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章 黑色櫻花
韓雨眉頭一皺:"你跟我?你知道我是干什麼的?"

卓不凡睨了他一眼,撇嘴道:"你又沒給我說過,我怎麼能明察秋毫?"

明察秋毫?韓雨汗了一下,有些頭疼的道:"你連我是干什麼的都不知道,你就要跟我?"

"啊!"卓不凡理所當然的道:"你是我大哥,總不會讓我吃虧吧?"

郭老走了過來,看著已經坐在車中的卓不凡,皺眉道:"小凡,你真的要走?"

"郭爺爺!"卓不凡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道:"我去外面見見世道,等有空了就回來看您!"

郭老深知他的脾氣,一旦做出了決定便不會再改.只得扭頭對著韓雨道:"你看……"

韓雨聞言不禁露出一絲苦笑,輕聲道:"您也知道我是干什麼的,他實在不適合跟著我."

郭老靜靜的看著卓不凡半晌,忽然道:"這孩子從小沒爹沒娘,野的像個猴子一樣,一刻也住不下來.你要走的路,或許才是最適合他的."

韓雨沉默了,他看了卓不凡一眼,輕聲道:"跟著我,是要殺人的.更有可能會被人殺.你敢嗎?"

卓不凡笑了笑,突然手腕一動,黑色的匕首便仿佛毒蛇一樣朝韓雨的脖子抹了過來.韓雨的身子一僵,身子直直的向後倒去,可卓不凡的動作太突然了,他的反應雖快,可脖子上還是被匕首給劃出了一道紅色的細線.

右手在地上一按,幾乎要摔倒在地的身子又直直的彈了起來.韓雨探出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一絲淡淡的紅色出現在他的手指.

"小子,你找死……"梁歡握著陌刀,瞪著兩眼,渾身殺氣的沖了過來.

"小凡,你……"郭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才轉過頭一臉擔憂的望著韓雨道:"黑衣,這孩子不懂事,你別生氣,沒,沒傷著吧?要不,我讓青山給你弄點草藥……"

韓雨搖了搖頭,擺手止住了梁歡,兩眼緊緊的盯著卓不凡,半晌才道:"從現在開始,你就跟在我身邊吧.不過剛才的事情,我不希望還有下一回."

"嗯."卓不凡忙點了點頭,得意的沖著梁歡眨了眨眼睛.

韓雨將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目光深處禁不住露出一絲笑意.這小子冷靜,陰狠,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殺手,只要稍加打磨,曰後便是一塊良材美玉!

只是這家伙大概是跟李大錘那厮混的時間太長的緣故,說話很是雷人.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一次前來,他都算是滿載而歸.先不說刀廠建立之後,會徹底解決武器的供應問題,單單是得到了一個卓不凡,便讓急缺人手的他,身邊又多了一個跑腿使喚的人.

當然,除了卓不凡外,韓雨這回走還帶上了郭青山.

刀廠施工的隊伍是現成的,就是現在正在北關村建設煉油廠的那些人.

可那些煉鐵的專用設備,就得讓郭青山出面了.他對于涉及到打鐵,鍛造方面的東西,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賦,這一點韓雨是深信不疑的.

要不然,他又怎麼能打造的出地刀級的陌刀?

一路呼嘯,等他們趕到平水縣城的時候,天早已經黑了.一來韓雨並不急著趕路,二來這倆人都不會開車,他開了一路實在有些累了.便將車停在了一家名叫天外天的旅館外面,准備進去住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再去市里.


旅館位于縣城北部.因為地段稍微有些偏僻,所以顯得有些安靜.

韓雨靠邊上停住了車,剛推開門想要下車,忽然一個人從旅館中走了出來.韓雨探出去的那只腳,忙又縮了回來.他眉頭微微一皺,借著旅館外的燈光,他認出這人正是他上次在宋禿子那里認識的那位:"刀狼?"

"大哥,"卓不凡很是機靈的轉過頭,看著那人影離開的方向,輕聲道:"你認識他?"

"嗯,他是一個毒品販子的手下,三更半夜的,跑這干什麼來了?"韓雨順口道.

"嗨,一個毒品販子還能干什麼?要麼是賣毒,要麼是買毒,反正不是什麼好事!"卓不凡撇著嘴道.

有道是一語驚醒夢中人,韓雨聞言,眼中精光一閃,看了刀狼離去的方向低聲道:"青山,你先去里邊要房間,我和小凡跟上去看看."

"那你們小心點."郭青山沉聲道.

韓雨點了點頭,郭青山下了車,韓雨則發動了車子,遠遠的綴著刀狼.

刀狼走了沒多遠,便上了路邊的一輛黑色普桑.就在這時候,韓雨卻將車子拐下了路.

"大哥,走錯了."卓不凡一見忙道.

韓雨冷哼道:"你看看後面."

卓不凡忙轉身向後望去,只見兩輛白色的豐田從旅館外跟了過來,若不是他們剛才拐的及時,只怕就要被後面的人給發現了.

韓雨將車子停在了路邊,兩輛豐田旁若無人的從他們旁邊開了過去.緊緊的跟上了刀狼的那輛普桑.

"有意思."韓雨微微一笑,再次發動車子,這回跟在了豐田的後面.

