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5章 少年不凡
韓雨在去市里之前,先去了平水縣尉遲村.這一次他還帶上了梁歡,一來是取郭老他們造好的武器,二來則是想著將梁歡介紹給他們認識.

"郭老,以後,梁歡將會代替我,來這里取走大伙打造的家伙,並負責解決你們的所有的問題.您有什麼要求盡管給跟他提,千萬別客氣."郭家的宅院中,韓雨輕笑著將梁歡介紹給了郭老.

梁歡恭敬的拱手道:"還望郭老,郭大哥以後多多關照."

郭老輕笑著擺手道:"你這孩子也不用太客氣了,到了這里那就跟到自己家一樣,別那麼拘束."

有了韓雨給的錢,郭老他們又能繼續維持他們打鐵的生涯了,臉上的笑容自然多了不少.

"小雨啊,今天你們兩個一定要留在這里吃飯,我讓青山去殺個雞,中午咱爺倆好好喝兩杯."郭老熱情的道.

"改天吧."一聽到喝酒,韓雨的臉色禁不住微微一變,昨晚醉的酒,到現在頭都還疼呢,他哪還敢喝?所以忙拒絕道:"我今天還有點事,要去市里一趟,下回,下回我一定陪您老好好喝兩杯."

"真有事?"

韓雨點頭道:"真有事!"

"那你要是有事我不能耽誤你,不過下回可得陪我和大伙好好喝兩杯.你幫了我這麼大一忙,大家伙一直催著讓我擺個局,找機會感謝你呢."郭老沉聲道.

韓雨忙應承下來,這時候郭青山已經將打造好的武器都放到了韓雨的昌河車上.

總共八十三把陌刀,每一把都比市面上的普通砍刀要鋒利,其韌姓也好.只是成形的時間太長了,如今距離韓雨上一次交代他們打造陌刀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九天,也就是說,每天九把左右的陌刀產量,便已經接近了極限.

可這連讓遮天的小弟人手一把都做不到,更何況,這樣的陌刀,若是打殺起來,磨損還是很厲害的.

韓雨眉頭微微一皺,輕聲道:"郭老,有沒有辦法提高產量?"

郭老輕歎道:"我也想過,要將大家伙聯合起來一塊打造,只是一來缺少那麼大的地方,二來,人手也不足.最後還是不了了之了."

"那要是我們建設一個專門制作刀具的生產工廠,您覺得可行不?"韓雨心中暗自盤算了一遍,沉聲道:"我們可以購置一些機器,將練礦,融鐵等不必要手工親自艹作的工序解放出來,如此一來,或許刀具的質量會有所下降,可數量必定會有所上升."

"另外,我也可以為您安排許多徒弟,跟著您專門學習咱們的傳統打鐵,您也可以研究一下,怎麼將咱們老祖宗的手藝,和現代的那些省時省力的機器連接起來.這樣既提高了效率,又不至于使得您打鐵的手藝失傳."

"好是好,可這需要很多錢啊!"郭老輕歎了口氣.

"錢的問題您不用擔心,我可以先拿三百萬出來,"韓雨想了一下才道:"咱們可以先從小一點點的慢慢發展嘛!這樣,我給您和青山百分之五的股份,村里其他的師傅,每人百分之一.一年以後,若是有人想要退出的話,可以將股份轉賣給我,另外根據鐵匠的等級,還可以按月拿三千到五千的工資,您老看這樣行不行?"

"這,孩子,我知道你心好,可你這麼做,還有的賺嗎?"郭老眼中閃過一抹激動的神色,他也知道手工打鐵已經不適應這個時代了.只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玩意,實在不想就這麼丟了.所以才會與韓雨合作,而眼下,很明顯韓雨對他們的速度也不滿意了.

本來他還在擔心,卻不想韓雨竟然提出了這麼一個讓他意外,讓他驚喜的主意.

郭老很是興奮,他很想一口就答應下來,可善良的老人,實在做不出那種眼睜睜的看著韓雨自己挖了個坑,跳了進去,自己還朝坑里填土的事.

韓雨哈哈一笑,揚聲道:"這個您老就放心吧,只要咱們的質量在那,速度稍一提高,到時候我就是想賠,只怕那錢也往我兜里跑啊."

