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章 殺人祭旗
厮殺已經結束了.

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氣息,上百名遮天的小弟,臉色蒼白的站在四周,還有不少人,正蹲在一邊嘔吐.

若只是單純的殺人,倒也罷了.可你見過有人用車將人撞死之後,還鍥而不舍的一遍遍碾壓著尸體的恐怖嗎?

血,肉,骨,全部都被碾成了泥,紅白之物讓這里好像變成了人間地獄.

而這地獄的制造者,那輛移動的昌河車和開著車的人,則成了所有人敬畏的目標.

韓雨將黃俊淞隨手丟下,默默的看了谷子文一眼,半晌才道:"你以為,將自己的命丟在這,便算是還給我了嗎?"

谷子文沉默了,他當時出來攔截狂風幫,只是很單純的想著,韓雨將老家交給了他,結果出了這麼大的簍子,他無論如何也要給老大的這份信任一個交代.

只是他沒想到,狼牙等人非要跟著來.

更沒有想到,耗子他……

谷子文眼睛微紅,輕聲道:"老大,耗子他,不行了."

韓雨神色一黯,緩緩的跪了下去.旁邊的狼牙,墨跡和山炮一見,也跟著跪了下去.

谷子文明明已經身體虛弱到了極點,卻仍強撐著大聲道:"跪辭,送耗子!"

"送耗子哥!"

"送耗子哥!"

遮天的上百名小弟推金山,倒玉柱,緩緩的跪在那里.只剩下陣陣吼聲,破空而去……

那邊的卓不凡也忙從車中跳了下來,跑到韓雨身後跪了下去.

只剩下那輛充滿罪惡的昌河,自己拱進了路邊,報廢了.

韓雨站起了身子,面向眾人,冷冷的道:"此仇,必須報!此恨,必須消!"

韓雨一指黃俊淞,立即有小弟將他架了過來.

黃俊淞已經傻了,他從韓雨的架勢中已經看出了他想要干什麼,一張臉色蒼白的幾乎透明:"黑,黑衣你想干什麼?我是狂風幫八大戰將之一,殺了我,狂風幫絕不會容你的!"

韓雨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揚聲道:"他,是狂風幫此次行動的頭,今天,我便當著諸位兄弟的面,用他的鮮血,來祭奠逝去的兄弟,來祭我遮天複仇的大旗!"

話音一落,韓雨手里的天策猛的一揮,黃俊淞的六陽魁首立即飛了起來.

激揚的鮮血中,韓雨將手里的天策猛的向天一舉,振聲道:"殺我兄弟,斷我手足!宵小狂風,罪不容誅!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以命抵命,血債血償!"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以命抵命,血債血償!"狼牙等人都跟著吼了起來,緊緊的握著手里的鋼刀.

"從此,我們遮天和他狂風幫便是勢不兩立的生死仇敵!"韓雨冷聲道:"不踏平狂風幫,我遮天不稱幫立盟,不開堂設組!"

韓雨目光一轉:"陳蛟!"

"在!"

"送耗子的遺體去太平間,暗蛇和這幾位受傷的兄弟去醫院,派專人二十四小時看護,若是他們出了一點差錯,老子就要你的命!聽清楚了?"韓雨眯著眼睛,冷聲道.


"放心吧,老大,有人想要傷害他們,除非踏著我的尸體!"陳蛟說完,立即帶人去架起墨跡和谷子文等人.

狼牙看了韓雨腹部的傷口一眼,嘴角張了張,半晌才道:"剛才,我以為您是狂風幫的人……傷口沒事吧?"

韓雨擺了擺手,輕聲道:"皮外傷,沒事的.你們好好養傷,耗子的事情不要太難過了,不管是報仇還是其他的什麼事,都等你們的傷好再說."

"嗯."狼牙點了點頭,這才由著遮天的小弟將他們架到車上.

等他們上車離開之後,韓雨這才命人將現場打掃乾淨後,上了一輛小弟的車,和卓不凡一起坐車離開了.

這一戰,遮天打出了偌大的聲名.上百名狂風幫的小弟,只剩下了十幾個人逃了回去.這些人就是最好的宣傳喇叭,一時間整個天水市的道上,幾乎都知道北海縣出了個叫遮天的幫派.

五個人,只有五個人,硬是截殺上百名狂風幫小弟近半個小時,等來了自己人的援軍.就連狂風幫帶隊的八大戰將之一的黃俊淞,也在生擒後被殺!

如此實力的確驚人,可更為讓人佩服的,是他們的勇氣.

遮天此舉,無疑是在挑戰狂風幫在天水市道上一哥的威名!所有的幫派,都在默默的等待著狂風幫和遮天的第二次交鋒.誰都知道,面對這樣一個敢于挑戰他地位的組織,狂風幫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七天了,從西單一戰後到現在,已經過去七天了.

這七天的時間里,韓雨一直呆在西門,遮天的上百名小弟,則每天都在苦練刀法.

刀法,是韓雨交給他們的,只有幾招劈砍的動作和步法,全都是從部隊的格斗和近身搏斗中總結出來的,簡單實用.

經過和狂風幫的第一次正面交鋒後,遮天的小弟無意中培養出了一種強大的自信.

畢竟,除了他們之外,整個天水市的道上,還沒有人敢正面挑戰狂風幫,更沒有人能挑戰後而不敗!

作為一個縣里的幫派,這是獨屬于他們的驕傲!

而狂風幫帶給他們的壓力,也讓他們進步神速!短短的七天時間,對于那些不斷訓練的遮天小弟來說,卻是脫胎換骨般的重要.

北海縣礦務局醫院,最高級的幾個監護病房內.

韓雨正在和谷子文,狼牙他們幾人聊天.雖然號稱是最高級的病房,可其實里面的條件也遠不如市里的大醫院.

只是那里是狂風幫的地盤,韓雨不敢冒失將幾人轉到醫院,只得讓人找到了醫院的院長,有了上一次他大鬧醫院的事情之後,醫院方面已經對他們開了一路綠燈.

反正韓雨這個做老大的,交錢還算痛快.有這麼一個冤大頭似得主顧在,醫院還是很樂見其成的.

韓雨看看狼牙他們,輕聲道:"你們不多住幾天了?"

"呆不住,在這醫院里,全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再住下去,我們幾個就成木乃伊了."墨跡輕聲道.

韓雨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替耗子報仇的事情,不能急于一時.狂風幫的事情,需要緩緩圖謀."

"我們知道輕重."墨跡似乎是幾個人的頭,他苦笑道:"只不過,就算我們不去找他們,只怕他們也會主動來找上我們的.我們幾個都躺在醫院里,萬一你……"

"咳咳!"干咳兩聲,墨跡嘿嘿笑道:"到時候,我們可就沒有一點指望了."

"我們認識到了黑道的熱血和激情,認識到了黑道的冷酷和無情,我們更會好好的珍惜自己的小命."狼牙沉聲道.

韓雨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可心中對于他們已經走出了耗子死亡的陰影,卻還是非常高興的.

沒有人喜歡有病的,小狼也不想這樣,可病來如山倒啊!好幾年沒生病了,這回卻不想這麼嚴重.又掛兩瓶,藥下猛了,高燒下了,變他媽的低燒了!我曰他個仙人板板!鼻子酸,光流眼淚還!囧啊!這一章雖然些了近三個小時,可自己卻糊里糊塗的,也不知道寫成了什麼!唉,兄弟們見諒吧!今天實在沒法更了,後補!剛才停了下電,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