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章 秘密王牌
這是韓雨第二次來到這所監獄,不過,第一次是別人送他進來,而第二次卻是來接人.

監獄的大門被打開了,一個身材修長的身影遠遠的走了出來.

韓雨一見到人,便撥通了方文山的電話:"喂,方局,人我見到了.這次的事情可多虧了你了!"

"算你小子還有良心,知道跟我打個電話."方文山的聲音在電話中響了起來:"不過,就算你得到了他,就能有把握對付狂風幫嗎?"

遮天和狂風幫的一場慘烈厮殺,韓雨也知道絕瞞不過這位北海縣的地頭蛇.所以聞言笑道:"至少,可以讓我放手一搏!"

"呵呵,好!有沖勁,敢打敢拼,這才叫年輕人!"電話那頭的方文山,似乎頗為高興,他微微頓了一下才沉聲道:"不過,就算是敗了也不要緊!北海縣只要還是老子當這個局長,就不會看著別人在我的地盤上,欺負自己的老鄉!"

韓雨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臉上浮現出一抹真誠的笑容.方文山的這句話,其實已經是一種很明顯的表態了.

"謝謝方局!"韓雨說完,將電話收了起來.然後快步的朝忘語走去.

忘語站在大門外,眯著眼,感受著太陽照在臉上,微風吹拂在身上的感覺,他的神情有些迷惘.似乎是陌生,懷念,又似乎是在享受!

直到韓雨來到他近前,他才抬起頭.

韓雨伸出手,輕聲道:"歡迎你,出來!"

忘語默默的看了他半晌,才伸出手,臉上如同岩石一般棱角分明的線條,突然一下化開了:"你沒讓我失望,我也不會讓你失望!"

忘語的手只是和韓雨的手稍微一接觸,便縮了回去.他似乎並不太習慣和人進行身體接觸,尤其是手!大概是適應了外面吹拂著的自由,他平靜而直接的道:"你想讓我保護誰?"

"我的家人!"韓雨沉聲道.

忘語瞄了他一眼,快步朝車走去:"只有十年!"

韓雨哈哈一笑,跟在後面道:"你也不問問他們有多少人?"

忘語直接閉上了嘴.韓雨見他又恢複了以前的樣子,只得搖搖頭.這時候忘語已經走到其子近前,其子笑著道:"忘語大哥是吧?我叫其子,是……"

其子說著話,伸出了手.可忘語卻像是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似地,直接走了過去,打開車門坐進了車里,剩下其子張著嘴,腆著笑,愣在那兒.

"不是,老大,這是什麼人啊?我,他……"

其子氣的鼻子都快冒煙了,韓雨撲哧笑著拍拍他的肩膀道:"若是連這點脾氣都沒有,又怎麼能叫做怪人呢?他可是在里面都關了幾十年了,你呀就讓著他點,啊!"

其子很是郁悶的坐了進去,沒好氣的道:"去哪兒?"

"先回縣城,吃點飯,給忘語買點東西,然後你們回去!"韓雨笑道.

其子哼了一聲,不爽的從後視鏡中白了忘語一眼,緩緩的發動了車子.忘語卻安坐在那,也不說話.

韓雨回頭望了他一眼,輕聲道:"他,是我的兄弟,其子.曰後,你和他多多配合!"

忘語看了其子的背影一眼,收回目光,平靜的吐出一個字:"恩."

韓雨有些無奈的笑道:"你的身份,就是北海煉油廠的保安部長,至于具體負責保護的是誰,其子會給你介紹.你有什麼需要也可以直接跟他,或者和我提!至于如何進行我不管,可有一點,必須要保證他們的安全!"

忘語點了點頭,這回連話都懶的說了.

其子不爽的撇了撇嘴,冷聲道:"裝酷!"

忘語還是一臉的平靜,微微眯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了.

到了縣城,韓雨便下了車.

