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章 方局的憤怒
天色大明的時候,谷子文又吃了點東西,在藥物的作用下沉沉的睡了過去,韓雨這才轉身走了出來.

外面,其子已經出去為煉油廠建設的事情忙碌去了,只剩下慕容飄雪正在收拾客廳.

"我要出去一趟,你幫我照看一下里面那人."韓雨輕聲道.

慕容飄雪臉上露出一絲緊張:"他……"

韓雨嘴角露出一絲溫柔的笑容,輕聲道:"沒什麼,我給他加大了藥量,沒有兩個小時醒不過來.到時候我就回來了."

慕容飄雪輕輕的點了點頭:"嗯."

韓雨想了一下,摸出一把匕首放到桌子上,什麼也沒說就走了出去.

外面,被風撥弄的光線飄忽不定,帶著冬曰特有的寒意落在人身上.

街面上沒有多少行人,韓雨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上了旁邊的一輛出租車.

"老大!"破天一見到他上來,便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韓雨看了他一眼,輕笑道:"你這稱呼,早了點吧?"

"嘿嘿,不早!您竟然連那個殺手都擺平了,一個徐華銀還在話下嗎?"破天很牛屁的道:"現在,手機老大已經開始帶人去市里,准備下一步的行動了."

韓雨沒想到自己才捉到那殺手,破天便知道了,這小子果然有點門道.

"會開車嗎?"韓雨看了他一眼.

破天點頭道:"不過,沒有駕證!"

韓雨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沒有駕證你也敢租車?慢慢開,到前面的路口再轉回來."

破天忙答應一聲,緩緩的發動了車子.

看著旁邊的路人,步行從他們身邊走了過去,韓雨眼都要瞪出來了:"我讓你慢點開,沒讓你開的比人家走路還快吧?"

見破天一臉緊張,聚精會神的模樣,韓雨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學開車,多少時間了?"

"今天租車的時候,跟人學的.那師傅說我是個天才!"

……

韓雨沒有一點遲疑的將車子的控制權奪了過來,情報誠可貴,友情價更高.若為保小命,兩者皆可拋!

"你今天要見我,到底什麼事?"韓雨隨手教了他幾招開車的要點,這才問起他要見自己的原因.

"嘿,我還以為您能一直憋著不問呢!"破天得意的一笑,從兜里掏出個播放器出來.

韓雨瞄了一眼:"這是什麼?"


"好東西!"破天嘴角向上翹了起來:"有了它,我敢保證方文山得求著您,將那個徐華銀給滅了."

韓雨吞了口唾沫,喃喃的道:"你,該不會是也去偷拍了吧?"

這回換破天呆住了,他輕聲道:"您怎麼知道的?"

韓雨只覺得有個名叫勝利的天使正在對自己微笑,他深吸一口氣,問道:"里面,是徐華銀和方文山的情婦?"

破天兩眼蹭的一下瞪圓,拿過自己的內存卡看了兩眼:"我沒在山面寫內容啊!老大,你,你該不會透視吧?"

"屁的透視!"韓雨一下踩了刹車,拿過播放器打開播放:"我早在知道徐華銀在那里有秘密據點的時候,便感覺這小子跟方文山的情婦可能有故事.只是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

可不是真的嗎?畫面上,徐華銀雖然一條獨臂,可一招老漢推車依然用的是出神入化!而前面的那個被推者,一臉的歡娛,顯然是被推的其樂融融,銷魂蝕骨!

最重要的是她的容貌,風情萬種,眉目如畫,不是方文山的情婦還是誰?

"真行啊……"韓雨忍不住輕歎道.

"老大,你也這麼覺得啊?我也是啊!"破天很是興奮的一拍韓雨的肩膀,然後座位上的屁股狠狠的前後聳動了兩下,十分猥瑣的道:"這速度,這深度,這頻率,零點五秒的周期運動啊,得虧他還只剩下一條胳膊,要不然怕是還能快點!嘖嘖……"

韓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輕聲道:"我說的是,徐華銀的膽子,竟然敢跟局長帶綠帽子,你想哪去了?"

破天頓時尷尬的停下了猥瑣而興奮的動作,不過從這倒可以看出一點,他的確是手機帶出來的.一扯到偷和諧拍,偷和諧窺之類的,他們都是那麼的興奮!

"有了這東西,竹葉幫的時代便要成為過去了."韓雨淡淡的一笑,看了破天一眼道:"你知不知道竹葉幫旗下的那些毒梟?"

"知道,"破天挑眉道:"您是要……"

"方局這樣的人物,總是需要一些甜頭,才能夠真的為你辦事的."韓雨淡淡的道.

……

香山咖啡廳.

方文山和韓雨也坐在窗外,方文山微微皺著眉頭道:"上一次其子約我到的這,這次又是你,我說你們倆能不能換個地方?"

韓雨愣了一下,才小心的道:"上一次,他找您,也是在這?"

方文山沒好氣的嗯了一聲:"好像,坐的也是你那個位子."

