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2章 來遲一步
黃俊淞心中一驚之下,手中自然微一停頓.等他反應過來再想用力時,谷子文已趁機一個懶驢打滾,躲了過去.

明亮的車燈亮了起來,隨即一暗.一道人影恍若大鵬鳥一般,從燈光中跳了出來.人還未落地,便帶起一蓬血雨.

"遮天,黑衣在此!想取我姓命者,請上前來!"囂張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在刺目的燈光下,那道黑色的身影,顯得那麼霸道.

來者當然是韓雨,他剛剛老遠看著地上那麼多狂風幫小弟的尸體,便知道不妙.

只是天色已黑,人影攪動中,一時間他竟然分辨不出谷子文在哪,所以情急之下,便讓卓不凡開車,自己從窗戶中翻到車頂,跳了出來.

才一落地,韓雨便斬殺了一名狂風幫的小弟,同時冷冷的報出了自己的名號.以燈光為背影,看著著實拉風,可韓雨看著那燈光越來越近,卻是心中暗罵一聲,急惶惶的撞入一名狂風幫小弟的懷里.

在他離開的瞬間,有些破破爛爛的昌河,搖搖晃晃的從他剛剛站的位置撞了過去.

正在開車的卓不凡,暗自擦了下冷汗,小聲的道:"好險,虧的大哥跑的快,不然就要被我撞過去了."

"不過,這車怎麼停?"卓不凡眨了眨眼睛,歪著腦袋四處找了起來.

後面,火影雙目猩紅的蹲在車坐上,嗚嗚的發出一聲低鳴,然後四肢一用力,竟然從車窗中跳了出去.

"唉!"卓不凡聽見動靜,回頭一看,不禁嚇了一跳.他可知道大哥有多在意這條狗,若它有個三長兩短的,自己回頭怎麼交代?

本來他想將狗喚回來,可還沒等他出聲,便見火影跳到了一名狂風幫小弟的頭頂上,然後幾個跳躍,落在了韓雨的肩膀上.

卓不凡見了這一幕,不禁一翻白眼,吐了兩個字:"靠!"

"靠!"他還是不知道車該怎麼停!不過,這時候昌河已經撞到了兩名狂風幫的小弟身上.

卓不凡一見,得,這車看起來也能殺人.就用它了.于是,這家伙又笑眯眯的握著方向盤,左一圈,右一圈的轉了起來.

一輛昌河,就像喝多了酒的醉漢似得,在狂風幫的小弟中打起醉拳來.

韓雨正一刀抹過一名狂風幫小弟的脖子,目光中瞥見是火影,剛剛上揚的刀這才躲了起來.

看了一眼蹲在他肩膀上的家伙,韓雨大笑一聲:"看好了,我教你如何殺人!"

說著,他腳下的速度更快,手里的天策,好像分水的波浪一般向前快速的湧去!

什麼叫沾著傷碰著忘?看看現在的狂風幫小弟,你就知道了.

谷子文在地上接連滾了兩個圈,剛剛打倒了一名狂風幫小弟,站起身來,便瞥見一輛昌河一個急拐,對著他直直的撞了過來.

"我擦!"谷子文怒喝一聲,剛站起的身子,急惶惶的又撲到地上,滾了起來.

堂堂的暗榜殺手,竟然淪落到渾身重傷,接二連三的要靠懶驢打滾來保命,谷子文心中的委屈和郁悶就別提了.

不過,跟他比起來,今天出來的時候沒有看黃曆的狂風幫小弟,就更郁悶了.

他們雖然偷襲遮天的總部得手,可勝利的甘甜還沒嘗到,便被人谷子文五個人給攔上了.

五個人,僅僅五個人,不僅身手高強,而且出手狠辣.面對他們百十號人,五個人竟然一步不退,硬是殺的他們血流成河,膽戰心驚!

雖然仗著一股狠厲之氣,沒有潰逃,可那是因為,他們一直都占據著一個優勢,人數!

五個人再能殺,可他們畢竟是五個人!

他們也是血肉之軀,會受傷,在狂風幫小弟的心中,在黃俊淞的心中,只要他們再堅持一會,或許,他們就會贏了!

這就像是賭博,他們下的賭注已經太多了,若是這個時候抽身離開,押下去的那麼多錢就等于白扔了.

他們當然會不甘心,因為他們手里還有錢,還有能夠讓他們翻本的錢.

然而,韓雨的到來,卻像是在他們的對頭牌上,冷不丁的砸了一座金山出來似得.

別說狂風幫的小弟了,就連黃俊淞都有些慌了.

他凝目四望,雖然還沒有看見遮天的小弟,可他們的老大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其他的人還會遠嗎?

還殺不殺?

這個疑問,當他看到韓雨如同殺神一般,一步殺一人,毫不停留的直接殺過來的時候,當他看到那輛破舊的昌河,從他手下的人堆里撞了過去,此時正擺著S形又殺了回來的時候,他知道答案了.

若是他死了,就算能滅掉這幾個人,又有什麼用?

人,哪兒怕做一個活著的狗熊,也要比做一個被人懷念的英雄強多了.

所以,他悄悄的,小心的開始朝旁邊退去.

不過,他並不甘心輸的如此乾淨利索,如此灰頭土臉.

所以,他在臨退走的時候,抬手將手里的鋼刀朝離他最近的耗子狠狠的拋了過去.

