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章 反擊計劃
谷子文突襲韓雨,讓墨跡和狼牙等人的臉色頓時變了,他們雖然和谷子文相識在先,而且曾經一起浴血戰斗過,可他們現在畢竟加入了遮天,而韓雨畢竟是遮天的老大!

所以,兩人幾乎同時便從座位上彈了起來:"暗蛇……"

他們的動作快,可有一道紅光比他們還快!

一道紅色的仿佛火焰一般的影子,從韓雨的辦公桌上竄了起來,直撲谷子文的面門.

"回去!"韓雨低喝一聲,左手將那紅色的火焰輕輕一托,送了回去.

右手則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青色的長線,青光舞動間,谷子文一輪快攻全部化成了叮叮當當的聲響.

火星四濺!

"還行吧?"韓雨輕笑聲中,手里的青光猛的一個橫劈!谷子文將三棱軍刺豎起來一擋,人則借力快速的退回了沙發上.

三棱軍刺依然通體黝黑,那森寒的尖端,還是那麼的鋒利!雖然韓雨的那一個橫劈,因為顧忌到他的傷勢,沒有用全力,可他手里的三棱軍刺一點樣都沒變,已經讓他很是滿意了.

谷子文順手將三棱軍刺一丟,烏光呼嘯中,輕松的插入了辦公桌的一角.望著三棱軍刺顫抖的身體,谷子文這才算是露出了一點笑意:"馬馬虎虎!"

狼牙,墨跡和山炮三人站在那,瞪圓了眼睛,喃喃的看著這一幕,半晌倒是山炮這個憨厚之人先反應了過來:"你,你們剛才是鬧著玩的?"

辦公桌前也響起一聲低沉的嗚咽,似乎在表示著不滿!

谷子文卻毫不在意的走了過去,看都不看火影一眼,徑直將三棱軍刺拔了起來.藏獒,哪兒怕是血統最純正的藏獒,它也不過才三個月大小,還不足以對他構成威脅!

握著三棱軍刺,谷子文沒好氣的道:"你以為呢?"

山炮抓了抓頭發,咧嘴笑道:"嘿,你剛才的招式那麼凌厲,我還以為你是動真格的呢!"

谷子文睨了韓雨一眼,有些不爽的皺了皺鼻子,哼聲道:"就算我動真格的,你應該擔心的也是我!這家伙的反應速度遠遠的超過你的想象,有的時候我都有點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人!"

這可是當眾編排老大了,狼牙等人尷尬的一笑,沒有接話.畢竟他們和韓雨接觸的時間並不多,還算不上是真正的了解!

谷子文卻毫不在意,曾經兩次的蓄意刺殺,全部失手.這是堂堂的大殺手暗夜蛇君,迄今為止的一塊心病!

韓雨輕笑道:"我也不過是占據了武器的優勢罷了!"

聽他說起武器,狼牙等人的注意力頓時又集中到了谷子文手里的三棱軍刺身上.經過他們的仔細研究,得出的結論是這樣的三棱軍刺,質地已經遠遠的超過了部隊的制式裝備!

"老大,這東西是你搞來的?"山炮握著三棱軍刺,咧著的大嘴幾乎要流出口水來了.身為一名戰士,對于一把鋒利,趁手的家伙的追求,不弱于他們對窈窕女子的向往!

旁邊的狼牙和墨跡都豎起了耳朵,瞪圓了眼睛.

韓雨沒有回答,反而輕笑道:"你們三個,都喜歡用什麼樣的家伙?"

"刀!"三人幾乎異口同聲的道.

韓雨豪爽的笑道:"若是你們要點別的家伙,我這里還真沒有,可若是要刀嘛……"

韓雨頓了一下,瞄了三人一眼,半晌才道:"也罷,初次見面,我也沒什麼好送你們的,就每人一把陌刀,算是聊表一下心意吧!"

說著,韓雨站起身,找了三把人刀級的陌刀丟給他們道:"接著,看看趁手不?"

三人紛紛探手接過,房間中的溫度似乎一下低了許多!

眼見三人一臉驚喜的望著手里的陌刀,韓雨輕聲道:"這三把刀,雖然不如我手里的天策,可要比起一般的鋼刀來要強的多了!"

"何止是強啊!"山炮輕輕的揮舞兩下,兩眼放光的道:"若是哪天我們配備了這家伙,那殺傷力起碼能提高一層,或許,耗子就不用死了!"

這話一出口,山炮便急忙閉上了嘴.

可還是遲了,眾人臉上的興奮,已經恍若冰山般凝固了起來.

韓雨輕歎道:"耗子兄弟的仇,我們是一定要報的!"

他目光一轉,從幾人的臉上掃過,沉聲道:"這一次,我找你們就是要商議一下這件事情,我想了想,若是想要滅掉狂風幫,不知己知彼是不行的!所以,我想帶著卓不凡一起去市里看看能不能從哪里找到突破口!"

