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7章 雷人村霸
韓雨笑了,這個卓不凡,姓情和年齡分明就是個小孩嘛!

"這孩子,皮實的像個猴子,成天嚷嚷著要去市里,去見世面,逮誰都沒有低頭過,想不到這回竟然也服氣了."郭老笑呵呵的打趣道.

韓雨微微一笑,輕聲道:"青山大哥就不用去了,讓小凡給我帶路就行."

"也成."郭老只是略微一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在見識了韓雨的身手之後,他對于那個李大錘已經開始抱以同情了.

郭老將他們送到門外,輕聲囑咐了幾句,這才由卓不凡從前面引著韓雨朝李大錘的家走去.

李大錘的家就是尉遲村的村委會,尉遲村的村委會就是李大錘的家.

位于後山腳下的三間青磚黑瓦的房屋,在整個尉遲村可是獨一無二的建築.

卓不凡走到近前,根本沒有走門,而是來到牆邊,兩腳一用力,單手扣在了牆頭上,回頭沖韓雨他們招了招手,這才翻到了上面.

韓雨一見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孩子放著好好的門不走,竟然去爬人牆頭,這什麼毛病?

不過見到大門緊閉,卓不凡已經進了院中,他只得和梁歡也翻牆爬了進去.

七八個年輕人正坐在院中吸著煙,打著牌,聽見響聲,有幾個人抬起頭來.一看見卓不凡,這幾個人的臉色便騰的變了一下,立即從原地跳了起來.

"卓,卓不凡?"

"媽的,卓個屁,一天說十遍……"背靠著韓雨的一個胖子罵罵咧咧的轉過身來,只看了一眼,便立即跳了起來,向後退了一步,半靠在了桌子上:"我擦,怎麼真是這小子?"

話一出口,大概是意識到自己這舉動太丟份了,他忙又站直了身體,睨了卓不凡一眼道:"臭小子,你,你有門不走,老是爬牆頭干什麼?"

"翻牆不快嗎?還能看看你們在干什麼."卓不凡走了過去,拿起桌子上的花生就吃了起來.旁邊幾個年輕人紛紛朝一邊閃了幾步,似乎很怕他.

卓不凡卻毫不在意,大馬金刀的坐在胖子剛才的位子上.

中年胖子看了韓雨一眼,皺眉道:"這兩個是何方神聖?"

卓不凡嘎吱嘎吱的吃著花生,頭也不抬的道:"你上次不是讓郭爺爺交人嗎?諾,我給你帶來了.前面這個就是."

"就是他?"中年胖子瞟了韓雨一眼,一臉懷疑的看著卓不凡.

"嗯."

中年胖子上下打量著韓雨,冷哼一聲,剛想上前,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忙又站定了腳步,打量著卓不凡道:"那個,小凡,平時叔叔對你怎麼樣?"

"還行吧!"卓不凡吃著花生,隨口應道.

"呵呵,怎麼說咱們都是一個村的,俗話說,美不美故鄉水,親不親家鄉人,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以前你叔可能有對你不好的地方,可現在……"中年胖子搓著手,一臉討好的笑容看著卓不凡.

旁邊幾個小弟不解的望著他,卓不凡雖然年齡小,卻是個鬼靈精,知道對方是怕等會和韓雨動手自己會幫忙.他朝嘴里丟了一顆花生,笑道:"你想,讓我等會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

"對!"中年胖子一拍大腿,笑道:"要說咱們村啊,就數你小子大器晚成,以後,叔叔讓人給你尋摸一門好親事."

"讓我不說不動也行,只是我這兩手空空的,控制不住啊!"卓不凡輕輕的拍著肚皮,一臉我餓了的表情,就差直接說,給我弄點好吃的我就按照你說的辦了.

中年胖子忙指著旁邊的一個混混道:"六子,快,去里面拿一個,不,兩個燒雞,還有那個好酒,也來一壺,若是不讓小凡在這吃個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我非親自將你小子五馬分尸了不可."

"啊?"

"啊什麼啊?讓你去就去!"中年胖子瞪眼道.

"哦,是!"那被稱為六子的年輕人急忙跑進屋里,中年胖子經常在這里跟這些年輕人喝酒,所以常備著這兩樣東西.很快,卓不凡的面前就出現了兩瓶燒酒,兩只燒雞.

"大錘叔,那我就不客氣了?"卓不凡笑眯眯的拿過燒雞.

"客氣啥?若是不夠再讓六子給你拿!幾只雞而已,這點氣壯山河的心胸咱還是有的."中年胖子豪邁的將胸口拍的咚咚響.

"那可太好了,我這人一吃起東西來,這手就沒心思干別的了."卓不凡拿過燒雞狠狠的咬了一口,示威姓的看了韓雨一眼.

韓雨笑眯眯的在旁邊看著,沒有一點要阻止的意思.梁歡則皺著眉頭,思索著什麼是氣壯山河的心胸?

見到擺平了卓不凡這個小祖宗,中年胖子心中大安.整個尉遲村,他最怕兩個半人,一個是郭老,威望輩分在那擺著,他惹不起.

另一個便是眼前這個小子.卓不凡年紀雖輕,可下手那叫一個狠,他手下這十幾個年輕人,哪一個都被他給揍過十回八回的,就連他都被揍了兩回,更惹不起.

至于郭青山,雖然力氣大的不像人,可不喜歡打架,所以只能算半個.

除了這兩個半,整個尉遲村,他絕對是天字第一號的人物.

上前一步,中年胖子笑著對韓雨道:"呵呵,想不到小兄弟也是牆上君子,不速之客到來,寒屋真是四壁生輝.我叫李大錘,是這個村的村長,書記,兼村主任."

