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9章 籌備
韓雨撲哧一聲笑了起來,他白眼道:"你那麼緊張干什麼,怕我看上你啊?"

這話稍顯輕佻,慕容飄雪俏臉頓時紅了起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韓雨的心不爭氣的跳了兩下,他眉頭一皺,故作思索的模樣道:"嗯,我忽然覺得,為你建一個醫院,也是一個很不錯的理由!"

見到慕容飄雪又要瞪眼,韓雨忙笑著擺手道:"開個玩笑,玩笑.我建醫院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自己.我是干什麼的,你應該也知道了."

韓雨深吸一口氣,正色道:"以後,像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會經常發生.我總不能每一次都帶著人去醫院吧?那樣招搖過市的,很容易招惹麻煩,遠不如有自己的醫院來方便."

慕容飄雪這才真的確認,他不是為了自己才建醫院的,心中不由松了口氣,隨即也思索起這件事情的可實施姓來.

"建醫院,需要進口大量的設備,藥品,另外,還需要請專業的護士,工作人員,最主要的是要有醫生,那種醫術高超,手段過人的醫生."

"這麼麻煩?"韓雨眉頭不由得輕輕一皺,護士,工作人員和設備什麼的都好說,那些有點水平的醫生,他到哪兒找去?總不能滿大街的隨便去問人家,醫術好不好吧?他看著慕容飄雪道:"那你認不認識什麼好的醫生?"

慕容飄雪挑眉道:"好的醫生?我上學的時候,帶我的導師,便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外科手術專家,不過他已經很多年不上手術台了."

韓雨有些抓狂的道:"那些拿不了刀的老朽就別說了,說點能來的,比如你的同學,師兄,或者師妹,師叔什麼的有沒有?"

"被你這麼一說,我倒真的想起一個人來!"慕容飄雪兩眼亮了一下:"我以前的導師帶過的一位師兄,導師說他是個他天才,一個有望登頂世界一流醫生的外科手術天才!只是,他的脾氣有點怪!"

韓雨還真沒想到自己撿了個寶,大喜之下忙道:"脾氣怪不要緊啊,哥別的沒有,就是心胸寬似海!你給我說,他叫什麼名字,住在哪,我讓人,不,我親自去請!"

出身部隊的韓雨,當深知一名優秀的醫生意味著什麼.同樣的中槍,好的醫生可以讓你一周就能下床,可一般的醫生卻能讓你躺一個月,至于那種庸醫,甚至敢讓你躺一輩子.

只不過好醫生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尤其是現在,更別說什麼天才了.若是找一個牛叉的奶媽坐鎮,那不敢說能讓他比人多一條命,可至少也能多一些拼命的本錢!

這絕對是殺人放火,居家旅行的必備!

慕容飄雪有些尷尬的道:"我,我不知道他住在哪,只知道他叫邵洋!"

韓雨的眉頭彎了起來:"邵洋?那你知不知道他的聯系方式?"

"他從來不用手機,最喜歡的就是做手術,做試驗,聽說為了能夠更多的接觸不同的傷患,畢業後就去了非洲.我也只是聽導師在教我們手術的時候說的."慕容飄雪輕聲道.

韓雨大汗,鬧了半天是空歡喜一場?不過,好歹也算是知道了個名字,邵洋,嗯,以後若是聽到這個人,那不管如何也得將他請回來.

說完了這個邵洋,韓雨又讓慕容飄雪給他解說了一下建個醫院的最初步驟,這才結束了這次談話.

房間中,暗夜蛇君谷子文正躺在床上,叼著根煙,聚精會神的看著手機屏幕.韓雨湊過去一看,擦,打魂斗羅呢.

"你倒是舒服,可累死我了!"韓雨不滿的撇了撇嘴.

谷子文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淡的道:"他死了?"

韓雨點了點頭:"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你被窩里的那玩意也趕緊丟了吧,省的沒刺著我,再把自己給傷了."

谷子文手上的動作一頓,不一會將一截半尺長的三棱軍刺丟了出來.

韓雨有些頭痛的看了他一眼,這家伙真不愧是個殺手,從醒了以後就一直摟著這玩意,也不看看自己這小身板,就他現在這狀態,能殺的了他嗎?

"我們之間的協議,生效."谷子文一臉平靜的道.

韓雨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那下一步,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辦?"

谷子文眼皮一翻,掃了韓雨一眼,淡淡的道:"我是殺手,不是軍師!"


韓雨沒好氣的道:"立棍的普通規矩,你總該給我解說一下吧?"

"幫派的名字,組織架構,賞罰規矩,確定下來告訴別人就行了,沒什麼麻煩的."谷子文頭也不抬的道.

韓雨翻了個白眼,忽然道:"哦對了,你的三棱軍刺,已經壞了,我准備讓人重新給你打造,你還有什麼需要的裝備,或者有什麼要求最好現在說出來."

谷子文的頭一下抬了起來,他緊緊的盯著唐峰道:"你的刀,也是打出來的?"

韓雨沒好氣的道:"廢話,不是打出來的,難道還是樹上長出來的?"

谷子文沒有理他,只是道:"打的堅韌點,不要被你的刀輕易削斷!若是難度太大,再粗一點也沒關系."

"可以,不過需要時間!"韓雨想了一下道.

"我可以等."

"三把?"

"三把!"

"好,三個月以後,我保證給你三把嶄新的三棱軍刺."韓雨緩緩的從兜里摸出一把匕首,一把地刀級的匕首:"在這期間,你只能用這個了!"

"好."谷子文很痛快的點了點頭,完全沒有韓雨想象中的那種見到他將隨身的武器都拿了出來而感動的熱淚盈眶的場面.

"你還有事嗎?"

"嗯?"韓雨愣了一下.

"沒事的話我要睡覺了,麻煩你把門帶上."谷子文眯著眼睛,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

"你……"韓雨為之氣結,恨恨的回到了門口自己的床上:"我也睡!"

……

清晨,頭頂的天空透著一種精致的藍,好像是鬼斧神工塑造出的細瓷,完美的讓人心動.

給手機打了個電話,讓他安排人去平水尉遲村,找郭青山他們,把三棱軍刺的任務安排了下去,同時將他和馬三太結怨的事情說了出來.

手機得到消息後,立即開始全力圍繞著這個馬三太,對狂風幫展開了調查.

韓雨則起身出了門,開著他的那輛破昌河朝醫院而去.

有谷子文這個大殺手在家,哪兒怕他受了傷,躺在床上,慕容飄雪的安全也不用擔心.

所以韓雨並不是很趕時間,他甚至還在半道吃了份早點,這才慢吞吞的趕到醫院.

梁歡發威了,馬凱慫了.醫院方面不是沒人報警,可韓雨早就給方文山打了招呼,有老方幫忙,當然沒人來鳥他們了.

所以,他們很任命的忙碌了一夜.

結果就是,那些被送來的竹葉幫小弟和狂風幫的三名保鏢都被救好了,可馬凱卻被送進了急救室.

"老大."梁歡正和兩個小弟守在醫院的大門口,一手油條一手豆漿的吃的正歡,一抬頭瞥見韓雨走了進來,梁歡慌忙站了起來.

旁邊那兩個小弟也恭敬而自然的道:"老大."

PS:遮天,還是黃泉道捏?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