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章 三大幫會
身為一個男人,方文山當然不允許自己的女人跟別人劈腿.

尤其是想到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兩人已經不知道劈了多少次,方文山心中便如同吃了蒼蠅似得,憤怒的火焰幾乎要像火山的岩漿一般噴湧而出.

徐華銀,那個見了自己點頭哈腰,像條狗一樣圍著他轉的人,也敢上他的女人,給他帶綠帽子?

想起畫面上那賤人一臉的甜蜜,分明比和自己做的時候更投入,那腿劈的更開……

"我艹!"方文山忍不住狠狠的在方向盤上砸了一拳,這個女人本來就是徐華銀介紹他認識的.以前的時候他還沒朝歪處想,畢竟那女人在他得到的時候,還是個雛兒,可現在卻禁不住想,或許連那東西也是假的吧?

天知道自己珍若寶貝的女人,在這之前便和徐華銀有過多少腿.

"給老子穿破鞋,徐華銀……"方文山眼中寒光一閃,將嘴里的煙頭狠狠的吐了出去.對于韓雨,他心中也有些凜然.竟然能夠在短時間內,將徐華銀調查的如此透徹,顯然他手上也有著不小的勢力.

收拾徐華銀,剛好借他的手.方文山冷冷一笑,發動了車子.只要韓雨知道誰才是北海縣真正的主人,那他並不介意換個人來主持北海縣的地下秩序.

當然,前提是他真的能取代竹葉幫徐華銀!

……

"老大,事情辦的怎麼樣?我看那個方文山出去的時候,臉色好像不太好啊!"一上了出租車,破天便小聲的問了起來.

韓雨白他一眼道:"臉色不好就對了,若是你知道自己的女人跟別人劈腿,你臉色得比他的還差."

破天哼聲道:"她敢!我的女人要敢背著我和別人亂搞,我不宰了她才怪."

韓雨神色一正,坐直了身子道:"所以說,我們的方局,其實是個很有控制力的人!"

"是是是,我也很是敬佩,能將一個綠帽子帶的如此面不改色的人,罕見,罕見!"破天在一邊撇了撇嘴,打趣道:"若是換了老子,那定然控制不住這暴脾氣,就算是拼個同歸于盡,也要殺了殲夫,滅掉銀和諧婦!"

韓雨聞言眉頭禁不住皺了一下,破天的這個說法,他心中頗為贊同.因為這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在被染綠之後該有的正常反應.他方文山好歹也是一局長,難道真的會咽下這口氣?

不會的,不然的話,他就不會讓自己干掉徐華銀了.

"你說,方文山,不會去將那個女的也宰了吧?"韓雨壓低聲音道.

"不會吧?"破天也被嚇了一跳,他們想要對付的是徐華銀,可沒想牽連一個無辜的女人.

嗯,雖然這個女人,將北海縣黑白兩道的男人都給上了.

"女人,他,應該,不會下那麼毒的手吧?"

韓雨皺著眉頭道:"難說!最關鍵的是他對那個小情婦的態度,若他動了真,或者獨占欲比較強的話,那這事怕是沒那麼簡單!"

深吸一口氣,韓雨快速的道:"這樣,你給我跟緊了方文山,雖然說他親自動手的可能姓不大,可這事誰也保不准.若是他找我的話,自然一切好說,不然,你這兩天就多盯著那邊點,若是有什麼情況,隨時向我彙報."

"順便確定一下徐華銀的住處,我和他之間的恩怨,也該好好清算一下了."

破天忙答應下來,然後死纏爛打的要當一回韓雨的禦用司機,開車將他送了回來.

回到住處,其子已經回老家去了,有了他上一次從西門得到的那十幾萬,足夠將廠房蓋起來,並支付好工人的工資.

家里只剩下慕容飄雪,這丫頭手里拿著把匕首,正坐在客廳里,一聽到開門的聲音,急惶惶的便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待看清是他,臉上的戒備才換成了驚喜:"你可回來了."

韓雨瞄了她手里的匕首一眼,輕笑道:"你,該不會一直拿著這東西吧?"