韓雨一聽差點沒噗哧一聲笑出聲來,他還真不知道這事.之所以選這個地方,也是因為聽其子提過那麼一句,而他剛好離這里不太遠.

方文山輕輕的瞄了他一眼,端起面前的咖啡來喝了一口,連連點頭道:"嗯,你小子比其子地道,還知道給我點一杯帶糖的咖啡!"

韓雨輕聲道:"我也知道上一次的事情,是我們做的不對……"

方文山一擺手,打斷了他的話道:"你不用向我解釋什麼,你是為了生存,這一點我可以理解.若是換了別的人,我甚至還會非常欣賞你.可現在,你應該知道,幾句道歉的話,不能改變什麼,更不能讓我原諒你的所作所為.除非,你能將那東西都交出來."

"這一次來,就是想給方局您說一聲,那東西的原件,我已經帶來了!"韓雨從兜里摸出個小存儲卡,在桌上推了過去:"以您的手段,應該能輕松的鑒定出來,我有沒有說謊."


方文山眉頭微微一皺,看了桌上的存儲卡一眼,卻沒有拿.就像韓雨說的那樣,這東西是不是原件,他只要找人一驗便知!

至于那些拷貝品,雖然能夠給他帶來麻煩,可遠不像原件的危害大.畢竟拷貝的東西,可以從技術的從面進行推脫,解釋.

再說,既然韓雨將原件都交出來了,那他再留那些複制品,也沒什麼意思.

他睨了韓雨一眼,端起咖啡淡淡的道:"你,找我是有事吧?直說好了."

韓雨輕歎一聲,七情六欲上臉,不無悲戚的道:"方局應該知道,最近和我徐華銀沒少交手!"

方文山輕輕的喝了一口咖啡,淡淡的道:"嗯,聽說竹葉幫的二當家失蹤了,徐華銀找局里備案,已經被我給壓下來了.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吧?"

韓雨知道對方這是一個警告,也是一種對自己將原件還給他的示好,所以微微一笑,點頭道:"當然.我根本就不認識那個二當家的."

方文山點頭道:"那就好."

一大一小倆狐狸很默契的端著咖啡喝了起來,喝了兩口,韓雨輕聲道:"我一直讓人在查找徐華銀的住處,結果發現,他也住在王莊小區."

方文山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可是攪拌咖啡的手,卻不由頓了一下.雖然很快就繼續攪動起來,可依然沒有逃脫韓雨的眼睛.

頓了一下,韓雨繼續道:"因為我新收的小弟不太懂規矩,所以在跟蹤他的時候,不知道他去的是您的院子,還拍了錄像……"

方文山的臉色頓時變了,他猛的抬起頭來,眼中透出鷹隼般凌厲的光芒.他早就知道韓雨將原件交給他,不是有所求,便是有所恃,卻依然沒有想到這方面.

"東西在哪?"

韓雨將破天新拍的東西拿了出來,輕輕的推了過去,嘴里道:"方局請放心,我的兄弟嘴很嚴,不會亂說的,而這播放器里的,便是原件!"

方文山沒有理他,只是打開看了起來.畫面婉轉,激情四射.可他的臉色卻漸漸陰沉了下來,就仿佛是六月里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天氣,沉甸甸的!

"混蛋,王八蛋,狗曰的……"一直顯得很穩重,很從容,很淡定的方文山,終于忍不住狠狠的罵了起來.

他將播放器捏的咔咔做響,哼哼的喘著粗氣,將播放器拍到桌字上,眼睛微紅的瞪著韓雨道:"殺了他,你,替我殺了他!"

韓雨心中暗樂,手里的錄音筆早就開始工作了,有這麼一句話,至少他方文山以後都要站在自己這邊了.當然,表面上他還是要做出一副沉痛狀的,眉頭微微一皺,惟恐天下不亂的勸道:"方局,您冷靜一點,事情或許不像您想象的那樣!"

方文山哼了一聲,端起面前的咖啡,一口倒了進去,這才哈了口氣,吭哧吭哧的喘了半天,竟然真的平靜了下來.

韓雨一見心中不禁暗道一聲佩服,被人帶了綠帽子,還他媽的如此蛋定?

方文山眼睛輕輕一眯,不無嘲弄的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將這個東西給我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能夠光明正大的取徐華銀而代之嗎?現在,怎麼勸起我來了?"

老狐狸,果然不好騙啊!韓雨心中撇了撇嘴,一臉從容的拍了句馬屁:"方局英明."

方文山冷冷的看著他,不為所動的道:"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若是你辦不到,我便去找別人."

韓雨點了點頭,拿出一張紙道:"方局請放心,徐華銀跑不了.這些是他手下的毒販.有了他們,便是徐華銀出點什麼事,您應該也有的交代了."

PS:還有一更,兄弟們請支持啊,呵呵,至于說俺這是舊書的兄弟,俺對你很無語.更新都是現寫現更的,舊書?你丫哪只眼看見的?