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章 速度交鋒
梁歡很生氣,在他看來,韓雨將他帶在身邊,那便是要他當個保鏢,警衛.可先是有人趴牆根,他竟然絲毫都沒察覺,現在這人又要朝他的老大齜牙咧嘴,這讓他情何以堪?

身為一名剛剛才跟在老大身邊,正急需證明自己能力和實力的小弟,他,絕不允許別人如此踐踏他的尊嚴.

梁歡陌刀呼嘯,眼神凌厲.不過,雖然生氣,可他還沒失去理智.他知道這些都是老大看重的人,所以他這一刀看上去嚇人,卻只用了六分力.

他只是想嚇唬一下,眼前這個小屁孩.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不僅高看了自己,還小瞧了對方.

就在他手里的陌刀,距離對方的腦袋還有十幾公分的時候,一抹黑色的光芒便幽幽的亮了起來.

那是一抹純粹的黑色,就仿佛是來自地獄幽冥的死亡氣息.

當!

一聲脆響,黑色撞上了梁歡手里的陌刀,陌刀高高的向上彈起,掙脫了梁歡的掌控,向後飛了出去.

緊接著,那抹黑色朝著梁歡的喉嚨抹了過去.

梁歡傻了,他沒想到自己的一刀,竟然如此簡單,如此輕易的就被破了,甚至,還丟了吃飯的家伙.一時間,他竟然忘記了躲閃.

"住手!"

"住手!"

韓雨和郭老的齊聲低喝,這時才響了起來.原本他們是想喝止兩人交手的,可等他們話音落下的時候,黑色的匕首已經頂在了梁歡的喉嚨上.

"你,速度太慢,力氣太小."卓不凡收回了匕首,眸子中幽深的寒意褪了回去.

梁歡臉色臊的有些黑,紅的有些紫,他緊緊地盯了卓不凡一眼,忽然轉過身,朝著韓雨的方向噗通一下跪了下去:"梁歡無能,給老大丟了人.梁歡願意一死謝罪!"

"你輸了不丟人,可一輸就尋死覓活的,那可真是給我丟人了.給老子滾起來,男子漢大丈夫,就被人用匕首頂了一下,怕什麼?有能耐咱們以後將這個場子找回來."韓雨到提著梁歡那把朝他飛來的陌刀,頗有深意的看了卓不凡一眼,厲聲道:"起來."

"是!"梁歡將頭一低,慌忙爬了起來,老老實實的站在旁邊,可一雙眼睛卻噴火似得緊緊盯著卓不凡.

他輸了,可他不服.不過,他也知道若是真的厮殺,此時他已經變成一具尸體了.所以,雖然心中不服,可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向韓雨請罪.

可請罪,卻不代表他服氣了.

韓雨微微一笑,倒提著陌刀看著卓不凡道:"好快的匕首,好高明的眼力.不凡,果然不凡."

或許梁歡會以為自己是因為輕敵才失手,可韓雨卻看的分明,剛剛卓不凡的匕首所挑中的地方,正是他手里的陌刀用力最薄弱之處.別說他留了幾分力氣,就算他全力以赴的出手,陌刀也會被匕首以四兩撥千斤之勢給撞開.

空門大露的他,依然躲不開那把黑色的奪命匕首.

快,准,狠,這個卓不凡的匕首,已經初得其中三味.

卓不凡面對誇獎,毫不在意的道:"不是我不凡,是你手下的人太平凡了."

韓雨微微一笑,輕聲道:"你說的也有點道理,不過他是我的兄弟,不管平凡還是不凡,既然是我的兄弟,我便不能讓人小瞧了他."

說著,韓雨倒提手里的陌刀,一步步的朝著卓不凡走了過去.

"韓老板,他不過是個孩子,您別跟他一般見識.小凡,還不給韓老板道歉?"郭老一見,忙試圖阻攔.

韓雨頭也不回的阻止道:"郭老請放心,我不會傷了他的.只不過,這個大哥,我卻是要做定了."

韓雨笑眯眯的來到卓不凡前面兩米的地方,毫不猶豫的一刀朝他劈了過去.這距離似乎遠了點,他就算是將胳膊和刀都伸長了,只怕連卓不凡的影子也夠不著,更別說將出刀的威力發揮到最大了.

然而,卓不凡的臉色卻一下變了.

韓雨這看似荒唐的一刀,打消了他要欺身上前的念頭,身子幾乎是想也不想便向旁邊閃去.

可那把雪亮的陌刀卻隨他也換了方向,還是簡簡單單的向下一劈,卓不凡卻不得不再次朝旁邊閃去.

一連圍著韓雨轉了七八個圈,可卓不凡卻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找到,一張臉憋屈的通紅.

冷哼聲中,他的身子不得不朝後退去.

在他想來,只要韓雨的身子跟著他動,那這種烏龜打法便等于是破了.到時候,他自有機會扳回這一局.

事情正如他想的一般,他一退,韓雨的身子立即跟著向前動了起來.那下劈的一刀,直直的朝他的喉嚨捅了過來.

卓不凡捏著匕首,兩眼緊緊的盯著那充滿了寒意的刀尖,腳下卻像是長了眼睛似得,不斷的向後退去,速度竟然比一般人正面跑的還快.

然而,韓雨手里那段雪白的陌刀,卻仿佛不染他的血誓不罷休似得,如同附骨之蛆般緊緊的追在後面.

哪怕他憑借著對地形的熟悉,圍著郭老的院子已經轉了三個圈,換了十幾次方向!

有些氣喘,更有些惱羞成怒的卓不凡,終于拼了.他的後面就是院牆,若擱在平時,翻過這樣的牆頭,根本就是輕松至極,可現在他卻根本不敢浪費哪兒怕一秒鍾的時間.

暗中一咬牙,卓不凡的匕首狠狠的點在了韓雨的刀尖上.

"當!"

卓不凡只覺得手臂一連麻了兩下,他的兩眼一突,臉色頓時變的蒼白起來.兩下,在那短暫的時間內,那把該死的陌刀竟然被他揮舞了兩下?

悶哼聲中,匕首不由自主的向上揚起,在這一瞬間,胳膊似乎不是他的了.

韓雨手里的鋼刀,在他的喉嚨前不足三寸的地方停了一下,又收了回去.他的動作很快,快的就算是梁歡都沒有看清楚.

就好像是他手里的鋼刀,被匕首給撞了回來似得.

然後,兩人都停了下來.

"現在,能叫我大哥了吧?"韓雨反手將陌刀丟給梁歡,輕笑道.

"哼,叫就叫,我卓不凡是男子漢大丈夫,叫一聲也不掉塊肉."卓不凡一臉郁悶的將匕首插了回去,儂聲道:"黑衣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