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3章 男兒血
"是,那個,剛才我們見到蕭炎大姐大接了個電話,就出去了,然後,然後她便被人給劫走了."那小弟沉聲道.

"什麼?蕭炎被人劫走了?誰干的?你們是干什麼吃的?"狂熊的眼睛瞪了起來,抬腳就踹了那小弟一下.

他是個夯人,也是個直姓子.喜歡誰就是喜歡誰,雖然蕭炎對他一直不冷不熱的,可這並不妨礙他去關心蕭炎.在他看來,我喜歡你,我就得關心你.這和你對我如何是兩碼事!

那小弟向後退了兩步,目光閃爍的看了他養眼,低下頭輕聲道:"我和兄弟們想要阻止,可他們當中下來幾個人,我們,我們不是對手.兄弟們都被揍趴下了,他們讓我告訴老大您,若是想要救回蕭炎大姐大的話,就去百樂門!"

韓雨的目光從這個小弟現身的時候,便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此時聞言,他眼睛微微一縮,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

那小弟卻沒有察覺,狂熊眼中寒光一閃,整個人就像是一頭憤怒的狗熊一般,冷聲道:"百樂門?走,去百樂門!"

他身後的那些人紛紛轟然應諾,黑狼的眼中露出一絲猶豫的神色,嘴角張了張,可看見韓雨,他還是又將嘴閉了回去.

那小弟的眼中閃過一抹掙紮猶豫的神色,他嘴角張了張,忙低下頭,單手使勁的攪動著衣服,一臉的惶恐不安.

"等一下!"韓雨輕笑著出聲道:"狂熊,事情還沒弄明白呢,你就這樣急慌慌的去了,不怕中了別人的圈套啊?"

狂熊霍的一下轉過身子,皺眉冷聲道:"圈套?什麼圈套?"

韓雨沒有理他,而是直接對著那小弟笑著道:"你剛才說,有人下車將你們都揍趴下了?那他們有多少人,你們又有多少人?"

"我們,我們只有六個人,他們也有六七個!"那小弟目光一縮,抬頭快速的掃了韓雨一眼,忙又低了回去,沉聲道.

"你認識不認識他們?"

那小弟緩緩的搖了搖頭.

韓雨點頭笑道:"他將你們都揍趴下了,那你呢?他們沒打你?"

那小弟抬起頭,一臉怒色的瞪著他道:"您這是什麼意思?懷疑我嗎?"

"談不上懷疑,只是看你身上的衣服干乾淨淨的,不像是打過架的樣子."韓雨淡淡的道.

他這麼一說,狂熊等人立即將目光投向他.那小弟忙深吸一口氣,苦笑道:"當時,我在後面,等我沖過去的時候,我們的人已經被打倒了.他們讓我回來將蕭炎大姐大被綁架的消息傳回來,直接就走了."

"黑衣老大,艾豐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他.眼下還是先去救回蕭炎再說,兄弟們,走!"狂熊大聲道.

"你若是這樣去的話,不但救不回蕭炎,反而會害了她!"韓雨平靜的道.

狂熊等人的腳步又一次頓住了,韓雨掃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綁架蕭炎的人為什麼要讓你去救人?擺明了,他是沖著你來的."

"那又怎樣?就算是豁出了這條命去,我也要救她!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被人綁架了而不管嗎?"狂熊嘶吼道:"兄弟們,怕死的留在這,不怕死的跟我走!"

炮彈等人轟然應諾,再也不看韓雨一眼,他們甚至慶幸的想,這個自稱遮天老大的黑衣,膽小怕事,虧的老大剛才沒有答應跟他混,不然,可真他奶奶的自己朝糞坑里跳,找屎了.

韓雨有些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道:"小凡!"

卓不凡一直在他身邊貓著呢,見他下巴一揚立即嘿嘿一笑,三步並作兩步的竄到了狂熊他們的前頭,小匕首一揚,嘿嘿笑道:"都站住,誰再往前走一步,卓大爺認識他,可咱手里的匕首卻不認得他!"

"黑衣,你這是什麼意思?"狂熊的眉頭立了起來.眼中布上了一道道紅色的血絲,就連老大倆字都省了.

"我沒別的意思,只是不想看著你害了蕭炎,也害了自己."韓雨皺眉道.

一開始他瞅著這狂熊還挺精明的,雖然表面上憨厚笨拙,可內里卻頗有錦繡,能屈能伸.正打算將他列為可造之才,沒想到一碰到自己關心的人,他就成了一點就著的火藥桶脾氣.

狂熊氣的一瞪牛眼道:"我害了她?老子是去救她!"

"你這種救和害沒設麼區別!"韓雨冷冷的橫了他一眼,兩步走到他身邊,抬腳將那個艾豐就踹了出去.

噗通!

艾豐只覺得肚子上傳來一陣劇痛,整個人都被一股大力給掀的飛了起來,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他悶哼一聲,正想起身,忽然覺得脖子上多了一道冰冷透骨的寒意.

他渾身一顫,看著自己脖子上的那把青色的鋼刀,眼都直了.

"黑衣,你干什麼?他是我兄弟……"狂熊說著話就想上前,卻被卓不凡一匕首給擋了回去.

"叛徒,也是你的兄弟嗎?"韓雨轉過頭,似笑非笑的望著他道.

狂熊等人頓時僵住了,叛徒?他們不解的望向韓雨,然後目光又投向被他踩在腳下的艾豐.

"我,我不是叛徒,老大,他,他胡說……"艾豐臉色一白,扭動著身子使勁掙紮起來.

