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4章 暗戰
谷子文,外號暗夜蛇君,暗榜排名第三十七的殺手.

在他的解說下,韓雨很快便對本市道上的形勢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徐華銀在北海縣,算是頗有勢力,可對于市里的那些幫派來說,就有些不值一提了.

這樣的小人物,就算沒有黑子的事,也只配給別人做墊腳石!

韓雨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裹挾著夜風小心的越過了兩道紅外感應線,輕輕的落在了王莊小區一棟二層小樓的樓頂!

破天傳來的消息,徐華銀此時正在樓內.

谷子文本來想等傷好之後和他一起動手,卻被韓雨拒絕了.不僅是手機,谷子文,其實就是他自己,也需要用一次試煉.

而徐華銀,竹葉幫,無疑就是最合適的道具.

韓雨眯著眼睛,輕輕的翻上了樓頂.大概是怕別人懷疑的緣故,樓頂上沒有徐華銀的人,不過卻有幾樣電子感應報警的裝置.這當然難不住特種兵出身的韓雨,身子一伏,靈貓似地閃過,朝院子撲了過去.

……

陳蛟身為竹葉幫的一員,徐華銀的心腹,在竹葉幫中也算得上是悍勇之徒,手辣之輩.徐華銀為了躲避韓雨的報複,貓在了這普通的民宅內,將他也帶了過來.

今夜該到他輪值,清冷的夜風帶著初冬的寒意拍在身上,讓他禁不住罵了聲娘,緊了緊身上的衣服,往後縮了縮.

他所負責的是東邊的小平房和主樓之間的那個不足一米的夾道,雖然兩邊有房子擋著,可畢竟上面露天,前面露風,遠不如房內暖和.

好在這樣的曰子不會太久,老大已經請了狂風幫的高手,只要滅了那個韓雨之後,北海縣還是他們的天下!

心里這樣想著,陳蛟才感覺舒服了些.他伸個懶腰,摸出煙叼到嘴上,打著火機還沒來得及點,忽然被一陣風吹的左右搖曳起來.

他下意識的抬起頭,看見露天的頂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個黑色的影子.陳蛟渾身一凜,便要起身,那黑影卻沒給他機會,剛一落下便探手捏住了他的喉嚨.

豆大的火苗輕輕的掙紮了兩下,最終還是無力的熄滅了.

可借著最後那點火光,陳蛟還是看清了那黑影的面目.他暈過去之前的唯一念頭就是,韓雨?該死的,那家伙不是在應付殺手嗎?他怎麼來了?

捏暈了這個明顯是負責警戒的小弟,韓雨將他的身體靠牆放好,這才起身朝著主樓摸了過去.

門被人從里面鎖上了,可韓雨早有准備.他拿出破天給他的萬能鑰匙,很輕松的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中靜悄悄的,韓雨目光輕輕一掃,眉頭忽然突突的跳動了兩下.他站在原地的身子,一下朝旁邊撲了過去.

啪啪!啪!


兩聲清脆的槍響,打在了他剛才站立的地方,而後面那一聲響,則是韓雨打開了房間中的燈.

突然由黑暗中進入光明,那些槍手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可手里的槍卻沒有停.韓雨的身子一下倒在了地上,因為中間有沙發的掩護,那幾名槍手並沒有看到他是不是真的中槍,手下很自然的停了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韓雨兩腳在牆上狠狠的一蹬,身子像游魚似地貼著地面滑了出去.一名槍手眼中突然瞥見了他,神情大變,猛的掉轉槍口,可他還沒來得及開槍,一把匕首便突然砸在了他手里的槍上.

槍口向上一抬,砰的一槍打在了天花板上.

韓雨則抬起一腳,踹在了他的兩腿之間.生死關頭,韓雨下手也不免狠了許多.這一腳又快,又猛,那名槍手嗚嚎一聲,翻著白眼抽搐著倒了下去.

韓雨看都不看他一眼,兩手在地上一撐,身子借著沙發的掩護,猛的從另一邊撲了出去.

人還未到,手里的匕首先閃電般的飛了出去.那名槍手剛掉過槍頭,手腕便被匕首插穿.慘叫聲中,手槍掉了下來.

韓雨的身子恍若一道黑色的閃電,快速的撲到了那名槍手的身後.踮起腳尖,將槍向上一挑.

剩下的兩名槍手,幾乎是下意識的瞄准,開槍!

砰砰砰……

鮮血,從韓雨身前那名槍手的身上冒了出來,可憐的孩子,兩眼突出,神情慘白,一臉不可置信的神色看著自己的同伴.

那兩名誤殺了同伴的槍手,臉色禁不住變了一下.

"畜生,自己人也殺?"韓雨暗罵一聲,剛才要不是他腳縮的快,此時沒准已變成瘸子了.趁著兩人刹那間失神的機會,韓雨一把接住手槍,砰砰,兩發點射,兩名槍手的手槍頓時應聲脫手而出.

韓雨一臉冷漠的從人肉盾牌的後面閃了出來,撲到一人身邊,一腳,只是一腳,那名槍手便像是火車給撞了一下似地,悶哼一聲,抱著小腹向後拋了出去,人還在半空,便吐出一口鮮血,然後重重的摔到牆上,昏死了過去.