"老大,還是我去吧!"狼牙忙道.

旁邊的墨跡和山炮,谷子文都要開口,韓雨擺手止住了他們道:"這個我想過了,你們誰去都不合適!我是遮天的老大,只有我去,在遇到一些問題的時候,才更方便做出最快速最正確的判斷!"

"我們剛剛殺了狂風幫的一個大將,你在這個時候去市里,太危險了!"谷子文皺眉道.

韓雨輕笑道:"放心吧,我這次去市里,不是光明正大的去,而是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不會驚動了他們的!再說,以我的身手,就算遇到點小狀況,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墨跡挑眉道:"可老話說的好,雙拳難敵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現在的狂風幫只怕也視我們為眼中釘,肉中刺!若是被他們得知了你在市里的活動,只怕他們會玩陰的啊!"

"若是老大能信得過我和狼牙,北海縣便由我們來鎮守!只要我們還有一口氣在,斷然不會折損了咱們遮天的名聲!至于山炮和暗蛇,您就帶在身邊,畢竟您去了市里,身邊也不能一個人都不帶啊!"

韓雨擺手道:"市里那邊,我們在暗,敵人在明!可是北海縣這邊,卻是我們在明,敵人在暗!相比起市里可能會遇到的危險,我倒是更擔心這里.我們的實力已經被狂風幫摸的差不多了,他們的報複不來則已,一旦來,便會是雷霆萬鈞,絕不給我們還手的機會!"

"而北海縣是我遮天的根本,若是北海縣都丟了,那我遮天便沒了存在的根基!所以,你們這里才是最危險的,也是最艱巨的!"

輕歎一聲,韓雨道:"我之所以去市里,也是為了從內部給他們制造點麻煩,讓他們的報複胎死腹中那是最好!若是不行,就連我也得退回來!所以,你們要從現在開始,積極備戰.一邊訓練小弟,一邊有計劃的吸納人手!"

嘴角一勾,韓雨冷聲道:"新招納的人手,和咱們社團原本的小弟分開訓練,這事由暗蛇和山炮負責!我要讓狂風幫的人,摸不透我們到底有多少實力!讓他膽戰心驚之下,不敢輕易和我們開戰!"

幾人見到韓雨已經做出了決定,自然轟然應諾.隨即又商議了一下細節,幾人這才走了出去.

今天的筵席,既是接風,又是備戰.席間,韓雨挨個桌的和他們喝酒,當然,因為他的腳下,多了一個火影的緣故,所有的人都沒有上來灌他!

這些曰子,社團的人早就知道,老大養了一條狗,一條紅色的像是火焰一般的狗!這條狗,不僅凶,而且速度奇快!凡是進入它三米的范圍,就會引來這家伙的攻擊!

這個禁區意識,在一名遮天小弟的老二被火影咬傷之後,已經成了人人自覺遵守的規矩.畢竟,沒有哪兒個老爺們會覺得自己的家伙太長,需要精簡一些……

一夜無語,第二天一大早,韓雨從打坐中醒來,便看見火影在他的床下,也睜開了眼睛.

見到韓雨,火影一下竄到了他身邊,嗚嗚的低頭嘶鳴.

韓雨微微一笑,在它的額頭上拍了幾下道:"行了行了,一大早的就來這套,你累不累啊?走,出去看看我們的慕容姑娘弄了多少好吃的為我們?"

火影倒也通靈,聞言竟然先韓雨一步竄了下去,在門口等著了.韓雨對于這個家伙的舉動,溺愛的搖頭笑了笑.

小家伙雖然還小,可對于吃卻已經體現出了驚人的熱情和實力.

吃過慕容飄雪早就准備好的早點,韓雨這才起身向外走去.今天,他要去接一個人,一個他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到手的人!

同行的,只有一個人,其子.

"其子,我交給你的這個人,你不用管他做任何事情,只需要留意一下他的行蹤就可以了!"車內,韓雨沉聲道.

"就是你上回給我提過的那個在監獄里認識的怪人?"其子挑眉道.

韓雨點了點頭:"他叫忘語,人雖然怪了點,可身手還是不錯的!"

"你就那麼相信他?"其子開著車,轉頭睨了他一眼,皺著眉道.

韓雨沉默了一下,忽然吐了口氣道:"老實說,只能是一半一半!可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形.得罪了狂風幫,我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而我身邊的人,總共就那麼幾個,實在抽不出人手來照看你那邊!"

"忘語,雖然不可全信,可最多他就是撂挑子不干活而已,不會冒著得罪我的危險,做出不利于我的舉動來.不過,你也要多留意一下他的舉動!若是他真的走了,立即通知我!"

"恩!"其子緩緩的點了點頭.

俺挺不住了,將老娘叫來幫我看著,俺自己撤了!不過,眼還是流淚,嗚嗚,明天試著恢複更新,希望兄弟們繼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