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1章 誤會了
"不要緊張,我說過了,是來和你們交朋友的!"韓雨淡淡的道.

"哼,我們沒有你這樣的朋友,高攀不上."一直沒有出聲的黑狼開口了,他緊緊的盯著韓雨,一伸手,旁邊的紅狼立即將一把開山刀拿了過來.

一刀在手,黑狼眼中的殺機大盛,他將刀一舉,遙遙指著韓雨道:"剛才你沒有殺我,等會我黑狼若是贏了你,也饒你一條狗命!"

說完,他一振手里的長刀,緩緩的朝韓雨走來.紅狼神色微微一變,低聲道:"老大,你小心點."

黑狼笑了,古銅色的皮膚,一口潔白無比的牙齒,再加上那健碩的身材,讓他看上去燦爛無比:"輸贏在命,生死由天.若是老天爺注定我黑狼得將命丟在這兒了,哪兒我也認了.不過,想讓我投降?門也沒有!"

話音一落,黑狼手里的鋼刀帶著慘白的冷光,夾雜著他心中的無限憤怒和殺機,直直的對著韓雨的腦袋劈了過來.

"殺!"震耳欲聾的怒吼,幾乎在同時,從黑狼的嘴里沖了出來.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讓人有一種熱血被點燃的感覺.

卓不凡的身子一動,便要替韓雨攔下他.卻不想韓雨的動作要比他快的多,面帶微笑的韓雨,身子一下越過了他,探手一揮,一道青光便恍若天際游龍一般,突然出現.

一聲脆響過後,青光停了下來,這時眾人才發現,那是一把刀,一把帶著無邊寒意和殺氣的刀!

而此時,刀就停在黑狼的喉嚨上.

當啷,金石交擊的聲音響了起來,眾人循聲望去,見是一截斷下的刀刃落在了石頭上,臉色不由得再次一變,這時候他們才發現,黑狼手里拿的,是只剩下了半截的鋼刀.

他們不由得再次呆住了,切金斷玉這個詞他們經常聽,卻從來都沒有想到,這世上還真有這樣的寶刀.

"老大!"紅狼臉色一變就要上前,黑狼的那些小弟也紛紛握緊了手里的家伙,一臉殺機的盯著韓雨,大有他敢一送手腕他們便上前玩命的架勢.

炮彈等人卻紛紛將目光投向狂熊,狂熊一臉陰晴的望著韓雨,目光中充滿了驚訝,可他卻是毫不猶豫的就伸出了手.

他和黑狼之爭,從高一到高三,整整爭了三年,雖然互不服氣,卻早就已經惺惺相惜.

黑狼,是他的兄弟.雖然這句話他從來都沒有說出口過,可心里有,比什麼言語都鑿實的多.

他,只能算是半個江湖人,可義氣重于天這五個字,他還是知道的.不能放棄自己的兄弟,他也是知道的.

見到他伸手,旁邊的炮彈眼睛亮了起來,後面的一個小弟,立即將手里早就捧好的一個鐵棍拿了過來,兩手舉著,放到了狂熊的手里.

這鐵棍足足有鴨蛋般粗細,一頭有著一個一尺多長的大鐵疙瘩,上面像是刺猬似地掛著幾個倒刺.好像是古代兵器中的狼牙棒,可又粗糙的多.

他身後的小弟也一個個的拿出了家伙,滿臉殺機的望著韓雨三人.

卓不凡手里輕輕的把玩著匕首,臉上掛著挑釁的表情.只要韓雨一聲令下,他就撲上去將那個狂熊的脖子給抹了.

玩真的,他保證自己的速度會比剛才快的多.

王帥有些緊張的看了他們一眼,周圍的空氣如有實質一般,讓他微微有些透不過氣來.他狠狠的咬著牙,只有這樣他才能保證自己的牙齒不會快速的碰撞到一起.

他目光從地上掃過,然後停留在旁邊地上不知道被誰丟下的一把鋼刀,渾身繃緊的恍若出擊前的豹子.

"你輸了.不過,命還是你自己的."韓雨刷的一下收回了天策長刀,目光掃了一圈道:"我早就聽說黑狼和狂熊兩位老大,威震十二中,算的上是一方人物,怎麼,你們就是這樣待客的嗎?"

"你,不是我們的客人!"黑狼冷冷的開口了,他站在原地並沒有動,而是狠狠的盯著韓雨.大概是因為剛才生死危機下的緊張,他的聲音有些撕裂似地沙啞.

"不要以為你不殺我,就會讓我感激你.大不了,我抓到你,也放你兩次好了."黑狼說著話,又握緊了手里只剩下半截的鋼刀.

韓雨的眉頭皺緊,他感覺到黑狼對他似乎很仇視,這讓他有些難以理解.轉過頭,韓雨根本就不理會身後作勢欲撲的黑狼,只是盯著狂熊道:"這里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有個屁的誤會!"紅狼手里的鋼刀一舉,大聲道:"上午在學校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們有問題了.清潔工,他媽的清潔工會開桑塔納嗎?清潔工會他媽的扣籃嗎?"

"別裝了,堂堂一方老大廢柴的手下,若是再裝下去,不怕丟份嗎?"狂熊握緊了手里的狼牙棒,目光緊緊的盯著韓雨,氣勢開始漸漸攀升:"我和黑狼兩人,雖然只是個混混,可也絕不會跟隨他那種人的!"

"廢柴的手下?誰告訴你們,我是廢柴的手下的?"韓雨啞然失笑,探手將天策扣在了腰上.

"你不是廢柴的人?"狂熊的眉頭微微一挑,黑狼也有些意外的皺了皺眉.

卓不凡撇了撇嘴兒,不屑的道:"就那個廢物,也配當我們的老大?!"

"那你們是什麼人?"黑狼冷聲道.他握刀的手依然堅定,冰冷的目光中充滿了警惕.

"遮天,黑衣!"韓雨淡淡的道.

"遮天?沒聽說過!"黑狼和狂熊對視一眼,緩緩的搖了搖頭.這時候紅狼的身後有一個小弟忽然道:"啊,我想起來了,北海縣新崛起的一個幫派,好像就是叫遮天,你們……"

"沒錯,我就是遮天的老大!"韓雨有些意外的掃了那個小弟一眼,點頭承認了.

那小弟在黑狼和狂熊的注目下,急忙道:"原來的北海縣是竹葉幫的地盤,可後來他們卻被人一夜之間給滅了,然後就有人打出了遮天的旗號.也不知道怎麼的,遮天竟然得罪了狂風幫,狂風幫出動了一百多人,卻被他們給殺了個精光,甚至連狂風幫八大戰將之一的黃俊淞都讓他們給宰了……"

這小弟的老家是北海縣的,而他也算是半個道上的人,自然知道的要詳細一些.

黑狼驚訝的道:"前些天和狂風幫大戰的那個幫派,就是他們?"

那小弟也有些狐疑的望了韓雨一眼,輕聲道:"那個幫派的名字是叫遮天,可他這麼年輕,也可能是……"

"可能?可能個屁啊!我大哥是遮天的老大,黃俊淞那貨是我大哥親手抓的,親手劈的,這還能有假嗎?"卓不凡瞪著眼,撇著嘴兒,一臉不滿的大聲道.

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