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2章 收服
"原來是黑衣老大,剛才的事的確有些誤會,抱歉!"確認了韓雨的身份之後,狂熊和黑狼等人都有些肅然起敬.畢竟不是誰都有勇氣和狂風幫對著干的.

"兩位客氣了."韓雨淡淡的道:"我看你們好像跟廢柴有些誤會,能和我們說說嗎?"

黑狼和狂熊對視一眼,黑狼開口道:"黑衣老大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不過,我們自己的事情,我們兄弟會處理的!"

說完,他緊了緊手里的鋼刀,紅狼等人也都握緊了家伙,就等著韓雨一旦翻臉,那雙方立即開殺!

狂熊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滿與黑狼的直接,卻並沒有出言反駁,而是配合的轉移了話題,同時暗中做好了警惕:"不知道黑衣老大這次來找我們是……"

韓雨沒有一點被人拒絕後該有的惱羞成怒的表情,反而笑眯眯的掃了他們一眼,直接道:"我想邀請你們加入遮天."

狂熊和黑狼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頭,韓雨繼續道:"狂風幫仗勢欺人,殺入我遮天的總部,肆意砍殺我的兄弟.但凡有點血姓的爺們,也做不出那種被人打完了左臉,再笑著將右臉送上去的丑事.所以,我干掉了他們的人."

"遮天和狂風幫之間,不敢說仇深似海,可這梁子卻結下了.只是,有一點我不得不承認,遮天不是狂風幫的對手,至少現在不是.所以,我來了.我的目的,就是統一城北,與狂風幫三足鼎立之後,再決生死!"

韓雨的聲音落在這冬曰的風里,帶著一股透人的寒意.雖然他說的是那麼的輕描淡寫,可言辭的背後是怎樣的血雨腥風,他們這些半只腳踩在道上的人,多少也能想象的來.

"您想統一城北?"黑狼的眉頭挑了起來.

"不是城北,是整個天水市,甚至更遠的地方."韓雨淡淡的道:"城北,只不過是我遮天崛起的一塊踏腳石而已.狂風幫,還不配做我黑衣的敵人."

"黑衣老大的雄心壯志讓人敬服,不過,我們只是一群混混而已,您是不是太高看我們了?"狂熊輕聲道.

"你們的實力的確很弱."韓雨淡淡的道.

狂熊剛剛他不過就是謙虛一下罷了,卻不想韓雨竟然毫不客氣的就說他們很弱.這讓他有些不爽的皺了下眉頭,卻又無法分辯.畢竟,韓雨剛剛很輕松的就將他們打了個落花流水.

旁邊的黑狼等人也不滿的瞪眼,皺眉,他們在學校那可都是橫著走的主兒,弱?他們要是弱的話,你黑衣還來這里找他們干什麼?

韓雨目光一轉便將他們的表情盡收眼底,哪兒還不知道他們的想法?他微微一笑,繼續道:"不過,你們也有一項別人無法比擬的優勢,那便是年輕.年輕便意味著無限可能,其中也包括成為強者,成為一方人傑!"

"不過,這需要付出,需要一個摸爬滾打的過程,更需要流血,犧牲.你們或許在同齡人中,算的上是能打了,可跟真正的社團成員相比,你們還差太多!或許我這麼說,你們會有些不服!"

"可你們有幾個砍過人的?有幾個被人砍過的?你們,知道什麼是刀頭舔血的生活嗎?你們聽過利刃在自己的身體里劃動的聲音嗎?沒有吧?"

"在學校里,你們面對的都是些手無寸鐵的學生,可出了這個校門,你們要面對的卻是冷酷嗜血的亡命徒!在道上混,就是玩命,玩自己的命!"

狂熊從自己手下的臉上掃了一圈,見他們大多數人都被韓雨的描述震的眼露驚駭之色,便知道韓雨說的沒錯.

他輕歎了口氣,沒有出聲.年輕是他們最大的本錢,因為他們擁有大把的青春歲月可供揮霍,卻也是他們最大的不足,因為他們沒有經曆什麼風浪,缺少經驗和生活的智慧.

黑狼挑眉道:"你,統一城北,會不會滅了廢柴?"

韓雨笑了:"不滅掉廢柴,我怎麼統一城北?"

"若是你答應讓我親手砍掉廢柴的腦袋,我便答應你!"黑狼眼中閃過一抹森寒的殺機,沉聲道.

韓雨的眉頭皺了一下,他雖然並不太喜歡這種和人交易的感覺,可還是點頭道:"我可以為你創造機會,可能不能把握的住,就要看你自己了."

"好,從現在開始,我黑狼一切都聽你的,不過,一曰不殺了廢柴,我便一曰不加入遮天!"

韓雨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砍了廢柴的腦袋以後,你也可以拒絕加入!"

他眼睛一轉,銳利的目光朝紅狼掃去,紅狼一扯他那一頭火紅的頭發,輕聲道:"若是您能夠教我怎麼扣籃的話,那我也加入."

旁邊的狂熊有些遲疑的緊了緊手里的狼牙棒,他對于韓雨並不了解,只因為對方的幾句話,便答應跟對方混?這樣的事情他做不出來.他不像黑狼,黑狼和廢柴之間有不共戴天之仇,他恨廢柴入骨,只要有一線機會,他都沒有理由放過.

可自己呢?難道也要陪他一起跳這個不知道深淺的坑嗎?

狂熊心中不停的轉動著念頭,他外表雖然笨拙,可實際上卻有一顆玲瓏的心.尤其是做事有魄力,有決斷.很少拖泥帶水.

可這一次,他卻少有的猶豫了.

他就好像站在一片黑暗的前面,這一腳踏出去,很有可能便是搭上了一條登天的梯子,上了一條通天的路.可也有可能會一腳踩空,摔的粉身碎骨!

一頭是他想要的熱血生活,激情未來.一頭,卻是陰謀陷阱,莫名的危險.他,到底該不該冒這個險呢?

那邊,黑狼閉著嘴,盯著自己的斷刀,好像入神了.韓雨則笑眯眯的望著四周的風景,也不催促.狂熊越是遲疑,便說明這個決定對他而言很重要.這,至少說明他是一個很重信諾的人.

若他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下來,那韓雨反而要擔心他以後會不會如此輕易的將自己也給賣了.

炮彈等人緊緊的盯著狂熊,也不出聲,只是等待著他的決定.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心髒怦怦的挑動著,很急,很快……

"我……"狂熊緩緩的抬起頭來,正想說話,那邊忽然跑來一個身影,隔著老遠便大聲的喊:"老大,出事兒了,出事兒了……"

狂熊的臉色一變,他一眼就認出,那是他派了暗中保護蕭炎的小弟.這個時候,他不應該在蕭炎身邊嗎?難道……

他猛的將手里的狼牙棒朝地上一丟,咚咚咚的迎了上去,一把拎起那小弟的領子道:"是不是蕭炎出事兒了?啊,是不是?你他媽的說啊……"

旁邊一條手臂搭了過來,韓雨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先放下手,你這樣提著讓他怎麼說?"

他的聲音中似乎含著一股讓人心神穩定下來的奇異力量,聽了他的話,狂熊將手一松.韓雨掃了那小弟一眼,輕聲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你別著急,慢慢說!"

那小弟不知道他是誰兒,詢問似地朝狂熊望去. 狂熊瞪著眼,差點沒抬起巴掌來拍死他:"他媽的,老大問你話呢,你他媽的啞巴了?快說,到底出了什麼事兒?"

嘿嘿,第四更吧??嘎嘎嘎,在丈人家,唉,沒寫字台,胳膊累的酸死了,賞鮮花,有的兄弟請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