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5章 遭遇煞筆老師
"韓信,靠的是劉邦,更是他自己."韓雨笑眯眯的道:"你先回去吧."

王帥眼中閃過一抹失落,可韓雨卻頭也不回的朝樓上走了.他默默的站了半晌,揮拳朝旁邊的牆上打了一拳,轉身回了教室.

教室內,原本正在議論紛紛的聲音一下安靜了下來.王帥一臉平靜的走到自己的位子上,拿出書本靜靜的看了起來.

"大哥,你不說他是個人才嗎?怎麼把他拒絕了?"卓不凡有些不解的眨著眼道.

韓雨淡淡的道:"他現在不過是頭腦發熱,才想跟我們混.等他冷靜下來,或許他就後悔了."

卓不凡眨了眨眼,只覺得想要找個人才,還真是麻煩.

韓雨和卓不凡兩人在樓道里晃了一圈,見沒什麼有趣的事,便又晃了出去.

匆匆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韓雨沒有再碰見那個叫蕭炎的女孩,也沒有再遇見類似于王帥一般有趣的人.

甚至,他都沒有見到那晚在學校門口打架的那兩伙人.

這讓他覺得有些無聊,好在走在校園中,和那些年輕人一同呼吸著一片空氣,讓他覺得自己那有些滄桑的心,也年輕了些,這才稍稍感到有些不虛此行.

年輕,意味著有活力,有火力,有沖勁,有干勁!

只有曾經年輕過的人,才知道這是一種多麼寶貴的感覺.

所以,第二天韓雨便和卓不凡兩人像那些前來上學的學生一樣,再次准時的出現在校園內.

兩人拿著把掃帚,十分從容的在校園里亂晃.那校長也不知道收了手機什麼好處,竟然將卓不凡昨天入室內打人的事也給壓了下來.

今天,韓雨決定和卓不凡分開.這樣不僅可以讓他們發現更多的目標,也可以鍛煉一下卓不凡獨當一面的能力.

將卓不凡趕去了高一年級的教學樓,韓雨自己則留在了高二.一路慢騰騰的晃到了二樓,韓雨將手里的掃帚朝對面的窗台上一放,自己靠在牆上抽起煙來.

外面,天氣蒙上了一層乳白色的冷霧,被細細的晨風攪動著,不斷的變換著形狀,就如同現在天水市暗流湧動的黑道.

什麼是崛起?崛起,就是打破現有的秩序,制定出自己想要的游戲規則.

一個踩著現有的利益所得者的尸骨,將最大的一塊蛋糕,送到自己的嘴里的過程,注定不會是平靜的.

對于遮天來說,踩掉狂風幫,不過是它崛起的第一步,也是一小步而已.在韓雨心中,他從來都沒有將狂風幫當成自己真正的目標.

對于韓雨來說,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最強!

當一名軍人是這樣,成立一個幫派,爭霸江湖也是這樣.

當然,萬事開頭難,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韓雨還是知道的.所以,他雖然從沒有將狂風幫當做對手,卻也從來都沒有小瞧過它.

眼下的遮天和狂風幫想比,還很弱小.沒有小弟和地盤的幫派,就像是沒有牙的老虎,那能濟的什麼事?

所以,他才會跑到十二中的地盤來發展小弟.可具體怎麼下手,並沒有在校園里呆過的他,其實並不是十分的清楚.

暗自輕歎一聲,韓雨忽然眉頭一皺,目光中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多了一雙亮黑色的皮鞋.

"誰讓你在這抽煙的,嗯?"一個讓人討厭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你知不知道自己的這種做法已經嚴重影響了學校的正常教學秩序?要是大家都像你這樣,那咱們這學校干脆改成大煙場得了!"

韓雨抬起頭,只見一個帶著眼鏡的二十八九歲的年輕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手里拿著本書正站在他面前,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眼神冷聲道:"還看?你看什麼?難道我說的你還不服氣嗎?像你這樣的學生,早就該被開除了!真不知道學校是怎麼想的,竟然放任你們這些渣滓,在學校里胡作非為,簡直就是社會的渣滓!"

"抽個煙,有這麼嚴重嗎?"韓雨有些不爽的道.

"你還敢還嘴?你,你這是找抽!"說著話,他猛的抬起手,對著韓雨的臉就抽了過來.

韓雨氣笑了,這樣不問青紅皂白,就罵人打人的主,也配當老師?

他伸出兩根手指,一下夾住了他的手腕.

那老師臉色一變,忙用力去抽手,可韓雨的兩根手指卻像是鐵打的一般,硬是鉗住了他的手腕,讓他動不了分毫.

"你,你干什麼?我警告你,我是你的老師,我今天下午還有一台公開課,有從美國來的客人聽課,你傷了我,我不能講課,那破壞了美國客人的行程,你能付得起這個責任嗎?你要是引起了外交糾紛,你,你得進監獄!"

大概是覺得自己的理由很是充分,他越說腰杆站的越直,到最後又變得聲色俱厲起來.

韓雨笑了,他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可目光中的寒意卻是越來越盛:"進監獄?"

"當然,破壞了美國客人的行程計劃,你知道算什麼嗎?算破壞國際友誼!我勸你馬上松手,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美國人是你爹嗎?你這麼孝順?"韓雨嘴角一勾,忽然照著他的肚子就是一拳!

那老師眼睛一下瞪圓,張大了嘴剛想要說話,韓雨的拳頭又砸在了他的嘴上.可憐的孩子,像是不倒翁似地接連挨了兩拳,身子就有些打擺子了.

韓雨卻沒有停留,而是伸出手,捏著他的脖子,照著牆就是一個鐵頭拱!

砰!

額頭上的鮮血頓時冒了起來,煞筆孩子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韓雨蹲了下去,探手拍著他的臉蛋道:"疼嗎?疼就忍著,別叫哈,你只要敢出聲,我就將你從這個窗戶里丟下去!"

見到他不斷的點頭,韓雨這才嗤笑道:"就你這樣的,你說你也好意思來當老師,你他媽的好人教不出幾個,可是漢殲卻能教出一大群!來個美國人聽課就能把你得瑟成這樣?燒的吧?"

"孫子,記住了,別說是美國人,就是他媽的美國總統來了,在咱們的地盤上,也得按咱們的規矩辦事!以後別拿什麼外交啊,國際友誼的說事,丟人!"

說著話,韓雨砰的一拳砸在了他的嘴唇上,打落了他滿口的牙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