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0章 莫太橫
韓雨循聲望去,只見五六個穿著奇裝異服的年輕人中間,一名中年人正和一位穿著暴漏,打扮妖異的女人,輕聲說笑著.

中年人的臉上,帶著一道斜斜的刀疤,從耳後出來,一直延伸到嘴角,那感覺就仿佛他的臉上趴了一條蜈蚣似地,隨著他說話或者輕笑而不斷的舞動,顯得很是猙獰,恐怖.

而斜靠在他懷里的那個女人,則濃妝豔抹,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女人.

被他們盯上的那一桌人雖然剛吃了一半,可見了他們的架勢,很順從的放下了筷子,一聲不吭的走了.

一個年輕人立即將桌子擦了一遍,討好似地讓刀疤中年人坐下.整個火鍋店中的人聲,頓時弱了下去.

陳蛟嘴角一抽,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壓低聲音道:"他是北城西區的老大,外號廢柴!東北人,出手心狠手辣,手底下多是一些亡命之徒!不過,這人貪杯好色,仗勢欺人,名聲很臭!算不得什麼人物."

韓雨輕輕一笑道:"一個廢材,能夠在這龍蛇混雜的北城占據一方,自成勢力嗎?"

陳蛟愣了愣,韓雨一舉筷子,笑著道:"行了,吃吧,不管他是不是個人物,咱們都要把這來市里的第一頓給吃好嘍!"

陳蛟忙答應一聲,可目光卻不由自主的朝著廢材的方向多瞄了幾眼.他們中間還隔著好幾張桌子,所以倒不用擔心會被發現.

"什麼?干鍋沒了?你們怎麼做生意的?"囂張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不過這一次卻是帶上了一絲怒氣.

"對不起先生,每天兩百個干鍋,這是我們店的規矩,兩百個賣完了,自然就沒了."那名上菜的阿姨很和善的笑道.

"我給你加一百塊錢,再做一個!"廢材說話了,他的聲音有些尖銳,挺有穿透力的.

"這不是錢的事,既然已經賣完了……"

"加兩百!"

"親愛的,不就是一個干鍋嗎?大不了咱們不在這吃了,這里小門小臉的,能做出什麼味來?"靠在廢材懷里的妖豔女人嗲聲嗲氣的開口了,聲音落在耳中,麻麻的讓人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呵呵,這你就不懂了吧?有道是好酒貓在深巷子,你別看這里的門臉不怎麼起眼,可這里老板的手藝,那還是相當地道的,我保證你會喜歡!"廢材笑著道.

"給你們老板說一聲,他為我破例上個干鍋,我便多加一千塊錢,算是和他交個朋友.以後,這場子便是我廢材罩的,在整個天水市,保證也沒有人會來找他的麻煩!"廢材淡淡的道.

"規矩便是規矩,若是為了一千塊錢就能破的話,那還叫規矩嗎?"

帶著濃濃的SC口音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一個身材不高的中年人走了出來,他嘴里叼著煙,渾身上下收拾的十分利索,一點也沒有廚師的那種油煙味和油油漬漬的感覺.

"廢材老大的好意,我心領了,只不過後台的火已經深了,所以,您若是想要吃飯的話,請您第二天早點來!"

"我艹……"廢材的一個小弟聞言眼一瞪就要起身,卻不想肩頭上突然多了一只手.這只手很是粗糙,布滿了繭子,穩穩的像是一塊巨大的頑石一樣壓在他的肩膀上,讓他難以起身.

而就在這手落在他肩膀上的刹那,一道寒光突然閃過,一下落在了他的手上,插在了桌子上.

那小弟硬生生的將嘴里的話又吞了回去,臉色蒼白的望著桌子上那把寒光閃閃的叉子,叉子中間壓著的,是他的手指頭.

廢材的眼睛微微一縮,放開了一直摟著那妖異女人的手,輕笑著道:"好身手.莫老板貴姓?"

"姓莫,莫太橫的莫!"艹著濃重的SC口音的老板叼著煙卷,淡淡的道.

"哦!"廢材眯著眼道:"莫老板這麼好的身手,卻窩在這麼個地方,實在是太可惜了."

莫太橫徑直找了個空起來的桌子坐下,隨手翻過一個未用的杯子,倒了杯茶淡淡的道:"廢材老大過獎了,一些聊以自衛的莊稼把式,談不上什麼身手不身手的."

廢材的臉色沉了下來,他的意思本是想招攬這個莫太橫,卻不想對方竟然絲毫不給他面子.他冷冷的道:"哼,莫老板莫不是以為,這些曰子順風順水的,便能一直順下去嗎?要知道,天有不測風云!你今天的生意好,可明天沒准就一個客人都沒了.你今天,還是這火鍋城的老板,可到了明天,沒准這個地方都被火燒成廢墟了……"

莫太橫喝著茶,輕聲道:"若真是那樣的話,我就去跟木匠那小子說說,將這片廢墟賣給他.想來他一定不會拒絕!"

"你這是拿那個黃毛小子來壓我?"廢材臉色陰沉,冷冷的道.

"我只是實話實說.我不過是個討生活的人,不想管也管不著你們江湖中的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安無事,最好!您廢材老大,手下人才濟濟,又何必跟我一個做火鍋的過不去呢?"莫太橫輕聲道.

廢材臉色陰沉的變了幾下,半晌才冷聲道:"好,就沖著你這句話,我便當自己今天沒來過!打擾了莫老板的生意,這算是一點小意思,我們走!"

說著話,廢材站起身就朝外走.

"親愛的,我們不吃……"

"吃你媽吃!你他媽的就知道吃!吃屎去吧你……"

外面,傳來了廢柴一連串的罵聲……

從廢柴進來的時候,就有不少知機的客人提前走了.此時,火鍋城中,剩下了為數不多的客人,當然,其中就包括韓雨和陳蛟.

"嗯,這一頓吃的好飽啊!"韓雨笑眯眯的道.

陳蛟點頭起身去付錢,然後走過來道:"老大,錢付過了,我們走吧."

韓雨笑著起身,兩人一前一後朝外走去.在路過莫太橫身邊的時候,韓雨忽然停下腳步道:"莫太橫,呵呵,這個名字很有趣!"

"謝謝!"莫太橫抬頭瞄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必須要你表態的時候,你就只能找個隊形站著.想在中間站著,很容易變成豬八戒!"韓雨輕笑著丟下一句,也不管對方聽懂聽不懂就直接走了出去.

PS:上鮮花,哥啥也不說了,明天就去辦無線,恢複更新,天天半夜朝外跑,哎,大家用鮮花打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