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5章 馬三太
客廳外的燈光婉轉的投了進來,雖然多少有些斑駁的光影,可呆的久了,還是能夠看清楚對面之人的表情.

韓雨兩眼輕輕一眯,上前一步,故意用一種鄙夷的目光,從竹葉幫眾人身上掃過,淡淡的道:"想不到,竹葉幫中,也有幾個帶把的."

長發年輕人冷哼一聲,下巴微微向上一揚,否認道:"本少爺可不是竹葉幫的,我……"

韓雨冷笑一聲,打斷他的話道:"我知道他們的膽氣不如你,可你若因為不屑和他們為伍,就否認,那只能讓我更加的看不起你."

"你……"長發年輕人臉色一窒.

韓雨睨了他一眼道:"你什麼?你若不是竹葉幫的,怎麼會站在這?"

"本少爺是受了徐老大邀請,來這里度假消遣的!"驕傲的人往往都自以為是,長發年輕人見韓雨一副看不起他的樣子,火氣直往上撞,冷笑道:"狂風幫馬三太,就是本少爺."

說著,瘦小的身板向上挺了挺,期待著韓雨聽見他的名字之後,誠惶誠恐的見禮.

卻不想韓雨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微一皺眉,很干脆的道:"馬三太?沒聽過!"

"你……"馬三太氣的再次一愣,伸手指著他,嘴唇哆嗦著都要說不出話來了.

他後面那三名保鏢似的年輕人紛紛上前一步,齊聲低喝道:"放肆!"

韓雨笑了,他在得知徐華銀是狂風幫罩著的時候,便已經猜到他會向狂風幫求援.下雨的那晚,竹葉幫已經領教過他的手段了,徐華銀心中清楚的很,憑他們擋不住自己.

事實上他也的確是這麼做的,谷子文不就是他通過狂風幫請來的嗎?

唯一不同的是,眼前這個年輕人,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有地位.

這事有點棘手,不過若是徐華銀想憑此就讓他息事甯人,夾著尾巴逃走,那他未免也太小瞧自己了吧?

韓雨輕輕的瞄了徐華銀一眼,搖頭輕歎道:"放肆的是你們吧?我在和馬少說話,有你們插嘴的份嗎?還是說馬少您,就是這樣調和諧教手下人的?"

韓雨號准了馬三太好面子的脈搏,根本不理會那三個保鏢,只是靜靜的望著他.

馬三太被他一口一個馬少的叫著,臉色已經好了不少.聞言更是將臉色一沉,冷冷的揮手止住了手下,笑著道:"現在才知道怕,是不是晚了點呢?"

韓雨繼續笑著搖了搖頭,輕聲道:"馬少是大門大幫的人,應該不會難為我吧?今晚我找的是竹葉幫徐華銀,是私人恩怨,而且我和狂風幫,從來都沒有什麼過節啊."

馬三太見他連語氣都軟了下來,還以為他是怕了,心中更是得意,他頭微微一揚,撇著嘴道:"以前是沒有,可現在你若是找徐華銀的麻煩,那便有了.你找他的麻煩,就等于是找本少的麻煩,找我狂風幫的麻煩,懂嗎?"

"哦?不知道竹葉幫堂堂的老大徐華銀,什麼時候加入了狂風幫,成了您馬少爺的人?"韓雨眼神漸漸變冷,可臉上的笑容卻更加的溫和,更加的濃郁,語氣,也越發的柔婉.甚至還有那麼一種梅花初綻,含露帶羞的味道.

本來馬三太是想趁機拉近一下和竹葉幫之間的關系,可被韓雨這麼一問,頓時便有些走味了,那感覺就好像狂風幫有意要吞並竹葉幫似得.

可他不僅沒將韓雨放在眼中,就連徐華銀也是一樣.再加上徐華銀這兩天的刻意奉承,巴結,他還真懶得在這點小事上解釋,只是冷聲道:"這個你管不著."

這話一出口,別說竹葉幫這幾天被這位馬少爺使喚的一肚子火的那些人,就連徐華銀這個有心拿他做擋箭牌的老家伙,也不願干了.

他上前一步,歌功頌德似得揚聲道:"馬少爺劍膽琴心,俠骨柔腸.再加上我竹葉幫向來尊敬狂風幫,你找我的麻煩,以馬少爺的古道熱腸,當然看不過去了."

