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2章 答蕭炎問
韓雨的辦公室位于三樓的最東頭,整個三樓被一堵牆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是內部餐廳,另一部分則劃成了兩個辦公室.

其中讀力的那個自然是韓雨的,剩下的三個辦公室套在一起,則是KTV的高層主管辦公的地方.

韓雨在小弟的帶領下走到了屬于自己的辦公室,在辦公桌前坐下,長長的吐了口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才是屬于他自己的第一個辦公的地方.

整個辦公室設計的非常溫馨.木質的地板和頂層,散發著一種淡淡的木頭香味,真皮的沙發,高檔的辦工桌,加上書架,盆栽,格調雖然算不上高雅,卻也不算太俗.

尤其是旁邊有一個很大的窗戶,站在這里,幾乎可以俯瞰十二中對過的這整條街,這讓韓雨有些意外.

轉了一下辦工桌上的電腦,韓雨輕聲道:"這幾天你不要隨便出去.楚興社的人在四處找你,若是你再落入他手里,那不僅沒有人再去救你,就連剛才犧牲的那些人也白死了!"

蕭炎聽他提起那些在厮殺中犧牲的人,剛要反駁的嘴角有些無力的落了回去,默默的點了點頭.

韓雨輕笑一聲,寬慰道:"你放心,不會讓你在這里呆太長時間的.只要楚興社和廢柴他們打起來,那時候你只要小心點,便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了."

蕭炎也不是個笨人,她見韓雨如此篤定楚興社會和廢柴打起來,眉頭微微一彎,瞄了旁邊像根木頭似地站在那里的梁歡一眼,驚訝的道:"你的意思,剛才那些人會逃跑,該不會是你讓他故意放走的吧?"

韓雨呵呵一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笑著道:"你在這要呆上一段時間,這期間不能去學校,最好也不要隨便外出.反正這里有吃的,喝的,玩的,應該悶不著你.回頭和自己的父母打個電話,跟他們說一聲,免得他們擔心!"

蕭炎的臉上一下便的黯然起來,她輕聲道:"我的父母早就死了!"

韓雨愣了一下,想起那個騎著機車,囂張中透著股真摯可愛的丫頭,眼中閃過一抹柔軟的憐惜.這丫頭之所以將自己弄成那種大大咧咧的姓子,還組建紅顏自當老大,怕是和她過早的失去了父母不無關系.

"沒事兒,你不用勸我什麼,我早就看開了.天下沒有不老的爹娘,早晚有一天,我們也會和他們一樣,塵歸塵土歸土!"蕭炎見韓雨想要寬解她,忙擺了擺手,展顏笑道:"到時候見了,若他們還認我,那也是一樣!"

"這人世間的一切,本就像是花草樹木的輪回一樣."韓雨點了點頭,走到窗前,望著下面忙忙碌碌穿梭的身影.遠處夕陽西斜,帶著一種墜落的淒美.一枯一榮,一升一落,一生一死,仿佛組成了整個世界:"最關鍵的,不是為逝者哀悼,而是要善待生者,善待自己!"

"狂熊和黑狼兩人勢成水火,他們怎麼會跟了你,而且還是兩人一起?你到底是什麼人?"蕭炎大概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又或者她早就想要問韓雨了,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此時抓住機會,連珠炮似地問道:"你去學校裝那個清潔工,目的是什麼?還有,你怎麼想著去裝清潔工的?"


韓雨這才想起自己雖然沒有隱瞞裝鐵面的那人就是他,可蕭炎依然不知道他是誰,除了學校那一面,他們僅僅是在倉庫里見過一回而已.

"呵呵,你不說我都要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黑衣,是遮天的老大.至于狂熊他們為什麼會跟著我,那很簡單,因為我能給他們所想要的一切!"韓雨輕笑著道.

蕭炎不解的眨了眨眼:"他們想要的?他們想要什麼?"

"黑狼想要什麼我不能告訴你,不過狂熊嘛,他的要求很簡單,將你救出來,我就是他的老大!"韓雨倒真不愧是個合格的老大,這時候還沒忘了拉那個憨直的兄弟一把.

"什麼?"蕭炎微微彎了下眉頭,臉色微微一紅,目光中閃過一抹感動.她緩緩的點了點頭,輕歎道:"唉,他對我的好,只怕這輩子我都還不了了!"

韓雨一聽不禁在心中也是長歎一聲,狂熊兄弟,不是我這個做老大的不幫你,實在是蕭炎她,她對你沒什麼興趣!

看起來,回頭得勸勸狂熊,別一條道走到黑了.趁著剛掉進沼澤里,還沒陷的太深,趕緊往外爬吧!第一次拉皮條失敗的韓雨有些懊惱的想.

"可他怎麼會和黑狼聯手呢?整個十二中誰不知道,這兩人是天生的冤家?他們都跟了你,那豈不也成兄弟了?"蕭炎倒的確是個大咧咧的脾氣,才剛剛感歎了一聲,便立即拋開感慨,瀟灑的繼續追問起來.

韓雨咧嘴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道:"黑狼和狂熊他們是勢成水火,可也是惺惺相惜!不過要說我能一起收了他們,最要感謝的還得是那個黃連鑫和廢柴.若不是他們想著將自己的手伸進十二中,妄圖收服黑狼和狂熊為己用,這兩人怎麼會生出聯手抵抗的念頭?只是被我恰逢其會,這才撿了個大漏罷了!"

蕭炎聞言沒好氣的一翻白眼,她也是十二中的一方勢力,戰斗力什麼的不說,情報方面卻是一點也不差,畢竟她手下的那支娘子軍,多的是人拿著一個個的小道消息去吹噓,巴結!

稍微一想,便知道韓雨說的並不是假話.

狂熊和黑狼兩人手下加起來足有兩百多人,這樣的一股力量雖說並不是很強,可若是用的好了,卻足以成就一方勢力.無論是廢柴還是楚興社,都是有野心的人,他們不眼紅才怪!

而那一熊,一狼兩人,偏生脾氣倔強的很.他們哪兒是心甘情願屈從的主兒?

"哼,少說人家,只怕你來十二中,打的也是同樣的主意吧?"

哥幾個鮮花的上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