的不平常.

別人或許不知道,可廢柴心里卻清楚的很,鐵面並沒有那個理由,也沒有那個實力留下楚興社刀堂和他手下的一百多號人.這一切都是個陰謀,只是這個陰謀來的太突然了,也太猛烈了,以至于幾乎沒有人相信,他是在替別人背黑鍋!

甚至,連他的手下,也紛紛以為他暗中讓鐵面集合了十二中的勢力,試圖一舉稱霸北城.

現在的他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知!

不過,如今這張紙條卻讓他又有了新的聯想.黑衣,那個敢于挑戰狂風幫威嚴的黑衣,他來北城干什麼?怎麼就那麼湊巧,他來北城沒幾天,自己這邊就發生了那麼多事兒?

難道,收服狂熊和黑狼他們的人就是那個黑衣?難道,冒充鐵面的那個人,也是他?

這個假設,讓廢柴的臉色都變的微微紅了起來.不是興奮,而是氣的!

多孫子啊,這北城大小的勢力有好幾家,你怎麼就偏偏挑上了鐵面,挑上了老子呢?

只是,將紙條放在瓶子里,丟在他家窗戶上的那個人,又是誰呢?他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廢柴眯著眼,大口的吸著煙,腦里不斷的轉著念頭,判斷著這張紙條到底是真的對他更有利些,還是假的好處更大!

默默的坐了半晌,廢柴的臉色忽然變了,目光中寒芒暴漲:"如果那個黑衣也是楚云風的人,那他狗曰的豈不是就要對老子下手?"

目光一轉,廢柴忽然覺得外面的黑夜中,隱藏著無數的殺機.他騰的一下站起身,喊了幾名小弟朝外就走:"去,將莫蒼龍給我請來,就說我請客!"

呵呵,不瞞兄弟們,早晨出去了,晚上八點才回來,晚飯都沒吃就碼字,騙人的小狗!一天不是看床啊,就是搗騰沙發啊,電視啊,唉,鬧心的事兒一大堆,這才發現,俺們這里結婚,真是很麻煩的一件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