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1章 血染西單 下
谷子文眼中一片冰寒,將生死的擔憂和老娘的牽掛都深深的隱藏在冰冷的目光下面,腳下連連踢動,兩柄鋼刀立即呼嘯著飛了起來.

當先兩名狂風幫的小弟,根本來不及躲閃,便被鋼刀貫入身體,狠狠的撞到了後面的同伴身上.而谷子文的手腕,也被人劃了一刀,匕首脫落.

可他卻知道,若想殺出去,眼下是唯一的機會.所以,他的身子根本沒有停頓,徑直撞入左邊一名狂風幫小弟的懷里,一拳砸在了他的喉嚨上.

那名小弟兩眼一突……

下一刻,谷子文已經拿了那名小弟的開山刀,出現在了隊伍的最前方,和墨跡兩人聯手開起路來.

他的右手以受傷,那便用左手!

人家一刀朝他劈來,他是能讓就讓,不能讓就用身子擋,總之,絕不能後退!

因為他心中清楚,此時若退,那被後面的人趕上,他,還有他身邊這四位,都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他只能拼!

墨跡也拼了,咬牙切齒的他,瞪著一雙眼睛,肥大的手掌上握著的開山刀,被他揮舞到了極限.

一直保留的體力,更是毫不珍惜的釋放了出來!

和谷子文一起就像是兩頭下山的瘋虎一般,勢不可擋的朝著狂風幫的小弟撲去!

當當一陣打鐵似得聲音過後,他們只覺得面前一空,竟然真的被他們殺出了重圍!

"你們走吧!"經過短暫的恍惚過後,谷子文冷冷的轉過身,握著手里的鋼刀冷冷的道:"我請你們吃了頓飯,你們幫我打了一架,現在,咱們兩不相欠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們!"

墨跡和狼牙,耗子三人頓時一愣,同時搖頭.

"你這個理由不怎麼樣!"狼牙沉聲道.

"很爛!"耗子沙啞著聲音道.

墨跡喘息了幾口,嘿嘿笑道:"你們說的都扯淡,他這個理由哪兒不好了?我覺得他說的很對!暗蛇,不如這樣吧,我們幾個的晚飯還沒有著落,不如我們幫你打一架,你請我們吃宵夜如何?"

谷子文銀白色的眉頭輕輕一彎,顯得有些冷漠的道:"不怎麼樣!"

這時候狂風幫的小弟,在一瘸一拐的野豬黃俊淞的帶領下壓了上來!聽見剛剛墨跡的叫囂,黃俊淞的眼中幾欲噴火!

"吃宵夜?殺了我這麼多兄弟,還他媽的想吃宵夜?你們覺得自己還能走的了嗎?"

"北海縣,是你們狂風幫的地盤嗎?"狼牙皺了皺眉頭,手里的一把開山刀握的更緊了.

"就是,老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還想怎麼滴?"墨跡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四周道:"嗯,不過若是孫子你想管飯的話,爺爺我也就住下了.怎麼樣?乖孫子請爺爺我喝兩杯?吃飽了才有力氣接著打嘛!"

耗子聞言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谷子文的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是在笑還是牽動了傷口.

黃俊淞的臉色越發的陰沉下來,周圍已經開始變的灰蒙蒙的,夜幕,開始悄悄的改變著天地間的顏色!

天空中,點點繁星不斷的閃耀,讓人發寒的威風吹拂起來,剛剛因為厮殺淌出的白毛汗,此時越發的刺骨了.

"殺了他們,每人獎勵二十萬,升一級!"黃俊淞的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嘴唇,突然爆喝一聲:"殺!"

"殺!"剩下的三四十名狂風幫小弟齊齊的怒吼一聲,在金錢和權利的刺激下,戰斗激情和戰斗力指數全都上了一個台階.

當然,就算沒有受到這兩樣的刺激,谷子文他們也不是對手了.

"你們若是不想我死了,還要背負愧疚,就給我走!去找黑衣,輔佐他替我報仇!"谷子文臉色平靜終于被打破了,他轉過頭,大聲道:"我們不能都死在這!"

