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1章 蕭炎
浪漫煙灰,KTV,位于十二中正對著的那一條路的中端,對面不遠的地方就是二把刀火鍋城.地段算不上繁華,可好在地方夠大.

當初陳蛟看中了這個地方,盤了下來.當然,他自己並沒有露面,只是讓手下的小弟暗中艹作的.若非如此,韓雨也不會讓他去參加對楚興社的行動.

整了整衣服,韓雨走了進去.和陳蛟一起來的遮天小弟,大部分都已經回了北海縣,只剩下幾個當初接管生意的小弟還留在這里.

門口的小弟早就已經看見了韓雨,見他進來,那小弟立即過來恭敬的施禮.然後帶著他進了KTV內部.

里面沒有客人,只有裝修的工人.因為浪漫煙灰的內部裝修太舊,所以陳蛟正在讓人對它進行重新的裝潢設計.

韓雨並沒有著急進去,而是站在那看了起來.眼下的大廳比起北海縣的西門娛樂廳的大堂來,要顯得狹窄一些.不過,這里是市里,若是收拾的好了,以後十個西門娛樂廳綁在一起,只怕也沒有這里賺錢.

縣里的消費能力,比起市里來說,總要差上許多.

"這些都是東韻裝飾公司的人,他們干活還算勤快,水平也還不錯!"那小弟見了韓雨審視的眼神,立即很懂事的在旁邊介紹了起來.

他的聲音頓時引來了幾位工人的注意,不過他們只是掃了韓雨的方向一眼,便立即收了回去.乾淨利索的忙碌起來.

韓雨眯著眼點了點頭,算是表達對他這話的認同.眼下這十幾位工人,都非常年輕,和韓雨心目中的那些木匠的形象相差很遠.

本來他以為,干這種手藝活的人年紀越大,便越有經驗.熟能生巧下,那手藝自然也沒得說!可眼下這十幾個年輕人那股子乾淨利索,專業認真的勁,卻改變了他的這種想法.

窺一斑而知全豹,從他們已經干妥的活上來看,他們的技術還是很不錯的.

"三分的鋼排釘!"兩個高紮中間橫著一塊木板的簡單架子上,一個年輕人笑著喊了一句,露出一對酒窩和一口潔白的牙齒,一對虎牙,給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他不過二十四五歲的年紀,穿著一身藍色的工作服,可明顯他是這一隊人中的靈魂人物,其他的人都是在為他服務.

"接著!"下面的一個人拿起一排鋼釘就朝上丟去.不過,因為他正在刷膩子粉,弄的一手泥濘,這一丟那鋼釘竟然在他的手上頓了一下,然後才飛了出去.

如此一來,自然比他預想的高度就矮了許多.眼瞅著鋼釘就要下落,砸在下面正蹲在那里切割木料的一個工人身上,架子上笑眯眯的那位猛的拉開了自己手中的鋼釘氣排搶,拎著手里的氣線向下一甩,那排鋼釘竟然被他撈在了氣排槍里.

"臭小子,你早晨沒吃飯啊?"

那工人嘿嘿笑了一聲,沒有回話,而是轉身去忙了.架子上的年輕人將鋼釘槍拿了起來,砰砰砰的打著鋼釘,朝已經鋪就的木質龍骨上訂著木板!

剛剛發生的那一幕好像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插曲,韓雨嘴角勾起一抹淺笑,頗為意味深長的望了架子上的那個年輕人一眼,淡淡的道:"吃飯的時候多給這些兄弟加幾個菜,大家都是出門在外,挺不容易的,咱們也不能太摳了."

"是!"韓雨身後的那名遮天小弟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老老實實的答應了一聲.

正當韓雨背著兩手,要去上面的辦公室看看的時候,梁歡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身邊還跟著蕭炎.


"老大!"一見到韓雨,梁歡便恭敬的施禮.

韓雨遞給他一個詢問的眼神,梁歡立即緩緩的點了點頭.韓雨心中一松,兩眼露出一抹興奮的神色,笑呵呵的道:"如此一來,咱們便可以等著看戲了!"

梁歡是前天的時候趕到市里的,大青山那邊的設備到位以後,韓雨的兵工廠便開始了熱火朝天的廠房建設.

這個時候梁歡在那里也沒什麼用,韓雨便見他調回了市里.剛剛前去對付楚興社的時候,他將梁歡也帶了去.只不過,他不是讓梁歡負責打架厮殺,而是讓他送人.

就是韓雨在倉庫中對那些人說的,將俘虜都送回狂風幫去的事兒.當然,韓雨不可能是真的將他們送給狂風幫,他早就暗中囑咐過梁歡,讓他給那些俘虜制造逃亡的機會.

現在看起來,那些俘虜已經成功"逃回"楚興社了,韓雨又怎麼能不興奮?

只是他高興,旁邊卻有人看不下去了!

蕭炎皺著眉頭,大聲道:"看戲?你還有心情看戲,你知不知道他剛才都干了什麼?那些人都跑了……"

聽見他的聲音,那些木工紛紛抬起頭,有幾個甚至還看的眼一直.

韓雨有些好笑的睨了那些木工一眼,這才看著蕭炎輕笑道:"跑就跑了,有什麼大不了的?難道你還要我一直養著他們?"

韓雨的身份之所以沒有瞞著這丫頭,並不是因為她是個女的,而是因為她認識卓不凡,更和狂熊是那種關系,根本就瞞不住.

"沒什麼大不了的?那可是你……好,就算你不在乎,"蕭炎瞪大了眼睛,指著梁歡道:"那你也不能任由他辦砸了事情,也不做一點處罰吧?"

梁歡有些郁悶的翻了翻白眼,心說這位大小姐可真夠不客氣的.自己和她還沒認識呢,她竟然就指著自己的鼻子告狀?

不過,他還不知道這位小姑奶奶和自己的老大究竟是什麼關系,所以只能苦笑卻不敢出聲反駁.

"罰啊,當然罰了,嗯,就罰他今天晚上陪我喝酒好了!"韓雨呵呵一笑,轉身向前走去.走了兩步還不忘回頭道:"你也跟著上來,別胡亂跑出去惹麻煩!"

蕭炎氣鼓鼓的哼了一聲,邁步向前走去.當她路過架子旁邊的時候,無意中一抬頭,頓時驚愕的瞪圓了眼睛:"啊,木……"

架子上的那位年輕人打斷她的話道:"這東西就是木頭做的,小姐好眼力.不過您還請閃開一點,等一會兒要釘木板,小心別髒著您!"

說著對著下面吼了一聲:"直排釘,快點!"

下面的木匠忙答應一聲,蕭炎則朝旁邊閃去,嘴里道:"本小……還不知道這東西是木頭做的?我是想問你,木頭這麼長,你是怎麼釘上去的!"

後面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