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章 談判
看過那三名狂風幫的小弟之後,韓雨又去探望了一下那幾名竹葉幫的槍手.

不過這一回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問了問他們的複員情況.有梁歡在,有些話比他自己親自去說要合適的多.

臨出去的時候,剛好遇見陳蛟帶著幾十個竹葉幫的小弟到了醫院,見到韓雨,陳蛟微驚之余,慌忙迎了上來.

"老大."陳蛟恭敬的低聲施禮.

韓雨點了點頭:"你來了?"

"啊,來看看他們."陳蛟忙瞄了韓雨身邊的梁歡一眼,眼中恰到好處的露出一抹欣羨的神色.

韓雨拍拍他的肩膀,對梁歡道:"讓大家別堵在門口,耽誤了別人看病,醫院里留三四個人就行,其他人都回去,別在這呆著."

說完,就上了他那輛昌河,呼嘯著走了.

"行啊,梁歡,你小子悶聲不響的,成老大心腹了?"陳蛟直到韓雨走的看不見了,這才笑著道.

梁歡不冷不熱的道:"你不也一口一個老大的,叫的挺親熱嗎?"

兩人雖然同個在竹葉幫,可梁歡入幫時間才幾個月,並沒有什麼太深的交情.在加上陳蛟身為徐華銀的心腹,竟也如此輕易就投降了,梁歡心中有些不齒.

心與內,形與外,言語間自然並不怎麼客氣.

陳蛟卻是毫不在意,他對身後的人擺了擺手,大聲道:"去,都進去,該干什麼干什麼,別在這站著."

說完,他一把摟住了梁歡的肩膀朝一邊走去:"怎麼說咱們兩個也都是竹葉幫出來的,不用對我這麼冷淡吧?"

梁歡挑了下眉頭,沒有出聲.

"你應該也看出來了,咱們跟的這位老大,野心,手段,根本不是徐華銀能比的.沒准,咱們能沖出這北海,進入市里和那些大幫派爭雄去."陳蛟笑呵呵的道:"想想都讓人激動啊!"

梁歡對這倒是贊同,他點頭道:"能夠毫不猶豫的朝馬三太揮刀的人,絕非池中之物!"

"對啊,所以咱們哥倆才更要好好親近親近,更要為老大分憂啊!兩天後,老大就要在西門立棍了,咱們絕不能給老大丟了人,更不能丟了咱們竹葉幫的人."陳蛟沉聲道.

梁歡露出思索的神色,以後跟在韓雨身邊的人會越來越多,而不管他自己承認不承認,在別人眼中,他們身上都有著竹葉幫的烙印.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他實在沒有必要,也不能和陳蛟鬧的太僵,想到這他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沒錯,咱們是得齊心協力,為老大分憂!"

"對嘛!"陳蛟臉上露出笑容,摟著他肩膀的手微一用力:"走,咱們找地方好好喝兩杯,邊喝邊聊."

"喝兩杯?"梁歡看了他一眼.

"走吧!"陳蛟呵呵一笑,兩人帶了幾個人便朝醫院外走去.

韓雨又去了香山咖啡廳,又在老位子上約見了方文山.


"又是這?說吧,這回又有什麼壞消息要告訴我?"方文山不滿的挑了挑眉頭,橫了韓雨一眼.

韓雨輕輕一笑:"徐華銀的事,我已經辦完了."

"我知道."方文山冷聲道:"前腳辦完了他,後腳就大鬧醫院,你不覺得自己太囂張了嗎?"

韓雨兩眼輕輕一眯,端起咖啡來喝了一口,體會著那淡淡的苦味,才輕聲道:"在我去之前,徐華銀已經做好了陷阱.顯然是有人給他通風報信,方局,您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我怎麼知道?"方文山眼中精光微微一閃,冷冷的哼了一聲.

韓雨攸的一下抬起了頭,冰冷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方文山,輕笑道:"不知道?那是誰安排人一直在其子家附近監視我的?又是誰,在我去之前給徐華銀打了電話?"

不容方文山張嘴,韓雨又從兜里拿出一張單據,輕輕的推到了對面:"先別忙著否認,不然,我怕您不好往回收!"

那是一張通話記錄,最下面赫然是他打給徐華銀的電話號碼,時間,和通話時長.

方文山只是瞄了一眼,臉色便微微變了一下,可他並沒有慌亂,只是輕輕的挪了挪屁股,便重新鎮靜了下來:"這只是個考驗,若是你能通過,我才會相信你有取代徐華銀的能力."

"放你媽的屁!"韓雨笑了.

"你……"

"你什麼?"韓雨輕輕的白了他一眼,低聲道:你,這分明是在借我的手殺徐華銀,同時也在借他的手殺我.你,不僅要坐穩這個局長的位子,更希望本地的幫派,也聽你的擺布.你,就是個王,八,蛋!"

方文山臉上的肌肉突突的跳動著,他眼中閃動著狠狠的光芒瞪著韓雨:"你敢罵我?"

韓雨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一臉蛋定的喝著咖啡.昨晚他在徐華銀那里遇險,便感覺有些不對.徐華銀防著他是應該,可只有千曰做賊,哪兒有千曰防賊的?

可看徐華銀的架勢,分明是篤定他那晚會去,從而提前安排好了槍手.因為他們的二樓根本沒有人住,更沒有裝修,樓梯拐角那幾名槍手,不可能整晚都呆在樓上.

所以事後韓雨特意讓人去調了徐華銀的通話記錄出來,從上面發現了方文山的電話,時間正是他從其子家出去沒多久.

丫的大概也沒想到韓雨會來這一手,所以用的是自己的手機.如此一來,他連否認的機會都沒有.

"你都敢殺我,我怎麼就不敢罵你?"韓雨橫了他一眼,冷聲道:"當然,這一次的事情,方局也有自己的考慮,我可以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可若是有下一次,您知道,像我們這種人,是什麼事都能干的出來的,就算是您,也不能欺人太甚!"

方文山就是知道了韓雨的姓格,知道他不好控制,才思索再三打電話通知徐華銀的.本來,他想借韓雨的手干掉徐華銀,卻又怕韓雨取代徐華銀後不好控制,所以有意讓他們狠狠的火並上一番.

最好是徐華銀干掉韓雨,然後又被韓雨的同伴給干掉.

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快,徐華銀雖然設計了韓雨,還請了狂風幫的馬三太做護身符,可還是被韓雨給干掉了.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韓雨竟然調查了徐華銀的通話記錄.

媽的,這小子年紀也不大,可做事怎麼就這麼賊呢?方文山在心中狠狠的罵了一句.對于韓雨罵他的事情,他還真沒怎麼放在心上.

所以,他並沒有氣憤的拍案而起,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既然你都如此說了,那這事便一筆勾銷好了."

春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