鋼刀,化為一道寒光,直取耗子的後心.

耗子雖然感受到了身後的危機,奈何此時的他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更何況,他就算能躲開後面的刀,也躲不開前面那名殺紅了眼的狂風幫小弟斬殺過來的鋼刀.

反正都是死,那怎麼著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耗子眼中寒光閃動,嘴角卻露出一絲瘋狂的笑容.

他,毫不顧忌身後的鋼刀,狠狠的朝前面的那名狂風幫小弟劈了過去.

噗噗!

兩聲悶響,耗子成功的將手里的刀劈在了對面那名狂風幫小弟的脖子上,可幾乎就在同時,黃俊淞所拋出的鋼刀,也撞入了他的身體!

"殺!"兩眼圓睜,耗子大喝一聲,手里的鋼刀猛的朝前一送,撞入一名狂風幫小弟的身體後,自己也緩緩的倒了下去!

"耗子!"

"耗子!"

兩聲淒厲的怒吼突然響了起來,那邊的韓雨,此時才剛剛殺到谷子文的身邊.他是人,他也不是神.雖然剛剛看見了耗子遇險,可他距離太遠,根本就來不及救援.

"耗子!"谷子文聽見響聲,轉頭剛好看見這一幕,頓時只覺得心神欲裂!

"拿著!"韓雨不容分說將手里的天策塞進他手里,探手摸出兩把匕首,忽然跑了起來.

是的,跑!

兩把地刀級的匕首,在他的手中,好像是發威的毒蛇一般.前面的狂風幫小弟,無論是阻攔的還是逃跑的,都只是覺得喉嚨處一熱,便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那邊,狼牙和墨跡兩人全力朝耗子所在的方向撲去,完全不顧自身.旁邊有幾個殺紅了眼的小弟,立即朝他們狠狠的劈殺過去.

兩人幾乎同時遇險.

"找死!"韓雨眼中的殺機濃郁的有如實質一般,手里的兩把匕首,狠狠的朝離他較遠的墨跡那邊甩了過去.

兩名試圖偷襲墨跡的人,只覺得喉嚨處一疼,一股大力撞的他們連連退了幾步,轟然倒了下去.

韓雨則在甩出匕首的瞬間,合身撲到了狼牙身邊.人還未到,拳頭便貼著狼牙的頭顱飛了過去.

當!

韓雨一拳砸在了那名狂風幫小弟的鋼刀上,鋼刀彈起,撞到了另一名偷襲者的刀上.

就在這時,韓雨忽然覺得小腹一疼,他的眉頭一挑,身子快速的朝旁邊一閃,小腹處立即灑落一道血光.

"嗚!"火影在韓雨的肩頭上站了起來,滿眼寒光的盯著狼牙.

"火影,趴下!"韓雨冷喝生中,身子從狼牙身邊闖過,直接一拳砸在了一名狂風幫小弟的喉嚨上,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黃俊淞逃跑的方向追去.

狼牙呆呆的望著自己身邊轉眼間倒下的三名狂風幫小弟,望著自己手里帶血的刀,這才明白過來.

剛才那人,不是要殺他的狂風幫小弟,而是遮天,黑衣!

狂風幫的小弟,雖然都是黃俊淞直屬的親衛,實屬精銳,可此時也扛不住了.由八十多人,生生被殺的只剩下了不足二十人.

他們崩潰了.

如果說前面的那五個人,是殺星的話,那後來出現的這個自稱黑衣的遮天老大,便是殺神!而那個開著車,在他們的人群中橫沖直撞的家伙,就是個屠夫,一個沒有血姓的屠夫!

撞死了人,還要在尸體上不斷的轉圈碾壓?

這簡直就是魔鬼!

所以,他們逃了.逃的理直氣壯,逃的無與倫比……

這時候,遠處亮起了一隊燈光,還有刺耳的刹車聲接連響起.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遮天的人來了.于是,他們逃的更快了.

黃俊淞看都不看後面紛亂的小弟一眼,急忙打著了車子.他滿臉驚喜的掛上檔,然後狠狠的一腳踩下了油門.

回去,離開這個鬼地方,他就勝利了.

然而,就當他的車子在發動起來的瞬間,車門忽然被一個拳頭給打破了,然後,他的腦袋上挨了一記重拳,整個人從駕駛座上飛了起來,撞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然後摔了出去.

韓雨走過去,將他拎了起來.

小狼今天遭遇到人生中最最最不幸地事,掛完吊瓶,准備開工之時才發現才家里停電了.冒著大雪長途跋涉來到附近的垃圾網吧,寫完今天的章節之後,上傳時,網吧停電了……糾結地蛋疼的小狼,在無奈之下,只得電話遙控請假,請假內容:今天的章節明天會貼上,歡迎打臉!

朋友幫著寫的,覺得有點搞,留著吧!差點沒更新上,去網吧也停電了,外面下著雪,小狼只好給朋友打電話,喊他起床幫著發的公告.不想上樓後剛倒水洗腳准備睡覺,又來電了,看看時間,十點還來得及,就更了!汗,下午掛吊瓶的時候晚了點,俺是將滴水的速度放大最大的,滴的惡心了,緊趕慢趕的回來,打開電腦就遇到停電!俺很無語……

啥也不說了,大家多頂頂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包括俺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