"韓雨,黑子的事情,我已經用一條手臂還給你了,你還步步緊逼,殺我的兄弟,如此趕盡殺絕,未免欺人太甚了.你真當我竹葉幫無人了嗎?要知道,你這不是藐視我一個人,而是藐視我竹葉幫,更是無視狂風幫,無視馬少爺!"

徐華銀連聲呵斥,不僅轉移了話題,而且成功的激起了自己這邊同仇敵愾的士氣和決心,果然不愧是老狐狸.

韓雨的目光陰沉了下來,臉上笑容也消失不見,就好像他剛才的笑容只是沖著狂風幫,沖著馬大少的面子似得.

他嘴角嘲弄似得朝旁邊扯了扯,身上的殺氣便向充了氣的氣球一般暴漲,兩眼緊緊的盯著徐華銀道:"我趕盡殺絕?你殺我兄弟,我只斷你一臂,本是念在他的遺言份上.卻不想你竟然玩陰的,勾結條子,將我送進監獄,雇傭殺手,三番兩次的暗殺我,試問到底是誰,趕盡殺絕?到底是誰,欺人太甚?"

韓雨探手在腰上一拍,一抹青光頓時撕破了昏黃的燈影.天策,修長的刀身,暴露在眾人眼前.

"冤有頭,債有主!今天,我韓雨是為兄弟報仇,為自己雪恨.所以,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徐華銀.若是各位能夠後退一步,那便是我韓雨的朋友!若是擋在我面前,那就是我的敵人!我,會請朋友喝酒,會對敵人用刀."

韓雨目光微微一轉,幽幽的目光裹挾著森寒的殺機,竟然如有實質一般讓人不敢正視.他的氣勢,也在這冰冷的宣言中漸漸攀登到了巔峰,沒有任何人敢懷疑和他為敵的下場.

一邊是酒,一邊是刀,該如何選?饒是在場的竹葉幫眾人,都是徐華銀的心腹,還是有不少為韓雨的氣勢所懾,悄悄的向後退了一步.

來自狂風幫的馬三太臉色也有些變了,可在他看來,韓雨既然已經知道了他的門路,便絕不敢動他.他雖然有膽子和竹葉幫為敵,可他敢跟狂風幫叫板嗎?

哪兒怕是市里的其他兩個幫派,也沒這個膽子啊,更何況是一個小小的韓雨.

所以馬三太冷冷一笑,撇著嘴道:"若是我攔在你的面前,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要對我用刀呢?"

韓雨的眼神頓時冷了下來,他既然已經決定踏上這條道,就沒有將目光只放在北海,天水的這一畝三分地里.

狂風幫,在他眼中不過是一塊踏板,一塊助他走的更高,更遠的踏板而已.

雖然眼下,他並沒有跟這個踏板為敵的打算,可若是這個踏板敢主動來找他的麻煩,韓雨也不會當縮頭烏龜.

所以他冷冷的望著這個狂妄的馬大少,一字一頓的道:"馬少爺,我勸你還是不要試,會死人的."

"我艹,你他媽的越說你還越來勁了是吧?你丫的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馬三太在整個天水市的名聲."馬三太氣怒之下,再也顧不得在竹葉幫眾人面前裝什麼大少爺的范,破口大罵道:"本少爺殺了你,都沒人敢收尸,你信不信?"

韓雨眼中的殺機已經泛濫到了極點,他冷冷的一笑,忽然向旁邊邁出一步.站在他前面的竹葉幫小弟,好像觸電似得,慌忙向兩邊閃去.

韓雨蹬蹬蹬朝前走了七八步,然後手里的天策化作一道青光,沒有一點猶豫的朝著馬三太當頭劈了過去.

他身後的那三名保鏢臉色巨變,紛紛從懷里掏出片刀,朝韓雨撲了過來,試圖攔截.

"米粒之光,也配與皓月爭輝?"韓雨冷哼一聲,手腕一震,天策仿佛化成了一個圓.只聽的當當當的三聲脆響過後,三條胳膊在三聲慘哼中拋飛而起.

韓雨的天策就在漫天的血雨中,橫在了馬三太的脖子上.微微眯著眼,韓雨一臉冷酷,好像殺神一般冷冷的道:"馬大少,不知道,誰會為你收尸呢?"

PS:不知道咋弄的,胳膊疼死了,不過會堅持碼,就是非常慢,可能大家得多等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