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章 二把刀火鍋城
"賊鳥人,竟然將保護費收到了老子的頭上?"黑臉年輕人眼一瞪,掙紮著就要起來:"給我揍他!"

"揍我?你現在都在我手上,他們只要一動,我便將你這條胳膊給廢了!我看誰敢動?"大和尚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四周.

他一手牽著黑臉年輕人,一手牽著那個胖碩的年輕人,反擰著兩人的胳膊,竟然任憑兩人掙紮也難以從他手里掙脫分毫.

"大和尚,你到底想干什麼?"胖碩的年輕人大喝道.

"和尚不是說了嗎?收保護費,嗯,簡單而直接點就是,給錢!"大和尚一本正經的道.

"我給了你錢,你就放了我們?"胖碩的年輕人使勁掙了掙,扭頭看著他道.

"嗯,和尚我和你們無冤無仇,若不是弄兩個零花錢,怎麼會和你們這些孩子過不去?讓他們將身上的錢都掏出來,和尚我立即放了你們."大和尚笑呵呵的道.

"好,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我認了,將錢給他!"胖碩的年輕人大聲道.

他顯然在同伴中很有威信,一發話,手下的人立即開始了翻兜.

"你呢?"大和尚轉向黑臉年輕人.

"我給你個鳥!"黑臉年輕人是個火爆脾氣,聞言竟然身子一反,回頭就給了大和尚一拳.

可大和尚卻是怡然不懼,哈哈一笑,抬腳踹在了他的大胯上.黑臉的年輕人悶哼一聲,又跪了回去.

"小子,鳥,和尚我自己就有,雖然是國產的,可戰斗力卻比老美的還要強,所以就不用你小子費心了!"大和尚再次制住了他,笑眯眯的道:"有道是,好漢不吃眼前虧,學學你這對頭,不然,早晚你都要被這小子給陰了."

"就憑他……"黑臉年輕人不屑的將臉一橫.

他手下的人倒也不傻,知道他是那種甯折不彎的姓子,就算是心里服了,嘴上也會堅持著.所以很主動的將錢掏了出來.

黑臉年輕人見了,眉頭都幾乎豎了起來,可他終究還是咬著牙,沒吭一聲.

韓雨從車中看見兩人截然不同的反應,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淺笑.

大和尚得了錢,倒也痛快,立即松了兩人去撿錢.黑臉年輕人一得了自由,立即虎吼一聲,抬腿就朝大和尚踹了過去.

那個生猛的勁頭,好像壓根就沒想過這一腳踹出去的結果.

胖碩的年輕人正活動著手臂,突然一下就打了出去.緊隨其後,直取大和尚的後腦勺.那自然的如同流水,凌厲的恍若秋風一般的動作,仿佛他早就知道黑臉年輕人會有這個動作,所以特意等著配合了似地.

實際上,還真就是那麼回事!

"倆小子還挺客氣,不用送了!"大和尚哈哈一笑,人正蹲在那里,頭也不回的就向後踢出兩腳!一腳,踹在了黑臉年輕人的腳上,一腳,則踹在了胖碩的年輕人的拳頭上.

兩個年輕人幾乎是同時悶哼一聲,向後連退幾步,大和尚則哈哈一笑,站起身看了韓雨他們的車子一眼,起身朝前走去.

"老大……"雙方的年輕人眼見自己心目中最能打的老大,被人如此輕松就給拾掇了,紛紛呆在當場,不知道是該繼續厮打,還是阻攔這和尚.

"走!"胖碩的年輕人臉上陰晴不定的看了大和尚的背影幾眼,最終還是將手一擺.

黑臉年輕人瞄了他一眼,冷哼一聲,一句話也不說的轉身就走.

後面的小弟,則起身去扶起那些受傷的倒黴家伙……

胡來大和尚走了,拿著錢,走的是器宇軒昂,龍行虎步.在他的身後,那一地哀嚎的學生混混們,讓大師的身影愈發的高大,威猛.

韓雨和陳蛟看著這麼一位插科打諢的大和尚離去的背影,都有些無語.

過了一會兒,陳蛟才道:"老大,這位大和尚的身手,還不錯吧?"

"恩!"韓雨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回應.

"那咱們……"

韓雨瞪他一眼道:"你看著他朝哪兒去了?"

"他朝……"陳蛟愣住了,這才發現,大和尚的背影已經不見了.而前面是一個十字路口,他根本沒看見大和尚是朝哪兒個方向去的.

"行了,先找個地方住下吧."韓雨瞪他一眼,輕聲道:"那個大和尚,我會讓別人調查的!"

陳蛟忙答應一聲,發動了車子.

天水市坐落于北方SD省的中部,大面積的平原使得這里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雖然地處內陸,卻依然能夠發展迅速.

而晚上的天水市,更是燈火通明,一副人間仙境的氣派.

"老大,我有點餓了!"陳蛟摸著自己的肚子,有些尷尬的道.韓雨從找到了住的地方之後,一直拉著他在街上閑逛.從下午到晚上,如今這都七八點鍾了,他這肚子餓的已經咕咕叫著催了好幾遍了.

韓雨一拍額頭,笑道:"看我,好長時間沒有看到這麼漂亮的夜景了,一時貪婪,竟然連吃飯的事都給忘了.餓了,咱們就找個館子,弄點吃的!"