等他們的車子離的遠了,這才打了一輛出租車,坐了一段後下來,上了路邊的一輛黑色普桑.之所以這麼麻煩,就是因為他不想讓太多的人察覺到他手下還有一個忘語的存在.

既然要將他當做一張秘密王牌,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才越容易起到奇兵的作用.

當然了,還有一個原因是,韓雨想要和其子拉開一些距離.這麼做,則單純的是為了他的安全,為了北關村那個小山村的安甯著想.

黑色普桑是他那輛報廢昌河車的替代產品,開車的是陳蛟.這是谷子文他們一致商議的結果,卓不凡的身手雖然不錯,可他常年生活在山村,對于許多基本的生活常識,人情世故,都是一片空白.

而陳蛟則不同,他以前就是竹葉幫的精英小弟,對于道上的事情頗為熟悉,對狂風幫也不陌生.而且他為人機靈,身手也還不錯,所以便將他派了過來,跟在韓雨身邊跑個腿,辦個事.

韓雨對于這樣的提議,當然不能再拒絕.陳蛟對于能夠跟在他的身邊,也顯得很是興奮,一見到他上車,便笑著道:"老大,咱們去哪?"

韓雨剛坐好,貓在後面的火影便竄了過來.他忙將火影一把抱起,輕輕的用手婆娑著它頭上安緞子似地紅毛,頭也不抬的道:"十七中!"

"十七中?"陳蛟皺了下眉頭,不明白他去一個高中干什麼.可他卻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要問個為什麼,有些事情則只需要照做就可以了.所以,雖然不解,可他還是忙答應一聲,快速的發動了車子.

卓不凡因為怕和火影坐同一輛車,所以貓在後面,和幾個小弟一塊走.

就當韓雨他們上了車,朝著市里呼嘯而去的時候,那邊其子也帶著忘語找地方吃了飯,買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後,這才朝著北關村的方向而去.

雖然對于忘語這個酷酷的家伙,不怎麼滿意,可韓雨的吩咐他卻不敢打折扣.

正行駛著,其子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其子有些不爽的接了電話.

"其子哥,不好了,咱們上一次給那個廠子談好的訂購他們設備的事情,他們突然又變卦了,非要咱們再加十萬!不然,機器他們就不賣咱們了."電話中,傳來一個小弟焦急的聲音!

"加十萬?他他媽的早干什麼去了?"其子一聽,頓時氣的罵了起來.

"大概是見到咱們真的想買,所以才突然提的價錢!對方說了,若是咱們不加錢,他們那些個師傅,是一個也不放!"小弟也不無惱火的道.

"他敢!"其子沒好氣的瞪眼道:"你在那等著,我過去看看!"說著丟掉手機,其子掉轉車頭,直往北海縣的東邊的蒼山縣而去.

蒼山,和北海縣相鄰,以內有一座巍峨蒼山而得名!

旺財煉油廠,則是蒼山縣境內首屈一指的花生油提煉加工廠.這個廠今年夏天的時候剛剛上了一套大型的花生去殼,提煉,加工的設備,只是因為大的經濟形勢不夠好,導致他們廠的貸款沒有批下來.結果,經濟鏈一下斷了,致使整個廠子都陷入了困境.

以前在楊開玉手下的時候,其子就摸清了這個廠子的情況.等到韓雨讓他負責將煉油廠建起來的時候,他第一個便想到了這廠子里的設備.

經過洽談,雙方也達成了合作意向,本來說好今天簽合同,付錢,帶走機器的,可那邊卻突然變卦了.

整套設備,總價值在一百萬左右,雖然他們買來擱置了一段時間,可畢竟沒用過,就算是再加上十萬,也不是不值.這筆錢,其子也能拿的出來.

可王八好當氣難受啊!已經談好的合同,你突然變卦,這叫什麼?這叫耍人!叫沒信用!

其子要是不火的話,那才真叫怪了.

PS:在網吧發的,汗,下面的定時了,半個小時一章,今天三更,兄弟們元宵節快樂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