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章 醫院風波
"你不該對我打黑槍的!"韓雨像是聽見了他的話似得輕歎一聲,手里拎著還冒硝煙的槍,冰冷的目光從竹葉幫的一干人眾臉上掃過,輕聲道:"剛才誰先動的手,你們都看見了?"

竹葉幫的眾人見狂風幫的馬大少都被嚇跑了,他們的幫主也被壓榨一空後死了,正心驚膽顫的時候,聽見他這麼一問,竟然沒有人敢吭聲.

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傳進來一鬼哭狼嚎似得聲音:"老大,老大,那煞星來了,煞星……"

一個踉踉蹌蹌的身影闖將進來,卻不想見到眾人正站在那,而那個離他最近的,不是韓雨還是誰?

"啊!"來人生生在原地跳起三尺高來,一臉蒼白的指著韓雨,仿佛見鬼了似得道:"你,你……"

韓雨微微一笑,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想不到,你醒的挺快啊!"

闖進來的這人,正是在外面被他打暈過去的陳蛟.短暫的驚駭過後,他左顧右盼,見到地面上有一把不知道誰丟的砍刀,忙撿了起來,這才瞪著韓雨道:"你,你把我們老大怎麼樣了?"

韓雨心中頗覺好笑,微微朝旁邊讓了讓.

陳蛟立即快速的瞄了過去,外面的燈光透顧窗戶,照著徐華銀,他的腦袋向後仰著,眉心一個黑漆漆的血洞,顯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又是一聲怪叫:"老大!"

陳蛟收回目光,緊緊的盯著韓雨:"是你,是你干的,對不對?"

韓雨兩眼輕輕一眯:"你想替他報仇?"

"或許老大生前對我不夠好,可我既然叫他一聲老大,那便沒有理由不為他報仇!"陳蛟冷喝一聲:"看刀!"

聲音一落,手里的鋼刀竟然真真的就對著韓雨劈了過去.

然而,讓眾人驚詫的是,韓雨竟然沒躲.

鋼刀搭在了他的脖子上,停住了.陳蛟咬著下唇道:"為什麼不躲?"

"我為什麼要躲?你敢殺我嗎?"韓雨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嘲弄的淺笑.

陳蛟臉色攸的白了一下,眼中閃過一抹惱羞成怒的神色,可最終他還是沒有動.

他知道自己這一刀若是砍下去便會有人死,只是死的不會是韓雨,而是他.

無論是韓雨那凌厲的刀法,還是殺死徐華銀的槍法,都不是他能躲過去的.

"其實,你並不想為徐華銀報仇."韓雨伸手將他的刀朝旁邊一推,上前兩步,在他耳邊輕聲道:"你之所以報仇,是想告訴我,你很忠勇對嗎?"

微一側頭,韓雨盯著他的眼睛低聲道:"你很聰明,我也希望自己身邊有個聰明人,可這個聰明人若是能再忠誠一點的話,那才會前途無量."

陳蛟渾身一震,他滿臉驚駭的望著韓雨漆黑的眸子,里面帶著的洞察一切的光芒,讓他禁不住緩緩的低下了頭.韓雨輕輕笑了一下,對于聰明人點到即止就可.

轉過身,韓雨揚聲道:"徐華銀是我殺的,我本打算放過他了,他卻不依不饒的朝我身後打黑槍,我殺他,問心無愧."


目光從在場眾人的臉上掃過,韓雨一字一頓的道:"竹葉幫,沒了.可這不是我的過錯,不是你們的過錯,而是因為徐華銀,是因為他的貪得無厭,是因為他不講規矩,是因為他,沒了一個江湖中人的血姓,才會落得這番下場."

"你們都是鐵錚錚的漢子,我相信,你們恩怨分明.三天後,我在西門立棍,有想繼續在這行當討生活的,可以去看看.要是有人想替他報仇的話,也盡管來找我,我,隨時恭候!"

說完,他轉身朝外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被韓雨一刀砍掉了手臂,又被馬三太所拋棄的三名保鏢中,有人大概是疼醒了,忍不住輕輕的呻和諧吟了一聲.

韓雨身子一下頓住了,他走了回來,隨手指了幾名竹葉幫的小弟道:"幫我將他們抬到外面的車上,其他受傷的人,也都送到醫院."

"至于他,和那些死去的兄弟,"韓雨看了徐華銀一眼,又瞅瞅陳蛟:"你帶人處理一下吧."

"是!"陳蛟愣了一下,隨即慌忙答應一聲,喊了幾個小弟將徐華銀等人抬了起來,其他的人也很自然的按照他的吩咐開動起來.

韓雨看著那幾名被干掉的槍手被抬了出去,心中輕歎一聲:"給他們的家人,每家三十萬,算是撫恤."

"三十萬?"

韓雨微一皺眉道:"怎麼,太少了?那就……"

"不是!"陳蛟忙道:"以前,徐老大在的時候,對于死傷的兄弟,最多就是給五萬的,三十萬……"

"徐華銀是徐華銀,"韓雨輕輕的瞄了他一眼,冷聲道:"我是我."

陳蛟一臉感動,抱拳正色道:"我替這幾位死去的兄弟,謝謝老大."

