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8章 見余興
"黑衣,我,我下手是不是太狠了?"郭青山一出了門,便搓著手道.

"嗯?"韓雨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的意思.

郭青山哈了口氣,解釋道:"我本來就是想教訓他一下的,沒想打暈他,我只是用了很小的力氣,哪成想他就暈了.我這回,給你惹麻煩了吧?"

韓雨哈哈一笑,這才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探手在他厚實的肩膀上拍了拍,韓雨笑道:"你不過是揍了個傻逼,能有什麼麻煩?"

"可他是楚云風的侄子,你沒見到他一提楚云風,里面的人全都不言語了?"

"呵呵,你就是不想讓我惹麻煩,所以才自己出手的吧?"韓雨眯著眼輕笑道.

郭青山憨厚的咧了咧嘴道:"我是怕你出手太重!"不過一想起自己那一拳的後果,郭青山老臉微紅的道:"只是,我出手好像也不輕!"

韓雨撲哧一笑,搖頭道:"要換我,一腳便踹的他去泰國做變姓手術!"

微微頓了一會,韓雨又道:"別說他說的不一定是真的,就算他真是楚云風的侄子,你揍也就揍了,楚興社不是他楚云風一個人的,就算是,有狂風幫在前面,也還輪不到他!"

"狂風幫?你的幫手?"

"不,我的敵人!"

韓雨這次來市里,本就想要摸摸三大幫派的基本情況,至于那小子是不是楚云風的侄子,他並不是很關心.

畢竟,楚云風表面上是楚興社的老大,可實際上不過就是代替楚家掌管社團而已,身份和那種職業經理人差不多!而這樣的人,通常都有一個毛病,那就是愛惜羽毛!

嗯,手機的情報中,貌似也是這麼說的……

路邊,韓雨將他的昌河車才停好,後面便跟上來一輛白色的捷達.破山從車里走了下來,跟在他後面的,是一位皮膚白皙,容貌清秀的年輕人,看模樣不過二十六七歲!

他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休閑褂,下身穿條黑色的牛仔褲,一身打扮乾淨利索.

一上到車來,破山便笑著為他們介紹道:"這位便是我的老大,黑衣,這位是郭青山,也是我們刀具廠曰後的總經理.老大,這位就是凌源公司的余興,余總經理!"

老大?余興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輕笑著伸出手道:"余興."

韓雨身手和他握了一下,笑道:"不好意思了,余總,本來想和你在茶座談的,只是,遇到了一個癩蛤蟆,破壞了興致,還得累你到我這小車上來!"

"黑衣老大客氣了,公司都解散了,哪兒還是什麼余總?叫我余興就行."余興微微一笑,輕聲道:"在整個天水市,敢對楚云風的侄子黃連鑫出手的人,都是屈指可數.對于黑衣老大的膽氣,余興深感敬服."

韓雨聽手機提過,楚云風原本姓黃,只是在接掌楚興社的時候,才改姓為楚.他倒是不知道楚云風還有個侄子叫黃連鑫.


事實上,楚云風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聲,雖然一直照顧著家里,卻不允許自己的侄子,本家借著他的名聲招搖.所以,黃連鑫一直很低調,而余興也是因為凌源和黃連鑫的廠子有過生意,才知道這個不算十分隱秘的秘密的!

"呵呵,出手的可不是我,是他."韓雨笑著拍了拍郭青山.

"當然,郭大哥文武雙全,尤其是那一拳,更是讓人驚歎."余興點頭贊道:"實不相瞞,我老早就想揍這小子一頓了.以前好他合伙的時候,他便仗著他叔叔的勢力,占了我不少便宜.只是,礙于他的身份,我雖然有這個想法,卻一直沒有付諸實施……"

"今天郭大哥那一拳,可真是打到我心里去了.只怕這小子怎麼也想不到,他也會有今天!"余興笑著道.

郭青山喃喃的道:"他,沒事了吧?"

"沒事,你們剛走沒多會,叫的救護車還沒來呢,他便自己醒了,走了."說到這,余興正色道:"不過,有句話,郭大哥和黑衣老大別嫌我多嘴!"

韓雨笑著一抬手,余興沉聲道:"我知道你們也都不是一般人,既然敢教訓他,事後還不走,說明你們不怕他的報複,可我還是要勸你們一句,楚云風這人對自己家人非常的照顧.尤其是對這個黃連鑫.

今天你們打了他,只怕楚云風不會善罷甘休!而楚興社在我們市,那可還是首屈一指的勢力……"

說著,余興閉上了嘴.他只是不想看著韓雨等人惹了麻煩猶不自知,卻也沒有要給自己找麻煩的打算.若非是破山對于韓雨的稱呼,讓他也猜到了韓雨的身份,他也不會好意的出言提醒.

畢竟不管是楚興社,楚云風還是黃連鑫,都不是他這個落魄了的總經理所能惹起的.

韓雨微笑著謝過,這個余興從進到車里到現在,一直都是不卑不亢,滿臉從容,顯得十分灑脫.就連這句提醒,也是點到為止,深為契合一名生意人遇到了可能的回報就投資的精明!

是個人物.

韓雨心中暗自對余興做出評價,因為雙方都有合作的誠意,所以機器買賣的很順利.處于對余興的欣賞,韓雨在價格上並沒有下壓.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余興的要價很公道.

兩人就在車里將合同簽了,由余興負責安排人將設備運送到尉遲村,並安排人負責教他們使用.

"和黑衣老大合作,就是痛快,可惜此地沒有酒,不然,我定當敬您一杯!"余興笑呵呵的道.

"酒?有!"韓雨輕輕一笑,探手從車座下面摸出幾個易拉罐,拋出一個給他,笑道:"車雖然破,可這東西卻是常備的.為了我們的合作愉快,走一個!"

"來,干!"余興很是灑脫的一口氣將易拉罐喝了個空,輕輕的打出一個酒嗝.

韓雨笑眯眯的靠在沙發上,貌似無意的道:"聽說,凌源集團已經垮了,不知道余總有什麼新的打算?"

余興笑呵呵的道:"怎麼,難道您要收留我?"

"若是你不嫌我這個廟小,一時沒有更好的去處,那我倒是很歡迎你,來我這廟里當幾天主持!"韓雨輕笑著道.

余興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額,凌晨一點多了,罪孽啊,不過承諾做到了,困死了,兄弟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