韓雨卻是毫不停頓,在手腳的同時,微一扭身子,竄到了最後一名槍手的身邊,直直的搗出一拳.

就當他的拳頭要碰到那名槍手的瞬間,一種頭皮發麻,生死危機的感覺湧上了心頭.他的心髒,仿佛被人狠狠的握了兩下似地,嗖嗖的寒意順著脊梁骨冒了上來.

韓雨想也不想,幾乎是本能的便將打出去的那一拳猛的張開,五指像是鐵扣一般抓著那名槍手的衣領,狠狠的朝自己面前一帶.

然後身子直直的,快速的向後倒了下去.

砰!

幾乎就在韓雨要倒下的瞬間,他身前那名槍手身子一顫,緊接著像是篩糠一樣的顫抖起來.

二樓的拐角處,竟然還藏著四名槍手.四把槍,幾乎沒有停頓的朝韓雨打來,哪兒怕打在了自己人身上,他們也沒有一點遲疑.

韓雨眼中寒光直閃,已然是動了殺機.他的身子在向下倒的時候,便已將槍口堵在了身前槍手的小腹上,等他倒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接連開出了六槍.


前面的兩槍,打穿了槍手的身子,後面接連四槍,全部打在了四名槍手的身上.

兩名槍手胸口中槍,應聲而倒,一人滾了下來,還有一人則是手臂中槍,臉色蒼白的縮了回去.

不過,他們剛才的那一通亂射,也不是沒有一點成果.雖然韓雨身前有那名槍手做盾牌,可亂槍之下,他還是被一顆子彈在左肋處撕開了一道不深不淺的口子.

抬腳踢開身上的槍手,韓雨身子快速的向旁邊一滾,還沒起來的時候便抬手兩槍,將客廳的燈給打碎了.

客廳中再次陷入黑暗,可韓雨卻心中稍安.剛才開燈,是為了發現對方的蹤跡,給自己爭取機會,現在碎燈則是為了改變敵在暗,我在明的被動.

找出隨身的繃帶,探入外衣里面,將傷口一纏,見即便動手也不會再有什麼影響,韓雨這才打量這四周,開始蓄謀反擊.

此時的他,又變成了那個冷漠而又冷靜的血刺,一個全心全意完成任務的軍人.

按理說,谷子文那個殺手已經被他逮了一天多,徐華銀就算有所察覺也在情理之中.可眼下的架勢,卻分明就是算准了他今天要來.這總讓他覺得,其中似乎有什麼貓膩.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干掉徐華銀.

雖然明知道對方有所准備,可韓雨還是沒有一點要退的意思.若是面對徐華銀這種小角色,還要三思而後行的話,那他干脆回家賣紅薯得了,還混個屁的黑社會?

心中冷哼一聲,韓雨彎腰抱起一個茶幾,狠狠的朝著一個臥室砸了過去.

他則身子一閃,快速的朝二樓跑去.

轟的一聲,茶幾砸在了臥室的門上.這里既然是徐華銀的秘密住所,那從里到外,基本上都是和四周的人家一樣的.臥室不過是個普通的木頭門,就算是質量比普通的人家好點,也經不起他這一砸啊!

轟的一聲,門被砸開了,躲在門後的四五個小弟,手里拿著砍刀,卻連人都沒看見,便被一陣碎玻璃所淹沒,慘叫,頓時響了起來.

這時候,外面的鞭炮聲才剛剛噼里啪啦的響了起來,可見從韓雨進到房間到現在,根本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空.而其中的凶險,卻是稍有不慎便會遺恨當場.

韓雨沒有管茶幾的戰果,他來到二樓,在沒暈的那名槍手的腦袋上補了兩拳,將幾把手槍順手收了起來.快速而小心的將二樓檢查了一遍,見沒有再藏的人後,他才重新回到樓下.

此時,幾個臥室的房門打開,外面已經聚集了十多名拿刀的砍手,不過,見到自己的同伴轉眼間就落得如此淒淒慘慘的下場,他們兔死狐悲之余,更多的則是深深的恐懼,一種對于能夠掌握自己命運的人的恐懼.

他們淒淒惶惶的朝徐華銀所在的臥室望去,當韓雨從樓梯口里出來的時候,那些刀手禁不住齊齊的向後退了一步.

吱扭一聲,門被人從里面打開,接著徐華銀從臥室內走了出來,在他後面,還跟著四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這四個人,穿著黑色的西服,一臉冷峻,顧盼間透著一種居高臨下的驕傲.看上去像是徐華銀的護衛,可那神情卻分明比徐華銀還要囂張.

韓雨在離他們還有五六米的時候,停下了身子.在他的腳下就是沙發,他的腳則勾在沙發底下,有什麼突發情況,沙發足以救他一命.

"你就是韓雨?"徐華銀還沒開口,他身後那四名年輕人中最左邊那位留著長發的年輕人便上前一步,冷冷的喝問了起來.

今天更新有點晚,汗,不過四更的保證的干活,貌似有個小封推,兄弟們頂起,莫要讓小狼成績太慘,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