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0章 血夜屠倭
黑色櫻花韓雨見過,那是他在部隊接受情報培訓的時候,教官告訴他們的.倭國四大社團之一,櫻花組成員的標志.

正是因為認出了這個保鏢竟然是倭國人,韓雨才會心中微驚之下,弄出了響聲.

而那兩名黑衣保鏢的身手的確不是蓋的,韓雨弄出的聲響並不大,可還是引起了他們的警覺.

兩人幾乎在發現房頂上有人的瞬間,便從腰間摸出了手槍.

砰砰砰!

槍聲響起,飛揚的子彈立即打穿了韓雨剛剛所趴的地方.

而此時的韓雨,身子正快速的便朝旁邊滾去.

宋禿子和他的手下的人這才反應過來,一干人渾然色變.宋禿子在幾名小弟的簇擁下,立即就要朝屋內退去.

這個時候,外面的大門忽然傳來一聲巨響,眾人豁然回頭,只見一輛昌河搖搖晃晃的對著他們直撞過來.

有埋伏?那名中年人臉色一變,瞥見宋禿子正朝屋里跑,眼中忽然閃過一抹凶光.他突然從保鏢手里將手槍搶了過來,對著宋禿子的腦門便是一槍!

砰!

禿子的腦門上冒出一個黑洞洞的槍口,猩紅的血液流了出來.

"八嘎,他出賣了我們,殺光他們!"中年人說著,手里的槍砰砰的朝著宋禿子的手下開始了點名.

禿子的手下都是些什麼人?鳥人!他們平常的時候,連架都打的不多.畢竟找宋禿子的人,都是想要發財的,自然對他手下的人也比較客氣.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個?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呢,那名中年人便已經打死了五六個宋禿子的人.

等在車邊的中年人的保鏢,則幾乎就在得到命令的同時,便狠狠的撲向剛剛還談笑甚歡的刀狼等人.

刀狼的反應倒還算不慢,在那兩名中年人的黑衣保鏢朝著韓雨開槍的時候,他便已經將手里的鋼刀掏了出來.此時,心慌意亂中,將刀朝胸前一擋,倒也擋住了一人的偷襲.

可馬上,又一把鋼刀狠狠的撞如了他的後背!

"我艹你大爺!"刀狼眼都紅了,反手向後狠狠的劈了過去……

而韓雨則在眾人回頭的瞬間,從房上撲了下來.人未到,手里的天策便化作一抹青光,狠狠的朝那名一直追著他開槍的黑衣保鏢殺了過去.

韓雨則緊隨其後,以蒼鷹搏兔的雄姿,帶著一臉森冷的殺機從天而降.既然知道了對方是倭國人,那韓雨當然不會客氣.

倭國人妄自踏入我神州聖土者,死!

青色的天策仿佛一道長嘯的怒龍,閃電般出現在那名黑衣保鏢的眼中.他只來得及將身子極力向旁邊一閃,舉著手槍的右手還沒來得及放下,便被天策狠狠的撞了上去.

鋒利的天策,像是切豆腐一樣,將他的手臂切了下來.

而這時候的韓雨,也已經來到他的上空.

在黑衣保鏢滿臉的驚駭中,韓雨的腿微微一彎,膝蓋溫柔的撞在了他的下巴上.

噗!

黑衣保鏢張嘴就要吐血,善良的韓雨怎麼忍心讓這個一衣帶水的鄰居將他肮髒的鮮血吐到自己身上?探出手,韓雨在他張嘴的瞬間,捏著他的腦袋向後轉了一把八十度!

喀嚓!

黑衣保鏢的腦袋立即轉到了脖子後面,韓雨則兩手在他的頭上一按,身子快速的跳了下去.

一抹白光,幾乎就在他離開的瞬間,落了過來.那道白光來的太快,更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狠狠的劈在了黑衣保鏢的肩膀上.

噗嗤!

一顆斗大的頭顱飛了起來,韓雨早在落地的瞬間,將天策抓了回來.見狀不由得搖頭輕歎道:"唉,死了還要被自己的同伴給斬下頭顱,悲哀,真是悲哀啊!"