"你若是再說一句不是叛徒,我就將你的手割下來!"韓雨一下將天策插在了他撐在地上的手指中,蠻橫的道.

好像來自地獄幽冥中的聲音,艾豐只覺得自己腦後涼颼颼,渾身冰冷,臉色慘白,卻不敢動,也不敢再說了.他能夠感覺的到,踩著自己的那個男人,說的出邊做的到.

狂熊兩眼瞪著韓雨,大聲道:"艾豐,別怕.他若是敢剁你的手,老子便要了他的命為你報仇!你告訴他,你他媽的不是叛徒!"

"是嗎?你不是叛徒嗎?那這一路跑來,你的額頭上怎麼不見一點汗珠?你的呼吸雖然急促,可說話平穩,不像是遇到驚慌的人啊!人嘛,誰都有犯錯誤的時候,只要還沒鑄成大錯,總還有機會回頭.可你要是執迷不悟,一條道走到黑,那可就是你自己找死了."

艾豐身子一顫,臉色蒼白,用一種驚駭的眼神望著韓雨.

韓雨抽出天策,在他的臉上輕輕的拍打了兩下.像這樣的小人物,他本來是不屑和對方為難的,可狂熊太莽撞了,竟然不聽他的勸阻.無奈之下他也只好拿這個倒黴的家伙開刀了.

"別想了,這種簡單的問題,其實只要一問那些和你一起負責保護蕭炎的人,就都清楚了,我現在讓你說出來,是給你一個機會而已."

韓雨彎下腰,笑眯眯的道:"綁架蕭炎的人是誰兒?黃連鑫還是廢柴?"

黃連鑫這三個字落入他耳中的時候,艾豐就好像是被雷電劈中了似地,他緊緊的盯著韓雨,那目光仿佛在看著鬼魅一般,不敢置信的道:"你,你怎麼知道的?"

這句話一出口,那邊的狂熊等人臉色就變了,尤其是狂熊,他一把推開卓不凡,大踏步的走了過來:"什麼?你?你真的當了叛徒?"

韓雨站到一邊,任由他將艾豐舉了起來,這一次韓雨卻沒有再阻止:"為什麼?啊,老子拿你當自己的兄弟,讓你去保護老子的女人,可你竟然出賣了我,為什麼?你他媽的為什麼啊?"

"你當我願意嗎?你以為我願意嗎?"艾豐也爆發了,他雖然人在半空之中,可張牙舞爪的,那氣勢竟然不比狂熊弱:"楚興社的人找到了我,我要是不按他們說的辦,我的家人,我自己就都他媽的沒命了!楚興社,咱們市三大幫派之一的楚興社啊,我有什麼辦法?我有什麼辦法?"

楚興社三個字,好像是怒雷一般在狂熊的腦海里轟然炸響,讓他渾身都沒了力氣.他豁然松開手,連連後退兩步,喃喃的道:"楚興社?楚興社?"

那邊,艾豐落到地上之後,抱頭哭了起來:"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啊,可我沒辦法,他們用我的父母,我的妹妹威脅我,嗚嗚嗚,我沒辦法啊……"

見他承認自己是叛徒的炮彈等人剛剛還一臉的憤怒和鄙夷,此刻卻滿臉的同情和,可憐!

是的,可憐!

艾豐他只是比較倒黴,被對方選中了而已. 換做是他們,換做是他們的父母,兄妹受到威脅,他們只怕也會和艾豐一樣,和艾豐一樣成為一個可恥的叛徒.

所以,他們可憐艾豐.那感覺就仿佛今天的艾豐,便是明天的他們一般.他們是在可憐艾豐,也是在可憐他們自己.

四周靜悄悄的,只有狂熊在哪兒里恍若失神一般,不斷的念叨著:"楚興社,楚興社,啊……"

他使勁的朝四周打著拳,狀若瘋虎.他自從知道是楚興社的動的手之後,他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對手,他不怕死,可他卻怕救不出蕭炎.

他忽然沖到韓雨面前,噗通一下跪了下去,直挺挺的道:"老大,你帶我救出蕭炎,你帶我滅了楚興社!我狂熊韓旭的命,是您的了!我求您了……"

說著,竟然咚咚咚的磕起頭來.

那邊的黑狼也走到狂熊旁邊,跪了下去:"我要殺廢柴,為爹娘報仇!"

紅狼等人紛紛跪了下去,轟然道:"求老大,帶我們報仇!"

"男子漢大丈夫,跪天地父母,跪祖宗英靈,卻不必跪我!"韓雨目光一眯,冷聲道:"都起來,我帶你們去殺人!"

說完,韓雨轉身就走,留下一路長歌:

"炎黃地,多豪傑,以一敵百人不怯.

人不怯,仇必雪,看我華夏男兒血.

男兒血,自壯烈,豪氣貫胸心如鐵.

手提黃金刀,身佩白玉玨,饑啖美酋頭,渴飲羅刹血.

兒女情,且拋卻,瀚海志,只今決.

男兒仗劍行千里,千里一路斬胡羯.

愛琴海畔飛戰歌,歌歌為我華夏賀.

東京城內舞鋼刀, 刀刀盡染倭奴血.

立班超志,守蘇武節,歌武穆詞,做易水別.

落葉蕭蕭, 壯士血熱,寒風如刀, 悲歌聲切.

且縱快馬過天山,又挽長弓掃庫頁.

鐵艦直下悉尼灣, 一槍驚破北海夜.

西夷運已絕,大漢如中天.

拼將十萬英雄膽,誓畫環球同為華夏色,到其時,共酌洛陽酒,醉明月."

今天,繼續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