"走!"當說出這個走字的時候,谷子文已經來到了黃俊淞他們近前!

一刀!


谷子文一刀劈了出去,卻同時被幾個人給架住了,身子再添幾道血口,踉蹌著朝後退去.

他只覺得腿上軟綿綿的,幾乎就要支撐不住沉重的身體了.

要是能躺下就好了.

谷子文心中暗歎一聲,眼睛有些疲憊的眯了一下,可馬上就被他給強行瞪圓了.

他知道,若是他這時候倒下了,定然不會再有機會起來.後面耗子等人還在看著,他們也定然不會走!就算會,也逃不遠!

我要給他們爭取時間,我要讓他們告訴黑衣,照顧我的老娘,為我報仇!

"啊!"谷子文眼睛猛的瞪圓,身上好像憑空增添了一股神力似得,大吼一聲又沖了回去.

當!

一名狂風幫小弟被他一刀劈的坐在了地上,谷子文自己也被震的後退了幾步!

可他馬上,又一次沖了上來……

耗子和狼牙他們對視一眼,架起山炮就走.

"老子還,還沒死,你們干什麼?放下我,去幫他啊……"山炮掙紮了起來,可兩人卻不管他.直直的將他架出了十幾米,這才將他放下,轉身朝著谷子文的方向跑了過去!

"我擦,你們他媽的給老子留把刀啊?"山炮被摔的悶哼一聲,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將旁邊一塊石頭抓在了手里.

"當!"就當谷子文渾身浴血,再也無法擋住那當頭的一刀時,旁邊突然斜斜的伸過來一把開山刀,墨跡那特有的聲音和平緩的讓人郁悶的聲調響了起來:"你不說那個黑衣挺厲害的嗎?反正報仇的都有了,就放開手殺嘛!反正干掉一個夠本,干掉兩個那就有利潤了."

"你們怎麼,回來了?"谷子文轉過頭,和他背靠背的挨著,旁邊離他們不遠處,則是狼牙和耗子兩人!

"你死了都不想內疚,難道就想我們活著內疚一輩子啊?"墨跡撇著嘴,一邊朝狼牙他們那邊殺一邊道!

"呵呵,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想不到,黑道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玩!他媽的,雖然老子只混了一天,可能認識一個不怕死的人,值了!!"狼牙也難得的大笑著道.

"那還等什麼?哥幾個,開工吧!"耗子大笑著道.

"這輩子是我暗蛇對不住你們,若是有來生,我們再做兄弟吧!"谷子文也大聲吼了一聲,揮刀脫離了墨跡的後背,向一名狂風幫的小弟劈去.

"你沒機會了!"黃俊淞忽然一下擋在了他的前面,冷喝聲中,一刀劈在了他的刀上.

谷子文眼睛狠狠的瞪著,兩手緊緊的舉著刀狠狠的一架!

已經身受重傷的他,早已成了強弩之末,看似用盡全力,可實際上卻連平時力道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又如何能夠擋得住黃俊淞這蓄勢而來的一刀?

幾乎就在刀和刀相擊的瞬間,谷子文便覺得手里一松,鋼刀脫手而出!

黃俊淞的開山刀卻是去勢未停,直直的對著他的頭顱劈了過來.

這位狂風幫的悍將,已經動了傾九天銀河之水也無法熄滅的殺機,誓要斬殺他與此刀之下!

旁邊的耗子等人見到了他的危機,全都想過來救援,可他們此時一個個的也比谷子文好不了多少,渾身帶傷不說,長時間的厮殺,讓他們的精氣神全都消耗殆盡.

自保都嫌不足,哪兒還有力氣救人?

谷子文銀白色的眉頭放了下來,眼睛緩緩的閉了下去.

黑衣,活命之恩,我還給你了!只是要麻煩你代我照顧老娘,呵呵,臨死了,我還是欠你的.

谷子文嘴角一翹,剛剛露出自嘲的笑容,一聲如霹靂般蘊含著無窮殺機的怒吼便響了起來.

"誰若敢殺我的人,我必屠他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