"老大,這家吧,我看這家人挺多的!"陳蛟忙指著旁邊一家人滿為患的火鍋店道.

"二把刀火鍋城?怎麼叫這名字?"韓雨瞄了一眼燈火通明的招牌,微微皺了皺眉頭.

"嗨,管他名字呢,好吃不就完了嗎?"陳蛟餓的有些扛不住了,連聲道:"我看這人也挺多的,再說,大冬天的吃個火鍋,那多舒服啊?您若是沒帶錢,那算我請客!"

"扯淡!老子還用你請客?"韓雨白他一眼,大手一揮道:"走,進去看看!"

十二中正對著的那一條路,是天水市北城區有名的小吃一條街,二把刀火鍋城,就位于這條街的中段.攤子並不大,只有三四十張桌子,可收拾的還算乾淨.

這個時候正是飯點,韓雨他們進去的時候,里面竟然已經座無虛席.單看外面停著的那七八輛車,韓雨也知道這家店的確有那麼點意思.

畢竟,在這樣的地方,會有人開車慕名而來,足以說明他們的手藝地道.

只是,沒有空位,他們也不能搶別人的不是?

"得,看來咱們沒這口福,換一家吧!"韓雨笑眯眯的道.

陳蛟嘿嘿一笑,輕聲道:"不用,老大,你看,那有一桌正在掏錢,准備付賬了."

韓雨一見還真是,等那桌的客人一走,陳蛟立即一屁股坐了過去.立即過來一個三四十歲的阿姨,過來講桌子上的東西都收了,給他們放了一個酒精爐.

然後問道:"請問兩位吃干鍋還是湯鍋?"

陳蛟皺眉道:"有什麼區別?"

"嗯,兩位是第一次來吧?我們這湯鍋是帶水的,里面的菜要煮著吃,干鍋則沒有湯,是做好的!"阿姨笑著將一個菜譜遞了過來,讓他們點菜.

"老大,你吃什麼?"陳蛟很恭敬的將菜譜轉給韓雨.

韓雨輕笑著擺手道:"你小子都餓半天了,那咱們就多點個,這樣,一個湯鍋一個干鍋好了.湯鍋的你點,干鍋的我點!"

"那成!"陳蛟痛快的點了點頭,瞄了菜譜一眼道:"那我就點魚肉,三明治,肥腸,外加金針菇吧!"說著,在一張點菜的手機般大小的紙上寫上了這幾樣的名字,轉手遞給韓雨.

韓雨隨手寫了牛肉,雞肉,和火腿,便遞給了那阿姨.阿姨笑著將那東西送進了後邊的一個窗台,顯然,哪兒里是廚房.

然後又給他們續上水,茶,便去招呼別人了.

韓雨趁機打量了一下四周,見眾人全都吃的熱火朝天,一時間還真是頗有食欲.

菜上來的速度很快,不過十幾分鍾,一個干鍋,一個湯鍋便上來了.湯鍋放在了簡易的酒精爐上,上面鋪著綠色的油菜,黃色的豆芽.

鍋底下的酒精爐內,一塊固體酒精在慢慢的燃燒著.

湯鍋要等火開了才能吃,可干鍋就不用了.里面的東西都是熟的,藕片,白菜,還有牛肉,雞肉全都被悶在紅彤彤的辣椒里面,分外的誘人.

韓雨要了兩瓶啤酒,和陳蛟一邊吃一邊喝了起來.還別說,這干鍋雖然賣相不怎麼出眾,可這味的確地道!尤其是那牛肉,燉的非常爛,雖不敢說入口即化,可很容易就嚼爛了.

而且,大概是因為廚師經過特殊加工的緣故,這牛肉一點都沒有膻味,反而帶著一種濃郁的香!

再配上那竹筒弄成的米飯,嘖嘖,那味道就別提了.韓雨雖然不是十分的餓,可此時也不禁吃的滿嘴流油.

"老大,來我敬你一杯!"陳蛟忙舉杯和韓雨碰了一下,兩人喝了幾口,這才道:"從外面還真看不出來,這干鍋能做的如此到位.老大,我敢肯定,這老板一定是SC人!"

"哦?"韓雨睨了他一眼,輕笑道:"從哪兒看出來的?他這鍋底下寫了名字啊?"

"他這鍋底雖然沒寫名字,可這鍋里面的東西,卻寫了."陳蛟嘿嘿一笑道:"我以前去過SC幾回,在那邊的一個小鎮上吃過這東西.就是這個味,絕對錯不了!回來後,一直都沒吃到,差點沒饞的我再跑回SC去呢!"

韓雨呵呵一笑,這小子雖然說的有些誇張,可這火鍋的確做的挺好的.

兩人邊吃,邊喝,邊聊,倒也十分的盡興.陳蛟對于韓雨越了解,他便越放松,話自然也就多了起來.就當兩人吃的酒足飯飽,這一餐已然進入尾聲的時候,火鍋店的外面忽然闖進來幾個人.

"去去去,不開眼的東西,沒看見我們老大來了嗎?滾滾滾!"一個囂張的聲音從一個年輕人的嘴里傳了出來.

PS:成績下降,尤其是因為更新引起的下降,請相信小狼,著急,真的很著急!哥不說有什麼理由,不過,俺會盡快殺回來的,有時想想,我要是能變成兩個人就好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