"八嘎!"白光的主人,正是中年人的另一名黑衣保鏢.本來他想偷襲韓雨的,卻不想反失手壞了自己同伴的尸身.

他怒吼一聲,像只大蛤蟆一樣,向前一跳,握著手里的鋼刀狠狠的朝韓雨斬了過來.

"叫你妹啊!"韓雨腳下用力,身子在這一刀劈下來之前,鬼魅般的撞入了他的懷中.

天策向前輕輕一送,那名黑衣保鏢就像是被紮破了的氣球似得,迅速癟了下去.

"就這點本事,也敢來Z國現?"韓雨探出五指,在他的臉上輕輕的一推,黑衣保鏢便轟然倒了下去.

韓雨拎著天策,望著旁邊的中年人,咧嘴笑道:"沒子彈了吧?"

中年人呆呆的望著他道:"你,你是什麼人?"

"Z國人,你呢?"韓雨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淺笑,淡淡的道.

這一切說來很慢,可實際上,從昌河破門到現在,中年人朝宋禿子出手,韓雨對黑衣保鏢進行反擊,幾乎是同時進行的.

當中年人干掉了宋禿子和他的保鏢時,韓雨也殺了他的兩名貼身護衛.而這個時候,昌河才剛剛停了下來,卓不凡從車里跳了出來,拿著把匕首張牙舞爪的道:"黑衣大哥,小凡救駕來遲,請您恕罪!"

只見他像是只靈巧的猴子一般在場中跳來跳去,拿著把匕首大叫道:"哇呀呀,我,我捅誰,大哥?"

韓雨一翻白眼,感情這位還沒分出敵我來?

"捅豐田的那伙!"韓雨大聲道.

"好嘞!"卓不凡答應一聲,手里黑色的匕首立即毒蛇般探出,抹過一名保鏢的脖子.

中年人眼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色,他將手里的槍朝韓雨一丟,兩手握著一把鋼刀便朝韓雨撲了過來:"殺!"

眼見已經走不掉的他,起了拼命之心,倒也有些氣勢.

只可惜,他那點動靜嚇唬鳥好使,嚇唬人?韓雨眼中露出一絲嘲弄的神色,毫不客氣的迎了上去.

對于任何一個能凌虐倭國人的機會,他都會好好的珍惜,絕不浪費!

韓雨手中一震,天策好像一道青色的流水,不斷的從中年人的身邊淌過,每一次都會帶起他身上的一片衣角,留下一道血痕.一起看中文網首發,全本免費!

"哎呀,對不起,這刀深了點……"

"我擦,這刀又淺了……"

"娘希匹的,這麼小的玩意有個屁用?喂鳥啊?割了……"

一邊揮刀,韓雨還一邊發著感歎評論著.當中年人身上的褲頭也被挑飛之後,他已經變成了血人,而韓雨則毫不客氣的一刀從他的胯下挑去,一截脆皮腸般大小的東西飛了起來……

韓雨這回用的是隨手撿起的鋼刀,因為他怕髒了天策!

"八嘎!"中年人兩眼瞪圓,張嘴發出一聲悲嚎!他也知道,韓雨根本就是在玩他,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如果說他是螞蟻的話,那韓雨就是大象!

慘嚎聲中,中年人一臉悲憤的,毫不猶豫的揮刀朝自己插了過去!

打不過,那就自裁!這可是倭國人亙古相傳的優良傳統!他的,繼承下去的干活.

可是,他忘記了現場有個壞人,他很壞,壞的連自裁的機會都不給人家!

手中鋼刀一揮,如匹練般的白色搶在中年人將刀插入自己肚子之前,將他握刀的手砍了下來.

中年人渾身一顫,整個人就仿佛浴血的野獸一般,緊緊的盯著韓雨.不過,那虛偽的凶悍下,則是掩藏不住的驚懼!

"誰讓你死的?問過我了嗎?"韓雨微微眯著兩眼,淡淡的道.

覺得屠倭很爽的,請給鮮花,不爽的兄弟,給貴賓,讓我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