本書首發一起看文學網,嗯,因為章節上傳後有所修改,所以大家還是來正版吧.我看了下,其他站弄的都是我沒改之前的,汗,內容都對不上號!!本書全本免費,大家不要再費事搜了……

韓雨遠遠的從後面跟著,白色的豐田在晚上比較顯眼,倒也不虞跟丟了.出了縣城又行駛了大概有十幾分鍾,三輛車前後進了路邊的一個大院.

韓雨悄悄的在路邊樹影下停下了車,悄悄的摸了過去.

這是一個普通的空心磚廠,建在路邊,四周都是種植了小麥的田地,旁邊不遠處就是一處村落.

韓雨和卓不凡兩人通過麥地,摸到了空心磚廠的旁邊,卓不凡身子一動便要去摸牆頭,卻被韓雨一把拽了下來.

他瞪著眼睛看著韓雨,顯然不明白他為什麼阻止自己.

韓雨指了指牆頭,兩腳猛的一用力,身體立即彈了起來,他手臂沒有貿然的扒上牆頭,而是快速的一拈,然後就落了下來.

可卓不凡卻明顯的聽見了蹦的一聲脆響,他不解的朝韓雨的手里望去,只見他的手中正捏著一截黑色的玻璃茬子.

"上面,都是這東西."韓雨壓低了聲音道.

卓不凡眼中閃過一抹惱怒的神色,媽匹的,這是哪兒個缺德的王八羔子想出來的招數?這不成心不讓人爬牆頭嗎?


"那怎麼辦?"卓不凡皺著眉頭從鼻子里擠出一句.

"別將手朝牆中間摁,跟著我."韓雨低聲說完,身子便再次彈了起來,再夠到牆頭的時候,他探出左手,五指緊緊的扒著牆體邊緣的磚縫,然後右手摸到牆頭上,蹦蹦的清理出一片足以落腳的安全地帶,這才兩臂一用力,恍若壁虎似得爬了上去.

然後又用手輕輕的扳著牆頭,悄悄的跳進院中.

卓不凡隨後也翻了進來,剛剛經過牆頭的時候,那一排恍若受檢閱的士兵似得玻璃茬子,讓他感到一陣惡寒.這要是剛才他真的將手扣在了牆頭上,那手還不得被紮透了?

韓雨一落地,便立即退到了旁邊一小堆石子的後面,悄悄的打量著院中的情形.

院子足足有五六百個平方,其中有一半堆放的是沙土,石子,和打好的空心磚.而他們剛剛跟著的那三輛車,正停在院子的中間.車邊站著十幾個人,邊上一個正是刀狼.

他旁邊是宋禿子的一干手下,對面則是六七個陌生人,一群人靠在車上抽著煙,低聲交談著什麼,時不時的還發出一陣陣壓抑的輕笑.

顯然,正主都在屋里,他們不過是些放哨的嘍啰.

韓雨趴在卓不凡的耳邊低語一陣,卓不凡立即從牆頭翻了出去.韓雨則順著牆根,溜到一個堆放雜物的瓦房邊上.重新上了牆頭,然後翻到了房頂,一路蛇行鶴伏,悄悄的朝著亮燈的房間摸去.

韓雨看了看燈光,又看了看院中的眾人,靜靜的貼在向下傾斜的瓦面上,一身黑衣和夜色融為了一體,若不是有心細看的話,很難發現牆頭上會有人.

韓雨將耳朵貼在瓦面上,因為離的太高,斷斷續續的聽不太清楚.只聽到一個有些怪異的聲音道:"宋先生……川貝……貨物……多開辟銷路……"

"放心,一定會的!"宋禿子的聲音響了起來,透著一股掩飾不住的得意.

然後兩人又說了幾句什麼,韓雨只是斷斷續續的聽到那個怪異的聲音,似乎提到了血鷹會三個字,便沒了下文.然後,便是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韓雨忙將身子伏低!

"宋先生驗了貨物,我們就回去了."那怪異的聲音再次響了下來,這回清晰了許多.

韓雨快速的向下瞄了一眼,只見當先走出的是一位五短身材的中年人,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名一臉冷峻的黑衣人,似乎是他的保鏢.

而宋禿子則站在旁邊,聽見門響,院中的那些保鏢早就一臉警惕的站直了身體.聽見那中年人的話,立即有人從白色的豐田車里,提出兩個黑色的皮箱走了過來.

宋禿子挑眉笑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按規矩來?"

"按規矩來."那中年人笑著點頭道.

宋禿子一揮手,旁邊一個小弟立即上前一步,接了過來,將箱子放到地上打開,只見里面都是一包包的白粉.那小弟隨意破開一個,捏了一點放到嘴里嘗了嘗,這才對著宋禿子點了點頭.

宋禿子立即呵呵笑著一擺手,旁邊又有小弟拿過兩個皮箱,里面全都是現金.

中年人身後立即有一個保鏢上前一步,將錢接了過去.而就在他伸出手去接箱子的刹那,韓雨忽然瞥見了他小臂上的那朵黑色櫻花,身子一僵,身下立即傳來一聲細微的聲響.

那兩個黑衣人幾乎同時臉色一變,抬頭朝韓雨所在的位置望了過來.

PS:不知道還有沒有鮮花,後面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