韓雨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對方說的是什麼意思,頓時輕笑道:"李主任還真是幽默啊."

李大錘感覺良好的笑道:"過獎了,過獎了.我也就是經常夜讀春秋罷了,來,請上座,六子,還不去倒水……"

夜讀春秋?若是關二哥聽到你這話,他非郁悶的改成詩經不可.韓雨聞言再次失笑,半晌才道:"倒水就不用了,我聽郭老說,你要找我?有事嗎?"

"啊,事情是這樣的,我聽說,你在我們村找人打造刀具?你可能不知道,刀具在我們國家可是受管制的,是凶器,你私自打造那可是違法的……"

"有什麼話你可以直說."韓雨輕笑道.

"那個什麼,我作為村主任,面對這種情況不得不管,可我也知道,你也是為了我們村好,所以,我很為難……"李大錘胖胖的臉上,肌肉輕輕的抖動著,叼著根劣質的香煙,笑呵呵的道.

"我明白了,"韓雨睨了他一眼,輕笑道:"你想問我要好處."

饒是李大錘的臉皮很有厚度,可是被韓雨如此毫不掩飾的道破內心的齷齪,也還是老臉一熱,他有些尷尬的道:"若是您要這麼理解,也行,不過就是荒廢了我一番苦心啊……"

"你就別再糟踐苦心倆字了,我還沒說給呢!"韓雨輕笑著道.

李大錘一愣,臉色隨即陰沉了起來,他將嘴里的半截煙頭吐到了地上,惡狠狠的盯著韓雨道:"小子,你莫不是以為我給你開玩笑的吧?你也不打聽打聽,方圓百里誰敢在我李大錘的地盤上吃獨食?"

旁邊的七八個年輕人聞言紛紛朝前一步,威懾力十足.

李大錘左右看了一眼,冷笑道:"我給你甜言蜜語,那是不想壞了你的買賣,你若是還不識相的話,那一把刀你也別想從老子的地盤上拿出去."

"你若是再甜言蜜語下去,那我今天怕是就回不去了."韓雨輕笑著搖了搖頭,也不理會對方聽懂聽不懂.尉遲村的優勢是明顯的,可還能如此貧窮,只怕要有一半的功勞得著落在這雷人的村霸主任身上.

"打吧,別弄死了人."韓雨對著梁歡淡淡的丟下一句,便找了一個凳子,在卓不凡的旁邊坐了下去.

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氣的梁歡,立即虎吼一聲,撲到了李大錘的身邊,將手里的黑包掄圓了,狠狠的拍在了他的下巴上.

李大錘一百六七十斤的身體,頓時朝旁邊的桌子倒了過去.韓雨抬腳在他的屁股上一蹬,順勢落在了另一條腿上.

李大錘的身子則一個狗搶食撲到了地上,似乎是牙齒咬到了舌頭,嘴里都起了血沫子,下巴上的皮更磨破了一大塊.

他翹起頭,紅著眼睛看著梁歡道:"狗娘養的,敢打老子?給我給力的弄死他!"

韓雨沒想到這家伙到現在了,還往外冒怪詞,一時再也忍不住,趴在桌上哈哈的笑了起來.

旁邊的七八個年輕人正發呆,聞言卻是紛紛回過神來,怒吼著朝梁歡撲了過去.梁歡當然是當仁不讓的迎了上去.

他的身手就算是放到竹葉幫中,也沒幾個人比的上,或許對付卓不凡這樣天賦較高,滑溜的像是泥鰍一般的家伙比較吃力,可對付這麼幾個村里的混混,卻是手到擒來的小事.

他的人還未到,一腳便先踹了過去.

當先的年輕人來不及躲閃,悶哼一聲,捂著肚子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梁歡撞入人群,一陣拳打腳踢……

韓雨笑完了,這才翹著二郎腿,拿過花生便朝嘴里丟,對眼前的這一幕,渾然沒放在心上.

沒過多少時間,那幾個年輕人便被打倒在了地上.

那邊,李大錘才剛剛站起來.他看著滿院子自己人悶哼,呻和諧吟的慘樣,被嚇了一跳.

"你,你們……"

"過來,坐下說吧."韓雨忍笑看了他一眼,輕輕一揚下巴道.

梁歡立即走到他身邊,不用他開口,李大錘便老老實實的走了過來.他狠狠的瞪了卓不凡一眼,干咽了口唾沫道:"小兄弟,不,是大,大哥,我剛才兩眼不夠炯炯有神,冒犯了您,我……"

"我以後絕不再自作主張,阻撓您的事……"

韓雨眨了眨眼道:"那你下回阻撓我的事前,最好先跟我商議一下!"

梁歡聞言禁不住笑噴出聲,李大錘再傻也知道自己說的話有毛病了,他忙閉上了嘴,老臉微紅的站在那,一臉敢怒不敢言的郁悶.

卓不凡不解的看了一眼梁歡,不明白他在笑什麼?

韓雨笑著擺了擺手,下巴一點,梁歡立即將剛才拍李大錘的黑包撿了起來,從里面取出兩遝錢來,放到韓雨面前.

韓雨笑道:"再拿三萬."

梁歡忙又從包里拿出了三遝錢放到一邊,旁邊的李大錘呆呆的望著梁歡手里的黑包,嘴角漸漸的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我擦,怪不得老子能當主任,咱剛才竟然是被錢給砸趴下的?就這命,在整個尉遲村也是最無法理喻的吧?"

我,呼叫鮮花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