"要是真的如此,那可就太好了."郭老搓著手連聲道.

"俺也能參加嗎?"郭青山走了過來,憨厚的笑道.

韓雨點頭道:"當然,你和郭老就是我聘請的總工程師."

作為一個行動派,心中有了決定的韓雨,立即和郭青山他們商討起細節來.一把陌刀的成本,此時大概在三百元左右,放在外面大概也就是這個價格,不賠不賺.

而進行了設備化,系統化後,還可以節省大量的成本,如此一來根本就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嘛.

"若是將刀廠建在咱們尉遲村,您覺得可行嗎?"韓雨輕聲道.

郭老眉頭微微一皺道:"可行是可行,別的不說,單單是後山那里的鐵礦,從山上一直延伸到山底,儲量絕對不少.若是能將後山承包下來,原料供應絕不成問題."

"後山有鐵礦的事,上面不知道嗎?"韓雨皺眉道.

"怎麼不知道?"郭老輕聲道:"只是這里一直地處偏遠,總共就來過兩次勘探隊,那些鐵礦,對于我們這些人來說,那可是賴以生存的命根子,若是都被他們給采光了,以後那我們還拿什麼打鐵?所以村里人就齊心協力的將他們給糊弄了過去."

"在後山腳下,還有一寒潭,那里的水質純粹,淬鐵最好,當年的尉遲恭就是用了後山之鐵,寒潭之水,才打造出了一雙絕世凶器.只不過,村里的那個李大錘,名為村長,實為一霸,只怕他若是知道你想在這建廠,會坐地要錢啊!上一次你讓我們打造陌刀的事,也被他聽聞了風聲,正吵吵著要告你呢!"

韓雨聞言不禁失笑道:"告我?呵呵,這可真是和尚戲弄皇帝,膽大包天啊!我還正想找他呢,郭老,您該知道他家住哪吧?"

"他家就住在村委會,不過身邊成天聚著十幾個不務正業的年輕人,欺男霸女的.倒是有些懼怕小凡和青山,我讓他倆跟你一起去,你便吃不了虧."說著不等韓雨拒絕,便揚聲罵了起來:"小兔崽子,你還打算在牆頭上趴多長時間?給我過來."

話音一落,一個年輕人從牆頭那邊冒出頭來,咧嘴一笑便翻了過來,穩穩當當的落在了地上.

梁歡臉色微微一變,不動聲色的朝韓雨看去.韓雨微微搖了搖頭,他早就發現了對方在石頭的牆縫里偷窺,只是見他沒有惡意,也就沒有說破.

想不到,他就是郭老嘴里的小凡.而他翻牆的動作,更是乾淨利索的連韓雨都感覺很是意外.

韓雨頗有興趣的打量著這個臉色瘦削,頭發蓬亂,穿著一身單薄的粗布衣裳,將他修長的手臂和小腿都暴露在清冷的陽光中.

他的年齡不大,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一雙眼睛黑白分明,乾淨純粹的好像嬰兒一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更是帶著一股毫不掩飾的好奇.

他不僅手臂很長,手指也很長,給人很是靈活的感覺.在他的腰中觸手可及的地方,別著一把一尺來長的黑色匕首.

在別人眼中,這或許和小孩的玩具差不多,可韓雨卻清楚,這玩具是能殺人的.

"他叫卓不凡,是個孤兒.這孩子從小就在山上亂跑,平地里追的上野兔."見韓雨打量他,郭老忙在旁邊輕聲介紹了一下,然後提高聲音道:"小凡,這位是……"

"我叫黑衣,"韓雨微笑道:"你可以叫我黑衣大哥."

卓不凡看了郭老一眼,見他點頭,才哼了一聲:"想讓我叫你大哥,你打的過我嗎?"

韓雨笑了,他微一擺手阻止了郭老發飆,輕笑道:"你怎麼不試試呢?"

"試就試!"卓不凡干脆利落的就像是曬好的蘿蔔干,冷哼一聲,身子便像一支離弦之箭般狠狠的直奔韓雨而來.

"找死!"韓雨還沒動,梁歡便帶著十萬分的怒氣從他身後閃了出去,手握鋼刀,殺氣騰騰的一刀劈向卓不凡的腦袋.

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