"啊,沒有!"慕容飄雪忙又將匕首放到了桌子上,輕聲道:"只是,剛才你說的時間到了,所以,所以有點緊張."說著,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又道:"你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簡單的弄點就行,別太麻煩了……"

"不麻煩,廚房都是現成的,很快就做好."說完,慕容飄雪轉身逃也似得進了廚房.

韓雨搖頭笑了一下,進了自己的房間.谷子文正躺在床上,他身上的傷口都已經處理過了,白色的紗布將他裹的像個粽子似得.

見他進來,谷子文銀白色的眉頭輕輕的像上一挑,有氣無力的道:"水!"

韓雨左右看了一眼,走到桌前給他倒了杯水,沒好氣的道:"你渴了不會喊飄雪啊,她就在外面.我出去之前,好像跟你說了吧?"

他不說還好,一說谷子文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他眼睛冷冷的向上一瞄:"這就是我喊她的結果!"

韓雨一見,谷子文的兩手被繃帶緊緊的綁在了床頭上,眼睛都瞪出來了:"我靠,這丫頭這是跟誰學的?不給你水喝也就罷了,還把你手綁了讓你自己也夠不著,這也太損了,這不絕戶計嗎?就不怕我們的大殺手回頭找她算賬?"

谷子文一翻白眼,冷哼一聲道:"風涼話能等會再說嗎?"

韓雨見他的嘴唇干裂,皺巴巴的,心中更覺好笑,堂堂的一流殺手,竟然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給整的這麼慘!若是自己再晚回來幾個小時,那他豈不是要被活生生的渴死了?

干咳一聲,韓雨忙勸慰道:"行了,你也別往心里去,回頭我說她幾句就是了.再說,你倆實力太過懸殊,她沒趁你睡著的時候,拿小刀將你給切了,就已經是你命大了,你呀,就知足吧."

說著解了他的手,把杯子往旁邊一放,一根吸管送到他嘴邊.

谷子文長鯨吸水似得將杯子喝空,沒有出聲.

韓雨坐在旁邊,輕聲道:"傷怎麼樣了?"

"還好!"

韓雨點頭道:"按照你的恢複速度,估計有個七八天就差不多了."

"若是殺人,用不了那麼久!"谷子文又恢複了那種平靜,冰冷的原狀.

韓雨也不以為許,將自己掌握到了徐華銀的把柄,縣公安局的局長已經站在他這邊的事情說了.

谷子文輕聲道:"干掉了徐華銀,你打算怎麼辦?"

韓雨一呆.

他只想著干掉徐華銀,可對于後面的事,他還真沒想過.

他瞄了谷子文一眼,輕聲道:"你,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

"據我所知,竹葉幫之所以在北海怎麼多年安然無恙,除了和當地的有權派相互勾結之外,更因為有市里的狂風幫罩著.若是你干掉了徐華銀,就得取而代之,更要面臨狂風幫可能的報複."谷子文淡淡的道.

韓雨這才想起來,眼前這殺手正是徐華銀通過狂風會雇傭來的,他禁不住挑眉道:"狂風幫的實力怎麼樣?"

谷子文睨了他一眼,似乎早就知道他對此一無所知似得,淡淡的道:"狂風幫和黃泉會,龍興社並稱本市三大幫派,其中狂風幫人數最多,黃泉會戰力最強,龍興社背靠楚氏集團,最為富有!"

"而論起綜合實力,狂風幫當數第一."

韓雨見他住嘴,皺眉道:"沒了?"

"這還不夠嗎?"谷子文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道:"得罪了狂風幫,要取徐華銀而代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韓雨眯著眼想了一會,忽然笑道:"有意思,唉,那你說,咱們取代竹葉幫的時候,取個什麼樣的幫派名字比較好?嗯,最好是有氣勢的那種,要是能嚇的狂風幫不戰而降,那就更好了!"

PS:呵呵,馬上進入幫派厮殺的時代,兄弟們鼓掌,鮮花,有好的幫派名,也可以告訴我啊,比我想的好,就用你的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