韓雨眼中閃過一抹笑意,知道陳蛟這是在替他捧哏,所以很配合的將手里裝著三百萬現金的箱子放了下來,輕聲道:"徐華銀請的那名殺手,現在是我的兄弟."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他相信陳蛟明白他最後這句話的意思.當一堆錢的背後,站著一位頂尖殺手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敢再起貪心的.

錢和生命比起來,永遠是後者更寶貴一些.因為活著還可以賺錢,可是死了,錢卻不能買命!

原本他還愁著怎麼收攏這些人,徐華銀雖然死了,可剩下的這些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去市里的幫派,至不濟也是金盆洗手.他想收服這些人,頗有難度.

畢竟才剛剛打生打死的,讓他們掉頭就叫他老大,別說他們了,就是韓雨自己也別不過這個勁啊!

可是,現在有了陳蛟,那就不一樣了.

陳蛟是個聰明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有他在里面說合,再加上他所展露出來的實力,雖然不敢說百分百的能折服這些人,可起碼機會也會大上許多.

出了門,外面已經有幾輛車在等著了.上一次在西門干掉麻臉時所收服的幾名竹葉幫小弟,已經悄悄的拉起了十幾個不得志的人,暗中投靠了他.

此時若能再得到這些人效忠的話,那竹葉幫,便算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韓雨深吸一口氣,上了破天開著的昌河.


前面,則是投靠他的竹葉幫的人開的車.傷員一被抬上去,便立即呼嘯著朝醫院趕去.

原本寂靜的醫院,很快便被人聲,車聲,嘈雜聲所吵醒了.

一下來了這麼多的傷者,尤其是里面還有槍傷,刀傷,倒是引起了不少病人或者家屬的圍觀.

虧的現在天氣寒冷,又是晚上,醫院中的閑雜人等並不多.再加上送人來的是竹葉幫的人,所以沒有人敢多說什麼,可指指點點卻是免不了的.

韓雨下了車,見到幾名竹葉幫的小弟,抬著狂風幫的那三名保鏢和受傷的六名槍手,卻被幾個護士堵在大廳,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干什麼呢?不趕緊救人,堵在這干什麼呢?"韓雨冷聲道.

"老,老大!"梁歡一臉憤慨的跑了過來,他是竹葉幫暗中投靠韓雨的人之一,頗有膽色.只是因為和麻臉不對付,所以一直得不到重用.麻臉一死,這家伙帶了十幾個交好的人投了過來,算是韓雨眼下的一個小頭目.

聽見韓雨問話,正氣的臉色通紅的他,順嘴便將在心中對韓雨的稱呼說了出來,還沒有察覺,兀自瞪眼道:"這些狗娘養的,說他們救不了這麼多人,讓咱們換醫院!"

韓雨聞言不由愣了一下:"竹葉幫送的人,他們也敢攔著?"

梁歡有些底氣不足的道:"老大,這里畢竟是醫院,聽說有人給他們撐腰……"

"醫院?是醫院,他們更該救死扶傷.難道有人撐腰他們就不救人了?若是如此,那他們還有開的必要嗎?去,讓他們救人."

梁歡嘴里有些發苦,卻沒有遲疑的點了點頭.他知道眼前這個看上去年紀比他還小上兩歲的年輕人,是多麼的強勢.他更知道,跟在這樣的一個人手下,他,也必須體現出自己的價值.

梁歡排開眾人才剛走到前面,旁邊樓梯上便跑下來一個人影,人未到,那有些氣急敗壞的聲音便先飄了過來:"吵吵什麼?啊,三更半夜的吵吵什麼?"

馬凱一臉的不爽,媽的,任誰好容易用盡了手段,才擺平了兩個小護士,正在上面一龍二鳳爽的痛快,卻突然被下面的值班人員一個個的電話給催了下來,也會和他一樣火大的!

"這里是哪?是醫院,不是菜市場,院里有規定,重傷超過二級,不予接受,再說,你們傷員也太多了,醫院沒那麼多人手,更沒那條件,留下來干什麼?"馬凱早就從電話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所以一開口便是規定,條件.

"他們都受了重傷,若是轉院的話,時間不趕趟,他們會有生命危險的.您就通融一下,讓人救救他們吧?"梁歡擠出一臉笑容,順手將自己手上表摘下來,朝馬凱手里塞去.

馬凱臉色一變,手向後一甩,瞪眼道:"你干什麼?你這是賄賂,是犯法你懂不懂?我不管他們有沒有生命危險,總之,只是醫院的規定,你們趕緊走,若是敢鬧事的話,我就打電話報警了."

說著,馬凱轉身朝樓上走去.若是平常,馬凱絕不會如此蠻橫,可此時他精蟲上腦,正一心想著鞠躬盡瘁,哪兒有心思管別人的死活?

再說了,他也的確有些看不起這些混社會的.一群渣滓而已,能跟他這個國家公務人員相比嗎?

梁歡的臉色變了,他眼中幾欲噴火,恨不得將馬凱給宰了.可像馬凱這樣有職稱的人,都是有國家編制的,動了他,麻煩太大了.

他握著拳頭,就在這時,一抹金屬落地的聲響忽然讓他清醒了過來,只見一把匕首,正在梁歡的前面,輕輕的跳動著.

緊接著,他覺得臉上一痛,挨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極道特種兵公布唯一女書友群,需要驗證,爺們就不要來了:104304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